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805章 九九归真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6 16:36:3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也是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都雷家讳莫如深的原因。

  试想一下,将田海农换成在场任何一个奥义至圣者,去修行了雷家‘殛’心经的一小段,不仅会遭受到雷家的追杀,还会遭受到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的唾弃和仇视。

  那么换做是谁,都不会想到去修行雷家的功法的。

  这也是夜轻寒不明白田海农就算是再迫不得已,再没了希望,去修行雷家的功法,也是夜轻寒所不能理解的。

  “‘殛’的力量谁看不出来,连田海农自己都没想过要瞒着别人,所以才会将自己结合一小段‘殛’心经创造出来的功法其中一招,直接取名为‘九伤殛胆’。”

  一名奥义至圣者这样说道。

  “的确如此。”

  一旁的奥义至圣者点了点头,也认同这名奥义至圣者的说法。

  ‘殛’的力量表现出来极为霸道,镇杀一切,但又不是某种霸道的力量,非常容易辨认,所以不仅是不能瞒过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就是对‘殛’力量稍有了解的任何奥义境生命,包括奥义先驱者都是瞒不过的。

  所以田海农在生死存亡的情况下,下意识用出了‘九伤殛胆’这招蕴含着一丝‘殛’力量的拳法,也没想过要瞒过在场的奥义至圣者。毕竟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田道友,你自裁吧!”

  听到在场的奥义至圣者议论纷纷,连田海农的师侄陈亮都已经悄然逃离了神象位面,可以说现在的田海农已经是众叛亲离了,夜轻寒不由叹息一声说道。

  “呵呵。”

  田海农颇为自嘲地轻笑一声,埋着头无奈地摇了摇,接着抬头看向夜轻寒,眼中却是蕴含着极深的仇恨之意,“夜轻寒你叫我自裁?”

  “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逼得用出‘殛’心经的力量,让在场那么多奥义至圣者看到?”

  田海农恨恨地望着夜轻寒,“你以为我今日杀不了你,也绝对逃不过雷家的追杀,就应该自裁了?我告诉你,你想得美!就算是死,我也会拉着你一起陪葬的!”

  “九伤殛肝!”

  “九伤殛脑!”

  “九伤殛肠!”

  田海农立时朝夜轻寒扑去,连出数招,其中两招‘九伤殛肝’、‘九伤殛脑’,却是和之前的‘九伤裂肝’、‘九伤震脑’一模一样,只是在其中加入了‘殛’心经的力量。

  “那么这田海农之前所说的话,也就是在骗我了?哼哼,贼心不死!”

  田海农的招式虽然凶猛,但奈何夜轻寒的身法速度要比田海农快许多倍,连续三招,却是招招都落空了。

  而在看到田海农所使的这三招“九伤殛肝”、“九伤殛脑”、“九伤殛肠”,在诸多奥义至圣者没有反应过来的同时,夜轻寒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田海农所使的这三招“九伤殛肝”、“九伤殛脑”、“九伤殛肠”,其中两招‘九伤殛肝’、‘九伤殛脑’,都和之前的‘九伤裂肝’、‘九伤震脑’没什么变化,只是在其中加入了‘殛’的力量。

  也就是说田海农口中所说的‘奥义九伤拳’根本就是田海农原本所修行的‘九伤拳’而已,根本不是田海农结合一小段‘殛’心经,所创造出来的‘奥义九伤拳’。

  只要在‘九伤拳’加入‘殛’的力量,那这‘九伤拳’就变成‘奥义九伤拳’了。

  所以田海农的的确确是偷学了雷家的功法‘殛’心经,可以说是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的看法才是对的,唯独只有夜轻寒错了。

  至于田海农为何要欺骗夜轻寒,夜轻寒不得而知,夜轻寒猜测多半也是为了想要出其不意的布局来杀了自己,只可惜一早就被自己识出了破绽。

  夜轻寒唯一能够肯定的是田海农偷学‘殛’心经,绝不是田海农刚才所说的那样是因为自己毫无希望一类的靡靡之语。

  ‘殛’的力量在向四处震荡,即使田海农每次出招都只能使用一丝一毫,但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却没有一个敢小觑,只要见到有‘殛’的力量向外扩散,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就会纷纷出手将‘殛’的力量拦下。

  “这‘殛’心经果然厉害!”

