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398章 三个办法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398章三个办法

  夜轻寒也知道他刚才的话有些重了,但是却也不准备低声下气。而是直接战气合体,缓缓的站了起来,司马相如圣人境二重的圣域在他战兽合体之后,当然什么都不是。

  夜家的人?

  而司马相如见夜轻寒身前闪现出一道虚影,紧接着战气大盛,竟然在他圣域笼罩下轻松站了起来。面色一大变,直接停住了脚步,眼中尽是疑惑。反倒是他身后的司马翼将他出手了,连忙战气再次一盛,从身后把出一把长刀,跟了上来,浑身杀气腾腾。

  “我的圣器有些特殊!”

  夜轻寒淡淡说了句,在逍遥戒上一抹,一把奇怪的武器出现在手中。而后他有些留念的看了下手中的杀猪刀,直接手一甩,把刀丢了过去,说道:“司马前辈,你看这刀作为赔偿如何?”

  司马相如眼中陡然间精光大盛,目视这这把射过来的杀猪刀,脸色陡然将严肃起来,有些颤抖的隔空抓起这把刀,仔细观看了几眼,连忙解除了圣域,同时手一挥,将身后的扑过来的司马懿竟然直接击飞。而后很惊恐的看着夜轻寒,颤声说道:“够了,当然够了,大人,这,这……”

  “行了,不用多说,此事过了就算了!此事别张扬,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抱歉了!”

  夜轻寒一摆手制止了司马相如的话语,这次却是传音给司马相如。而后朝着夜轻语花草他们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叔父,你疯了?你这般是为何?你……怎么放他们走了?”

  被击飞在地的司马翼,有些震惊的望着司马相如,不知他为何这般。而后看到雅阁内的人,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离开了,司马相如却没有半点表示,更是又气又怒的对着司马相如吼道。

  “哼,你生的好儿子!回去让他滚出玄武城!否则司马家什么时候给他毁了都不知道!”司马相如转头冷冷一哼,将那把杀猪刀在空中一扬,还心有余悸的说道:“放他们走?他要灭我们司马家也就是动一动手指头,蠢货!”

  “什么?呃?杀猪刀?难道是他?”

  司马翼擦了擦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有些震惊于司马相如的话语。但是当他看清楚司马相如手中的那把杀猪刀的时候,却陡然间停住了擦拭的手,满脸惊恐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们两人都参加了苍城外的那场大战,当然认识这把杀猪刀。联想到那日的情形,以及战神府下达的两道封口令。两人明显都被吓住了,开始庆幸刚才两人并没有过分的冲动,否则这杀猪刀的主人一旦动怒的话,他们司马家可就真的完了。

  这杀猪刀在苍城外滴血的声音,可是……至今还在两人脑海中回荡着!

  “啧啧,还是寒少威武啊,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我可是在大战之后一直想和你好好聚聚,只是你现在牛逼大发了,想见你一面都不容易了。后面家里又有事只能先回来了!这次可是真要好好谢谢你,要不直接去落花城吧?让兄弟我好好款待一下寒少和几位嫂子!”

  几人一下楼,没有停留,上了夜轻寒的马车,而后直接奔出玄武城,朝东边奔去。刚出玄武城,花草便嘻嘻的笑了起来,一张漂亮的脸尽是媚笑,站起身子。对着身边坐在月倾城旁边的如烟招手到:“如烟,还不给寒少和几位嫂子敬茶?我和你介绍一下,这是几位可是整个战神府大名鼎鼎的人物。这是夜轻寒少爷,这是月家圣女月倾城,小舞姐夜轻舞,还有夜轻语妹妹。”

  “如烟……见过诸位!给夜公子请安,给诸位姐姐请安!”

