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660章 我现在就想玩死你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是!**小说*网

  660章我现在就想玩死你

  兰妃很满意众人的表情,嘴角微抿,两侧拐出一个诱人的弧度,朝身边的黑甲统领点了点头。《》那黑甲统领手一翻无数枚圣果出现在他手中,朝那群神王武者掷去。手法很巧妙,每人掷去三枚圣果。那神王境武者显然都懂得规矩,每人只是接过三枚圣果,便沉默的站在一旁。

  等神王境界武者全部拿到圣果,黑甲统领这才塔读小)说继续朝夜轻寒身边的神将境界武者掷来。不过明显待遇有差别,每人只有两枚圣果。夜轻寒暗暗一算,他和小黑每人一半,现在总共有四枚圣果,一枚圣果能支撑半年,那么至少两人一年内不用怕饿死了!

  然而,令夜轻寒诧异的是,轮到他的时候,那黑甲武者却是跳过他直接朝身边的武者掷去。夜轻寒还以为那黑甲统领等会会给他,没想到所有人发完了,都没有轮到他,似乎黑甲统领忘记了他的存在。

  “咳…”

  夜轻寒摸了摸鼻子,轻轻的发出了一声轻咳,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黑甲统领。似乎在提醒这他,小爷还没发啊…

  只是黑甲统领看都不看他,似乎真的忘记了他的存在,亦或者本来就没有他的份。夜轻寒眼巴巴的朝牛头神王望了一眼,心里却是暗骂起来。狗ri的,他一人就帮雨帝部落拿下三百多枚圣果,难道只分一枚给他?

  要是别的东西就罢了,但是这圣果可是救命的东西,由不得他不紧张。几个月后如果没有圣果的补充,他的体力会开始衰弱,到塔读版权所有,盗版*必究时候拿刀都拿不稳了,还如何杀敌,那就是参加逆战,也是被砍的的份…

  “我擦…”

  当夜轻寒扭头朝那兰妃望去的时候,却看到兰妃正看着他,那双凤眸内尽是笑意,戏谑的笑意。《》他暗骂一声,心里却是恼怒起来,看情况是这女人在搞鬼?刚才他肆无忌惮的盯着这女人看,以及脑海内暗自对这女人的嘴唇起了一丝兴趣,意*了一下,现在却得到这女人最直接的报复了!

  “报复小爷是吧?”

  夜轻寒牛脾气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盯着这兰妃那双漂亮的美眸。开始意*起来,脑海内完全是这女子的身影,不过是想着和这女子翻云覆雨的情景,甚至,他想象这这兰妃在地上,仰着头,帮他吹箫弄月…

  果然!

  这兰妃竟然真能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因为夜轻寒发现兰妃的嘴角弯着的弧度越来越翘了,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了。夜轻寒眼睛微微一缩,脑海内的画面一闪而逝。但是却依旧昂着头,宛如一个斗气的小孩一般,盯着兰妃看着,嘴角也学着兰妃微微弯起…

  他不知道,为何今日会如此的放肆,如此的奔放。或许是很久时间没有释放邪火了,或许是因为陷入了这绝地,让他内心十分压抑,压抑的快要疯了,亦或许是兰妃的香唇的确诱人,非常的诱人。

  兰妃的第二次报复来得很快,她挥了挥手,黑甲统领点了点头,而后示意众人跟着他走。只是在夜轻寒再次朝兰妃那娇艳的红唇望了一眼,跟着众人朝外面走去的时候,黑甲统领却是转头看着他说道:“九五二七,你留下!”

  夜轻寒摸了摸鼻子,在牛头神王担忧的眼神下,目送着众人随着黑甲统领朝另外一条通道离去。而后他才转过身子,看着悠然坐在靠椅上的兰妃,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宛如一个倔强的孩子,不肯认输一般。

  “嗡!”

  背后响起一道轻微的空间波动声音,夜轻寒神识一探,却是发现外面的门突兀的关了上来,心里更加有些摸不定兰妃的想法。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现在又关着门…

  “你叫什么名字?”兰妃抬起一只手,轻轻的在另外一只手的指甲上轻抚着,夜轻寒现在才发现,兰妃竟然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而且她的指甲也很漂亮,长长的,淡蓝色,却看起来不似染成的,别有一番诱惑。

  “夜轻寒,夜色的夜,轻柔的轻,高处不胜寒的寒!”夜轻寒温和的笑了笑,取下头盔,一甩头发,十分豪放不羁的说道。

  兰妃轻轻的笑了起来,幽幽的笑道:“好名字,好胆子,好有种!”

  “名字还可以,胆子一向很大,有没有种这个问题,要试试才会知道!”夜轻寒呵呵一笑,今天他自己也不清楚,似乎…十分放得开。

  “数十万年了,你是第一个,敢如此和我说话的人,也是第一个敢如此对我这般无礼的人,我很不明白,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兰妃眼眸内闪过一丝艳彩,长长的淡蓝色指甲,在红唇下滑过,突兀的产生了一种妖艳的美感。

  “雨帝部落不是不准备自相残杀吗?”夜轻寒懒洋洋的说道,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他总是觉得这个女子不会伤他,似乎这女子的外表让他感觉人畜无害般。

  兰妃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铁律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不过是一张废纸,神界如此,遗忘之地也是塔读小^说如此,甚至整个世界都是如此,游戏规则永远都是强者制定的。小男人,你似乎有些天真啊!”

  “嗯,不可否认,你这句话还是说得很有道理!”

  夜轻寒点了点头,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和兰妃抬杠,而是很肯定的赞同了她的话。因为他想起了他的前世,那个富二代四处横行,官二代随便撞人的世道,所谓的律法,能约束,能惩罚的永远只有平民,对于权贵子弟来说,几乎和草纸没有什么区别。律法永远只有当权者书写,历史也永远是胜利者创造。

  “嗯?”

  夜轻寒的突然变相服软,却是让兰妃微微有些错愕,看着若有所思的夜轻寒,她张开那两片娇唇,再次轻笑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要玩死你,有无数种方法,而且,我现在就有玩死你的想法…”

  “哈哈!”

  夜轻寒不仅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无比兴奋的搓了搓手,无比期待的说道:“比如…让我精尽人亡吗?”[。]m《》阅读]

  提示:通过可快速直达本书,同时可以过滤弹窗广告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