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8章 合体战技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8章合体战技

  果然不愧为圣兽般的存在,战兽合体据让让他的实力飙升了一个境界,虽然这个境界和真实的将军境还是有差别,但夜轻寒还是无比满足了,无比愉悦了。

  “四哥!大哥,三哥,四哥死了!”

  夜轻寒心情无比愉悦了,可是雪五却很不愉悦,看着雪四如同一堆软泥般瘫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表情,和脖子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雪五惊恐的大叫起来。

  “额?”

  “老四?”

  雪一和雪三听到雪五的悲呼声,顿时面色大变,同时转过头来。当他们看到如同一只死猪般瘫倒在地的雪四,以及他那死不瞑目睁大的双眼,两人同时大吼一声。雪一却更加快速的冲向垂死挣扎的巨刺龙,而雪三则转身,挥刀如同一直发狂的狮子般朝夜轻寒奔来。

  “老三,别冲动,保护好老二和老五。”

  雪一躲开巨刺龙略显迟钝的一爪,狠狠一拳击在巨刺龙侧背上,转头怒吼一声。

  听到雪一的声音,雪三飞奔的身子抖动了下,最后毅然朝夜轻寒奔去。

  嘿嘿!来得好!

  夜轻寒正想检测一下此时的实力,见狂怒奔来的雪三,眼睛微微眯起。

  “夜家狗杂碎,今天我要你死!”

  雪三从空而下,带着无比狂暴的怒气,很破空的刀声,狠狠的朝夜轻寒当头劈下,丝毫要将他一刀劈成两半。

  “杀人者被杀之,你们五人今日就一同永远留在此地吧……至于你们主子,总有一天我也会把他送下去跟你们聚一聚的。”

  战兽合体之后,夜轻寒此时不仅感觉自己的实力提高了许多,就连听力视力也达到了恐怖的地步,眼前雪三看似凶蛮霸气的一刀,却在他眼中太慢太慢,漏洞百出。

  所以他很悠闲开口回应着,眼睛却眯着厉害,在刀锋口离他额头还有一米距离时,他动了。身体用匪夷所思的速度很跨几步,避开雪三狂暴的一刀,随即在雪三没反应前,身体一个侧转,身体横飞空中,右腿高高甩起,然后迅速压下,砸到雪三的背上,右手匕首顺势插下。

  “砰!”

  尘土四扬,鲜血狂喷,雪三,死!

  秒杀!又一个统领境强者被秒杀。夜轻寒略显激动的舔了舔发涩的嘴皮,心情异常激动。力量,拥有力量的感觉很不错,拥有强大的力量的感觉真的非常不错。连杀两人不仅没有让他有一丝惊惧和害怕,作为一个无耻的穿越男,两世为人,死过一次的经历,还有炎龙大陆强者为上的十几年熏陶,让他心里对于杀人这种活儿没有一丝觉得不适,似乎……这种感觉还很不错?

  “三哥!”

  雪五绝望的悲叫声,把夜轻寒思绪拉回现实。他不禁心中一惊,在这种场景自己居然敢走神?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望着不远处愤怒的雪五,他轻身一滑朝雪五掠去。

  “砰!”

  本已伤痕累累的巨刺龙,在雪一疯狂的攻击下,轰然倒地。可是雪一却没有一丝喜悦,听到雪五又是一声悲呼,他心里似乎被人狠狠插了一刀,一阵揪疼。充满血丝的双眼猛然转头,正看到雪三无力的趴在地上,以及正朝雪五掠去的夜轻寒。此刻他没时间去想,目标为什么一个区区精英境废物,居然能在短短的时候击杀自己两位统领境的弟弟,他只是本能的怒吼起来:“小杂种,你敢?”

  你敢?小爷都杀了两个了,还说我敢?雪无痕的几个手下看起来不仅实力不怎么样,智力也低得很啊!不理这个蠢货,夜轻寒快步飞奔,几个跳跃间来到了雪五面前。

  轻易躲过雪五胡乱挥舞的大刀,夜轻寒几下就把重伤实力大减的雪五送下了地狱,还顺带在半死不活的雪二脖子上划上一刀。

  所谓斩草要除根,既然动手了,也不在乎多杀一个了。确定两人已经毙命,夜轻寒才缓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就要疯魔的雪一,感受着他那惊天的怒意,丝毫不在意的扭了扭脖子,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你说的太迟了……要么,你也下去跟他们团聚算了?”

  “小杂碎,我撕了你!”

  雪一面目狰狞,奔跑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心里却是十分懊悔和痛恨,懊悔自己的大意,痛恨雪家的情报人员。至于夜轻寒?他心里只有狠狠把他撕碎的念头。

  “你能不能撕碎我,我不知道……但是你的四个兄弟,我已经把他们撕碎了。”

  夜轻寒再次嘲讽的说道,其实他并没有嘲讽人的爱好,只是……如果能让敌人更加恼怒一些,更加失去理智一些,他倒很是很愿意多说一些。

  眼睛眯起,感受着雪一的速度,和联想着刚才雪一竟然能击杀一头巨刺龙。夜轻寒心中略有丝感叹,刚才的战斗让雪一消耗了很大一部分战气和体力,而他现在奔跑的速度竟然还能和自己相差无几,看来击杀雪一是不大可能了。试试能不能击败他?反正自己现在战气体力都很充足,实在打不过,跑总行吧?

