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9章 夜有佳人出浴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9章夜有佳人出浴

  苍城,夜家堡西院。

  雪无痕有丝烦恼,犹如这北边吹的春风般,虽然带有草木的清香,但总是携带着一丝春寒,无孔不入,而又挥之不去。

  身为战神府新一代领头人,雪家的下代家主,他觉得除了修炼之外,应该没有什么事让他烦恼了。只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却是让他足足烦恼了几个月。

  当初在牛栏街,他天生的双瞳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清秀女子的不同。

  大陆人类传承数万年,期间涌现了两种绝世的体质。一种为天地灵体,天生贴近自然,更容易感受天地法则,只要不是身体天赋特别差的,只要你修炼还算勤奋那么你这一生绝对会名扬大陆的,当然,成长中途夭折的不算。

  要知道武者修炼,前期只要你努力就行,可是到了诸侯境之后,那么除了努力修炼之外,还需要感悟天地法则,只有进入了感悟天地法则的道路,才有希望迈入帝王境。大陆上诸侯境的武者无数,但是帝王境的武者却稀有无比,所以帝王境的强者都是每个家族的中流砥柱,高层人物。

  天地灵体,天生贴近自然,更容易感受天地法则,所以大陆上出现每个天地灵体最起码修炼的境界都是帝王境,甚至基本上都迈入圣人境,成为快要通神的人物。

  而大陆上的另外一种灵体,名为玉灵之体。玉灵之体在大陆数万年历史上出现过五位,都是女子,加上现在的夜轻语一共六名。历史上的五名玉灵之体,基本上武者修炼成就都不高,最高的一位只有区区将军境,但是五名玉灵之体女子的丈夫,却有四名后来全部成为了圣人境巅峰的修为,成为一代风骚人物,威震天下。

  玉灵之体到底有何不同之处,没有人知道,甚至玉灵之体这个灵体大陆上也只有少数人知道,恰恰雪无痕所在的雪家就很了解。

  传说未必可信,但是他家族的资料却百分百肯定,只要武者修炼到诸侯境巅峰,几乎百分九十能跨入帝王境。跃入帝王境之后修炼便如一马平川般,一日千里,只要不是悟性特别差,迈入圣人境那是板上钉钉的。

  所以雪无痕宁愿在苍城老实的窝了几个月,夜轻语他志在必得。

  只是,这个获得的过程有点艰难而已。这里不是雪家的飘雪城,这个夜家堡居住着三个圣人境的老家伙。而夜家和雪家同为战神府五大家族,精英府战在即,如果先爆发内战的话,别说其他几大家族,就是雪家也被不会同意他蛮干。

  不能从正面干,那只能从侧面来了,于是他墨老带来了二十品上品雪灵丹。雪灵丹的确吸引了两个人为他卖命,可是事情却没办好,没想到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如此刚烈,宁死不从。

  好吧,侧面不行,那咱就从后面来。后面他兵分了两路,一路是他的五个家族护卫,雪一到雪五去了蛮城。只是,这几个废物,一个将军境四个统领境武者,去生擒一个精英境废物少爷,居然一个多月都还没消息……

  另一路,他广撒财物和贵重物品,收买了夜家无数的人,前去劝说夜轻语。不外都是些嫁给雪无痕,以后的生活会如何如何的好啊,嫁给雪无痕之后他哥哥会有怎样的机会,会有怎样的培养什么的。开出条件一大堆,许多好处前途荣华富贵一片片,无奈或许夜轻语早先似乎受了惊吓,心中有了一丝警惕,或许是夜轻语心中似乎早有了人……总之,她是油盐不进,只是冷冷一句话——要等她哥哥回来,否则宁死不嫁。

  所以,此刻的雪无痕很烦恼,春寒入体,驱之不散。

  蛮城南边的暗月酒吧,后院。

  后院很小,只有区区的两三个房间。此时已是深夜,院门紧闭,遮住了璀璨的星光,和淡淡的春寒。

  一个房间内,雾气腾腾,房间没有什么特殊的摆设,只有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一个特大木桶。木桶内盛满了水,水面撒着无数的红色玫瑰花瓣,花瓣的中央,是一名诱人的女子。

  哗,哗!

  女子如凝脂般的玉臂,轻轻的拔弄着水中的花瓣,水波晃动,露出水下的两团嫩白的高耸,偶然间两粒桃红色的粉嫩,在鲜红色的花瓣中,竟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动人心魄。绝美的容颜,峨眉微微褶起,我见犹怜。

  “两个多月了,不知道夜家的那个小子是否还活着?小子你可千万别死,老娘今生没做过亏心事,你可别让老娘的后半生在愧疚中度过……”

  暗月也有丝烦恼,那个夜家的小子,那个明明年纪轻轻却拥有着沧桑眼神的邪气少年。虽然只是短短的在她的旅馆里住了十多天,和他的交谈也只有寥寥的几句话。但是少年那独有的气质还是让阅尽万人的暗月有了一丝深刻印象。

  后面她本能想随意套少年的话,没想到最后却被少年把自己套进去了,还缔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赌约。赌约她倒是没什么在意,她暗月纵横风尘无数年,没有她的愿意,还真没有人能吃到她的嫩豆腐。只是……这少年竟然莽撞的一头撞进了蛮荒山脉,生死不明。而后他又听闻这少年竟然是一位夜家的少爷。夜家的强大无须证明,但是她和她背后的势力,倒是也不怕。只是,如果因为自己,这少年便陨落魔兽口中或者山中猎人的暗杀中,她心底总是有些愧疚的……

  “咚,咚,咚!”

