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0章 生死激战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0章生死激战

  獠牙野猪一次次化作灰色洪流冲向夜轻寒,似乎要将他活活撞碎,但夜轻寒都巧妙的躲开,还不时的再野猪身上划上一刀。慢慢的獠牙野猪血液越流越多,速度越来越慢。

  “呼呼!还好,这獠牙野猪只会朝一个方向撞,到底是低级魔兽,智慧低下,慢慢磨都能磨死它。”

  夜轻寒呼呼喘着大气,身子微微弓起,眼睛微咪,手紧紧握着匕首,眼神牢牢锁住獠牙野猪。

  轰!

  又是一撞,一颗头般大小的古树,被撞倒。而獠牙野猪这次却没有回头,竟然直直的往前冲去。

  “额?想逃!晚了。”

  夜轻寒微微一笑,身体快速扭动,飞快的追了上去。本来以他的速度是跟不上獠牙野猪的,可是现在野猪失血过多,体力消耗的非常快,竟然一下被他追了上去。

  “裂地斩!”

  夜轻寒高高跃起,整个人在空中蜷缩,双手握住匕首,猛烈往野猪头上插下。

  轰!

  匕首除了刀柄,全部没入野猪头部。獠牙野猪轰然倒地,嘴角溢出大量的鲜血,四只粗壮的大腿不停的颤抖着,一阵哆嗦之后,彻底死去。

  呼,呼!

  夜轻寒一屁股坐在地上。初次战斗,让他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和精力,一时间疲惫不堪,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勉强提起精神,拿起匕首,在野猪头上一阵捣鼓,挖出一颗黑色的魔晶,又在后腿切出几块腿肉,拿树叶包起,快速离去。

  几个跳跃间,钻进茂密的枝叶间消失不见了。

  一颗古树枝叶中,夜轻寒盘坐在树干上,正运起“夜皇决”缓慢恢复体内战气。刚才的一战几乎让他体内的战气挥霍一空,而且刚才的战斗也让他有了丝感悟。

  “真正的战斗果然凶险无比,刚才要是我反应速度在慢一些,或者遇到的不是獠牙野猪,下场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了……”

  夜轻寒半眯这眼睛细细思量着刚才的战斗,反省着刚才自己错误的地方,推算着以后进行类似的战斗自己应该怎么做,在能以最小的消耗完成最大的攻击输出。

  刚才是他的第一次战斗,未免有些紧张,反应速度也很慢,攻击方法也不对,不过后来在他逐渐找到了对付獠牙野猪的方法。獠牙野猪属于那种力量型魔兽,一般的一级魔兽也就最多五马之力。像夜轻寒精英境理论上虽然有十马之力,但他实战经验不足,能发挥出三四匹马的力量就不错了。而且野猪战斗方法直来直去,速度加成,力量又大了几分,如果和他硬碰硬那肯定是自找苦吃,只有凭借反应速度慢慢磨死他。

  “小黑,出来吃饭了。”

  仔细思量了许久,夜轻寒微微一笑,召唤起战兽来。在他的呼唤下,一道黑色的气流从他胸口涌出,慢慢凝行,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狮鼻犬”出现在他的大腿上,圆圆的鼻子一抖一抖的,两只黑的发亮的眼睛睡眼迷蒙,似乎还没醒来。

  他从包裹里拿出包括刚才獠牙野猪在内的五枚魔晶,放到了小黑的嘴巴旁边,战兽小黑一下就来了精神,半眯半睁得眼睛泛出一道精光,两只爪子捧起一枚魔晶,就悉悉索索吃了起来。

  咔嚓,咔嚓!一会儿功夫,五枚魔晶下肚。小黑搭拢着耳朵,摇着着尾巴,开心的在夜轻寒身上跳来跳去,很亲昵的样子。

  “行了,不用讨好了,回去睡觉吧,我继续给你弄食物去。”夜轻寒笑骂一声,抓起小黑,扫了扫它的狗头,把它丢进战兽空间去了。

  他可没时间和小黑玩闹,这巴掌大的小兽一天可是要吃五枚魔晶,自己还不快点去给它弄魔晶,估计过几天就要断粮了。当下收拾好行李,继续出发,寻找猎物去了。

  “砰!”