  来了!

  雪一不用兵器,而夜轻寒认为,不用兵器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普通人,另外一种则是对自己实力相当自信的人,他们只相信自己的身体。

  所以当雪一狂暴汹涌而来,却温柔的伸出一只白皙手掌,软绵绵地朝自己拍下时,他立刻惊觉,这只漂亮的手十分危险,于是他干脆利落地收回匕首,身子左转,利马朝斜后方退去。

  果然,漂亮的手掌,猛然光芒一闪,一只更大的手掌离体而出。温柔的撞向后方的树丛,砸到一片树草,烟屑四飞,场面恢弘至极。

  火力那么猛?幸亏自己躲得快,不然肯定又是被那只巨大的手掌拍在地面吧!幸亏与小黑合体之后自己的速度和神经反应达到了恐怖的地步,那么近的距离那么快的速度,想必普通统领境的武者是绝对避不开的吧。换做以前的自己,那绝对只有被拍的份!

  “想撕碎小爷?你个奴才还差点?叫你主子来还差不多!”

  战气离体攻击需要消耗大量的战气,这点常理夜轻寒很清楚。而自己现在又不能靠近雪一。所以他只能不断的激怒雪一,让他继续挥出他那只金色的大手掌,继续消耗他的战气。

  “轰!”“轰!”

  回应他的赫然又是一只只金色的大手掌。雪一显然被四兄弟的死,和夜轻寒的调笑彻底激怒了,不断的挥出一只只战气化成的巨掌。四处追杀夜轻寒那不断闪避的身影。

  夜轻寒表情很轻蔑,看似很轻松的四处乱串着,好似一只油锅里的猴子,穿着碎花裙,跳着好看草裙舞。而其中的凶险只有他知道,此刻他需要集中十二分的精力,面对那一只只金色的大掌,提前预算大掌击出的方向和速度,脑海快速的进行运算。还要观察四处的地形,测算着下次要怎样的姿势躲避,要怎样的速度跳开。短短十几秒钟,他险死还生两次,受轻伤一次,情景危机到了极点。

  “怎么了?不行了,我说老头,是否因为年纪太大了?持久度不行了?”

  “靠,老头,打不打了,不打你收收尸体,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可好?”

  “老头,看你样子快要不行了?要早泄了?唉……不是我说你,年少不知精子贵,只能老来望那什么……直流泪啊,这句话说得就是你这种人啊……”

  回应他的调笑,是一只只金色的手掌,眼看着黑衣首领随着不断挥出的战气,面色越来越苍白,击出的战气巨掌越来越小,越来越慢。夜轻寒知道,机会就要快来了,于是他跳的更加欢快起来,嘲讽的也更加汹涌起来……

  不停着游走着,微眯眼睛却时刻在观察着黑衣人的动作和神情。直到雪一又一次挥出一只大手掌,可能由于这次挥出得太过牵强,太过汹涌。结果他的身体略微有丝颤抖,脚步有些轻浮,竟然踉跄的往前跨了一步。

  好机会!

  目睹这这一切,夜轻寒眼中精芒一闪,轻易的躲避了一击。毫不犹豫,后腿一蹬,整个人如同炮弹般激射而去,紧握匕首的右手微微弯起,随时准备给面前这个黑衣人致命一击。

  “去死吧!”

  雪一踉跄一步的时候,夜轻寒就已经往这边奔来,两人本来相差不过百米。而现在夜轻寒保持了许久的战气此刻全力运转,百米距离一两秒钟就跨了过来。所以当雪一刚刚站稳的时候,夜轻寒的匕首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划向了他的喉咙,这一刻夜轻寒以为雪一必死无疑。

  只是当他看到雪一那刚刚抬起的头时,看到那双嘲意十足的眼睛时,他知道事情不妙了。再然后,他看到雪一背后的左手带着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印在自己胸前时,那一瞬间那仿佛明白了许多事情。

  他中了一掌,也中了一计!

  身体在空中倒飞的瞬间,他十分确定的明白了。自己中计了,想来自己可笑的激怒对方,消耗对方战气的计划,早已被黑衣人首领看破。黑衣人将计就计,佯装怒火烧坏脑子,不停的战气外放,迷惑自己,却一直保存的实力。在最后的关头,突然发飙,一掌将自己击成重伤,奠定胜局。

  姜,看来还是老的辣啊,古人诚不欺我……

  夜轻寒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脑海里充满了懊悔和无奈。内脏受了重伤,想必骨头也断了几根,虽然青铜戒指的白色气流第一时间就流进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快速治疗和恢复,受伤的地方。

  可是……来不及了!

