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97章 司马相如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97章司马相如

  “好!”

  花草见夜轻寒开口了连忙大喜,也不管地上的司马追命了,直接拉着被地面鲜血狂飙,司马追命的样子吓傻了的如烟,一溜烟跑了进来。

  如烟陡然被拉了进来,却发现里面坐着一名青衣公子,还和花草一样带着斗笠。而且还有三名一看就是顶级美女围坐在这公子旁边,不禁更加茫然失措,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双玉手紧紧抓住玉箫,很是紧张,浑身都颤抖起来。

  “那什么,以后再介绍,老大,帮我摆平这事,我感激你一辈子!”花草直接一抱拳,露出的半张脸,都是惊慌,拉着愣住了的如烟对着几人弯身一拜,现在他只能指望夜轻寒帮他摆平这事了。

  “等会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给我,我不会认你这个兄弟!”夜轻寒见花草不似作伪,当年在幽冥岛花草风紫他们组成四家族战队,帮他拿积分,也算欠他一个人情。决定看情况帮他把这事应付下来。

  “咻!”

  一个黑色的身影直接破窗而入,来人是个中年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八字须,一双眼睛偶尔有精光闪耀,一副枭雄霸主相。这人飞了进来,看到正在地上蜷缩着不停打滚,不停惨叫的司马追命,面色一变。着地上的血水,几步跨了过去,在司马追命小腹一阵乱拍,手上战气溢出,给司马追命疗伤起来。

  “啊,少爷,少爷!”

  这时外面的候命的人听到惨叫才匆匆赶来,为首正是刚才那个掌柜,一见地上下身是血的司马追命面色大变,又看到面色阴沉的中年人连忙全部噗通一声下跪起来,颤声叫道:“司马柳见过家主,这,这……”

  “将少爷抬回家族,你自己去刑堂请罪!”中年男子面色虽然阴沉,但是语气却很是平静,缓缓收回手,而后不顾地面的司马追命和司马柳,一步步朝角落的雅阁走去。

  司马柳不敢废话,既然是家主出手了,也轮不到他什么事了,只能苦着脸招呼人把司马追命抬了出去。

  中年人走到雅阁前方十米却停住了脚步,面色微冷的望着雅阁,他境界即将突破圣级,当然老早就锁定了废了他儿子的凶手花草,他刚才本想进雅阁将此人提出来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不禁迟疑了。

  透过珠帘开始模糊的感知雅阁内的情况,只是一感知却让他无比心惊,因为里面有个带着斗笠的青袍人让他感觉到危险,还有他身边一名白衣女子,似乎也感觉不到她的实力境界?所以他立刻停住了脚步,传了一道音给外面的司马柳之后,才开始说道:“在下司马翼,里面朋友,出来一见吧!”

  “司马翼?出来就不必了,坦诚说吧……你儿子是我朋友废的,但是却是儿子做蠢事在前。你可以问你那个掌柜。当然,再怎么说,我朋友算出手狠了,这个错,我来承担,如何?”夜轻寒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既然司马翼没有蛮干,他当然不会去蛮干,能谈那是最好了。

  “哦?那你准备怎么承担?”

  司马翼当然不准备蛮干,他不是蠢货,没有像司马追命一样被精虫憋坏了脑子,里面有人让他感觉到危险,那肯定是圣人境了,还有个也摸不清境界,或许也是圣人境。他能混到这个地位,当然不是傻子,只能忍着这口气,冷然问道。

  “赔偿,条件你开!”

  夜轻寒见有得谈那就好办了,转头对花草微微一笑表示让他宽心,随即让月倾城她们安抚一下吓到了的如烟,转头朗声说道。

  “哦?条件我开?那好,一件攻击或者防御圣器!此事就此作罢!”

  司马翼眼睛闪烁起来,沉吟片刻。决定探探眼前人的底子,开出了一个天价。他透过雅阁的珠帘内模糊看到说话的人,身边都是几名妖娆的绝美女子,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还有美女相伴,肯定是大家族的人,就是不知道是五大家族的还是其余家族的。如果青袍人,能拿出圣器那肯定就是五大家族的人,一件圣器和五大家族的面子下,他此事也就只能真的就此作罢了。

  “圣器?”夜轻寒却迟疑了,圣器他以前倒是多,只是后面全给了夜天龙,身上不用的圣器只有在苍城外的那把杀猪刀了。他迟疑了片刻,最后摇了摇头说道:“圣器没有,你开其他条件吧!”

  “没有?”

  司马翼惊疑一声,反而沉默起来,眼睛转悠个不停,似乎在考虑。直到片刻之后,窗外的天空响起一声破空声,他才眼中精光暴涨,战气大盛,同时大喝起来:“没有也简单,让你朋友出来,给我废了,此事也罢!”

  “寒少,想想办法,我身份不能暴露啊,这是要是给我家里的老头们知道了,如烟完了!我也完了!”

  一见这情况夜轻寒倒是没急,这样的小场面他倒是见多了。只是……花草明显急了。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修为被废,大不了一亮身份,给司马翼几个胆子也不敢动手,只是生怕此事被暴露,让花家知道了。

  同时他也后悔刚才的冲动,不过这也怪不了他,毕竟看到心爱的女子就要被人欺辱。换做是任何有血性汉子都会冲动,加上夜轻寒在一旁鼓动他,他也就更加冲动了。

  “咻!”

  窗外又是一阵破空声,一名老者落到了场中。夜轻寒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了。打了小的,大了出来了,大的干不过,老的出来了。最主要的是,这事还不是他做得,他却要扛起这事,别说有多憋屈了。

  “叔父,追命被人废了!”

  司马翼对着来人悲愤的一拱手说道,刚才他就传音让司马柳以最快的速度回家族禀报。司马家族离这本就不远,司马家的守护神司马相如当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毕竟家族大少爷被人废了,这可是关系到家族尊严的大事。

  “哦?两位朋友如何称呼?司马家有何处得罪了两位?竟要下如此狠手?能否给司马相如一个说法?否则在下怎么在玄武城继续混下去?”

  司马相如一进来就已经锁定了夜轻寒和夜轻语,感觉到两人才是刚入圣人境这才微微放松下来。但是却同时有很疑惑,什么时候大陆的圣人境如此泛滥了?只是夜轻寒低着头看不到脸,而夜轻语也同样蒙着脸,看不清楚,只能沉声说道。

  “哎!花草,你妹的,你这人情欠我大了!”

  夜轻寒有些苦奈的再次一叹,和花草传音道。今天这事看来不出点血,是解决不了了,别人家族镇族的老东西都出来,不给个说法肯定不会罢休了。

  主要是这事花草还不准备闹大,而且他自己也不敢大闹,看来只能息事宁人,看这事整得……于是他有些烦躁开口了:“你们也别问了,依司马翼所说,我赔偿一件圣器,此事作罢吧,闹来闹去,小爷头都几个大了!”

  “哼!”

  夜轻寒的无心的话显然伤了司马相如的尊严,触怒了他。他陡然将战气暴涨,直接释放了圣域,将整个雅阁都笼罩进去,面色阴沉的一步步走来,冷道:“圣器?我将你们几人全部废了,赔你们两件圣器如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