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827章 控阵晶片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9-01-04 12:58:17 源网站:2K小说fpzw
  片刻后,夜轻寒已经有了打算,准备先去神象墓地查看一番,不过在这之前,夜轻寒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夜轻寒望着方德怀笑意吟吟,方德怀见到夜轻寒这笑容不由背脊一凉,暗道夜轻寒早就对自己不怀好意,难道在此刻这夜轻寒就要发作了?

  方德怀不由强笑朝夜轻寒问道:“夜道友你为何这样看着方某,看得方某心里?得慌。”

  一旁的邓杰和麦鸿也莫名其妙的看向夜轻寒,难道夜轻寒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不成?而且还是对男性?

  邓杰和麦鸿这般想着,心头不由有些无奈,不过脸上却没有太多奇怪的表情。

  毕竟奥义境生命的爱好千奇百怪,夜轻寒这样好男风的也不是太奇怪,不少奥义境生命还在自己的法界中蓄养男眷、面首,有财有势好男风的奥义境生命甚至还豢养一些特殊生命来满足自己的癖好。

  甚至还有一个奥义境生命爱上了一块永远无法成为智慧生命的顽石,甚至还和这块顽石结成了夫妻,日日夜夜对着这块顽石神魂颠倒,可以说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其实对于奥义境生命来说,顽石也是可以点化的,但偏偏那个和顽石结为夫妻的奥义境生命的顽石妻子,就是无法点化的一块顽石,据闻是永生永世都无法凝聚神魂。

  但即使是这样这奥义境生命还是和这顽石结为夫妻了,甚至是爱妻如命,可以说看他的顽石妻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所以夜轻寒有这样一个爱好,邓杰和麦鸿也是不感到奇怪的,当然要是夜轻寒打起他们两个的主意,麦鸿和邓杰肯定是不愿意的。

  “方道友别误会,夜某都说了和方道友是一见倾心,这样的笑容完全是对方道友非常单纯的欣赏,绝对不会有其他的意思。”

  说到这里,夜轻寒面上浮现出几丝不好意思,涩然道:“只不过夜某是想向方道友讨要件东西罢了。”

  方德怀一听夜轻寒这话,心头顿时松了口气,只要夜轻寒不是好男风、不是想要谋财害命,方德怀都是可以接受的。

  方德怀立时拍着胸脯道:“夜道友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方某有的,一定慷慨解囊。”

  “那就太好不过了。”

  夜轻寒笑了起来,“不过方道友你也用不着为难,夜某要的只是一件小东西而已,不会让方道友你为难的。”

  “夜道友请说。”

  “我要的只是方道友布置在神象墓地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而已,想必方道友不会太为难吧?”

  夜轻寒依然是满脸笑意的望着方德怀,只是望着方德怀的眼神目光如炬。

  麦鸿和邓杰见到这副情形也一下来了精神,夜轻寒现在准备拿走方德怀的控阵晶片,那就是代表夜轻寒准备有所动作了。

  麦鸿和邓杰不由定睛看向方德怀。

  方德怀心头一紧,之前大大咧咧拍着胸脯的笑意瞬时凝固。

  方德怀暗道不好,要是夜轻寒将自己的控阵晶片讨要去,那自己的一番布置可能就要落空了,所以这控阵晶片是一定不能给夜轻寒的。

  “夜道友,这怕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这怎么会是强人所难呢?”

  夜轻寒笑眯眯的问道:“刚才方道友不是说什么都可以为夜某慷慨解难么?”

  “将这控阵晶片给夜道友,就相当于将那逐月法境等级的机械族空间阵法给夜道友,以夜道友能够胜过七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田海农和四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程峰的实力,想来身份也不会普通,又怎么好意思找方某讨要这逐月法境等级的机械族空间阵法呢?”

  方德怀面色不虞道:“要知道方某虽然是奥义至圣者,但一件逐月法境等级的机械族空间阵法,对于方某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而且方某为了这件逐月法境等级的机械族空间阵法,几乎耗尽了家财,夜道友要讨要这逐月法境等级的机械族空间阵法,怕是不太好吧?”

