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42章 密谋(下)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42章密谋(下)

  “这是十瓶上品雪灵丹,和上次的一样的品阶。”雪无痕没说事,从怀中掏出十个白色玉瓶,放在桌子上。

  “这怎么好意思,上次的事情还没办好。”夜轻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只是眼中的火热似乎本来就没准备掩饰。这可是好东西啊,上次分了四瓶给夜荣,他都肉痛了好多天。

  要知道武者迈入了将军境之后,需要积累大量的战气,才能迈入更高的境界。战气怎么来?那需要勤奋的修炼和大量的丹药。夜家虽然有丹药,可是没雪家的雪灵丹那么好。而且他不像雪无痕一样已经被直接任命为少族长,第一继承人和少族长看起来差不多,实际上待遇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雪无痕当做没看到夜轻狂那火热的双眼,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怕狂少笑话,那丫头其实……和我的初恋长的很相像,而我的初恋,在我十六岁那年被家族弄死了,所以……咳咳,刚才接到家族传讯,明早必须赶回家族,所以看看能不能明早把那丫头也一起带走。”

  “这……”夜轻狂微微皱起眉头,盯着桌子上的白色玉瓶,有些为难起来:“我能理解雪少的心情,只是……这事不好弄啊,主要是那丫头性格刚烈,我怕会寻死。”

  雪无痕看着夜轻狂的表情,微微笑了起来,又从怀中掏出掏出一个黄色玉瓶,说道:“这是三日醉,无色无味,至于三日之后的事情就不需狂少担心了。我可以保证一点,那丫头我绝对会善待她,至于夜家这边善后的事,那需要狂少多操点心了。”

  “其他的我到是不怎么担心,就是怕夜轻寒那个废物,也就是夜轻语的哥哥,脾气和野马一样烈,上次在牛栏街你也看到了,到时我怕他去长老堂闹事啊。”夜轻狂叹了口气,表示有些为难。

  “这是一本帝阶的战斗秘法,不过是残破的,也一并送与狂少吧。”雪无痕心中冷冷一笑,丢出一本古铜色皮肤的书籍。他当然知道夜轻寒是夜轻语的哥哥,他还知道夜轻寒现在不仅性子和野马一样烈,战力估计也比野马还要猛。要不是夜轻寒,他也不会狠心丢出这样一本价值连城的帝阶的战斗秘法了。

  “哦?帝阶秘法?”夜轻狂眼珠子立刻被这本古铜色的书籍吸引住了,心中掀起惊涛巨浪。战斗秘法分为人、王、帝、圣四种品阶。他夜轻狂虽然是家族的大少,却还没有机会习得任何一种帝阶的战斗秘法,今天居然有意外收获,虽然是残破的,但也真是价值连城啊。

  快速翻看了一遍,夜轻狂突然站了起来,无比认真的对着雪无痕说道:“明早苍城北大门见。”

  雪无痕很开心的笑了起来,想起了某句古语——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心中暗叹,这句话还真……说得太对了。

  夜轻邪很早就起来了,甚至比苍城外农户养的鸡还起得早。虽然他一向没有早起的习惯,但是今天不同,因为今天是他主子亲自把他叫起来的。

  他的主子叫夜轻狂,虽然他的名字和主子的名字只相差一个字,但身份地位实力却都相差天地。他一个小城城主的儿子,家族的旁系子弟,却因为他的武学天赋还行,十五岁那年被召入核心子弟。随后他加入了夜轻狂的麾下,并且很快得到夜轻狂的高度信任,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在家族的地位甚至高过了那个作为小城城主的父亲。

  只是他非常明白,他的地位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和他那个小城城主的父亲,而是因为夜轻狂,所以他必须为夜轻狂卖命,所以,他今天必须比鸡还起得早。

  带着两名手下,他揣着一个黄色的玉瓶,拐出了醉心园。手下是他城主父亲给的,玉瓶是主子吩咐要带着,此行的目标是夜家的东院,一间偏僻的小楼。

  轻轻的来到这间很熟悉的小院,熟悉是因为前不久,他在此吃过一次瘪,那个美丽看似柔弱的小姑娘一次坚决的拒绝,让他被主子狠狠臭骂了一顿,丢了一个大脸。这次他可不想再次被骂的狗血喷头,所以他叫两个手下,站在院子外,自己亲自翻墙爬了进去。

  从怀中掏出****,轻轻一划,他挑开了一个房间的门栓。如同一只夜猫般灵活的钻了进去,房间不是少女的闺房,而是一间厨房。他很清楚,这个柔弱的少女每天都有早起煮粥的习惯,所以他把黄色玉瓶里的透明液体在许多地方都滴上了几滴,比如油,比如水。然后他再次轻声的翻出院外,和两名手下蹲到一旁静静的等待。

  之所以,他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而不是直接钻进房间把里面的那名少女直接敲晕,灌上几滴三日醉。是因为,主子刚才的慎重叮嘱,也或许是他认为,这样做符合行走在黑暗中人的行事手段。

  “吱呀。”

  半个时辰后,天开始破晓,天空露出鱼肚白,那名少女也很准时推开房门走了出来,钻进了厨房。

  夜轻邪也些紧张,并不是怕被人发现,此地有些偏僻,那么早也根本没人来。紧张是因为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用这么不光彩的手段,心中有丝莫名味道。

  夜轻语有些怅然的望着空空的米缸,又想起了远在千里的哥哥,以往买米的事情都是哥哥一人做的。一大缸米都吃完了,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他不知道自己抬不起那么重的米袋吗?

  摸了摸怀中的小刀,虽然是把切水果的刀,但一个多月前却成功怔住了那几名讨厌的狗腿子。刀还在,心略安,于是她开始梳洗起来,瞄了瞄,橱柜里的几个窝窝头,心想着,哥哥你今天还不回来,我只有吃一天的窝窝头了。

  端起一杯水,捧着一个窝窝头,夜轻语又开始每日一次的坐在院子里,迎接着朝阳的东升,眺望着南方那片还不怎么光明的天。

  “什么人!”

  八尊门神穿着厚厚的兵甲,顶着重重的眼皮,艰难的战在城主府前,只是一阵急速的马蹄声惊扰了他们的睡意,八人同时清醒过来,大声喝道。

  “是我,开门!”

  夜轻寒面色有些苍白,连续几日的不停赶路,让他有些疲惫,但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个柔弱的身影,他不禁又有些激动。走下马车,望着这扇熟悉的大门,那八个熟悉的门神,他好想大笑一声,说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只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

  从怀中掏出一小袋紫晶币丢给马车旁边的四名护卫,开口说道:“劳烦几位大哥了,这点小意思,给几位大哥喝点小酒,暖暖身子。”

  “少爷客气了。”四名护卫一名车夫微笑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语气客气而又恭谨。

  八尊门神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常年的察言观色,练就了他们一双双火眼金睛。他们很清楚,那辆马车的昂贵程度,以及这几名明显是高级的护卫言语中的恭谨。看着依旧熟悉却又陌生的七少爷,几人似乎感觉他有了丝变化,只是具体变化在哪,又说不清楚。只是隐约感觉到,七少爷头上的那片天似乎要变了。

  “七少爷早。”一名门神率先客气的说道,旁边一名门神连忙打开了门。

  “恩。”夜轻寒淡淡点了点头,似乎有些不适应门神们的变化,脚步却不停留,快速的朝自家小院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