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746章 关于跑和傻的问题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跑,跑,跑!”

  夜轻寒的两个灵魂海洋上两道身影不断的奔跑着,两道身影都朝着连接灵魂海洋的那座黑色桥梁跑去,最后在桥梁上重合起来,只是一旦重合,便会利马被弹开。《》似乎两个磁铁的同极般,彼此相斥,根本不可能重合在一起。

  不过夜轻寒并不气馁,既然自己模糊的记忆力,记得自己在那几个月的疯跑中确实两种身法,一起用过。而起自己的两个灵魂的确能同时运转两种身法,那么这两种身法,就很机会能融合起来。

  换句话说!

  土系法则玄奥和风系法则玄奥,能有机会融合。别人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可能,自己因为有两个灵魂,则有很大的可能!

  当夜轻寒再一次催使两道虚拟的身影,在黑色桥梁上重合的时候,随着两道身影撞在了一起,重合起来!夜轻寒似乎感觉自己身子都晃动了起来。他惊喜的以为两种玄奥找到了融合的契机。只是探寻了一下,却是发现还是没有一丝发现。

  疑惑了一阵,他还是暗自心喜,虽然没有发现两种法则有了融合的迹象。但是刚才的那阵震动却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有了一丝变化,那么迟早会有更多的变化,最后融合成功。于是他更加兴奋的催使这两道身影,一次次的重合起来,又一次次的反弹开去,乐此不疲,彻底沉寂进去。

  然而!

  夜轻寒想错了!

  他的身体刚才的确震动了一下,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他以为是灵魂海洋上两道身影冲撞的接过。其实他的身体被震动了一下,并不是他自己造成的,而是…外力照成的。

  流云来得很快,风帝答应过他,只要做成此事,不仅让他恢复巡察使的位置,还将手下的媚姬赐给他。并且还立下神皇血誓,绝对不杀他,如果雷帝和雨后要找他麻烦的话,绝对联合三帝一起保住他!

  从巡察使的位置落下来之后,他虽然获得了一个荣誉长老的位置以及一个元老之位。但是他很清楚,身边的人看他的目光不一样了,也没有以前那么恭敬了。甚至部落里的那些比他强的人,还出言嘲讽他。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让他度日如年,万分的难受。

  得到了风帝的保证之后,流云心里安定了许多,风帝其实可以直接命令他去做的,但是却没有,还发下神皇血誓,这让他很宽心。

  联想到风帝召唤他的时候,看到媚妃趴在风帝下面伸出香舌,睁着勾魂的大眼睛,扭动着丰满的臀部的样子。流云很果断的决定干了。

  就在刚才,雅妃传下命令,递给他一个戒指。他没有犹豫转身走下风帝山,直接传送到五帝山。成功爬上五帝山的武者,第二次上五帝山便会变得无比轻松。流云这段时间也没少爬山,没少干些疯狂的事情,五帝山的武者也见怪不怪了,以为他和那个疯子一样,还是对祭坛不死心…

  抓捕夜轻寒的经过很简单,甚至简单的让流云有些心底发毛。

  雅妃给了他一个戒指,这个戒指很特别,整个遗忘之地,只有五个。这是象征着风帝无上权威的戒指,帝者之戒。戒指很普通,但是里面却很有玄机,这个戒指能控制整个风帝山的禁制,力抗外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戒指里面有一个小空间,这是一枚空间戒指。

  遗忘之地,里面的禁制,让神界的所有空间戒指失去了效用,但是不包括帝者之戒。

  雨后也有一个戒指,戒指内也有一个小空间,夜轻寒当年就进过那个小空间,还在里面住了一年,就是二层小厅里面的那个房间。

  这帝者之戒,其实就当年封神谷创造者,给五帝保命之用,避免帝者被数人联手偷袭击杀。也让遗忘之地的五帝之位争夺变得更加艰难。要想上位,唯有通过帝者挑战赛,一对一将对方击杀,方能上位!

  轻松的将正在修炼的夜轻寒丢进了帝者之戒内,流云心情变得十分激荡起来。风帝为了让他去抓夜轻寒,将帝者之戒解除了灵魂联系,此刻实际上,这帝者之戒已经变成了他的了。他可以轻松的控制风帝山的禁制拒敌,甚至直接…将风帝拒在风帝山之下,自己成为风帝…

  只是他知道这有些不现实,就算自己将风帝拒在风帝山之外又如何?不要忘记,风帝宫上,可是有一位六品上战神实力的雅妃。那个女人可是能轻易撕裂他,将帝者之戒收入自己的空间戒指内,流云沉默的朝山下走去。

  他的步履很沉重,脸上神情很是黯然,双眼迷茫,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在五帝山爬山的众人笑了笑没有在意。然而下一秒,众人却是微微错愕起来,因为流云战神,竟然没有走进风帝山的传送阵,而是走进了雷帝山的传送阵。

  就在众人猜想,流云是不是变得和峰顶的那个疯子一样的时候。流云没过多久又被传送了回来,而后竟然又迷糊的抓了抓脑袋,走进了雨帝部落的传送阵。过片刻却是再次又走进了云帝部落的传送阵,但是这次…却是没有再次传送回来了。

  看来真的是疯了!

  众人再一次唏嘘感叹,不过众人却是没有奇怪流云能随意的进出五帝部落,因为他可是有个荣誉长老的职衔。和夜轻寒一样,五帝部落的人没人敢对他不敬。他们有些好奇的是,流云去雷帝雨帝云帝部落干什么?难道真的不认得回风帝部落的路了?

  流云没去干什么,他只是做了一件看起来有些傻的事情,他冲到每一个部落,洒了一手的空间戒指,而后留下一大厅的小武者傻傻的望着他的背影,再次传送走。

  空间戒指内,有神识、神晶、圣果、神器、神甲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三个部落的武者有人捡了一枚戒指,有人检了几枚戒指,一看竟是无主的空间戒指。联想到流云最近怪异的表现,默默的将戒指收起,有宝物不拿白不拿。心里都涌起一阵感叹,一个六品下战神就这样傻了…

  流云当然没有傻,也没有疯!

  他这么做当然有原因的,这是风帝和惠妃定下的计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计谋其实还有很多环,这是一个很繁琐,很巧妙的计谋,目的就于混淆视听,把风帝摘出去,并且给风帝创造时间研究屠神刀的用法。

  然而!

  当他在云帝三层面见了天心元老,突然被身后的一杆长枪刺中神晶的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其实自己很傻,他忘记了一点,风帝虽然说不会杀他,但是别人却是可以杀…

  “马勒戈壁的,又失败了,嗯!再来,我跑,我跑!”

  夜轻寒依旧沉寂在,融合创造一种绝世的法则玄奥之中。他其实也不知道,他已经不再五帝山上了。他不仅灵魂上的虚影在跑,其实他人也一直在跑,一直在…被人带着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