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809章 欺瞒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24 11:57:1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理论上,若是将一个凡人抬举到这些法界的巡游星使之位上,那让这个凡人享受着这些强大种族势力和强大修行文明法界的气运,安安稳稳地修行成奥义境生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就是担任百名以内法界的巡游星使之位的好处!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限于理论上,毕竟一个凡人是不可能承受得起担任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气运的。就算这个凡人有法则大能照拂,也是不可能承受得起的,所以这仅仅只是限于理论上。

  如果让夜轻寒担任百名以内法界的巡游星使的话,凭夜轻寒现如今的修为,享受着百名以内法界的莫大气运,修行到奥义开道者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就是百名以内法界的气运强大之处!

  不过可惜的是百名以内法界的巡游星使,九成都是被大势力种族、大修行文明所占据了。唯一剩下的一成巡游星使之位,也早已被强大的奥义至圣者所占据。

  据夜轻寒从摘星门了解到的对这一成巡游星使的描述,这一成巡游星使起码是相当于星炎宗内六星、甚至是七星弟子的存在,像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里,修为最高的朱往生,以及被夜轻寒所杀的田海农,那基本可以说是一招就能击杀一个。

  所以朱往生是绝对不会认为田海农能够将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全都收买掉的!

  “夜道友,你说说是怎么回事?田道友人呢?”

  朱往生目使颐令朝夜轻寒趾高气昂的问道,好像在发号施令一般。

  这时,有些奥义至圣者认为得罪朱往生也不太好,就开始用眼角余光看向夜轻寒。朱往生立时从这些奥义至圣者的目光中‘了然’,以为这事得从修为最弱的夜轻寒口中逼问,才能知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田道友有重要的事离开我们了,而且是永远地离开了,想来不会再回到神象位面和朱道友你争夺摘星法旗了。”

  夜轻寒也没在意朱往生的语气,笑眯眯地说道。

  不过在场的奥义只是横着听到夜轻寒的话,神情却是更加怪异,纷纷在心头暗道:“田道友的确是离开了,而且是永远的离开了,不过是被你夜轻寒给弄离开的!”

  “你说真的?”

  听到夜轻寒的话,朱往生有些把持不住的激动脱口而出,话出口才意识到有些不妥,“田道友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离开,这不是摘星法旗都现身了么?”

  朱往生暗自庆幸自己弥补了一句,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功利,却不知道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在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听起来实在是蠢得要死。

  “朱道友,那摘星法旗就在下方的万象城中……”

  这时,方德怀硬着头皮上前将之前对夜轻寒和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全都说过一次的话,再次在朱往生面前重复了一次。

  “原来如此。”

  朱往生了然的点了点头,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方德怀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正自有些忐忑不安,却听朱往生朝夜轻寒皱眉问道:“我在问你话呢?”

  “问我话?问我什么话?”

  夜轻寒被突然朱往生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给弄懵了,仔细想想,的确是不记得朱往生还向自己问了什么话,这样看来,如果夜轻寒没听错的话,那应该是朱往生在故意刁难夜轻寒了。

  “刚才我说话的时候,夜道友在想什么?居然不仔细倾听?”

  朱往生的话,让夜轻寒倒吸一口气,之前有田海农在的时候,这朱往生的态度还是满自谦,如今只剩下这朱往生一个七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这朱往生自认在场再没有一个奥义至圣者是他的对手,不由将自己高傲自大的本性给放了出来。

  让夜轻寒都有些发蒙了,不说自己根本没走神,根本没听到这朱往生对自己说过什么,就算自己走神了没有听到,那自己也是没有任何过错的。

  试问夜轻寒又不是他朱往生的下属,他朱往生凭什么要求在自身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夜轻寒仔细用不信的聆听着?

  “朱道友说了什么?”