  夜轻寒一面暗自警惕,一面用天火之力不断将‘殛’力量煅烧成虚无。

  夜轻寒这才发现自己的天火之力并非是能够克制‘殛’力量,而是‘殛’说是一种力量,实则却是诸多与毁灭、秩序相关力量的源头,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力量。

  就好像夜轻寒的寒界所诞生出来的法界伟力,法界伟力是一种力量,而寒界则是夜轻寒法界伟力的源头,本身是并不具备任何威胁性力量的。

  所以田海农通过‘殛’心经修行出来的‘殛’力量,是田海农自身所修行出来的‘殛’力量,并非是‘殛’本身的力量。

  所以夜轻寒克制的田海农修行出来的‘殛’力量,而非是‘殛’。或者也可以说,如果是雷家的人掌握了比田海农更层次的‘殛’力量,那么与夜轻寒的天火之力争锋相对,或是胜过天火之力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当田海农火力全开的时候,夜轻寒也不能像之前那般从容应对了。

  因为别说是修行了‘殛’心经的田海农,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个七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想要与夜轻寒同归于尽,使出如此不要命,不计自身法界伟力消耗的打法,夜轻寒也不是能够从容应对的。

  除非……夜轻寒在一瞬之间就田海农击杀!

  “夜道友,现在看来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麦鸿、邓杰身边,几个奥义至圣者开始讨论起场中夜轻寒和田海农争斗的局势,也是因为知道麦鸿、邓杰两个奥义至圣者与夜轻寒交好,这几个低声的奥义至圣者,才没有对夜轻寒直呼其名的,而是口称夜道友。

  “是啊,那田海农摆明了是打算要和夜轻……夜道友同归于尽,夜道友若是不能及早解决了田海农,恐怕的确是凶多吉少了。”

  “田海农是那么好解决的么?不说田海农的修为,是七段奥义至圣者,就说田海农偷学了雷家的‘殛’心经,能够使用部分‘殛’的力量,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过这几个奥义至圣者如此不看好夜轻寒,麦鸿、邓杰也没有反驳,因为在麦鸿和邓杰看来,场中的形势的确如此。

  之前夜轻寒曾经一掌打碎了田海农的‘九金龙龟甲’,但在麦鸿和邓杰看来,那是在于夜轻寒成功蒙骗了田海农,并且夜轻寒的流速身法要比田海农快许多,再加上夜轻寒的偷袭,才能将田海农的‘九金龙龟甲’一掌击碎,并将田海农一掌打成重伤的。

  不过可惜就可惜在,夜轻寒在打碎了田海农的‘九金龙龟甲’以后,没有对田海农趁胜追击,也没有和田海农商议和谈。

  在麦鸿和邓杰看来,夜轻寒那是还傻傻地和田海农白聊了那么半天,让田海农不说恢复多少伤势,至少是能将自身的伤势压制住,再和夜轻寒一决生死了。

  麦鸿和邓杰完全不明白,夜轻寒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未必是觉得田海农实力太弱了,所以故意让田海农恢复一些实力,再来田海农决一死战?

  “宋道友如今也不知所终……”

  邓杰无奈摇摇头,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宋祖德、麦鸿、夜轻寒三人之间,曾经有过龌龊,但好歹四人也曾经并肩作战过,早已一笑泯恩仇。如今邓杰感叹的却是宋祖德被田海农打散了胆气,遁出神象位面,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夜轻寒却是有很大的可能会和田海农同归于尽。

  “希望夜道友能够技高一筹吧!”

  麦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一个七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要拉着你一道陪葬的时候,自然不是技高一筹就能解决的事情,起码得技高十几筹才能解决。

  田海农连出八招都全部落空,在场的奥义至圣者不由对田海农露出耻笑。

  虽然这些奥义至圣者也知道自己下场的话,应该也是和田海农一样,半根毛都攻击不到夜轻寒,但也不妨碍这些奥义至圣者对田海农耻笑。毕竟此时对田海农面露耻笑的奥义至圣者,大多都是喜欢指着高处指点江山,至于鄙夷他人,也是这些奥义至圣者最爱做的事情。

  “九九归真!”

  正在这时,异变突起。连出八招落空的田海农,却是将自身落空的八招全都聚合在一起,凝聚出好像八个分身一般的自己,齐齐朝夜轻寒攻击过去。

  “九伤殛肝!”

  “九伤殛脑!”

  “九伤殛胆!”

  “九伤殛肠!”

  “九伤殛肾!”

  “九伤殛脾!”

  “九伤殛肺!”

  “九伤殛心!”

  八个田海农齐齐出招,或是出掌,或是出拳,朝夜轻寒全身八个最脆弱的部落攻击过去。

  而田海农的真身,此时也悬浮在夜轻寒头顶,面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至上而下朝夜轻寒头顶一掌拍去。

  “夜道友,小心!”

  邓杰和麦鸿齐齐惊呼一声。

  邓杰和麦鸿自然不会蠢到让夜轻寒小心田海农的攻击了,毕竟夜轻寒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到田海农朝自己攻击过来。所以邓杰和麦鸿让夜轻寒警惕的是下方!是夜轻寒的下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