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46章 齐聚一堂(上)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46章齐聚一堂(上)

  房门打开了,夜轻狂的一名手下恭敬走了进来,单膝跪下,然后快速把事情前前后后解释了一遍。

  夜剑却越听脸色越阴沉起来,端起茶水的手,也一直停在半空中。最后全部听完,这才又继续端起了茶水,沉默不语,只是闭着眼睛,细细品起茶来。

  过了良久,在手下门摸着头脑,不知为何夜剑如此沉着的时候,夜剑开口了:“两件事,第一暗中派人封锁后山,禁止任何消息传到后山。第二,发动我们暗中所有的力量,将堡里所有人,现在做得所有事情,全部盯紧了,尤其是大少爷和夜枪长老那边……如果老三真敢动,我会陪他好好玩玩。”

  夜枪也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却不是喝早茶,而是练功。他自始至终相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浮云,一掌拍过去,什么都会散,都会碎。

  虽然他没有夜刀那样恐怖的天赋,但他有更为狠的心,对自己狠的心。所以每天早上他都会早起练功。

  今年三十八岁的他,实力一直在他们那代不是靠前。但是他能坚持,所以在前年的时候,他追上了一直遥遥领先于他的大哥夜剑,突破了帝王境,被家族委任为战堂副长老。

  战堂和刑堂都是家族最为重要的两个堂口,战堂对外,刑堂对内。而且目前两堂的堂主两位太上长老,都在陪同父亲夜天龙一起闭关,不问堂务。所以副堂主基本上就等于正堂主,拥有着惊人的势力和战力。

  二哥夜刀死了,父亲的心碎了,愤然归隐了,他知道。大哥一直想当家主,而且也一直在往那方面努力迈进着,他也知道。但他还知道,苍城城主不等于家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大哥培养多年的势力就会像泡沫一样,阳光一照,顷刻间会全部碎裂。他也知道他想当家主,想带领着家族狂战四方,想百年后名列家族的史书中永垂不朽,所以他必须努力,必须对自己狠。

  只是片刻之后传递过来的一个消息,让他停止了常年不断的晨练。

  夜刀的儿子居然那么生猛了?敢杀人,还能杀人了?杀的还不是普通人,是家族的核心子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此刻还要去杀人,去杀一个家族的大少爷?

  有趣,有趣!

  夜枪开始微笑起来,书生的白面因为笑着,更加秀气了起来。

  夜轻寒不知道,此时的夜家因为他的一系列举动,已经风气云涌起来。他只知道,他要为妹妹讨一个公道,而且他要在讨了公道之后,还要光明正大,顺顺利利的离开夜家。

  所以,他背起了妹妹,放火烧了房子,声势浩大来到了西院,站在了醉心园门前,大吼起来:“夜轻狂,出来受死!”

  寂静的醉心园凭空响起一声怒吼,犹如平静的水面突然丢进一粒石头,顿时泛起阵阵涟漪。

  醉心园被惊动了,西院被惊动了。无数人被惊动了。

  夜轻狂也被惊动了,甚至用震动形容更为确切。他知道夜轻寒会来找自己,他却一直没放在心里,只是心里一直提防着三房那边会有什么动作。哪想到,夜轻寒居然背着妹妹单身一人前来,而且来得还那么光明正大,吼得如此蛮狠凶狂。

  他一直以为他很狂,而且他有些狂的资本。那里想到,今日遇到一个比他更狂的人,而且还是在没有资本的前提下,如此的狂,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狂!于是他没有多想,等不及夜荣带人前来,匆匆起身,带着几个手下狂傲无比的走了出去。

  “夜轻寒,你什么意思?”

  夜轻狂冷冷的望着横刀立马站在自家院门前的夜轻寒,怒气十足的说道。

  “没什么意思,杀了你而已。”

  夜轻寒微微侧低着头,看着肩膀旁边夜轻语沉睡的面庞,开口说道,声音平静随意,似乎对面的不是仇人,而是熟知多年的老友。

  “哈哈,杀我?你们听到没有,他说要杀我?”

  夜轻狂仰天长笑,似乎听到了一个最好听的笑话。姑且不论,夜轻寒有没有这个实力能杀他,就是自己给他杀,他有这个胆子?他是谁?他是夜轻狂,他是夜家大少,他是夜家未来的族长。今天这个废物居然说要杀他?怕是三房的那个书生夜枪也没有这个胆子敢说这个话吧?

  而随着夜轻狂的长笑,他的众多手下,以及旁观的家族成员和下人也都笑了起来。寂静的醉心园也瞬间热闹了起来,议论声,怒骂声,嘲笑声,疑惑不解声络绎不绝,滔滔不止。

  “什么情况?七少爷在发烧?在说胡话?”

  “哈哈,这个傻子,怕是脑子有问题了,就他那样还杀人?怕是给只鸡给他都不敢杀吧?”

  “就算他敢杀,他就能杀?一个精英境的废物,四品的垃圾战兽,他能杀谁?

  “的确有病,大清早的在这大吼大叫,怕是已经病的不轻了。这病得治啊,不然哪天他跑到后山区,说要杀族长和太上长老,那怎么办?”

  夜轻寒没病,这点他自己知道,夜轻狂也知道。夜轻寒敢杀人,也能杀人!夜轻狂也知道,所以他虽然狂妄,但是却一直小心防备着他,他不是傻子,阴沟里翻船的事多了,比如,他那个被夜轻寒敲了两次闷棍的弟弟。

  “天道不公,独有替天行道。人道不公,唯有杀人斩道。夜轻狂你做的坏事,想必就是上了刑堂,刑堂也会判你无罪。既然不能靠老天,也不能靠家族,我只有独自审判你了……你身为家族子弟,竟然被雪无痕收买,伙同他一起谋夺我妹妹夜轻语,并且私自背着家族,伪造家族命令,最后令我妹妹含愤自杀,综合一切,我判你死刑罪,立即执行。”

  夜轻寒不顾旁边的人议论,不顾夜轻狂眼中的藐视,默默的说着,声音不大,却仿佛寒夜里的冷风般,丝丝入耳,让原本喧闹的醉心园顷刻间寂静下来,一时间,场中诡异异常。

  “战兽合体!”

  熟悉的虚影淡淡浮现在夜轻寒的胸前,又快速没入他的身体。看着夜轻寒额头上神秘的黑色的纹身,他冷冷的眼神,以及他那瘦小的身影里淡淡浮现的杀气。场中众人有了一丝凝重,这看起来不像普通的少爷之间斗气啊?看起来似乎……要来真的?一时间,众人屏住呼吸,静观其变,而也有人开始慢慢退去,将这里的情况快速,反应到夜家堡各地。

  “大家看到了,这可是夜轻寒自己找死!”

  “战兽合体!”

  夜轻狂冷笑一声,开始战兽合体,七品暴熊合体之后,带来了恐怖的能量。让原本将军境一重的他,实力瞬间达到了恐怖的将军境巅峰。他轻蔑地看着,慢慢朝自己靠近的夜轻寒,想着是否要乘机灭了这个比他还要狂妄的小子。

  默默算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在前行了五步之后,夜轻寒冷漠的眼睛陡然间亮了起来,两道刺眼的光芒直射而去,没入了夜轻狂的眼睛里。然后他后腿一蹬,身体如同一只轻轻飘舞的蝴蝶般,飘到夜轻狂的身前,黑色****突兀的出现在右手,狠狠的刺向夜轻狂的小腹,小腹那里,是武者丹田所在,丹田被毁,武力全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