兽破苍穹 1802章 九伤殛胆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2 15:43:3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不对,这一拳……”

  田海农为了这次能攻击到夜轻寒,大脑中早已做了精密的计算,不仅测算将往前的空间板块全都搬空,距离还剩多少,突进到夜轻寒身前的时间是多少。

  连在自己攻击到夜轻寒以后,‘九伤震脑’震散了夜轻寒的法界伟力的控制权以后,夜轻寒攻击到自己时,自己又会承受多少力道,田海农全都计算好了。

  但等田海农完全攻击到夜轻寒肉身上以后,那一拳到肉的感觉无比真实,连夜轻寒的灵台在瞬间崩溃,法界伟力和天火之力在四处乱窜,田海农都能一一感觉到。

  只是……

  田海农依然惊疑不定,总觉得哪里不对。

  “对了,我知道了!”

  田海农惊喝一声,立时回转身形,以超越了平时肉身身法速度极限的五倍流速身法,还要快上几筹的速度,突然回转,一拳朝身后无人的空间处轰去!

  “九伤殛胆!”

  刹那间,田海农金色的拳头好像有了雷霆,拳头上原本将要褪去的金色鲜血,一时间再次变得无比金光璀璨。直直地朝面前的空间无人处轰过去,至于身后的夜轻寒,田海农却是理也不理会,好像任凭身后的夜轻寒可以随意偷袭自己也无所谓。

  “原来这劳什子‘奥义九伤拳’是雷……”

  原本下定决心要投靠田海农,正与田海农师侄陈亮交谈甚欢的钟圣者,这时突然惊呼一声。

  但话没说完,就好像想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钟圣者一下子惊恐地捂住了嘴,不敢再说下去,接着朝身旁的陈亮看了一眼,下意识地以极快的速度远离了陈亮,好像陈亮是非常可怕的霉运一般,一旦沾染上就会让人万劫不复。

  “钟道友,你做什么?”

  陈亮见到钟圣者望向自己的眼神非常惊恐,肯定不会想到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惊恐的地方,还以为是有什么可怖的奥义境异兽突然偷袭到自己身后。陈亮一闪身避开了身后的虚无,接着回身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陈亮向钟圣者疑惑发问,却见到不管是身周,还是身后、身侧原本站立的奥义至圣者,都纷纷远离了自己所处的范围。

  这些远离陈亮的奥义至圣者,眼中都纷纷几个特征。九成的奥义至圣者望着陈亮的眼神,都非常惊恐,还有一成的奥义至圣者望着陈亮的眼神,却是非常冷漠,冷漠中还带着几丝厌恶。

  这一成奥义至圣者这样冷漠的眼神,却是让陈亮心头有了几丝惊恐。

  因为陈亮知道也相信,这一成远离了自己的奥义至圣者,如果自己非要不识趣的凑上前去,这一成远离了自己的奥义至圣者,肯定会丝毫不留情面的将自己击杀。就算是自己有师伯田海农撑腰,这一成远离了自己的奥义至圣者也会照杀无误。

  看到这一幕,陈亮心头一凉,还不知道这些远离自己的奥义至圣者,全都是因为自己的师伯田海农,陈亮只以为自己错过了什么关于自己的重要消息。而这些奥义至圣者瞒着自己互相传音相告,特意不告诉自己,才会让自己现在如此被动。

  一时间,陈亮只以为自己曾经犯下的大罪,被哪个知情的奥义至圣者传开了,陈亮瞬时警惕起来,用奥义法识和眼角余光警惕地观察四周,生怕被身周的奥义至圣者偷袭了自己。

  当田海农的一拳‘九伤殛胆’击中虚无处,拳头上那金色的雷霆,瞬间吸收了田海农金色的血液,化成一股震荡之力,朝四周荡漾开。

  “众道友一起封住这震荡之力!”

  “好!”

  “快!”

  “我也来……”

  也不知是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当先领头释放出自身的法界伟力成一道光幕墙,朝田海农由‘九伤殛胆’化开的这股震荡之力撞去。而其余响应的奥义至圣者,也纷纷做了如此动作,开始围剿田海农这股由‘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

  有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如同渔网,有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如同一块磨盘,有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如同一所牢笼,有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如同一群要吞噬法界伟力的噬蚁兽,要将面前田海农这股由‘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全都吞噬掉。

  还有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也是如同第一个出手的奥义至圣者那般是一道光幕墙。

  但不管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释放出去的法界伟力是何种形态,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将田海农这股由‘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全都围剿掉。

  这时,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就算之前彼此之间有成见的,还是相互之间有深仇大恨,此刻都将成见、仇恨统统放下,彼此通力合作。

  麦鸿、邓杰、宋祖德也不离开,与在场的数十位奥义至圣者,一道向田海农的‘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围剿着。

  这时,在高空中心态惶惶不可终日的陈亮,终于知道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对自己的惊恐、厌恶、冷漠到底是来自何处了,原来却都是因为自己的师伯田海农!

