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826章 浑水摸鱼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9-01-04 12:58:17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不仅将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全都诓走了,还发布出假消息搅乱了神象位面的局面,还将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的生命印记全都散播出去,让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处于险境,而他们四个奥义至圣者则在其中浑水摸鱼。

  所以戴着黑色圆帽的奥义至圣者是绝对不相信,朱往生真的知道摘星法旗在他们手里的,朱往生这是在诈他们。

  戴着黑色圆帽的奥义至圣者无比确信!

  只可惜身边三个猪队友已经不打自招了,戴着黑色圆帽的奥义至圣者也只得无奈上前和三个奥义至圣者队友一道围攻朱往生。

  朱往生在诈四个奥义至圣者的时候,只是临时起意,当见到四个奥义至圣者真的可能拿到了摘星法旗,却是头脑一发热,才用强硬的口气让四个奥义至圣者将摘星法旗交出来的。

  这时,朱往生一被四个奥义至圣者围攻,顿时感受到了压力。

  ……

  象族大陆,某地,荒郊野外。

  曾经与夜轻寒有过一面之缘的奥义至圣者陈有生和几个奥义至圣者队友,正在上空慢慢飞行,寻找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的踪迹。

  “都一天时间过去了,还没有那几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的踪迹,那几个奥义尊行者小辈倒是挺狡猾的。”

  陈有生听起来略微有些恼怒的话,看表情却是并不怎么恼怒,相反还笑嘻嘻的,好像觉得暂时没有找到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是非常好玩有意思的事情。

  “那是什么?”

  突然陈有生一个奥义至圣者队友指着下方丛林间。

  丛林间一棵还算茂盛的树上,正插着一面青色小旗,看外形就好像是摘星法旗一般。不过不管是这个奥义至圣者队友,还是陈有生,或是其他的奥义至圣者,都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摘星法旗的。

  这样的布置,多半是有人想利用这面假的摘星法旗传递什么信息,是陷阱的可能性很小,毕竟要是布置陷阱用这样的方法来欺骗奥义境生命,也太过儿戏了。

  奥义法识经过一番探查后,陈有生三个奥义至圣者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危险,不过在降临到树巅的刹那,陈有生三个奥义至圣者还是非常小心翼翼。

  “是直书录闻笔!”

  当陈有生拾起这面假摘星法旗的时候,摘星法旗瞬间变化成一支直书录闻笔,陈有生顿时知道这是有人想将什么不可告人的消息,告诉给他们这些奥义境生命听。

  “先看看……”

  陈有生的奥义至圣者队友见陈有生好像陷入了沉思,不由指着直书录闻笔说道。

  “是他们!”

  陈有生将直书录闻笔打开以后,只见里面蹦出五个人影来,正是他们在苦心寻找的那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

  “各位奥义至圣者前辈,各位奥义尊行者道友,我们五个正是你们口中盗走了摘星法旗的人。”

  经过一日时间,二皇子到处被人追杀,早就知道自己五个奥义尊行者的生命印记已经暴露了出来,所以此时在直书录闻笔中,二皇子并没有隐藏自身的面貌。

  ……

  乾族大陆,翠林中。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敢对着誓言法则起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陈有生将直书录闻笔的内容经由机械族通讯器,传送给了还在神象位面的将近七十个奥义至圣者。此时,夜轻寒正和麦鸿、邓杰在观看二皇子信誓旦旦所说话的内容。

  “我知道你们都在找我们五个奥义尊行者,但事实上摘星法旗并不在我们手中。”

  二皇子面带可惜的说道:“在我们那日逃到神象墓地的时候,发现大挪移传送法阵被一机械族空间阵法包裹着,当时我们就壮士断腕做了艰难的抉择,将摘星法旗留在了大挪移传送法阵外围中央。”

  夜轻寒、麦鸿、邓杰三个奥义至圣者有些面面相觑。

  “如果我猜错的话,在我们五个奥义尊行者离开神象墓地以后,摘星法旗应该是落在了当日第一个抵达神象墓地的奥义境生命。”

  只听二皇子又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奥义境生命到底是谁,但这几日时间里,传谣言说摘星法旗在我们五个奥义尊行者,将我们五个奥义尊行者的生命印记出去,应该都是这个奥义境生命……”

  “夜道友,你觉得这几个小辈的话可信么?”