  黑衣人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做一件蠢事,可能是偶尔不小心,但如果一件事情同时犯两次错误,那他就真的是猪了。黑衣人首领既然能成为五人小队的首领,显然他不是蠢得和猪一样,所以他黑着脸,慢慢的走了过来。

  沙!沙!

  一步错,满盘皆输!

  缓慢的脚步声,犹如催眠的丧钟般,渐渐的越来越近。夜轻寒闭上眼睛,静静等死,犹如自己刚入蛮荒山脉,遭遇剑齿虎的那个夜晚。挣扎起来,试图逃逸,那是不现实的,与其狼狈的像条狗一般被人追杀至死,还不如此刻安静的在此等死,至少没那么累,不是?

  “父亲母亲,我来见你们了,轻语,又要和你说对不起了,如果还有下次,我觉得不会那么鲁莽了,额,小黑,连累你了……”

  夜轻寒心中默念着,述说着遗言,述说着懊悔和无奈。

  “老大,不连累,我们也不见得会死!”

  陡然间,脑海中的一道声音,犹如平地起惊雷!

  同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涌入一些莫名信息,夜轻寒迅速转动脑海,消化这些信息,等他全部消化掌握之后,刚起风浪的心底,犹如海啸般掀起了滔天巨浪。

  看着雪一慢慢走到自己面前,他眼神逐渐平静下来,只是握着匕首的右手悄然的紧了紧。

  雪一左手战气依旧环绕,随时准备再给夜轻寒一击。虽然他知道刚才的一掌,绝对把这小子击成了重伤,可是地上躺着的四个兄弟的尸体告诉他,不能大意。这小子有太多的秘密。

  “虽然少爷说最好把你生擒了,但是我想如果撕碎你,或许会让我的兄弟死得更加瞑目些,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雪一沉声的说着,似乎在告诉地上的兄弟们,自己即将为他们报仇,他们可以瞑目了。声音有丝低沉,有丝哀伤。左手慢慢提起,环绕在手掌周围的战气运转的更加快速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飞出去,化作一只金色的巨掌,狠狠的把地上弱小的身子拍得粉碎。

  静静躺在地上的夜轻寒,却似乎没有看到那环绕的战气,只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我也有过生擒你的念头,想从你嘴里问点什么,可是我知道,你的性格怕是绝对问不出什么来,所以你也可以去死了!”

  话有点拗口,但是两人的动作都很麻利。雪一再次加快战气的运转,手掌高高抬起,就要战气外放,化作巨掌拍下。夜轻寒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闭了下眼睛,然后猛然睁开,两只黑色的眸子陡然间绽发了两道夺目的光芒,射入了雪一的眼睛。

  太阳的光芒很刺眼,但不至于让人目眩,也不会让人头昏。但是夜轻寒射出的两道光芒却似乎有着神奇的功用,雪一压下的手掌,陡然间停了下来,而雪一的的目光出现了片刻的茫然和迷离。

  虽然片刻很短,但是这短短的时间却可以做很多事,包括夜轻寒身子轻轻一跃,右手一挥,那把黑色的匕首温柔地在雪一脖子上轻轻划过……

  “你……”

  脖子上的清凉和剧痛,让雪一瞬间清醒过来,他不可置信的一只手握着脖子,一只手指着夜轻寒,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能第一个死在我的合体战技——灵魂眩晕下,也算是你的福气,你要知道,整个大陆有合体战技独有夜家,而夜家拥有战技的只用三人。恩,我算第四个!所以……你可以安心去陪你的兄弟了!”

  夜轻寒压抑了许久的狂喜,此刻终于荡漾到了他的脸上。正如他所说,在他最危急的时候,居然走狗屎运,得到了一个几率非常低微的合体战技。战技是小黑刚从传承记忆里获悉的,小黑消化掌握了之后,才在最危险的时刻及时传递给他,最终颠覆了败局,一举扭转乾坤。

  根据小黑传递过来的信息,这种合体战技叫做“灵魂眩晕术”,可以无视物质防御,直接攻击灵魂,也就是人的精神,神经系统。令人直接眩晕,眩晕的时间根据对手的的灵魂修为。而夜轻寒合体之后的,灵魂强度时他和小黑的总和,达到了恐怖的将军境巅峰,所以将军境武者他可以直接眩晕一秒,而到了将军境武者这个层次,如果近距离交战,眩晕一秒的话,那就等于秒杀。这技能绝对是逆天的技能,牛叉无比。

  “战兽解体!”

  夜轻寒解体了战兽,让小黑回到战兽空间,休息了许久,在伤势完全修复好后,开始打扫战场。

  “轻语,等我,哥马上就回来了……”

  抬头朝北方深深望了一眼,夜轻寒微笑起来,整了整破烂的衣饰,快速的奔跑起来,消失在茫茫树林中。

  背后,火狼山,依旧青烟弥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