  陈亮瞥眼见了四周的奥义至圣者全都释放出法界伟力,朝自己师伯田海农围剿过去,陈亮犹豫了一阵,终究不敢和在场的数十位奥义至圣者捣乱。当然,要陈亮帮着在场的奥义至圣者攻击自己的师伯田海农,那是自然更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田海农隐藏得可真深!”

  宋祖德与麦鸿、邓杰一面围剿着田海农‘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一边对身旁的麦鸿、邓杰说道,话语里满是对田海农不屑和厌恶。

  “的确是隐藏得很深。”

  麦鸿也颇为慎重地点了点头,一面继续围剿着田海农‘九伤殛胆’化开的震荡之力,“怕是当初告诉我田海农各种辛密的余道友他们,都不会想到田海农修行的‘奥义九伤拳’居然是出自那个地方的……”

  麦鸿见到田海农使出‘九伤殛胆’,瞬时想起自己的友人余道友和一干朋友,曾经对自己大谈特谈田海农的各种辛密,还推测说田海农的‘奥义九伤拳’很有可能出自某个修行文明、某个星域、某个宗派,现在看来却是全都猜错了。

  “夜道友危险了!”

  邓杰思考的却是和麦鸿、宋祖德不一样,既然田海农的‘奥义九伤拳’是出自那个地方,那必定是威力惊人,夜轻寒的处境可一下就危险了起来。

  “这田海农应该是早就知道了自己‘奥义九伤拳’的来历,恐怕也是害怕自己会被那个地方的人清算,所以才会一直没有使用过‘奥义九伤拳’的所有招式的,遇到自己招惹不起的仇敌,田海农都是拿钱财开道。现在看来,又何尝不是田海农的一种掩饰。”

  邓杰一挑眉,问道:“麦道友,你是说?”

  “对,没错!”

  麦鸿点了点头道:“之前我们一直以为是夜道友被田海农压制,处于下风。而现在处于上风的田海农却使出了一直隐藏的招式‘九伤殛胆’,显然我们之前一直以为的战况是错的……”

  “你是说真正站上风的人,是夜道友?”

  听了麦鸿的解释,宋祖德顿时大喜过望,麦鸿见宋祖德的法界伟力输出有些分散,立时叫宋祖德小心,却是来不及了。

  ‘滋!’

  一道‘九伤殛胆’的劲力在撞入宋祖德体内后,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滋滋响,看宋祖德本人却没有任何异样。

  “宋道友,你没事吧?”

  邓杰和麦鸿同时关切地对宋祖德问道。

  “没事啊,这劲力虽然有九种九重,但力道却极其轻微,在进入我体内的刹那,就被我用法界伟力清除掉了……”

  宋祖德话还没说完,立时反口,脸色难看地说道:“不对,我感觉我的胆气一下丧失了!”

  说到这里,宋祖德猛力摇了摇头,心头那惊恐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了。再扫视四周,只见周围的奥义至圣者都在以一副杀意腾腾的表情在看着自己,好像是要将自己杀之而后快。

  “啊,不要杀我!”

  宋祖德越看越惊,越想越恐,突然一下跳走。

  麦鸿和邓杰惊愕望去,只见宋祖德已经遁入了虚空,也就代表宋祖德依然放弃了这次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

  “宋道友……”

  邓杰惊呼一声,想要对宋祖德施救,却被麦鸿一把拉住,“放心吧,宋道友会没事的。宋道友只是暂时被田海农的‘九伤殛胆’打散了胆气,等到一两百年以后,就可以完全复原了。”

  邓杰默默点了点头,这时想要再追宋祖德,也是追不到了。

  而且以宋祖德现在一副如同惊弓之鸟的状态,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奥义境生命会为难宋祖德。而且想要为难宋祖德也很难,毕竟现在的宋祖德见到人就逃,你越追他越跑,想来是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耐性去追宋祖德一两百年的时间的。

  一旁的奥义至圣者见到宋祖德丧失胆气,吓得遁入虚空逃走这一幕,纷纷面色难看。

  他们之前拦下田海农的‘九伤殛胆’,完全是因为人的名树的影,想要抵御出自那个地方的功法能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