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53章 重罚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53章重罚

  “我不需要你的交代。”

  夜天龙摇了摇头,身形一动,一股黄色的光芒顿时从他的身体里绽放出来,黄色光芒却没有四处扩散,而是直接笔直的朝夜轻寒罩去,制止了夜轻寒的自杀。然后他手一挥,夜轻寒持匕首的手缓缓落下,接着头一歪晕了过去。

  开玩笑,夜家第二位召唤出圣兽的子弟,夜家未来的希望。如果在他面前自杀的话,他死后都没有脸去面对列祖列宗了,所以他果断释放了他的圣域,打晕了夜轻寒。

  “青牛把他和那丫头,带到后山去,小心的查看一下那丫头的灵魂,我感觉她还没死,只是灵魂受了重创,看看有没有办法救回这两兄妹。”夜天龙直接传音给夜青牛,然后,转过头来,黑着脸,看着面前的十几位长老们,怒道:“白虎,你去把夜荣的尸体收了,封闭夜家堡,禁止任何消息流出,其他人跟来我刑堂。”

  “是,父亲!”

  “是,族长。”

  看着面色阴沉的夜天龙,众人心里泛起一阵寒意,刑堂!看来族长是要行族法了!

  夜家刑堂。

  夜天龙沉默的坐在主位上,面色有些复杂,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而夜剑和夜枪分别站在他的左右边,众长老分别站在两旁,夜天龙没开口,众人都不敢开口,纷纷目光转动,各自思索着。

  “夜剑!”良久之后,夜天龙突然开口说道。

  夜剑眼中露出出一丝莫名情绪,走前一步拱手,沉声道:“父亲!”

  “你可知罪?”夜天龙继续开口,说出一句让众长老不解的话语。

  “知罪?”夜剑眼中闪过一丝惊意,随后面色沉重说道:“孩儿这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默默为夜家的兴盛而努力,孩儿不知所犯何罪?”

  “是啊,族长,夜剑城主这些年来一直辛苦为家族操劳着,大家都看在眼里,何罪之有?”

  “对,我们都可以作证!”

  夜天龙一句话引起了无数长老的惊疑,连忙躬身为夜剑解释道。

  夜天龙却是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众长老安静,沉默了一会这才正色说道:“你们可知,我们夜家,甚至说战神府的五大家族为何,能屹立千年?为何能时代荣威?”

  “你们或许想说,是因为夜家有战兽?其他家族各有秘技?错!我们五大家族,能独占五大主城,数千年,靠的绝不是这些秘技,而是,团结……你们没听错!就是团结!一个家族想长存千年万年,靠的绝对不是高手!历代府主强不?不说历代,就说我们现在的府主龙匹夫,他强不?圣人境巅峰,能独战我和两位太上长老。但是他百年之后哪?他的子嗣能继续当府主?”

  “一个家族强盛,需要的不是一个高手,而是无数团结在一起的高手。我们夜家有幸在数千年前的灭世战争中起来,并且延续到今天,靠的是无数前辈的奋斗,靠的是他们的团结一心的无比战力。一个堡垒,最容易击破的是从内部击破。而今天……你们让我很失望,你们为了自己心中的某些利益,忘记了族规,忘记了祖宗的遗训,竟然内斗起来,甚至开始联合外人对付家族子弟!我想这样发展下去,不到百年,夜家将会烟消云散,将会彻底消失在炎龙大陆的历史长河中……”

  夜天龙说完,似乎整个人苍老了十多岁,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有些黯然,的靠在那张青铜大椅子上。

  “我等有罪!”

  夜剑和夜枪他们连忙全体下跪,沉声说道,脸色全部阴沉起来,默默不语,精心思量夜天龙的这段话蕴含的深刻含义。

  “父亲,孩儿知错了,是孩儿管教不严,导致出了如此大错,孩儿甘愿辞去苍城城主之职,闭门反思。”夜剑知道夜天龙今日是真的发火了,眼神闪烁一下,不再为夜轻狂辩解,主动承认错误。

  “砰!”

  夜天龙听到夜剑的话,没有半点欣慰,反而彻底暴怒起来,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向夜剑的胸口,让他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

  “还在狡辩?十年前,夜刀在落神山被四名妖帝堵截重伤身亡,以你为我不知道是你间接告的密?今日,夜轻寒之事,虽然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你为何命人封锁后山?夜轻寒要见我?你为何阻拦?不是因为你的私心,夜荣会死?不是因为你,那蕴含着百年不遇的玉灵之体的丫头会愤怒选择灵魂献祭?不是因为你,夜轻寒会对家族如此心冷?不是因为你,现在的局面会如此的僵?就是因为你这个蠢货,家族失去了一名帝王境武者,失去了一名玉灵之体,差点失去了一个能让家族兴盛的希望?”