  夜轻寒依然是笑意吟吟地望着方德怀,并不着恼。

  但麦鸿和邓杰看着方德怀的面色却是不太好,是人都听得出这是方德怀推却的话语,不管方德怀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有多难得,但放在神象墓地的大挪移传送法阵外,就别指望还能够将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完好无损的带走。

  说得不好听,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迟早是会被人击破的,所以在麦鸿和邓杰看来,方德怀不愿意将控阵晶片交出来,无法是对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还抱有别样的目的,不肯轻易放弃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

  “原来方德怀是这个意思,这很简单。”

  夜轻寒好像听不懂方德怀的意思一般,故意曲解道:“既然如此,那方道友你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就由夜某出资给你买下来吧,这样你将控阵晶片交给夜某就不为难了。”

  麦鸿和邓杰面面相觑,对望一眼,皆是意识到对方心中所想。如果夜道友真的能将方德怀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去,那夜道友的身份的确是不简单!

  要知道一件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起码要**百万时空币,而方德怀所布下的这个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起码已经消耗了过半,也就是价值只有原本的一半了。

  但听夜轻寒的意思,似乎是准备按原价从方德怀那里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回来,如果夜轻寒真的按原价从方德怀那里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回来,那起码要亏损一半,也就是四百万时空币。

  这和拿出**百万时空币来购买一件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完全是两码子事。

  就比如已经死在了夜轻寒手里,同样财雄势大的田海农,或许让田海农拿出七十一个机械族通讯器来送人情,田海农可以面不改色的做到,但如果有人拿七十二个寿命已经损耗过半的机械族通讯器卖给田海农,田海农肯定会立马翻脸。

  这就是价值的差别,任何人都是如此!

  所以像夜轻寒这样肯用原价将方德怀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下的行为,不管在三千维度时空, 还是在哪一方法界都是绝无仅有的。毕竟夜轻寒的实力要比方德怀高得多,又用不着讨好方德怀,还给方德怀这么大的便宜占,自然是绝无仅有的。

  而且如果夜轻寒连亏损四百万时空币都不在乎的话,那邓杰和麦鸿之前对夜轻寒身份的猜测,可能就还是低了,能这样连四百万时空币的亏损,**百万时空币的付出都毫不在乎的夜轻寒,就算是大宗派的精英弟子都做不到的。

  所以在麦鸿和邓杰想来,夜轻寒除了大宗派精英弟子的身份,肯定还是某个大家族的直系子弟。只是姓夜的大家族,麦鸿和邓杰内心里还真没什么印象。

  “什么?你要将我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下来?”

  方德怀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要换做平时方德怀肯定会占这个天大的便宜,毕竟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迟早是会被人击破的,方德怀能够从夜轻寒身上收回购买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时空币,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方德怀布下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当然不是像方德怀和夜轻寒所说的那么简单,所以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方德怀是绝对不可能将之交给夜轻寒的。

  “方道友不必惊讶,也不必感谢我。”

  夜轻寒一副为方德怀考虑的样子说道:“既然方道友已经放弃了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那再留着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也是徒劳,反而有可能惹祸上身,所以方道友还不如将这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芯片交给夜轻寒。”

  夜轻寒又笑道:“而且夜某的态度,方道友也看到了,绝非是要强取豪夺,夜某愿意用方道友购买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原价,将方道友的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下来,方道友又有何不愿意的了?”

  夜轻寒一番话倒是将方德怀逼到了墙角,毕竟话都是方德怀自己说的,又是方德怀自己做出一副看透名利的模样,要放弃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那么还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留在自己手中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夜轻寒现在又愿意按原价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买下,方德怀又有什么理由不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交出来呢?

  见夜轻寒似笑非笑的望着放到,等着方德怀做决定,麦鸿和邓杰也定睛看向方德怀。

  方德怀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

  最重要的是夜轻寒那句‘惹祸上身’,无疑是在对方德怀的一种威胁,意思很明显,如果方德怀坚持不将逐月法境等级机械族空间阵法的控阵晶片交出来的话,那夜轻寒可能就会直接动手强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