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41章 密谋(上)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41章密谋(上)

  苍城的夜晚,依旧那么美丽和醉人,这座不知道屹立在战神府南方多少年的古城,还在继续散发着它迷人而又苍凉的气息。

  自从几千年前一个叫夜皇的男子,走进了这座古城,建立了夜家堡,这座古城便被牢牢印上了夜家的痕迹。苍城属于夜家,夜家属于苍城。

  雪无痕百无聊赖的随意走在十三大街上,身边石老墨老紧紧相随。苍城的夜晚的确美丽,十三街的姑娘也比起飘雪城的青楼也更热情一些,只是他却还是些无聊,也有些无奈。

  在苍城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家里似乎有传言对他这次外出历练,却历练到苍城的十三街去了,表示有些不满,有些担心。而夜家堡里似乎也有些对他不利的传言,不外乎是些好色,纨绔之类。

  可是只有身边的石老和墨老却知道——少主是真没办法,不找点事做,不做点样子,老是住在夜家堡,呆在苍城,别人会更加怀疑的。所以这一个多月来,三人似乎把十三大街每家楼子都逛遍了,连每个楼子里的红牌的名字似乎都能倒背如流。

  “蛮城那边还没消息?”

  雪无痕看着楼子门前,那些莺莺燕燕,不停的对他抛出媚眼,微微笑着,不时的点着头,轻轻挥着手中的折扇。

  听到主子的问话,身旁的墨老,跟上一步,恭敬的回答道:“暂时还没,不过我想应该快了。”

  “几个废物。”雪无痕低声骂了句,钻进一家楼子里。

  楼子叫百花楼,地处苍城十三大街的中央,做的是皮肉生意。楼子的老鸨叫凤姐,凤姐虽然到了做几个孩子娘的年纪,但是看起来还是只过了双十年纪般,一双凤目碧波流转,很是诱人。

  只是她那双凤目不仅漂亮,还很会看人。此时她正摇曳着从楼上下来,老远就看到了刚进门的雪无痕三人,一双凤目陡然间亮了起来,张嘴吐出一道比黄鹂鸟还好听的声音:“哟,今天老早就听到喜鹊喳喳的叫个不停,我倒不知会有什么好事,现在看到雪公子,我总算明白了。”

  “凤娘客气了。”雪无痕淡淡点了点头,不以为意,这种奉承方式初听还倒还算舒服,只是天天听到了,那未免有些乏味。

  “老规矩?”凤姐嫣然一笑。

  雪无痕淡淡点了点头,径直走上楼去,走进一间他专属的房间里。这间房间并没有和其他的房间一样,摆着粉红色的大床,点着特殊气味的檀香。而是干净简洁,几张檀木桌椅,几幅山水画,似乎进的不是青楼,而是一个书房。

  “拜见少主。”

  房间的侧门突然打开,凤娘那张凤目闪着精光,行了一礼,面色严肃,一点风尘味都没有。

  “准备的怎么样了?”雪无痕淡淡点了点头,端起一杯茶。

  凤娘连忙躬身过去,恭敬说道:“回少主,属下准备五天之后行动,已经做了紧密的安排,除非夜家三个老家伙出动,此次任务保证能完成。”

  “没那么严重,夜家我会安排好。我要你保证那个丫头在送到飘雪城前,绝不能死。她死了,你就活不成了。”雪无痕有些无奈,正面侧面后面都行不通,他只能铤而走险了,那个丫头,他势在必得。

  “咚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雪无痕有些恼怒,扭头看着旁边的凤姐,眼中有了一丝责怪。凤姐连忙躬身请罪,打开房门,随即门外传来一阵低声的交谈声。

  “吱呀!”

  门再次被推开,凤姐有些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开口说道:“看来这次任务只能提前行动了,而且最好是今晚。”

  “什么情况?”雪无痕眉头一挑,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雪一他们死了,夜轻寒一人杀的,而且夜轻寒此时正赶回苍城,或许明早就能赶回,所以少主如果你坚持任务的话,那么就必须马上行动。”凤姐忍住心中的惊骇,尽量让自己的诉说平静些。

  “哐当!”

  手上的茶杯悄然落地,四分五裂。雪无痕张大嘴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墨老和石老怔怔的望着洒在地面龙舌般的茶叶,默默消化着这信息深沉的含义。

  “将传递信息的人给我叫进来。”

  良久之后,雪无痕突然开口了,声音冷漠冰寒。

  牛金和两名随从的情报人员被叫进来,看着正首位那名英俊无比却面容十分平静的少年,连忙躬身行礼。随后一点不落的将自己所看、所听、所想,全部述说出来,没有一丝添油加醋,没有一丝遗漏。他知道一句话说错,有时就能代表一个生命消失,他知道那个少年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能力。

  “行了,你们三人下去吧,凤姐安排一下他们,好好玩两天。”雪无痕自从牛金三人进来之后就已经恢复平静,心里虽然起了滔天巨浪,但他只能生生强压下来,在下人面前,他需要平静,也必须平静。

  “今晚行动。”

  思索良久,他毅然起身,说出四个字,然后快速推开门,匆匆离去。

  夜家堡,西院,醉心园。

  夜轻狂身为夜家的大少,此时却没有像那些普通的少爷般,流连在十三大街上挥霍着青春。也没有像别的苍城的纨绔子弟般,在某些场合诠释着家族和父辈的富有权势。而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院子里,闭着眼睛,努力的修炼着战气。

  许多人不解,也不知道,夜轻狂修炼的时间甚至多于他休息和玩乐的时间。只有夜轻狂他自己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努力?为什么要那么拼命?

  因为他是夜轻狂,是夜家的大少,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如果不努力,或许几年之后,他就不是大少了,也就不是第一继承人了。因为他是夜轻狂,所以他需要狂,也需要狂的资本,所以必须努力,必须拼命。

  许多年前,他就知道作为苍城城主的父亲,虽然拥有无比的实力和势力,但是他并不开心。他知道父亲是因为一辈子都被一个名字所压着,那个名字的主人活着的时候,父亲被压得抬不起头,然而那人死去那么多年之后,却还一直如同一座高山般依旧压抑着父亲,无法超越,至少现在还没超越。那人死了,爷爷归隐了,父亲上位了,只是许多人都觉得那个位置父亲坐得有些牵强,有些尴尬。

  所以他要努力修炼,让父亲的位置坐得更加安稳,更加舒坦。而他夜轻狂终有一日必将超越那人,将夜家的光环全部笼罩在自己身上,将压着父亲的那座高山一拳击碎,并且让自己的名字,令战神府甚至炎龙大陆都为之颤抖。

  雪无痕并不知道夜轻狂有着怎么样的抱负和目标,他只是知道,今夜他必须见到他,并且说服他配合他的某个行动,所以他离开了十三大街,匆匆来到了醉心园。

  “雪少,何事如此匆忙啊。”

  夜轻狂整了整身后的发髻,吩咐下人准备茶水。

  “找你谈点事。”雪无痕表情有丝急切,阻止了夜轻狂的动作,轻声说道。

  “哦?那好!”夜轻狂连忙示意下人消失,笑得很甜蜜。上次雪无痕就是这样和他说话的,结果他拿到了十瓶雪灵丹,虽然事情没办好,但雪无痕还是很慷慨的没问他要。所以一见雪无痕的表情,他觉有又有好事要落他头上了,不禁有些兴奋的说道:“你说,雪少的事就是我的事,能做的我都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