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43章 那一抹鲜艳的红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43章那一抹鲜艳的红

  夜轻邪感觉有点不妙,原先准备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现在看来还是简单的好。

  望着越来越亮的天空,以及东边那红艳的朝霞。他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他开始小跑起来,快速的翻上了墙,在墙角上一蹬,凭空一跃,化掌为刀,对着正坐在院子里的夜轻语后颈,轻轻劈去,速度的快,动作之轻盈,都不能引动一丝风的声音。

  他准备直接劈晕夜轻语,然后灌上几滴三日醉,直接丢进麻袋,送到苍城的北门。只是……他看到了一把刀,让他凭空而跃的身子生生停住了,落到了地面。

  刀是一把水果刀,薄而脆,夜轻邪空手都能捏碎。握住刀柄的是,一只雪白修长的玉手,玉手微微抬起,有些颤抖。刀锋抵住的是一片雪白的玉颈,玉颈上一条细细的刀痕,正慢慢的溢着红艳艳的血。

  “别过来。”

  夜轻语虽然不曾修炼战气,但是可能是由于体质的原因,她自幼从未生过病,而且耳目都比别人好使一些。刚才夜轻邪虽然动作很轻盈,也很温柔,但是他蹬墙的那一脚,已经惊动了她。她没多想,第一时间掏出了怀中的那本水果刀,抵在了脖子上,只是由于匆忙了点,激动了些,竟然划伤了自己。

  “夜轻语,别冲动,我只不过来看看你。”

  夜轻邪很无奈,也很恼火,双手一摊,解释起来,虽然这个解释它自己都不相信。

  夜轻语清秀的小脸尽是冷漠:“我说过,我哥没回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走吧。”

  “这个你又是何苦哪?跟了雪少,你想要什么生活没有?何必在夜家受苦?”夜轻邪冷静下来,开始劝说。这个任务,目标一定要活的,所以他不敢乱动,只能耐着性子,好好说话。

  “我哥不回来,你们再逼我,只有一死。”夜轻语依旧固执,抖动着手中的刀,似乎在警告着什么。

  “唉……”夜轻邪沉沉一叹,眼神一瞄,制止了院门外的两名手下推门而入的动作,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摸入怀中,准备用最后一招:“有些消息本不想告诉你的,原本家族本想让你快快乐乐的嫁到雪家,开心的过完后半辈子,只是你怎么还是那么固执……半月前家族就收到消息,你哥……在蛮荒山脉遇险了,是蛮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家族已经确认了,你哥已经死了。”

  “遇险?我哥死了?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骗我,我不相信。”夜轻语依旧冷漠,语气倔强,只是握刀的手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夜轻邪面色阴沉的摇了摇头,转头对门外的一名手下说道:“夜豹,拿家族下达的死亡书给轻语小姐看看。”

  看着夜豹遥遥摊开的一掌白色纸帛,夜轻语心中一紧,不敢相信的望着上面的字:“炎龙历9998年3月,蛮荒山脉魔兽暴动,蛮城城主夜棍率众抵御魔兽,家族子弟不幸战死名单:夜天动,夜子玉……夜轻寒,夜小诗,请家族给与战死英雄家人厚重抚恤。”

  “夜轻寒,夜轻寒!哥……不可能,我不相信,这是假的,是假的!”夜轻语手中的****无力的下垂,摇晃着脑袋,不停的低声呢喃着,两行清泪无力的滑下,打湿了脸,落在那套雪白的连衣裙上,印起梅花朵朵。

  “轻语小姐节哀,我想轻寒表弟在天有灵的话,也希望你好好的活着。”看到,夜轻语的刀终于有点下滑的趋势,夜轻邪眼中闪过一丝喜意,却瞬间被脸上的哀愁沉痛所掩饰。

  “遗体在哪?我哥死了,遗体哪?”夜轻语突然开口问道,眼中已经不再流泪,不再悲痛,却似乎有了丝沉寂的死气。

  “你哥陷入了一群四级魔兽影狼群中,遗体……似乎被撕碎了,剩下的想必也一起火化了,轻语小姐,请节哀。”夜轻邪沉痛的低声说着,心里却对自己的表演十分的满意,似乎以后实在混不下去了,当个戏子也很不错。

  “撕碎了?额,撕碎了!”

  夜轻语很容易就相信了夜轻邪的话,因为她认为,家族虽然违背了她的意愿,让她嫁给雪无痕,但最起码还是没有过分逼迫她,更不会拿这等大事来欺瞒她,夜家是五大家族,这等手段应该不会滥用。

  只是她哪里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家族的意思,是有人胆大包天,顶着家族的名义,行使着卑鄙的手段,做着无耻的事情。

  望着东边渐渐升起的朝阳,以及那一片片嫣红的朝霞,夜轻语仿佛看到的不是一道道云彩,而是一张张哥哥微笑的脸。

  “哐当。”

  水果刀在夜轻邪三人希翼的目光中,终于掉落在地上,又反弹起来,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

  “哥……”

  夜轻语悲呼一声,在夜轻邪没反应之前,毅然撞向,后边的墙壁,在一个仿佛西瓜破裂声后,雪白的墙壁,染起一抹鲜艳的红……

  “哥……哥……哥……”

  悲凉的声音,响彻东院,回荡四方,飘向远方。

  “轻语!”

  一声更加雄厚悲凉的声音回响起来,声音高亢震耳,直刺云霄,划破了天际。

  “啊……”

  在夜轻邪三人惊恐的眼神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破门而入。黑色身影愣愣的望着,慢慢滑倒在地面的夜轻语,望着雪白墙壁上那抹鲜艳的红,发出一道绝望而又悲伤的怒吼……

  “狗屎!”

  夜轻邪经过短暂的心惊后,心情逐渐恼怒起来,低声骂了句,事情是办砸了,接下来该怎么善后,他需要进一步的请示他的主子,于是像夜豹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去向夜轻狂禀报这里的状况。

  夜豹沉默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去,至于一旁傻傻的站着的夜轻寒,他虽然有些同情,但却根本没放心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从侧面走了过去。

  “砰”

  只是,下一秒夜豹便开始后悔起来,后悔他的蔑视和大意。望着夜轻寒那双冷厉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以及那个没有砂锅大,却比砂锅更有力的拳头。他摸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痛苦的在地上蜷缩起来。

  “等等!轻寒表弟,你听我解释。”

  夜轻邪第一时间,大喝起来,夜豹可是他私人的手下,它可不允许别人随便就给拍扁了。只是……回应他的话,是一条高高抬起,却重重压下的腿。

  “砰!”

  地上蜷缩的像只龙虾般的夜豹,在这重重的一腿下,弓起的脊背被生生压平,令人寒颤的骨裂声不断响起,犹如支撑挂葡萄的架子突然断裂,整座葡萄架瞬间四分五裂。

  “你……”夜轻邪不忍的看着瘫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夜豹,心中有丝寒意,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夜轻寒那双冷如寒冰的双眼扫过来,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敢跑的话,我会拆了你父亲的那座小城。”

  夜轻寒化作一道幻影,抱起地上的夜轻语,快速走进房门。

  妹妹的身体还有些温热,表示着生机还没完全褪去,夜轻寒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必须马上救助妹妹,而不是杀人。只是他不是神医,也不怎么会救人,他只能把全部希望放在,拥有神奇治疗功能的青铜戒指上。

  快速的把戒指取了下来,戴在妹妹手上,又从妹妹的额头上取了一点鲜血,滴在了戒指上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