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80章 战气外放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80章战气外放

  战气外放的原理其实很简单,只要是个能修行的武者都会。

  夜轻寒当然也会,而且来的时候,夜天龙也给了他一叠秘籍,其中就有战气外放最快最猛的方法。

  战气是吸收天地灵气之后,通过特殊的方法转化而成的,而人体在没有打通经脉之前,只能开身体内的细胞缓慢的运行战气。那么就能能通过细胞把战气运行到身体各处,就也能把战气通过细胞外放出去。

  只是人体在没有打通经脉凝结丹田之前,身体内的战气太少,运行速度太慢,所以就算外放出去,也是微弱的战气能量,根本不能凝结起来,更别说伤人了。

  而武者打通经脉,凝结丹田之后。身体内储存的战气达到了一定的地步,而且十二条经脉和丹田之间形成了完美的大小周天循环,战气能源源不断的通过静脉运行到身体各个部位,所以战气外放则更为容易了,而且外放的战气得到不断地补充,也就能凝结起来,化成恐怖的能量结晶,伤害敌人,或者通过能量的爆炸而产生严重的破坏。

  宽敞的马车内,夜轻寒闭眼盘坐在床榻上,外面的浓密的马蹄声和车轮滚动声,不能影响他分毫,他将全部心神全部沉寂在经脉和丹田之中。

  在循环运转的战气中分出一丝,缓慢的控制他朝左手的五根手指头运去。人体的经脉错综复杂,但是最靠近皮肤,而且经脉最多的还是人的十根手指,而且每根手指都有一根小经脉联通的,所以大陆上的武者几乎大部分人都将战气外放的途径选择了十根手指头。也就是说选择手掌战气外放。这样既快速,又容易控制。夜轻寒当然也和前人一样,选择了十根手指头外放战气。

  小量的战气从左手的五根手指慢慢溢出,慢慢在手心凝结。夜轻寒不敢大意,持续的让五根手指头缓慢的将战气不断外放出来,保持战气在空气中的消耗。而通过手掌和五根手指不断地运作,让手心的战气不断凝结,融合。

  “嗡!”

  手心的战气在手掌和五根手指结合成的诡异手势下,不断地被挤压,相互凝结融合起来,只是突然之间,掌心的战气突然犹如一个又弹性的皮球般,在夜轻寒奇怪的手势,突然弹了起来,脱离了他的手心,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额!失败了,看来战气外放,最难把握的就是,控制外放的战气啊。”夜轻寒微微张来眼,看了眼空空的掌心,心里暗道,对于第一次战气外放就失败,他没有感觉任何的气馁。这个东西本身就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主要是靠自己的心神对于掌心的外放战气控制的熟练度。这个东西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不断地外放战气,不断地控制,慢慢掌握,慢慢熟练。

  再来!夜轻寒继续闭上眼睛,全心全意继续不断熟练战气的外方。

  两次,三次,五十次。

  一天,两天,四天!

  直到第五天晚上,夜轻寒终于从马车中走了出来,他伸了伸快要生锈的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扭头看着不远处,正围坐在一起的风紫他们,他微微一笑跳下马车。

  “少爷修炼完了?”

  夜十七一直守护在马车附近,见夜轻寒走出马车,他微笑的迎了上去。

  “恩,走!陪我去喝酒去!”夜轻寒闷了几天终于把战气外放完全掌握了,心情极好,微微一笑,手一挥率先朝远处的火推走去。

  “额!寒少!这里坐!”

  “寒少修炼还真是努力啊!”

  “少爷好!”

  远处围坐起来的众人远远就见夜轻寒走了过来,风紫和花草连忙站了起来,打着招呼。而旁边的死神小队则整齐站了起来,沉声喝道。东方刀,南宫枪他们也连忙丢下手中的食物,迎了上来。

  “干什么?我说过无须多礼的,都回去自己吃好喝好。我过去和风少他们聊聊!”夜轻寒眼睛一鼓,制止了东方刀他们的举动。手一挥示意夜十七也自己随意。而他则朝风紫花草他们走去:“风紫,花草,龙水流准备酒,今日我是来赔罪的。”

