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200章 双簧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200章双簧

  屠神卫一番声情并茂、悲天悯人的演说,明显把在场的所有强者,说得一愣一愣的。屠神卫……这话这事,做得真他妈得讲究啊!

  一开口直接把狮族定位有罪,让狮族百口莫辩。同时又是责怪龙匹夫鲁莽,给狮族一点面子。

  继而开始数落狮族,把责任推到了他们身上,最后把他们来迟的原因解释了一遍。而且顺便把妖邪击杀了,把责任彻底推在妖邪身上,直接来个死无对证!

  龙匹夫暗地里对屠神卫竖起了中指,但是脸上倒是一副惭愧的表情。人既然杀得差不多了,妖邪既然也死了,而屠神卫又过来搭台阶了,他也就……只好勉为其难的下台吧。

  轻咳了几声,龙匹夫第一次神情有些变化,微微皱眉,面带惭愧之色,他再次朝屠神卫拱了拱手说道:“屠神卫说的是……是我鲁莽了,妖邪做出如此违背三族协议的恶行,我也是一时被气糊涂了,既然妖邪已死,首犯已经诛杀,那此事就作罢了!”

  而狮族那边两名妖圣却是心里早就骂起了娘,当然脸上却是不敢表露一丝。

  屠神卫他们这是摆明的纵容战神府行凶啊,而且他们也隐约听说落神山一事屠神卫似乎也参与其中,估计是怕战神府闹事,他们才把狮族抛出来,给战神府那边出气吧……

  只是他们两人刚刚突破妖圣不久,在狮族众多妖圣中实力是垫底的。而妖邪已死,死无对证,他们当然不敢和神城四卫去抗衡。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不但有苦说不出,他们还得赔笑脸,否则恼怒了神城四卫,他们撒手不管。狮族可是真会被灭族了,于是一名妖圣,无奈的苦笑起来:“大人啊,狮族这边损失那么大,死了那么巅峰强者……”

  “额,行了,我知道了!”屠神卫冷冷的扫视了这么妖圣一眼,直接打断他的话语,似乎在责怪他怎么这么不懂事?

  给你台阶你就下了吧,再啰嗦,老子甩手不管了。说完他朝龙匹夫淡淡说道:“老龙,这次你们下手狠了,赔偿下他们的损失吧!”

  “好!”龙匹夫,淡淡一笑,满口答应,态度好得不得了,恭敬说道:“我这就回去召开会议,商量一个准确的补偿方案,回头给狮族送过来!”

  两名妖圣一听顿时翻起了白眼,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演双簧啊?

  回去开会?商量补偿方案,怕是在等几万年,这个方案都会商量不出来。两人对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全凭四位大人做主!”

  “恩,这事就此作罢,大家以后一定要牢记这次的惨痛教训,有事好好说,要打可以,去府战打。如若以后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神城绝对严惩不怠,行了,各自散去吧!”屠神卫点了点头,十分满意,最后做了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仗打完了,气也出了,人也死了,天妖城上空的人开始各自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天妖城再次恢复了平静,早上淅淅沥沥不断下着的小雨,此刻也停了下来,天空出现了一轮红日,一缕缕暗红的阳光透过云层,照耀下来,将本来已经血红的天妖城,照耀得更加血红起来……

  夜轻舞心情很差,其实,自从落神山回来之后她心情就没好过。

  夜青牛虽然告诉她,夜轻寒有六成机会从落神山平安归来,而且怕她不相信,还把夜家有位神级强者的事情偷偷告诉了她,还告诉她老祖宗正想办法营救夜轻寒。

  虽然她震惊于夜家居然还有位传说中的神,并且选择相信了他爷爷的话。但是夜轻寒一天不就回来,她得心情却是怎么也好不起来。

  此刻她正呆在夜家的后山,夜轻语居住的小阁楼内发呆。夜青牛告诉她,夜轻语已经康复了,但是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清醒过来。于是她每天除了窝在她的闺房内修炼,其他的时间都会来到这个小阁楼,呆呆地看着这个柔柔弱弱白衣白发的女子。

  每天她都会来一次,看看夜轻语是否会清醒过来。

  虽然她很迷糊,如果哪天夜轻语真的清醒了,她该如何告诉夜轻语关于夜轻寒的事情?难道和她说,你的哥哥为了救你,去了府战,而后被人迫害,此刻正被困在一处很危险的绝地之中,生死未卜?

  夜轻语沉睡了一年,突然清醒,自己却告诉她,她唯一的亲人,她得哥哥此刻正面临生死的危机?这未免对她打击得太重了吧?

  只是……如果不告诉她,又该如何解释?如何隐瞒?

  虽然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清醒后的夜轻语,甚至有些害怕夜轻语会突然醒过来……但是她每天都会希望夜轻语快点醒过来。

  因为这是夜轻寒的心愿,夜轻寒最期待的事情。而夜轻寒的心愿,也就是她的心愿……

  所以她每天的心情都很矛盾,很恐慌,所以她的心情就越来越差起来。

  月倾城心情也很差。虽然静湖岛的空气依旧清新,静湖岛的风景依旧迷人。

  这几日,她总是天都未亮就会从梦中惊醒。在床上发一阵呆后,她开始洗漱,穿上一身桃红色的袍子,带上一朵桃花。

  而后拿着古筝,带着银剑走到湖边弹一曲调子,舞上一段剑舞,最后吟一首诗。

  曲调是一首急烈的行军曲,剑舞是夏火节那段曾经引得天地元气动乱的剑舞。而吟的那首诗更是一首绝唱“破阵子”。

  曲调没错,剑舞也舞得华丽鸾惊,一首破阵子也是吟得平仄起伏……只是怎么弹,怎么舞,怎么吟……都似乎没有夏火当日那名黑衣少年意境,舞不出他的潇洒,吟不出他的沧桑……

  静湖岛依旧是往日的静湖岛,湖边的风依旧是那么让人舒爽,湖里的水依旧清澈无比。

  月倾城微微皱起了眉头,黑珍珠般的眼眸闪过一片迷茫,没有夜轻寒在的日子,怎么会那么难过?

  风紫回到了西风城,拒绝了往日的狐朋狗友,直接走进了家族的闭关之地,用他的话说他要“发粪涂墙”不练出一个人模狗样,他绝不出关。

  花草也回到了落花城,没有再去例行往日每天一次的偷窥行动,也没有心思调教月倾城送给他的静湖女子。

  一趟府战之行后,他似乎觉得往日的这些让他无比兴奋的事情,此刻怎么就变得如此无聊和幼稚。苦想几日无果之后,他把直接关了起来,并且从家族那里索取了大量的灵药和修炼心得,竟然破天荒的勤奋修炼起来,把他们家的老家伙唬得一楞一楞的……

  龙赛男回到了龙城开始冲击帝王境,即将突破在即,踏入属于真正强者的舞台。她的心理却并没有感觉特别的兴奋。

  反而再几次感悟天地法则的时候,她得脑海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清秀的少年身影,一道妖艳的紫。她很恐慌,她不知道为何谨守了二十八年的心,为何每次想到那个少年时会突然跳得那么厉害,

  难道?自己竟然会对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少年动了情,打开了二十多年从未开打的心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