  如烟虽然刚才被司马追命飙了一地的血吓到了,但是现在过了一会,好了许多,恢复了少许镇定,但是现在听花草一介绍,却又微微张开小嘴,镇定不下来了。她流连于风尘,夜轻舞和夜轻语虽然没有听过说,但是夜轻寒和月倾城却是如雷贯耳啊。一个是整个战神府最盛名的天才少年,夜家的少族长。一个是大陆公认的第一美女,平时高高在上的两人现在却活生生坐在自己前面,而且刚才还帮了她一把,她怎么不激动?

  “如烟妹妹,别太拘谨了,你的萧吹得很好哦!”夜轻舞一见连忙拉过如烟让她坐在一旁,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指着花草说道:“你可是要看紧点这个小混蛋,他可是好色的很,以后要是敢出去偷吃,告诉姐姐,我帮你揍他,保准他不敢还手!”

  “得,别跟我整这套,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夜轻寒接过花草献媚的递过来一杯茶,摆了摆手,有些气恼的望了花草一样。今天损失大了,早知道他自己去海边小城找条船直接去隐岛算了。现在不仅损失了一件圣器,还受了一肚子气。

  夜轻舞见夜轻寒有些心情不好,而且问到了正事,也就没有说话了。而是拉着如烟的手,示意她别紧张。

  “嘿嘿,这个……如烟其实是我家的一个旁系子弟的私生女,从小被卖入青楼,成为了艺妓。她一直想归入家族,但是我家老头和族里却嫌弃她的声誉不好,没有同意。前几个月我遇到了如烟,两人彼此很是欣赏。嘿嘿……相爱了!后面,为了娶如烟进门,我可是在我老头那跪了几天几夜,可我家老头比你爷爷还死板固执,坚决不同意。甚至直接把我关了起来,还说我要是敢和如烟私奔就派人杀了如烟。要不是你派人送来信物,我现在还在被关着哪……寒少,你就是我的救世主啊,我要是不急时赶过来,如烟就要出大事了!司马追命那条狗可是追了如烟几年,我又不敢明说这事……”

  花草没有再嬉皮着脸,而是开始缓缓讲解他和如烟的故事,一张漂亮的脸满是苦涩和无奈,而旁边的如烟也听着听着开始簌簌落泪,引得旁边的夜轻语她们也是跟着眼角一阵湿润。

  “好吧,算你解释过关,小爷这把杀猪刀,算是没浪费!”

  夜轻寒拍了拍花草的肩膀,表示同情他。花草的遭遇,让他想起了他的父亲夜刀。当年父亲和母亲也是为了在一起,经历了许多劫难,甚至最后摆明放弃了族长继承人的位置,而且母亲死前家族没害承认她的身份,也没给她入祖坟。

  大家族的婚姻要想自己做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显然花草还是不够他父亲夜刀那么有种,不敢蛮干,也放不下花家的少族长位置,否则也不会如此苦恼了。

  “寒少,你点子多,帮兄弟一把,你要是能帮我俩把这事办成了,我花草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刀山火海,水里火里,我眼皮都不眨……”花草突然拉着如烟两人站了起来,两人单膝下跪,表情无比慎重的朝夜轻寒行了个大礼,恳求说道。

  “我叉,又来这招……”夜轻寒一见,却是一拂袖,用战气将两人托了起来,一翻白眼,别过脸去。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这趟来求花草做点事算了亏大了,帮他娶了妻子现在还要帮他带孩子了,这事整得……

  “哥,帮帮如烟姐姐,她们很可怜,你想想当年父亲和母亲!”夜轻寒不管,旁边的夜轻语却是不依了,一手拉着如烟,一手拉扯着夜轻寒的衣袍说道。旁边的夜轻舞和月倾城也是满脸希翼的望着夜轻寒,似乎也在渴求他。

  夜轻寒望着三个同情心泛滥的女人,无奈一笑,沉吟片刻,缓缓说道:“三个办法,第一我去落花城帮你劝说你家老子,但是明确告诉你,我没时间。第二你放弃少族长的位置娶如烟,第三和我一起走私奔,过几年生个孩子才回来!你们自己选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