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64章 静湖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64章静湖

  静湖当然是一个湖,这个湖本来坐落着**城的东城墙外,不过经过月家多年的改造后,被围了起来,东边的城墙被几次扩建,现在已经把整个静湖包容进了**城内。

  静湖不大,严格意义上都不能称作湖,也就一大点的水库,不过既然月家称呼他为湖,别人当然也只会称它为静湖。静湖当然不是死水谭般一直静静的,非但不静,而且还因为此处常年风大,这里湖水总是静不下来,总是一阵波浪,一阵波浪的绵绵不绝,滔滔不止。

  “这就是静湖?没什么特别啊?”

  夜轻寒和几位少爷跟在月娘的身后来到了这片蓝色的湖泊边,虽然这里的确算得上山清水秀,风景怡人,虽然这里比别处山更青一些,水更秀一些,但也就是一个平常的普通小湖,远远达不到静湖在天下才俊心目中圣地的想象,未免有些失望。

  “嘿嘿,这湖是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湖中那个小岛,那里可是月家核心子弟居住的地方,里面个个是绝世美女啊,平时不到夏火节,那里可是男人的禁地和圣地。十五年来我们是第一批进入圣地的人,你说特别不?”风紫还是背着他那把长剑,嘿嘿一笑,小声的附到了夜轻寒耳边解释起来。

  “厄?男人的禁地?”夜轻寒的确被这消息给击晕了,看着远处湖中的那座朦胧的小岛,点了点头,不禁更加疑惑的小声问道:“里面一个男人都没有?”

  “绝对没有!”风紫认真的点了点头。

  夜轻寒有些无语了,讪讪的闭上了嘴巴,心里却犹如一阵寒风吹过,打了一个冷颤……要是等会一上岛,遇到了一群如狼似虎的深闺怨妇疯狂的扑了上来,自己这几人能架的住?

  “几个公子,请吧!”在夜轻寒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处划来一座小船,月娘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几人可以上船了。

  “寒少,你先请。”风紫抖了抖胸肌,表示了一下风度。

  “额?这么快?哦不对,是上船!”夜轻寒心里一阵后怕,暗暗想道,连忙摆了摆手说道:“疯子兄,你先请,我身子弱,受不起!”

  “哼,既然两位都那么客气,那我先上了。”雪无痕折扇一挥,微微一笑,钻进了小船。

  漂亮的花草,伸手弹了弹衣边,也跟了上去,风紫和夜轻寒见状,也钻了进去。小船不大,装饰的却很雅致,俨如一个小小的客厅,船头和船尾都被一层淡淡的绸帘所隔开,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几人进去了依次入座,月娘也跟了进来,给几人道了几杯茶水,便行了一礼,走出了小船,站在船头。

  “月家果然是月家,就连划船的都是绝世美女啊。”风紫一进来就四处乱瞄,最后眼睛定格在小船后面的撑伞的女子。透过模糊的门帘,船尾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正一只手扶在划桨上,只能看见侧后身。女子穿着一身青色的宫裙,脸部却可以看到蒙一层白色的丝巾,虽然门帘有些模糊,面部也被蒙住了,但是光是那曼妙,凸凹有致的身材,以及那淡淡清雅的气质就很是让人心神摇动了。

  风紫的一句话,体醒了船内的几人,几人都转过头看去。花草和风紫最直接,目不转睛的直直看着那名蒙面的女子,嘴里还不停的啧啧称赞。雪无痕则那双一黑一灰的双瞳一闪一闪的,手里的折扇一挥一收的,俨然一副很是欣赏的样子,但是双瞳内闪过的一丝贪慕却出卖了他的内心。夜轻寒则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睛,主要是对面的雪无痕的那副做作的表情让他很没有胃口,也没有那个心情,而且原先风紫说岛里住着一群都是常年没有见过男人的女人,他有点怕。

