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65章 月倾城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65章月倾城

  “此话何解?寒少!”风紫见雪无痕和龙水流有种要暴走的倾向,连忙打起了圆场,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觉得他们没说错啊?”花草也很不解的说道。

  “他们不是说错了,而是他们说的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什么唱的澎湃不已,三月不知肉味。什么何必羡慕?何必自惭?”夜轻寒沉沉一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们都不知这首曲,或者说这首诗表达的意思,居然就敢大放厥词?一首对眼前风光的叹赏里融合着对岁月流逝、风华销歇的无奈的好诗,居然也人听的澎湃不已,你们说还不好笑?”

  “哦?我等洗耳恭听寒少的高论。”雪无痕一听脸色更沉了,快速的挥动着手中的折扇,似乎想把心中的不快也挥去。

  “愿闻其详!”龙水流也黑着脸冷硬地说道。

  “寒少,竟然还懂得诗词?快讲讲,快讲讲!”风紫眼冒精光,很是感兴趣,要知道,炎龙大陆上武力至上,这些文人墨客的骚文,可是很少人会懂的。

  “虽然我不懂,但是我觉得夜轻寒说得有那么一丝意味,我也听着这首诗词,有些落寞无奈的意味,只是说不出来。”花草摸了摸他那漂亮的脸蛋,簇着眉头说道。

  月娘和船后的女子都没说话,只是她们眼中似乎在夜轻寒说出对这首诗词的形容时,眼中都同时冒出一道精光,然后眼中不约而同泛起一阵落寞和怀念的意味。

  “囡囡姑娘,有个问题想请教。”夜轻寒没有说话,只是侧过身子看着船后的女子,看着他那双黑的发亮的眸子,淡淡说道。

  “夜公子,请说。”船后女子微微侧身,行了一礼,柔柔说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首诗词应该是月烟儿前辈所做吧?”夜轻寒一语惊了四座,月娘和船后女子更是惊奇的望着夜轻寒,似乎不知他从何而知,要知道这首诗词可是第一次唱给外人听,船后女子眉头微微一簇,有些疑惑的问道:“的确是前代圣女月烟儿所著,公子以前听过?”

  “从未听过!”夜轻寒淡淡说道,不知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子,默默的透过窗帘看着远处的小岛,叹道:“此诗,可以分成四节来读,第一节窗外三月风光,室内剪裁针绣,在难教青鸟传书的不遂里,包含着少女们难言的心事,有点忐忑,有点懵懂,有点抗拒……第二节写到鸳鸯有伴,鹦鹉无言,游蜂扑扑,狐鹊喃喃,透露出少女们对生命孤寂的感受。而并不是在感叹什么,羡慕什么,也不是少女在想男人了。”

  夜轻寒款款而谈,似乎化身为一个流浪诗人,一个充满着对现实不满的浪漫主义者,而最后一句话而在表达的对雪无痕,没事乱发骚的严重批判。

  接着他不等雪无痕辩解继续说道:“第三节烟洞几年,星桥一夕,对传说中男女情事,表现了惆怅。时日虚掷,风光苦谙,包含了一种对求得充实生命的呼唤以及对爱情的失望,估计那时月烟儿前辈对刚刚开始而又快速完结的恋情,很是失望,有些痛苦,有些心碎。渴望得到一种另外形式的生活……而第四节,仍承上节意绪,表达了对风光零落的恐惧,对生命欢愉的追求,生命感悟、爱恋追求的意义尤显豁而执着。”

  “这首诗讲述的是月烟儿前辈,年少的在月家的少女心事,对家族的安排和自己的人生有些忐忑和懵懂,甚至有些抗拒。而后夏火节,她遇到了夜刀,并且爱上了他,然而夜刀却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子,他有些对爱情的失望和心碎,而后夜刀遂死,自己也经不过岁月的流逝,已经慢慢风华老去,而又感慨出对风光零落的恐惧,以及对夜刀深深的怀念……月倾城小姐,不知我解释得可对?”