  熟悉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暗月本来蹙起的峨眉,更加紧了几分,她沉声的说道:“什么事?”

  门外响起一个恭敬的男声:“回小姐,夜轻寒回来了,就是和你打赌的那个少年,现在他正在大厅找你,说……要和你完成赌约!”

  “哦?咯咯!有意思,有意思!”暗月蹙起的峨眉,微微舒展起来,嘴角一弯,笑颜如花似玉。咯咯的笑声,荡起道道水纹,似乎在印证“波涛汹涌”的那句古语,片刻,她轻声说道:“把他带到这里来,顺便把后院封了。”

  猛龙也很烦恼,虽然他的名字很威猛,人也长得高大强壮,战气修为也是蛮城中排的上号的人物。但是在外面威猛如虎的他,此时却犹如一只病猫般,窝在暗月酒吧前厅的一个角落,独自喝着闷酒,生着闷气。

  夜已经深了,春风透过窗缝门缝,无声潜入,带来丝丝寒气。只是或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或许是身体里的分泌过多的激素作用,猛龙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而是感觉空气越来越闷,身体越来越热,心情也越来越烦恼起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刚才被小二带到后院的那个年轻少年。

  暗月旅馆的后院一直是常住旅馆的那些单身汉心中的圣地,因为风情绝世,魅惑众生的暗月就居住在那里面。这个后院无数人都想进,但都没进去,也进不去。只是刚才那个让他有点面熟的少年却进去了。只是因为少年对守夜的老头喊了句“带我去找你们老板娘,我来完成赌约?”

  刚开始,猛龙对少年嗤之以鼻,他很明白,暗月这个风情的老板娘有着怎么样的实力和背景。只要老板娘不点头,蛮城真还没有谁能迈入那个后院。只是片刻之后,去而复返的老头竟然对少年点了点头,两人就很自然的走了进去。

  等等!赌约?那少年!对,对!原来是他。

  猛龙迷糊的脑袋摇晃了几下,清醒了一点。他想起两个多月前,那场游戏般的打赌,原来这少年自己怎么觉得那么面熟。弄清楚后,他却不那么烦恼了,端起酒再灌了一杯。

  他原本还以为这少年能进后院肯定是大家族或者超级强者的子弟。现在知道是那名精英境的少年,他无比放心,因为他知道前不久,那婆娘的实力又增强了一重,少年虽然看起来,似乎实力有了少许精进,但显然这个赌约肯定是输定了……

  只有可能由于某种原因,他没有离去,他决定继续在这里等待,等着那小子被揍得鼻青脸肿,然后乖乖的在暗月酒吧打杂三个月。

  会不会被揍得鼻青脸肿,夜轻寒不知道,他只是知道眼前的女子真的很美,美得炫目。

  门已经关紧,美女穿着浴衣刚刚洗去尘华,双频霞红,媚眼如丝,十足秀色可餐也。此刻的暗月的确非常的美丽,也非常诱人。沉寂片刻之后,他开始两眼放光,搓了搓手,略带羞涩微笑着说道:“你看……我是否还需要再洗洗?”

  “你是需要洗洗。”看到眼前这少年略带羞涩的少年,暗月微笑着,心情逐渐愉悦起来,雪白的脸庞更加几分嫣红,柔柔的声音,在夜空中飘荡:“不过,我想你也不用急于一时,因为,你会有三个月的时间,仔细的把厨房里的碗筷洗的干干净净。”

  “额!其实我对洗碗没什么兴趣,只对里面的那张大床有些想法,不知道够不够柔软?在山里睡了那么多天,还真想念床的味道啊!那什么……你输了,不会耍赖吧?”透过房间内门的珠帘,夜轻寒望了里面那张粉红色的大床一眼,露出希翼的神情,转而想到了什么,扭头望着暗月认真说道。

  “咯咯,有意思的小男孩。”看到夜轻寒孩子气的表情,暗月咯咯笑了起来,“如果你能赢我,姐姐不介意让你睡到那张大床上去。”

  “声明一下,不是赢你,是赢一半实力的你!”夜轻寒不知道,那张红色的大床对于蛮城的人来说,拥有怎样的意味。也不知道多少人想尽办法,也不能看到那张大床。

  “行,小男孩,咱们开始吧,咱们点到为止吧,别把我院子拆了。放心,姐姐不会耍赖的,也没那个习惯。”暗月玉手轻摆,紧了紧浴袍将青黑的发丝往后拢了拢。

  夜轻寒绕了绕头,突然开口:“忘记告诉美女了,我的名字叫夜轻寒,我有一只战兽,能够合体,不知道这算不算违规?”