  “好!我老风就喜欢寒少你这性子,今晚我们不醉不归!”风紫一拍桌子,哈哈大笑,示意旁边的下人准备酒。

  “疯子,你轻点,这可不是你家的大理石桌子,拍坏了,还有两天就只能在地上吃东西了。”花草瞪了风紫一眼,然后转过头来朝夜轻寒微微一笑。

  “对,风少你看到寒少来了居然拍桌子,应该自罚一坛。”龙水流虽然没有站起来迎接夜轻寒,但是此刻的语气听起来还是微微有些讨好的味道。

  “一坛就一坛,谁怕谁?你小子看我晚上不撩翻你?”风紫牛眼一鼓,又想拍桌子了,但是想起花草的话语,又讪讪的把手拍在大腿上。

  “呵呵,几位很兴致啊,不知倾城能否有幸也陪几位喝上一杯哪?”远处响起一个清脆犹如黄鹂般的声音,几人纷纷侧目,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挟着淡淡的香风飘然而来,脸上都浮现有些尴尬的表情。

  “怎么?几位公子不喜欢我的到来!”月倾城一袭白裙,蒙着一块白色的丝巾,一双黑如珍珠的眸子一闪一闪的犹如森里里钻出来的精灵。

  “怎么会?看你说的,弟妹,你能来我们高兴的不得了!”风紫最先反应过来,笑哈哈的说道,连忙从旁边拖出一张凳子,拍了拍示意月倾城坐下。

  “额!”夜轻寒脸上一排黑线,这称呼叫得,瞪了风紫一样,更加尴尬的搓了搓手,对月倾城勉强一笑说道:“倾城小姐,坐吧!”

  “对,弟妹,快坐下!”花草和龙水流也反应了过来,强压住心里的失落,笑着说道。

  相对于夜轻寒的尴尬,月倾城倒是自然很多,不顾旁边以及远处不断眺望过来的眼神,大方的坐了下来,眉眼淡起笑意,轻声说道:“呵呵,还是叫倾城吧,弟妹这称呼,听得挺别扭的。”

  “嘿嘿!倾城小姐,这弟妹迟早还是要叫的,既然你还不习惯,那就依你,你说过来喝几杯,这里可就只有酒哦!你带着丝巾不方便喝酒吧?”风紫看起来,似乎已经从求亲失败的失落中恢复过来,很从容的谈笑着。

  “那就叫寒少代喝不就行了?”龙水流嘿嘿一笑,笑得很灿烂很开怀,看起来是想今天把夜轻寒彻底灌得趴下,情场上和武斗场上都输了,准备从酒场上找回来。

  “是有些不方便!”花草阴笑着看着夜轻寒,彻底想让他表态。

  “不方便就不喝,他的算我头上,来我自罚的一坛先喝了!”夜轻寒嘴角一扬,毫不怯场,扬起手中的一坛酒,对着几人一举,仰头喝下。

  炎龙大陆的人从小练武,体制都很不错,喝酒这个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人人都会。夜轻寒也很奇怪,不知是因为这个世界的酒没什么酒精含量,还是因为自己的体质真的很不错。他从小都没有喝过酒,但是在蛮城喝了一次酒之后,他发现自己要是真喝起来,感觉喝酒就像喝水般,喝下多少都完全没有醉的感觉。

  “来啊,谁怕谁?”风紫双眼一瞪毫不示弱,花草龙水流他们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情场上斗不过夜轻寒,他们还不相信三个人喝不倒一个人。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了,由于月倾城在旁边,战争直接由没有前戏,直接进入肉搏战。三人明显有意站在一条线上,一同对付夜轻寒。夜轻寒也不惧战,先是和风紫连干了三坛,直接把风紫喝得个人事不知。然后在花草恐惧的眼神中,在和花草连干三坛,直接撩翻了花草,最后以三坛酒把龙水流喝道了桌子底下。

  此间月倾城一直睁大的两个黑得发亮的眸子盯着夜轻寒,最后看到龙水流也倒在地上之后,而夜轻寒只是脸色有些微红,眼眸还是清醒如初,才嘻嘻笑了起来,说道:“你们夜家……有喝酒的秘法?”

  “呵呵,没有,纯属本人体质好!”夜轻寒摸着鼓鼓的肚子,慢吞吞的站了起来,打了个饱嗝,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就要朝外走去。

  “你去干什么?需要我陪你去吗”月倾城微微一愣,关心的问道。

  “不用,我去……小解,喝多了!”夜轻寒含糊不清的声音随着她远去的声音回荡过来,把月倾城的没有遮住的半张脸羞得滚烫,伸手召来夜十三告诉他,去照顾一下夜轻寒,然后如同一只乱跳的小兔子般,慌不择路的走回了自己的马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