  四位公子听着有点懵懵懂懂,似乎给他说得又有那么一丝意味,雪无痕和龙水流想反驳但是又该怎么反驳。他们对这些文艺的东西可不怎么在行,他们只习惯用武力去解决问题。只是……眼前这家伙,好像武力也不一定他们能对付的了。所以他们两人感觉有些憋屈,十分的憋屈。但是在听到夜轻寒最后一句话之后,他们又感到十分的震动和惊疑。

  月倾城?月倾城不是此次夏火节的圣女吗?难道船后给他们摇船的曼妙女子就是月倾城?于是他们有些惊了,齐齐把目光定格在船后的女子身上。

  船后女子长长的微微有些弯曲的睫毛,抖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一丝惊讶。沉默了片刻之后,放下手中的摇杆,掀开门帘,徐徐走了进来,低声款款行了一礼,用柔柔的声音说道:“月倾城,见过几位公子。”

  额,哦,哎呀!

  船内的几位公子少爷瞬间犹如被雷击倒般,这是什么情况?月倾城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想着刚才他们各自的丑态和**裸的贪婪目光,想着他们还有许多美好的方面还没表现出来,想着他们还准备在晚上的夏火节晚会上准备放开手脚,大大的表现一下。结果现在居然月倾城的乱出牌,提前伪装出现,一切希望都可能成空了,他们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

  现场没有乱的只有夜轻寒和月娘,月娘微微一笑,走到船后,开始摇起船来。夜轻寒却是淡淡点了点头,拱了拱手,说道:“夜轻寒见过倾城小姐。”

  “见过倾城小姐。”余下众人在夜轻寒话一出口,立刻反应过来,多年练就的厚脸皮发挥了作用,只是顷刻间,众人各自回复了他们温文尔雅,气度翩翩的名门少爷风姿。

  “诸位,请坐吧。”月倾城淡淡点了点头,坐到到上首唯一空下的一张椅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夜轻寒说道:“寒公子高才,字字珠玑,舌粲莲花,解释的非常不错,也很对,倾城敬服……寒公子是夜刀前辈的独子吧。”

  “额?”

  风紫花草和龙水流诧异的望着夜轻寒,没有想到月倾城对于夜轻寒如此高的评价。而且说的第一件事,居然问起了夜轻寒的身世。听到夜轻寒竟然是夜刀的儿子,不禁有些奇怪了。夜刀的儿子不是听说是个废物吗?夜轻寒如此天资,如此恐怖的战兽如果是废物的话,那他们都只配去矿山里做苦力了。

  夜轻寒原本来家族名气就特别不响,加上他们各自家族的情报来回还没到位,所以他们以为夜轻寒是夜家秘密训练出来的天才,没想到竟然是夜刀的儿子。

  废物?只有雪无痕苦涩的笑了笑,几个月前,其实,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错!夜轻寒代家父对月烟儿前辈的痴情表示感谢,对其风华早去表示哀痛。虽然我对家父生前事不怎么了解,但我觉得他心里总会有一丝对月烟儿前辈的愧疚和哀叹。对于月烟儿前辈,轻寒也深表敬佩。”夜轻寒微微欠身,心里却是很无奈,老爹你的风流债,却要我来道歉。

  “无妨,月烟儿姑姑死前都没后悔过曾经爱上父亲,她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真的男人……唯有夜刀,我不后悔当年的选择。”月倾城微微一叹,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想起了某些往事。

  “哎呀!寒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到现在才知道你原来是我最敬佩的夜刀前辈的儿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风紫一听,不干了,有些幽怨的看着夜轻寒。

  一个浑身肌肉鼓起犹如蛮神府的巨汉般的爷们,居然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一个男人,想必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夜轻寒不去看他,有点讪讪的说道:“你又没问,我难道见人就告诉他,我就夜刀的儿子?”

  “就是,然道你风紫也遇到一个人就大声告诉他,我就是疯子,疯子就是我?”花草连忙在一旁接话过来,漂亮的脸蛋微微笑着,非常好看。

  “哈哈……”

  众人开怀大笑起来,一扫刚才的尴尬气氛。刚才丢了脸不要紧,要紧的是赶快把脸给找回来不是?于是众人开始各自献宝,把准备在晚上表演的节目和说辞提前表现了出来,以求能够在佳人面前尽量挽回些印象。

  只是……表演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小船已经到了目的地,静湖岛到了。

  看着佳人施施然的飘然远去,望着面前这座风景秀丽的男人圣地,众人一时间心情复杂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