  “没事,我也忘记告诉你了,不久前我突破了将军境三重,将战气压缩一半,我的实力恐怕也要达到统领境巅峰,所以你战兽合体吧,让我感受一下你们夜家的战兽合体如何的强大。”

  暗运心法,战气开始流淌在她的身体里,压缩了一半的战气。虽然让她只能拥有统领境巅峰的实力,不过她觉得足够了。夜轻寒有四品战兽,她通过她的消息渠道早就知道了,不过它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一向认为,只有本身自己努力修炼得来的战力才是最靠谱的,借助外物增强的实力,不是正道,而借助外力得到的短暂增强,那更是歧途。比如,夜家的战兽。

  只是,下一秒这个刚刚在脑海里形成的念头,便被夜轻寒惊人的速度瞬间击得粉碎。暗月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此时满是惊骇之色,看着那道青色的身影,如同幽灵般瞬间附到自己身前,她只来得及凭借身体本能,和高超的战斗经验,迅速侧滑一步。

  此时侧滑这个姿势,是暗月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对夜轻寒此时的速度,攻击角度。迅速做出的一个正确躲避姿势,只是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压制了一半的战气,她战斗经验很不错,反应速度也非常快,只是……她的手脚有点跟不上她的神经反应速度,所以她侧滑躲避的速度慢上了一筹,所以,她的脖子被一把黑色的匕首温柔的贴上了。

  “你输了,你欠我一个美丽的夜晚!”感受着刚刚出浴后,暗月浑身散发的那股女子幽香,夜轻寒闭上眼睛,贪婪的闻着。

  “等等!”

  她没好气的伸出手打掉夜轻寒作怪的手,却并没有生气,只是不解的问道:“你的实力怎么增加的那么快?两个月前你隐藏了实力?”

  “绝对没有。”夜轻寒继续伸出大手,脸色很严肃,但是不断抖动的喉咙,和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却出卖了他的内心:“两个月前,我的确是精英境一重,只是以前的我不喜欢修炼,那日被你的美貌深深吸引了,所以我毅然决定废除以往的颓废,立志努力修炼,结果侥幸实力有了少许进步。”

  看着暗月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一副你骗鬼啊的样子,夜轻寒轻咳一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手却不肯停下,继续往上攀爬,只是把脸温柔地靠到了她的耳边,小声说道:“美女,实话告诉你,我的战兽可不是明面上的四品,这点……你可要为我保密哦!”

  “哦?小家伙秘密很多嘛……行!姐认赌服输,今夜姐姐就属于你了。”

  “怎么?你要走。”

  迷糊中,暗月被一阵轻微的声音吵醒,转头望去,发现枕边已经无人。那个小男人正整理着衣饰微笑的看着自己,眼中有着一丝爱怜,有着一丝离别的伤感。

  “咯咯,小男人,别以为我会对你负责……”暗月本想洒脱的调笑几句,但是当他看着小男人那双真诚的眼睛时,还是忍不住说了几句真心话:“夜家实在不好呆的话,你就来蛮城吧,这里姐姐还混得不错。”

  “混得不错,是因为你背后的势力吧。但你要记住,不管任何时候,你唯一只能依靠的势力,其实只有你的男人。忘记告诉你了,昨夜的赌约,其实你就是发挥全部的实力,我照样能击败你。记住,我叫夜轻寒,是你的……男人!”

  门被推开了,吹来一阵夜里的寒风,寒风中,那个小男人的身影却慢慢消失了,暗月有些落寞的裹着被单依在门旁,细细思索着小男人的话语,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将军境三重的强者,他居然敢说击败?他凭什么击败?但是想想,几个月前还是夜家落魄的老七,精英境的武者,现在就能击败统领境巅峰的武者,这个小男人成长的速度还真是太快了,而且他的身上充满了神秘气息,或许……他真的能做到吧。

  思索良久,不知是因为和这小男人刚刚擦出了一点爱的火花,还是因为小男人那双自信真诚的双眼,暗月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他,虽然她也感觉这个事情很荒谬。

  感觉这个事情很荒谬的不止是暗月,还有正在前厅喝闷酒的猛龙。酒已经喝了好几坛了,时间也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可是为什么还没见那个少年,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抬出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喝的太多,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吧。

  只是他在醉眼朦胧之间,突然发现后院的门突然打开了,刚才走进后院去的少年,竟然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还微笑的和那个守夜的老头点了点头,才径直走出旅馆,消失在夜色中。

  他愣了一会之后,突然清醒过来,猛然摇晃起头来,然后扶着桌子,艰难的站了起来。对着消失在夜色的背影想大声说些什么,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只能手臂乱颤的指着那个背影哆嗦着,表情苦涩,愤怒而又憋屈。似乎属于他的东西突然被偷走般,只是他忘记了那东西本不属于他,别人似乎偷得也光明正大。

  最终,他又重新坐了下来,斟起两杯酒,却没有喝。似乎,在祭奠着某些已经失去的东西,某些再也得不到的东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