  邓杰微微蹙着眉头朝夜轻寒发问。

  在邓杰倒是不怎么相信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的话,觉得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是在故布疑阵,而真正的摘星法旗应该还在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手中。

  “我认为是真的。”

  麦鸿直言不讳道:“那个小辈不是说他可以对着誓言法则发誓么?那我们就让他对着誓言法则发誓就是了,难道他还敢对着誓言法则说谎么?”

  “这倒是个道理。”

  邓杰没和麦鸿继续争论下去,而是看向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夜轻寒。

  麦鸿说的的确在理,但现在的情况是还没有任何一个奥义境生命,找到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的踪迹,那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要只是嘴上说的好听,也没有人能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真的对着誓言法则起誓的。

  所以二皇子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信誓旦旦所说的话,实则是建立在一个不可达成的先决条件上的。

  夜轻寒默默点头,却没回答邓杰的疑问。

  在夜轻寒看来,其实不管摘星法旗在谁手里,都并不是很重要。因为只要方德怀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一日没有被人攻破,那就代表摘星法旗都还一直在神象位面里。

  那么在谁的手中又有什么重要的?

  毕竟现在拿着摘星法旗的奥义境生命,也不一定就百分之百的会是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所以夜轻寒此时倒不是很纠结摘星法旗到底是在谁的手里。

  “我也相信那五个奥义尊行者说的是真话。”

  岂不料,自从来到乾族大陆这翠林中就一直没有露过面的方德怀,这时却是从自己独居的小木屋里走了出来。

  方德怀指着神象墓地方向道:“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连续被人攻击了好几次。而那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正被追得四处逃窜。”

  “如果那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被人追得四处逃窜,又哪里来的时间和机会去攻击我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呢?”

  方德怀续又说道:“所以这个时候在攻击我所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人,一定是那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所说的那个拾到摘星法旗的人。不然还能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冒着大不为得罪数千个奥义境生命的风险,去攻击我所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呢?”

  方德怀说完以后,就定睛看着夜轻寒、麦鸿和邓杰三个奥义至圣者,好像非常想让夜轻寒、麦鸿和邓杰三个奥义至圣者相信自己的话一般。

  “方道友今日真是好兴致,难得看到你出你那小木屋。”

  夜轻寒笑眯眯的说道,好像对方德怀笃定的话语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不由让方德怀万分惊讶。

  “夜道友,你是不是没听清方某刚才所说的话,还是说夜道友听了方某的话,有什么误会的地方?”

  方德怀不由小心翼翼地惊问道:“你可知道,此时就正好有人在攻击方某所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了。如果夜道友你再不赶去的话,恐怕那拿着摘星法旗的人就真的要逃出神象位面了。”

  方德怀这般说着,将为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提供能量的动力核心晶片拿了出来,上面一闪一闪的,不过其上的光芒却是在不断慢慢衰减。

  夜轻寒、麦鸿、邓杰三个奥义至圣者都能看得出来,方德怀的确没有说谎,此刻的的确确是真的有奥义境生命在攻击着方德怀布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

  “我就说我的看法一定是对的。”

  麦鸿这番话却是没有当着方德怀的面说,而是传音给夜轻寒和邓杰,“试想一下,就算那五个奥义尊行者小辈当时没有将摘星法旗留在神象墓地。但在面对接下来,被数千名奥义境生命追杀的情况下,难道他们还敢留着摘星法旗在身上,那不是等同于是在找死么?”

  夜轻寒默默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麦鸿的说法,不过内心之中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自己一时之间还想不通而已。

  夜轻寒还没来得及思考清楚自己的疑虑,这时一旁的邓杰又传音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做,去到神象墓地查看一番?”

  夜轻寒眼珠一转,心头权衡利弊,他知道方德怀肯定是抱有别样目的。但看方德怀的样子,如果一直被夜轻寒三个奥义至圣者尾随着,这方德怀宁愿放弃自己的目的,怕是也不会让夜轻寒三个奥义至圣者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所以夜轻寒也在考虑是不是先行去神象墓地查看一番,别让拿着摘星法旗的人真的逃离了神象位面,顺便可以等到方德怀自己露出自己狐狸尾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