  “父亲,咳……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见到夜天龙冷冷的目光中充满了尽是失望和痛惜,听到这些蕴藏在他内心里深处的秘密,夜剑心中一片冰凉,挣扎起来,重重跪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他知道,今天一个不好父亲绝对会杀了他的。

  夜枪站在夜天龙,感到到父亲淡淡流露出的杀意,连忙惊慌的跪下,说道:“父亲,再给大哥一个机会!你也说了,家族利益为大!”

  众长老也相互一望,同时下跪:“求族长再给夜剑一个机会,我等知错了!”

  夜天龙再次陷入深深的沉默了,良久之后才无力的挥了挥手道:“十年前,我就给了你机会,我的话虽然说得隐晦,但想必你还没那么蠢。现在这么多人替你求情,我再给你个机会,你自己去后山问罪崖,不修炼到圣人境不得出山,如果一辈子突破不了,你就一辈子呆在那吧……给你个忠告,帝王境修行的是心境,感悟的是天道,如果你还执着于仇恨的私心,你这辈子将……注定老死山中。”

  “谢父亲,夜剑知道了!”夜剑低头一拜,转身离去,神情有些迷糊,行走的步履有些蹒跚,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似乎在遗憾些什么。

  望着夜剑蹒跚的步履,众人沉默了,他们知道夜天龙叫他们来刑堂,就知道夜天龙要发飙了,只是没想到,彪的如此厉害,竟然直接囚禁了夜剑,圣人境!圣人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夜剑很有可能一辈子老死山中啊。

  夜天龙眼神也是暗淡无光,强行振作起来:“把夜轻邪带上来。”

  夜轻邪是被人抬上来的,腰腹间被白布包裹着,满脸的苍白,一到刑堂,他便大吼起来:“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夜轻寒他偷袭我,废了我二十多年的修行,你一定要替我杀了他。”

  显然,他虽然被送下去养伤,但是还是通过一些消息渠道。得知,夜轻寒还没死,而是也夜青牛抱走了,所以一见夜天龙便大吼了起来,只是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刚刚才被夜天龙一掌拍飞,囚禁到了后山去了,估计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啪!”

  不出意外,回答他的是一个狠狠的巴掌,夜天龙甚至都不想听他辩解了,挥挥手,说道:“夜天青,此时你由你负责审讯,如果查清一切照族规法办,带下去吧!”

  夜轻狂惊恐的望着满脸冷淡的夜天龙,记忆里的爷爷客不是这样的,他挣扎地想摆脱夜天青的手掌,悲呼起来:“爷爷,你怎么能对我如此?我现在是废人一个了,你还要对我行族法?你好狠心,好狠心……”

  夜天龙没有再去看夜轻狂,而是透过刑堂的大门,远远眺望着远处的青山。“每个人都要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负责,修为废了还可以练,但你如果还是这中心态,你将永远是个废人。如果以后你不知反悔的话,以后我将不会再认你这个孙子。”

  夜天龙的无情,和铁血手段再次震惊了在场的众人。巨龙虽然已经沉睡多年,但是一旦惊醒,众人面对的确是他的滔天怒火和无上龙威。

  夜家后山,其实不是座山,而是一个山脚的山谷。山谷有湖,湖边有几座简单的阁楼。

  其中的一座阁楼内,夜青牛一只手搭在夜轻语的额头上,神情凝重,沉默不语。而旁边便是安静的躺着犹如陷入沉睡的夜轻寒,以及在一旁紧张观望的夜轻舞。

  “呼!”

  良久之后,夜青牛长春长长突出一口气,睁开了闭着的双眼。

  “爷爷,怎么样?夜轻语还有救吗?”

  夜轻舞以往对这个柔柔弱弱的丫头,并不怎么在意,也没见过多少次。但是醉心园这小丫头,为了自己的哥哥,毅然燃烧了灵魂,灵魂献祭给夜轻寒的这一幕生生震撼了她。愿为心爱的人死,这句话估计很多人都会说,但是如果真的面对这一幕,又有几个人敢下这个决心?敢面带微笑的去死?

  所以她开始喜欢这丫头,心灵深处却是无比敬佩她,所以夜青牛带夜轻寒兄妹到后山,她死活都要跟过来。

  “很幸运,这丫头因为她的特殊体质,现在还没死。”夜青牛淡淡一叹,表情有些复杂,“但是很不幸,她的灵魂几乎燃烧干净,所以她命不久远。”

  “那到底是有救还是没有救啊?”夜轻舞气鼓鼓的瞪起眼睛,焦急的问道。

  夜青牛显然有点怕他这个宝贝孙女,连忙简洁快速说道:“有救,但是夜家救不活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