  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雪无痕,夜轻寒默默的捏住了手指。想到三天前那晚上夜青牛的一席话,他又放开了手指头,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那天,他拍了龙水流之后,本想在找点事,借机把雪无痕灭了。可是夜青牛却直接传印给他,叫他忍住。当晚,夜青牛又来到了他睡地地方,和他密谈了一番。告诉他这次因为夜轻语的事情,雪家赔了大量的宝物,而这些宝物足可以去换一枚灵神丹。夜青牛告诉他,现在千万别动手忍着,等雪家的宝物一拿到手,自己就可以找机会阴了雪无痕,当然做这事必须要隐蔽,必须要做得干净,不留证据。

  而等月家事情一了,将会去府战,三方混战,到时候有的是机会阴了雪无痕。所以夜轻寒目前只能忍住,不过好在那天自己憋着的那团火也在龙水流身上泄了少许,现在也没那么恼怒了,而且明知道雪无痕是自己必杀之人,是个必死之人,也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过于计较了。

  “月娘,怎么还不开船?”

  众人观赏了一阵船后摇船女子的风姿,不禁对进入静湖岛兴趣更加大了几分了,有些迫不及待了。摇船的女子都能如此出色,里面的女子不得个个是天仙?

  “几位公子稍等,还有一人。额!来了!”月娘恭谨的答话到,众人有些诧异地朝船前看去,还有什么人有资格和他们同坐一船?但是当他们透过模糊的门帘看到一张英俊的脸和那微微弯曲的头发时,都微微笑了起来。

  “诸位来的好早啊,水流来迟了,告罪一声。”龙水流微笑的走了进来,客气的打着招呼,脸上依旧容光焕发,看不出和三日之前的第一次见面有半点不同。

  “水流兄好!”船里的人都笑得很自然,似乎也忘记了几日前的事情,微笑的打着招呼,雪无痕折扇一收,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还亲自给龙水流倒了杯茶。

  夜轻寒没说话,淡淡的点了点头,默默的喝着茶,心里却对龙水流的脸皮感到万分佩服,五体投地。

  龙水流端起茶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口,微笑说道:“几位在聊些什么?”

  “没聊什么?只是在感叹月家女子的绝世风姿,龙公子,月家连撑船的女子都如此绝色,真难想象静湖岛的女子该有如何的风姿啊。”风紫看起来虽然四肢发达,但是头脑却不简单,虽然听说他脾气暴躁如牛,但是今天看起来确实个性圆滑的很,人人不得罪,人人都交好,整整一个八面玲珑的人。

  “哦?”龙水流认真的朝船后看了一阵,也露出迷醉的表情,叹道:“如此女子真是一妖娆啊,可惜蒙了面,不能一睹真容啊,憾事矣。”

  “不然,不然!女子蒙面也是一种朦胧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得不到得才是最好的,面前这个女子就深得精髓啊,看不清的才是更美的。”雪无痕淡淡一笑,似乎不顾及夜轻寒递过来的冷冷眸子,折扇翩翩挥舞,潇洒无双。

  “无痕兄,应该去做一个诗人,能吟得一首好诗啊。”花草柔柔一笑,有些感叹说道。

  风紫也点了点头,叹道:“无痕兄说的极对,我觉得今天可以多加一时,蒙面之时的女子也是极美滴。”

  “极对,极对!几位话语句句精酌,字字寓意深远都可以称得上文人骚客了,在我看来,女子蒙面要么极丑,要么绝美,这女子我可以预见定是个绝美女子。”龙水流也点头微微摇晃着脑子,凑了上来。

  夜轻寒摇了摇头,心里却是沉沉一叹,这几人居然自比成文人骚客?还是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啊。

  “怎么?寒少,你有别的看法?”风紫见夜轻寒独自在那里沉默的微微摇着头,有些好奇的说道。

  “我没什么看法,我觉得应该叫月娘开船了,不然会赶不到午餐了。”夜轻寒淡淡的说道,不想发表任何看法,雪无痕的风骚表演,让他想吐,而龙水流的无耻加入,更是让他原本有些兴趣的静湖之旅,变得无味起来。他有些怔怔的透过窗子,看着远处的荡漾湖水,想起了苍城的妹妹,心情变得低沉起来。

