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45章 风起云涌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45章风起云涌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既然沉默代表死亡,那么就不再沉默,那么,就爆发吧……

  “扑哧!”

  黑色匕首温柔飘起,轻轻在夜轻邪脖子上划过,带起一丝血花。

  “你的亲人,不惹我,我保证他们安全!”

  干脆利落一刀结束了夜轻邪的性命,夜轻寒并没有太多感慨,只是默默的转身,走进房间。把熟睡的妹妹背在背上,然后抓起床单,用力的撕成一条条绳索,牢牢的把妹妹捆在背后,毅然走出房门,走出小院。

  然后,夜轻寒……开始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他开始四处点火,焚烧院子,院子不像西院那般全由大理石构成,而是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这一放火,便瞬间燃起了熊熊火浪,火势瞬间笼罩了整个院子。

  “轻语,哥带你去讨个公道,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破地方,永远……不回来。”

  面对着熊熊烈火,夜轻寒神情轻松起来,巨火燃烧了他住了十几年的院子,似乎也燃烧了十几年压在他心头的那座囚笼。心灵没有囚笼,当然就可以自由飞翔,这感觉似乎……很好!

  夜轻狂也没有早起的习惯,至少没有这么早就起来的习惯。只是昨晚收了别人大大的好处,自己总得把事情给人办了不是?所以大清早的他就起来,然后叫起了夜轻邪,吩咐他去把事办了。

  对于夜轻邪这个忠实的手下,他很满意,此人有头脑有能力,也有实力。办起事情干脆利落,而且也很懂主人的心思。比如,今天这事,自己没派人给他。他却马上就懂了,利马带起他小城父亲派来的两名手下,沉默走出醉心园,奔向东院。

  折腾了一下,他也就没有睡意,于是他开始修炼战技起来,昨夜意外从雪无痕那里一本帝阶的战技,他翻看了很久,此刻当然心急痒痒的开始修炼起来。

  战技名为“炼魂”是一本修炼灵魂的秘技,灵魂是每个人的根本,对于武者却更为重要,武者修炼到后头需要感悟天地法则,如果灵魂的更为强大的话,那么对于天地法则的感悟将会更加容易些。只是这本炼魂是残破的,只有上卷,所以雪无痕才会拿来当做筹码送给了夜轻狂。

  “大少爷。”

  一个急促的将夜轻狂惊醒,他有些恼怒的望着门口的一名侍卫。那名侍卫面色一变,却还是开口说道:“大少爷,夜轻寒回来了,还是被蛮城城主派人护送回来的。”

  “夜轻寒?夜棍派人送他回来?”

  夜轻狂眉头微微皱起,细细思索着这句话的含义。夜棍是三房夜枪的人,他知道。只是夜棍为什么会护送一个废物回来?莫非夜轻寒投靠了三房?投靠了夜枪?而且回来的时间刚好那么巧!这期间有什么特殊意味?

  “派人远远跟着夜轻寒,注意别暴露了,夜轻邪……应该不会那么愚蠢吧?”夜轻邪突然开口说道,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莫非三房想搞点事情出来?他决定先搞清楚情况,再看看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只是,还没到五分钟,手下回来的报告,事情竟然变得让他无法控制。夜轻邪那个蠢货竟然没有把事情办好,夜轻语居然自杀了。自杀便自杀了,一个家族收养的孤儿,不值一提,只是雪无痕表示一下遗憾罢了。

  只是没想到侍卫后来陆续传递的消息让他心中有些震惊,夜轻寒居然敢杀人,而且他不仅有杀人的胆量,居然还有杀人的这个实力。好吧,杀了就杀了,虽然夜豹是他手下的手下,算起来也是他的手下,但他没有感到丝毫的惋惜和心痛,只是想到正好……自己赶过去有理由问罪了,于是他匆匆带着手下准备赶过去。

  只是……走到半路他又转了回来,他又得到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夜轻寒杀了夜轻邪,还放火烧了房子朝西院这边赶来。

  他居然杀了夜轻邪!他凭什么杀夜轻邪?