  又是一只獠牙野猪轰然倒地,野猪嘴边满是鲜血,而野猪附近也是凌乱不堪。

  夜轻寒轻松的拿起匕首,在野猪头上一化,匕首往下一插,然后一挑,一颗灰色的魔晶就跳了出来,挥手一抓,放进包裹。

  这是夜轻寒进山的第五天了,经过第二天和獠牙野猪的初战后。他战斗经验在缓缓的增加中,而后他专门瞄准獠牙野猪下手,从第一次的险死还生,破绽百出。到后面他失误的几率越来越少,战斗经验也越来越丰富,现在他击杀一只獠牙野猪紧需要耗费全身的五分之一战气,可谓轻松之至。

  獠牙野猪毕竟是一级魔兽,攻击方式也非常简单。力量最多也就五马之力。而武者武夫境巅峰就有五马之力,士卒境拥有十马之力,像他精英境一重就最少十马之力以上。这段时间他不停的杀戮,经验不断增加,慢慢习惯全部发挥身体内的全部力量。十马对五马,没有丝毫悬念,轻松就可以杀死。

  如果是高级的武者,随手一击就能把它击杀。而夜轻寒毕竟修炼了十年,虽然境界和体内战气不高,但是底子很牢,基础扎实,经过初期的战斗磨合之后,倒也容易对付。

  而且夜轻寒也知道自己有几点料,从不深入蛮荒山脉,反正他只是需要一级魔晶,所以他就专盯着獠牙野猪出手,看到别的魔兽就快速退走,也到是安全的很。

  “额,今日十枚魔晶到手,可以休息了!”

  透过枝叶,外面的夕阳正缓缓沉入地底,晚霞映照的半边山血红血红的。他决定找地方休息了,夜晚可是魔兽的天下,冒然行走,怎么死的都会不知道。

  依靠在树干上,夜轻寒双手垫在头上,嘴角叼了根不知名的草根,透过枝叶间隙望着远处星空。

  夜色如水,月如银盘,高高挂悬,散发出银白色冷光,星辰耀眼,犹如钻石般一闪一闪发出璀璨的光芒。

  “轻语,不知此刻你在干什么?”夜轻寒思绪万千,想起了前世的地球,想起了死去的父母,但是更多的是想起远在苍城的妹妹夜轻语,那个柔柔弱弱的小丫头。

  妹妹的美丽,温柔,懂事,还有那楚楚伊人的弱弱身骨。时刻都触动着他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是亲情?还是一种未知的情绪?夜轻寒不知,但他此刻就是无比的思念夜轻语。

  “唧唧,唧唧!”

  怀中,小多多两只小爪子,在他胸前不断的乱刨着,嘴里却不停的唧唧,唧唧的叫着。这两天来,小战兽竟然很是喜欢在外面玩闹,虽然每次玩闹的时间不多。但夜轻寒也感觉开心不已,这表示着小战兽正慢慢度过虚弱期,逐渐在成长着。

  “什么唧唧唧唧!”夜轻寒回过神来,用略带责怪的眼神望着小黑,笑道:“小黑你可是高级战兽,怎么学老鼠一样,唧唧,唧唧的叫,你不说像龙啊,狮子啊一样嗷嗷的叫,最起码要和你外表一样旺旺的叫着好听点啊,你这样,别人会说你连狮鼻犬都不如的……”

  “唧唧,唧唧?”小黑迷惑不解,小小的眼珠子咕噜乱转,一副不是很明白的样子。

  “唧唧你个头,你二爷的,你再唧唧,小心我割了你,我看你还怎么唧唧!”夜轻寒怒了,这“唧唧”叫得可贼不好听,这样的战兽带出去可是会给人笑的……

  “唧唧……”小黑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似乎就认定了这样的叫法。夜轻寒无奈了,刚准备把这小畜生召回空间去。然而,突然之间,小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两只眼珠子不再泛着顽皮的光芒,而是一脸凌厉的“表情”,头上根根毛发竖起,俨然一只遇到天敌的小狮子般。

  “恩?有情况?不好!”

  夜轻寒此刻也感觉不对劲,浑身有种发毛冷颤的感觉,几天的不停战斗,让他在短短一秒钟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利马把小战兽召唤了战兽空间,然后侧身一倒,就突兀的从树干上直直往下掉去。

  “砰!”

  “啊……”

  虽然夜轻寒速度反应很快,但是前来偷袭的魔兽速度更快。就在他侧身往树下掉去之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两只利爪在月光的放射下泛着森森寒意,狠狠往他睡的树干一抓,那根比人还大的树干竟然被它一抓割裂,而夜轻寒左侧胸部也被它顺势狠狠一抓。

  夜轻寒那一刻感觉似乎左边身体被撕裂了般,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间传遍全身,他忍不住的低哼起来,他感觉左胸最少断了两三根肋骨。剧烈的痛苦过后,左胸开始微微麻痹起来,而此刻他的头脑才急速转动了起来。

  冷静!冷静!