  “额,囡囡,开船吧!”月娘从龙水流进来后也跟了进来,一直在一旁静静的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现,此刻见夜轻寒开口了,微微一笑,对着船后的女子说道。

  船后女子低声应了句,声音虽小,十分清脆动人,犹如黄鹂叫声,听得众人一阵酥麻酸软。在场的诸位都最少是将军境的强者,都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更加有兴趣的看着船后的女子。

  窗慢慢滑行,破水而行,渐渐朝湖中的小岛行去。月娘若有所思的望着船后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囡囡,为船里的几位公子,唱首曲解解乏,几个公子意下如何?”

  龙水流一听,当即笑道:“额?我等,求之不得啊。”

  “洗耳恭听。”雪无痕也含笑说道,风紫和花草也微微笑着,夜轻寒则是淡淡点了点头。

  船后的蒙面女子眼神依旧没有说话和转身,沉默的摇着船,只是良久之后沉沉微微一叹,轻声唱道:“朱楼影直日当午,玉树阴低月已三。腻粉暗销银镂合,错刀闲剪泥金衫,绣床怕引乌龙吠,锦字愁教青鸟衔……百味炼来怜益母,千花开处半宜男,鸳鸯有伴谁能羡,鹦鹉无言我自惭,浪喜游蜂飞扑扑,佯猜惊鹊语喃喃。”

  “偏怜爱数螆蜴掌,每忆光抽玳瑁簪。烟洞几年悲尚在,星桥一夕怅空含,窗前时节羞虚掷,世上风流笑苦谙……独结香绡偷饷送,暗垂檀袖学通参,须知化石心难定,却是为云分已甘。看见风光零落尽,弦声犹逐望江南……”

  歌曲是一首诗,没有伴鼓乐伴奏,没有灯光美景加彩,只是清唱着。唱歌的人,声音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也没有翩翩起舞为之增色,但是众人去感觉如痴如醉,犹如飞到了天宫,聆听了仙女吟唱的绝世仙曲般。

  “好歌,好曲,好诗,如此佳曲只能是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啊?囡囡姑娘,这首曲真是唱的我心中澎湃不已啊,只怕三月都不知肉味了。”良久之后,龙水流大声的拍着巴掌站了起来,含情脉脉的看着船后的那个曼妙身姿,大笑说道。

  “啪!”

  雪无痕折扇一挥,也站了起来,微微笑道:“的确好诗,鸳鸯有伴谁能羡,鹦鹉无言我自惭,囡囡姑娘何必羡慕别人,何必自惭?要知道,以姑娘的风姿才情,怕是天下才俊都会被姑娘所吸引吧?最少我们五人都被你迷住了不是?”

  “极对,极对!唱得真好,虽然我老风不懂音律,但是我想就是头猪也能听得出这是首绝世好曲。”风紫哈哈大笑,很真诚的用一个冷笑话奉承了起来。

  花草也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的确是仙曲!”

  夜轻寒却独坐在那里继续沉默着,半举着杯茶水,有点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月娘见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侧身问道:“寒少爷,然道你觉得唱得不好?”

  四人转过身来,看着夜轻寒,也有些疑惑。这么好听的曲子,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夜轻寒为什么表现的如此沉默?甚至说有些不屑的表情?

  夜轻寒在几人注视下,依旧沉默了一会,才把茶水慢慢喝下,悠然说道:“曲是好曲,诗是好诗,唱得也非常不错,但是……这诗这曲这情景,塑造出来的良好意境,却被某些些蠢材给糟蹋了!可悲可叹……”

  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风紫和花草感觉有点莫名其妙,龙水流和雪无痕则有些脸色阴沉,他们听出了夜轻寒这话的里的蠢材所指,而月娘则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嘴角弯起,露出一丝笑意。而船后,那位从来未曾转过身来的蒙面女子,却突然转过身来,白色的蒙面丝巾上一双黑色发亮的漂亮眼睛,有了些淡淡的兴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