  夜轻狂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白面书生三叔夜枪,有阴谋,绝对有阴谋!姑且不论夜轻寒有没有这个胆子,杀身为家族核心子弟的夜轻邪,就算他敢杀,他能杀的了?将军境二重,战兽合体后达到三重的夜轻邪,他能杀了,他凭什么杀?凭他精英境一重的废物体质?

  一定是了,一定是夜枪派人暗中帮忙,只是期间他的手下没发现。而且夜轻寒杀了人,还敢放火,虽然烧的是他自己的房子,但是显然他们是想让事情闹大了,引出家族三个老祖宗了。

  夜轻邪,瞬间想通了许多“真相”,虽然只是他认为的真相。但只有这样想他才觉得合情合理,才觉得理所当然。于是他第一时间把手下全派了出去。

  一拨人取了北城门,告诉雪无痕不必再等了,也委婉表达了他的歉意。一拨人去了夜剑的院子,原原本本把所有事情和自己的推断告诉父亲,牵扯到大房和三房的斗争,他可不敢随便乱动了,只能靠父亲出手了。另外一拨人则去了刑堂,叫夜荣带人来自己院子,以不变应万变,看看那个废物能搅起什么样的风云!

  苍城北门。

  雪无痕早早就坐着一辆豪华异常的马车,静静的等在那儿,心情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只是随着东边的那轮初阳破晓而出后,越升越高时,他的心情也越来越差了起来。英俊的脸上有些愤怒,有些失落,也有些扭曲起来。

  身边的石老和墨老,也大气不敢出,只是不停的掀开门帘,不时的望着远方。

  “少爷,起火了,东院那边起火了。”

  突然石老看到东院那边陡然间冒起了浓烟,焕发出一阵红光,连忙失态地叫了起来。

  “啪!”

  雪无痕透过石老的目光望去,扭曲的脸庞瞬间狰狞起来,一用力,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长长吸了一口气,他闭上了眼睛,表情似乎恢复了平静,只是隐隐有些颤抖的手,让人感受到他心中的愤怒。

  “不用再等了,回飘雪城!”

  良久之后,雪无痕终于恢复了平静,无力的挥了挥手,再次闭上眼睛。

  夜剑有早起喝茶的习惯,此时他正坐在他九姨太的房间里,慢慢的品着茶水,茶是好茶,十紫晶币一两的极品龙舌茶。倒茶的人是妙人,这个前些天他花费了数百紫晶币,从十三大街买回来的九姨太,曾经是一个楼子的清倌,还是最贵的那种。

  看着眼前语笑嫣然,如天山雪藕般漂亮女子,夜剑微微一笑,招了招手示意她做到自己的大腿上来,心中却是有一丝感慨。

  “清倌?夜刀啊,夜刀,当年的你如果不那么固执,现在要多少清倌没有?男人嘛?何苦吊在一棵树上?而且最后还把自己给吊死了!”

  伸出手,透过薄薄的丝衣,他开始享受着这红牌清倌带给他的无限美好,谁说男人四十,宝刀钝迟?

  “咚,咚!”

  就在他准备宝刀出鞘,大杀四方之时,房门响了。于是他很愤怒的非常没气度的吼了起来:“什么事?不知道我正喝早茶?”

  门外的手下当然知道这位主子有喝“早茶”的习惯,只是此时关系太大,他可不敢压下,低声说道:“大人,东院那边有房子着火了。”

  “废物,着火了就救火,这事也需要禀报我?”夜剑一听更加愤怒了,他这里都快走火了,哪管的着东院西院着火。

  侍卫见夜剑有可能把火在他身上燃烧的倾向,连忙解释起来:“大人息怒,轻狂少爷派人前来,说是东院那边着火,牵扯到……三房那边,说有大事禀报。”

  “轻狂?老三?叫他进来。”夜剑细细琢磨了一下,心情恢复平静,整了整衣服,端起了茶水,开始真正的品起茶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