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95章 弄萧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95章弄萧

  大厅之中,铺着红地毯的高台上,一名紫衣女子袅袅走来,女子手持一根白色玉箫,头系九鬟仙髻,面容姣好,一张小嘴嘴唇亮着淡淡光泽,很是诱人。身材略微有些娇小,皮肤白皙,眼内光波流转,不经意间释放出一丝风尘女子的媚意,很是妖艳。这女子,相貌或许比月倾城差上一丝,但是气质各有千秋。

  “如梦如幻,妖艳如烟,果然是一代奇女子!”月倾城看了一眼,微微点头,叹道。旁边的夜轻舞也点了点头,有些欣赏,这或许就同等级美女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这位姐姐好漂亮!”夜轻语不懂这些,只是单纯的觉得如烟好看,微微抓着夜轻寒的袍子,又是雀跃说道。

  夜轻寒却是一直盯着如烟的小嘴,发现果然很适合吹箫。联想到刚才月倾城说如要要归隐,可是能要嫁入豪门,忍不住再次低声呢喃起来:“漂亮是漂亮,只是一颗好白菜……已经被猪拱了!”

  前世,他虽然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但是却对女子颇有研究,而且这辈子也经过三次实践之后。

  当然,虽然如烟算是个和倾城她们一个等级的美女,夜轻寒在此刻也没有猎艳的心思。只是看着一名绝世美女被人拱了,内心总会不经意间有些微微的酸楚。这和品行操守无关,这和男人人性的深处的自私本能有关。

  “公子,你说什么被拱了?”

  夜轻寒的话虽然小,但是夜轻语境界很高,还是隐隐听到了一些,不禁有些疑惑的说道。而旁边的月倾城和夜轻舞也刚才时候隐隐听到夜轻寒呢喃,也不禁疑惑的转头过来,准备聆听。

  “嘿嘿,你听错了,我说……她的玉箫怎么不是黑色的?“夜轻寒被三双美眸盯着,有些心虚了,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随口说道。

  “玉箫都是白色的,怎么会有黑色的?”月倾城莞尔一笑,还以为夜轻寒不懂乐器,为他解释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嗯,看她弄萧吧!”夜轻寒嘿嘿一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扭头朝外面看去,心里却是偷偷暗笑。黑色萧多的去了,小爷就有一根,看来改天得教教你们怎么弄萧啊。

  外面台上如烟淡淡一笑,宛如空谷幽兰盛开,微微侧身行礼,玉箫在手中灵巧转了几个圈,张开红唇含着玉箫开始吹了起来。曲子夜轻寒没听过,但是听着听着感觉心灵逐渐安静下来,头脑一片空灵,眼前的一切似乎消失,唯独剩下萧声在耳边回响。

  一曲落下,满堂寂静,等到如烟侧身行礼,走了下去,掌声喝彩声才如雷般响起。

  “如烟小姐果然不愧为大家,这弄萧技艺已经达到宗师境界,难怪能和月梦儿齐名!”月倾城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称赞起来,她是音律大家,外行看热闹,她一听却明白其中的功力。

  “是不错,不过比起我家小桃花,还差那么一点点!”夜轻寒呵呵一笑,这功力的确能比得上夏火节月倾城的表演,不过现在月倾城领悟了神音法则,当然是差一个台阶了。朝往外望了一眼,他却微微皱起来眉头,叹道:“花草那个死人妖,请他吃饭这么都那么慢?落花城离这那么近,莫非他要在泡个澡,梳妆打扮一下才来?”

  “嘻嘻,再等等吧,反正没事等在这听曲子哪?”夜轻舞听到夜轻寒如此调侃,扑哧一笑翻了个白眼,随即听到外面萧声又起,连忙止住笑声,侧耳倾听起来。

  夜轻寒也不再继续说话,而是专心听曲起来,这等美妙的萧音,估计是最后一次听到了。不说如烟就要归隐,自己和花草一聚之后也马上就会走,怕是十年二十年或者这辈子都不能回大陆了。当然得多聆听一下,以后也能多一个美好事物的回忆。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极其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将沉寂在美妙音乐的几人惊醒过来。同时大厅内其他雅阁内的人也纷纷露出不满的哼声。这是雅致的场所,在坐的可都是名门的公子哥,听着是战神府鼎鼎有名的如烟弄萧。大家进来的时候都脚步很轻微,谈论事情的时候也都非常的小声,而在如烟表演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止谈论。现在却突然有人很是粗鲁的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意境,此时好比牛嚼牡丹大煞风景的意味。

  “咚,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大,朝这边越来越近,而且似乎还不止一人,声音甚至都盖过了如烟的萧声。台上如烟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却没有停止演奏,而是眉头微微蹙起,萧声多了几分萧瑟。夜轻寒淡淡的摸了摸鼻子喝起了茶,夜轻舞鼓着眼睛就要发飙,只是碍于夜轻寒没有说话,只得气鼓鼓的坐着。

  “何人如此嚣张,不知道我刘飞在此?”

