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47章 求亲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47章求亲

  **城东边,静湖岛上。

  月倾城一人在湖畔淡淡抚琴,面对着优美的静湖,一张出尘的脸上,不经意淡着一丝醉人的微笑。

  今日她没有穿着她那身桃红色的宫群,而是着了一身白色宫裙,头上却依旧带着一朵俗气的桃花,花映人红,人照花更美。

  此时她也没弹那首“破阵子”,而是弹起了一首温婉柔美的曲子,悠扬的琴声在湖边淡淡响起,滑过宁静的静湖,传向远方,又被弹回,带来袅袅余音。

  一曲完毕,月倾城静静而立,微风拂过,她雪白的的宫群轻轻飘舞,绝美的脸上尽是甜蜜微笑。这笑,可倾城,亦可倾国。

  “啪!啪!啪!”

  “好一曲凤求凰,妮子,你在想你情郎了!”

  身后传来三声轻飘飘的掌声,已经一道戏谑的调笑声。

  “唔,不来了,族长,你调笑倾城……”月倾城惊了,转头一望,发现月惜水正含笑望着她,眉眼皆是戏谑,连忙脸一红,羞涩起来。

  “那个少男不动情?那个少女不怀春?这有什么好羞的!上天既然创造了男人和女人,本身就是让她们,分别找到各自的另一半,持子之手,与之偕老,共度这喧嚣的尘世!倾城,夜轻寒不错,好好珍惜他。”

  “恩,族长说的很有道理,倾城有幸能找到自己的挚爱,定当尽我的生命去维护这份感情!”月倾城轻轻点头,眉眼中都是坚定,沉吟片刻,她却突然反问起月惜水来:“族长,你……有过爱过的人吗?”

  “爱过的人?”月惜水突然被问道这么一个问题,有些怅然起来,脑海内浮现的是一个黑衣老者古板固执的脸,有些忧伤的说道:“曾经有过,只是我放不下这族长的位置,而他当时也是族长继承人,所以最后,只能劳燕分飞……”

  “那你现在可以去挽回啊,你现在成神了,可以放下很多东西了,当然可以去追求你的爱情和幸福了!”看着月惜水失落的神情,月倾城跟着忧伤起来,月惜水为了月家可以说是毁了她一生的幸福,一生疾苦啊。

  “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是族长了,孙子孙女都无数了。有些事错过了,就不可能再拥有了……”月惜水无力的摇了摇头,神情有些落寞。

  “族长,我还是觉得,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争取,如果不去争取,你会后悔的。与其在后悔和伤感中度过下半身,还不如……”

  月倾城,望着月惜水以及绝美的脸,心中忍不住微微心痛起来,开始给月惜水做起了思想工作。希望她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只是……话还没说完,却被静湖远处的一声怪异的歌声所打断,她有些恼怒的朝静湖望去,不料一望,却是满脸羞红。一张俏脸顷刻间嫣红如粉,红艳得胜过了她头上的桃花。

  “哎哟喂,对面的阿妹……你听我说嘞,阿哥今天……来求亲嘞,天上的鸟儿……成双对嘞,我要把……阿妹娶回家嘞……”

  静湖中,快速划来无数条小船。

  最前方的小船前站立着一名清秀的少年,身穿艳红袍子,头上一顶红色冠帽,脚穿红色皮靴,胸前还戴着一朵大红花。此时他手上还拿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正在那里边唱着怪异的情歌,边挥舞着手中的玫瑰,朝这边深情张望……不是夜轻寒,还有谁?

  “咯咯咯……夜家的求亲倒是非常有特色啊,倾城还不去打扮打扮,迎接你的小情郎去?”

  月惜水咯咯大笑,浑身笑的花枝招展起来,好不容易止住笑意,这才又打趣起月倾城来。

  “噗嗤……不来了,族长,我回去了,羞死人了!”月倾城看着打扮怪异,情歌更是唱的怪异的夜轻寒,扑哧一笑。听到月惜水的调笑,脸色更加红艳了几分,一跺脚,提起宫裙,撒腿欢快的跑开了!

  “咦?怎么跑了?是不是我的情歌唱的太有力了?把阿妹吓跑了?”

  夜轻寒见月倾城看到他来了,居然扭头就跑,不禁停止了挥舞的手,身体扭捏一下,摆弄了下衣服……这衣服穿得让他十分不舒服,好一阵才适应过来,转头朝身后的夜枪和夜天青说道。

  “你这小兔崽子,就不会别的情歌了?唱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了,你小媳妇不跑才怪!”后面的夜枪也是一阵不适,瞪眼朝夜轻寒说道。

  “咳,咳!少族长这情歌别有韵味啊!”夜天青也是脸色黑线密布,老脸微红说道。

  “去,还不是怪你们,非得让我穿成这样,还要唱什么情歌,求亲的歌我只会这一首,爱咋滴咋滴!”夜轻寒也是一脸黑线,今天早上到达**城的时候。夜家的求亲司仪非常让他穿上一身大红袍子,还交代了他很多规矩,说这是炎龙大陆的求亲礼节,万万不得失了礼数……

  夜天青和夜枪身为夜家战堂和刑堂的副长老,这次当然义不容辞成为夜家的代表。带着无数的宝物,前来月家求娶圣女。

  小半个时辰,全部船靠岸了,月家早就来了无数的长老和子弟,开始迎接夜家使者,还专门组织了一只乐队,敲锣打鼓欢迎起来,好不热闹。

  夜轻寒满脸微笑,在两家司仪安排下,行了无数的礼节,又是泼水,又是洒花,又是敬茶……整整折腾了几个时辰,才算把这一套繁文礼节全部行遍,把他累的宛如和一大队人马大战了一场般。

  礼数尽到了,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吃饭了。说是吃饭,夜轻寒却是一口饭没吃上,一直端着酒杯一桌一桌的轮流敬酒,又是不停的微笑,又是一杯杯的烈酒下肚,几乎把他脸的笑得抽筋了,也把他头给转晕了。

  好吧,为了娶媳妇,我忍!

  夜轻寒强忍着呕吐和不爽,又被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只是他本以为酒席结束了,可以让他休息一下,午个睡什么吧。结果下午又被拖去月家的祖祠,说要祭祖。

  又是烧香,又是磕头,忙活了一下午,头都几个大了,结果晚宴开始了,又要敬酒了……

  好吧,再忍!

  只是……当夜轻寒装醉提前退场,准备偷偷潜入西苑,爬进月倾城的闺房,一述相思之苦的时候,却突然被一群蒙面女子围住,说婚前不能见面……

  他决定不再忍了,心里怒骂起来,为何见自己媳妇都不行?这求的是哪门子亲?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他不再客气,直接战兽合体,一个灵魂混乱过去,将这群蒙面女子全部眩晕,夜轻寒迈着小步,施施然的走进了月倾城的闺房。

  侧目望去,房内一股淡淡的桃花香味弥漫,一张红色大床边的梳妆台前,月倾城正对着铜镜,含羞而坐,春意袅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