  夜轻寒一挑眉,朝朱往生问道,倒是要看看朱往生到底要做什么,是不是想刻意针对自己。

  如果是的话,夜轻寒就算此时刚将自身的伤势稳固住,还来得及完全恢复,也要让朱往生知道知道什么叫好歹。

  奥义境生命如果受了伤,肉身上的伤势往往都是在一瞬间就能恢复,至于灵魂所伤的创伤就需要多耗费一些时间了。

  而到了奥义至圣者这个层次,不再像夜轻寒初入三千维度时空和奥义境生命争斗时,那般全凭自身的法界伟力在作战,谁的法界伟力更雄浑,谁就能更胜一筹。

  到了奥义至圣者这个层次,就算是身份背景再普通的奥义至圣者,也会掌握一些攻击灵魂、灵台等非肉身的力量,而田海农的‘奥义九伤拳’在融合了‘殛’力量过后,更是连精神、意识、胆气、智慧都能伤害,至于灵魂更是不在话下。

  所以夜轻寒在被田海农和程峰打伤以后,肉身上的伤势早就已经复原了,从表面上看是没有半点问题的,倒是夜轻寒被打散了胆气、被宣了肝气、被震散的智慧和精神,就需要时间慢慢来恢复。

  不过凭借夜轻寒如今的实力,如果是被在场的奥义至圣者一拥而上的话,那夜轻寒可能还会有所畏惧,毕竟现在夜轻寒的精气神已经不是巅峰状态。

  如果夜轻寒现在的精气神是巅峰状态的话,被在场的奥义至圣者一拥而上,夜轻寒保住性命逃离神象位面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如果是现在伤势未愈的情况,夜轻寒如果被在场的诸多奥义至圣者围攻的话,那能不能全身而退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但不管是精气神在巅峰状态的夜轻寒,还是伤势未愈的夜轻寒,对付朱往生这个在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眼中强大的七段修为奥义至圣者,还是没有什么大的难度的。

  “我问田道友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离开了?”

  朱往生语气相当不悦,蹙起的眉下双目,带着一股浓烈的警告意味,对夜轻寒说道:“下次我说话,夜道友要认真仔细的听,不然朱某可是要生气的。”

  “原来朱道友这句话之前是在问我?”

  夜轻寒哑然失笑,这朱往生说话可真够摆谱的,之前朱往生问田海农去向的时候,并没有指名道姓,想来也是在问完以后,朱往生见没有人回答他,才会发作在夜轻寒身上的时候。

  夜轻寒立马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对朱往生笑道:“田道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去杀什么人去了。有机会的话,还是朱道友当面向田道友发问吧。”

  在场的诸多奥义至圣者表情怪异,夜轻寒说这番话,好像有深层次的含义一般。

  田海农是因为杀什么人而永远的离开了,如果朱往生实在很感兴趣的话可以向田海农当面询问。

  而在场知情的诸多奥义至圣者眼里,田海农是因为要杀夜轻寒而永远的‘离开’了,朱往生若是对田海农的去向实在很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向田海农当面询问。而田海农现在已经死了,恐怕连真灵都不复存在……

  朱往生若是真的要对田海农当面询问,无论怎么样做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唯一的可能,只能也让自己的真灵也化作虚无,回归本源,去陪伴现在已经是本源的田海农了。

  “去杀人去了?”

  朱往生细细思索一阵,自然不可能会想到夜轻寒这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居然会胆大包天的拿自己开涮。

  思索片刻后,朱往生得出结论,认为田海农突然离开,肯定是因为田海农在三千维度时空的大本营出了大问题,才会连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之位都不争夺了,匆忙回去的,还气得说出自己是要去杀什么人了。

  朱往生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对田海农大为鄙夷,之前还一直认为田海农是个人物,是和自己抢夺这次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劲敌,没想到却是个连自己大本营都顾不好的大草包,实在是令朱往生对田海农失望至极!

  “不对,你在骗我?”

  朱往生刚想要夸赞一下夜轻寒的诚实,却见周围的奥义至圣者脸上的神情,皆是似笑非笑。而且这笑意还是冲着自己而来,朱往生立时明白自己被夜轻寒戏弄了。

  想想也对,就算田海农真的后院着火,需要回去救火,这么辛密的事又怎么会夜轻寒这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说呢?

  所以朱往生敢九成九的肯定这是夜轻寒在对自己说谎。

  “叫田海农出来吧,就你这个蠢东西想要蒙骗朱某,还差点本事。”

  朱往生脸上的表情有些难堪,不过还是强忍着怒气,没有立马发作对夜轻寒动手。

  在朱往生看来,夜轻寒区区一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吃了龙心星空巨兽胆也是绝对不敢欺瞒自己的。

  一定是有人指使夜轻寒这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在夜轻寒这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背后撑腰,夜轻寒才敢胆大包天的欺骗自己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