  他告诉自己必须冷静,否则今夜他必死无疑。

  身体还在急速下坠,头上那道黑影也快速跟着跳了下来,似乎要趁他病要他命。巨变之下,夜轻寒头脑此刻竟然慢慢清晰了起来,脑海的急速转动下,似乎此刻时间都慢了几分,望着越来越近的黑影,他竟然咧嘴笑了。

  你二爷的,想杀我?老子死都要拖着你这头畜生一起下地狱!

  他知道,如果此刻他要是去想办法逃生,那么今天必死无疑。他的身体严重受伤,而且上面那个黑影,刚才还只是微微顺带抓到了他的身体,他左胸就断裂了几根肋骨。力量之强横可见一斑,他估计这魔兽最起码有十五马之力,也就是说最少都是三级魔兽,甚至有可能是四级魔兽。

  试问,他一个精英境的武者,就是全胜时期也不可能是这魔兽的对手,何况此刻他身受重伤。

  跑!活不了!

  那就不跑!这畜生不是要吃我?那我就送上门给它吃!不过老子死也要拉上你这畜生一起死。

  此刻夜轻寒就是这种疯狂的执念,他开始借助古树的枝干,缓慢的下降着。让那头魔兽能跟他同时落地,而且他开始尽力让自己身体平缓起来,使自己落地之时身体全面接触地面,受力面积大了,落地时身体受伤能减轻些。

  “三级魔兽,剑齿虎!”

  看着紧在咫尺的黑影,借助微弱的月光,他看到了一张血腥残暴的大口,吐着腥臭的气味。雪白的牙齿如同一把把利剑般,两只泛着冷光的巨眼上,一个大大的王字,微微扭动着,竟然是三级魔兽剑齿虎,还是属于那种三级魔兽中比较高级的货色。

  “来吧畜生!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

  “哗,啦!”

  地面一震,巨大的剑齿虎四只粗壮的巨腿压着夜轻寒狠狠的落在地上,一人一兽,加起来数百斤重量完全把地面上的半人高的杂草丛,压出一个方形来。夜轻寒仿佛感觉自己被一台疾驰而来的汽车狠狠地撞倒般,全身骨头碎裂了。巨大的痛苦笼罩着他的全身,一口鲜血不由自主的从胃部涌上来,狂喷而出。如同即将垂死的猎物般,尽量挥洒着他的余晖。

  而剑齿虎则用冷冷的目光细细打量着它爪下的猎物,似乎在看从哪里下口。

  然而,在夜轻寒狂喷一口鲜血之时,剑齿虎似乎不愿让眼前弱小的人类的脏血,玷污了它尊贵的头,竟然微微扭到了一旁。

  就在那时,似乎早已死去的夜轻寒,眼中冒出两道如同利剑般的光芒,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右手紧握着一把黑色的匕首,如同飞翔的流星般,在剑齿虎脖子上重重地划过。

  “嗤……”

  剑齿虎微微扭过脖子,看着夜轻寒,眼中满是惊恐和绝望。紧接着脖子下如同决堤的大坝一样,鲜血狂涌而出,一阵颤抖,剑齿虎轰然倒在一旁,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有些死不瞑目。

  “呼呼……”

  直到看见剑齿虎完全不动之后,夜轻寒才剧烈的喘着粗气,整个人开始蜷缩起来,刚才因为地处绝地,他不得不强行忘记痛苦,让自己置死地而还生。只有杀死剑齿虎,他才能有一丝丝机会生还,否则在剑齿虎口下必死无疑。

  “呵呵,绝地逢生,看来是逢不了了……不过杀了你这头畜生,我也死的甘心了。父亲,母亲,孩儿来陪你们了。轻语,唉!轻语……”

  夜轻寒很清楚自己的伤势,全身除了右手和头部大部分骨头都有轻微或严重的骨折,身体大量的出血,现在还在流失。最重要的是,他没体力了,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盘坐起来,强压伤势运功疗伤了。

  我轻轻的来,正如我轻轻的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夜轻寒此刻脑海里浮现了这样一句诗句。人生如画啊,炎龙大陆这幅画自己是没画好啊,希望下辈子自己在重新画出一幅锦绣河山吧……轻语啊,轻语!哥就要走了,留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活在这世界里,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心中沉沉一叹,感觉身体内的生机正缓缓退去。

  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等死……

  就在此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