  “何人如此喧哗?翠微居的老板何在?如此粗鲁之人也能进来?”终于有人惹不住了,两个雅阁发出了声音。似乎想在如烟面前表示自己护花的决心,将来人喝退。

  “哼!”

  回应两人的是一声重重的冷哼。一名白衣公子哥大步走来,并没有回应刚才两人的挑衅,而是满脸怒气的望着台中的如烟,神情很是激动,双手紧紧握住,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少爷,少爷,你别闹了,老爷知道了你肯定要被禁闭了!”跟在年轻公子后面的是,场中很多人都熟悉的翠微阁的掌柜司马柳风,他满脸焦急的跟在年轻公子后面不停的低声劝说。同时对着四处边的雅阁不断的拱手苦笑赔礼起来。

  “柳叔,我的事情你别管。诸位,今日这巡演就此结束了!追命改日给大家摆几座赔罪。”年轻公子朝身后淡淡挥了挥手,身子却没有动,只是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的如烟,很是霸道的大声吼道。

  很奇怪的是,场中的无数雅阁无数人,在这名年轻公子一句霸蛮的话后,却无人再敢出声。反而有几座开始悄然离去,临行前给这名公子行了个礼,神情似乎隐隐有些畏惧这名公子。

  而场上的如烟却宛如没有听到这人的话,看都没看此人一眼,反而眉头低了下来,继续演奏着,萧声中却是多了几分落寞和无奈。

  “臭女人,老子叫你停下来,你没听到?”

  看到如烟的神情,这名公子本来压抑的情绪,彻底暴怒起来,恶狠狠的伸手指着如烟怒道:“别以为你是花家的私生女我就不敢动你?现在花草少爷一脉独大,你父亲在花家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更何况你还是私生女?老子屁颠屁颠跟在你屁股后面转了你三年,送你的东西足够你先用一世了……到头来你竟然要跟着别人跑?我再问你一声,你可否愿意嫁入我司马家?我可以担保你的正妻身份!否则……哼,你的男人一旦被我查出来,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巨大的吼声在大厅内回荡,将众人耳朵都震得哄哄作响。夜轻寒撇了撇嘴巴,猜出了此人的身份,玄武城的第一少爷司马追命。叹了口气,有些意外,这如烟居然是花家的私生女?花家的人果然和花草一个鸟样啊,处处留情。轻轻的拍了拍夜轻舞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毕竟别人可是玄武城的第一少爷,这还是别人的地头。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司马公子,如烟很感激你这么多年的照顾,但是……感情的事情,还是别勉强的好,你就算得到我的躯壳,得不到我的心,又有何用?如烟恳求你放过如烟,如烟会感激你一世!”如烟终于停下了演奏,微微一叹,有些苦涩。幽幽说了起来,娇柔的声音露出一丝无奈和落寞。

  “哈哈……诸位,今日请先离开,我司马追命欠你们一个人情!”司马追命一听,不怒反笑,朝四周一拱手,接着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朝如烟走去,同时狂笑骂道:“臭女人,是你逼我的,老子不要你感激,今日也不要你的心,我要你的人。你一个私生女,还真当自己是花家小姐不成?老子今日上了你,改日再去花家请罪就是了!”

  四周的雅阁内,虽然有无数的人很悲愤,但是此时牵扯到司马家和花家的事情。他们也不敢出手,毕竟司马家现在在玄武城已经隐隐压住了其余两家。而且今日惨剧真要是发生了,花家日后若要追求,他们也不好应付,无奈之下,纷纷神情复杂匆匆离场。

  “啪!”

  望着司马追命一步步朝如烟靠去,夜轻舞终于忍不住了,一拍桌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准备出手救人再说。旁边的月倾城和夜轻语也是很是气愤,眼中冒着怒火,看起来很支持夜轻的行为。

  “小玫瑰,淡定,淡定,正主来了,不需要咱们仗义相助了,准备看热闹吧……”

  当夜轻舞就要夺门而出时,身子却被夜轻寒一把拉住,紧接着夜轻寒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也让她暂时安定了下来。

  “不需要改日,今日你就赔罪吧!”

  大厅窗外突然飞进来一个身影,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尽是寒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