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97章 赌斗(下)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97章赌斗(下)

  “花兄威武,今日我输了,明天这个时辰再来。”夜轻寒嘴角淡着微笑弧度,今天的训练他很满意。看着亭亭而立站在夜十三旁边,笑吟吟看着他的夜轻舞和月倾城,他点了点头,打起了招呼:“倾城小舞姐,你们都在啊。”

  “夜轻寒你修炼真勤奋,倾城都有点汗颜了!”月倾城灵动的眸子闪动,看着夜轻寒那张已经脱去稚气,微微有点黝黑偏瘦的面容,心里有些微微的心疼。他知道这个少年这么努力修炼的背后都是,为了能够得到足够的积分救回他家里的妹妹。这点让她很是感动,又有点微微的嫉妒。

  夜轻舞却抖了抖挺直的鼻子,有些不满的说道:“夜轻寒,你老实交代,你怎么会我爷爷的奔牛步?是不是他偷偷教你的?”

  “奔牛步?”花草漂亮的眼睛一翻,豁然省悟,大叫起来:“哇,夜轻寒你刚才踩得是奔牛步?难怪如此诡异!”

  “回头和你解释。”夜轻寒有些无奈的瞪了夜轻舞一眼,有些责怪他说话不分场合,这等东西能在这里说?在夜轻舞听懂话闭上了嘴巴之后,才转头眉头一挑看着花草,好不容易哄着花草帮他练功,要是泡汤就不好了,所以他决定用起激将法稳住花草:“怎么你怕了?怕了你就认输,不然以后输了脸面可不好看。”

  “哼!我会怕?今天不知道是谁被我很轻松就刺中了三剑,你这个赌局稳输无疑,你就准备请我……”花草虽然有些畏于夜家这种神奇的步伐,但是在旁边两美女看着的情况下当然不会胆怯,挺了挺胸,毫不注意的说道,只是说着说着,似乎察觉后面的话题似乎不怎么和谐,连忙讪讪地闭上了嘴巴。

  “赌局?输了请你干什么啊?人妖,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啊,继续说,继续说!”夜轻舞精确的察觉了花草话语中的含义,秋水眸子表示出很浓的兴趣,见花草不说了,追问道。

  “哈哈,没什么,小舞姐,我去洗个澡迟点在和你说,这天气热得一身臭汗啊……”花草打了个哈哈,脚底抹油跑路了。

  “哼!说话含含糊糊,肯定打的赌不是什么好东西。”夜轻舞冷哼一声,对花草的态度很是不满,转头用手指着夜轻寒逼问道:“小寒子,你说,老实交代哦。”

  “额,我也去洗个澡,迟点在和你说!天气还真热。”夜轻寒见夜轻舞把目光投到了他身上,而一旁的月倾城也含笑看着他,不禁眉头一皱。随意说道,准备逃之夭夭,却见夜轻舞气得大跳似乎准备追过来,连忙大叫起来:“怎么?你们两个想和我一起洗?”

  夜轻舞本想去追的脚步连忙止住,要是真去追,怕是会给人误会了,气得小脚在地上狠狠一跺指着夜轻寒的背影大骂起来:“夜轻寒,你给我等着,姐迟早给你好看……”

  “额?”月倾城没有想到,夜轻寒竟然把她也说进去了,想着夜轻寒言语中羞人的含义,她一张出尘绝美的小脸抹上了一抹嫣红,更显得楚楚动人起来。

  接来下的日子,精英小队中除了例行的蹲点外,又多了一个活动。看花草追着夜轻寒满山乱野的跑……第一天赌斗,夜轻寒在花草的手下支持了十五分钟就被刺中了三剑,输了一局。而接下来的日子随着夜轻寒对迷踪步的越来越熟练,被他刺中的三剑的时间也在慢慢推移了。

  今日是他们赌斗的第十三天,没有轮班的精英小队阵聚集在夜十七旁边,静等着他们赌斗的开始。

  “快开始了,好了还有没有人下注,夜轻寒胜一赔十,花草胜一赔一。速度下注啊,最后一分钟。”风紫闷声闷气的声音响起,让花草和夜轻寒以及夜十七一阵无奈。

  自从赌斗第三日,被风紫知道之后。这小子就在大树下开了个外围赌局,自己坐庄,让所有没有没有轮班的小队精英再次开赌。

  “风少爷?今天赌率怎么又掉了啊?昨日寒少爷胜不是一赔二十吗?”一名花家精英苦着脸说道,前几日风紫这骗子开赌,每次都把夜轻寒的诡异步法说得天上没有,地上一家。众人一开始一听夜轻寒用得步法竟然是夜青牛成名的奔牛步时,竟然没有人敢赌他输。

  结果夜轻寒连输十三场,输的他们差点卖裤子了。而他们现在如果还买花草胜的话,****那么低,基本上都不能扳本了,只能希望夜轻寒胜利了,此刻见夜轻寒的****掉了当然急了。

  “你丫的,你懂什么?这个****是借助他们日益增长的对战经验,以及天气和他们心情啊,休息情况什么的,综合之下我核算了一夜才算出来的。要买速度,不买的话只能等明天再能下注了!”风紫脸一沉,训斥道,夜轻寒昨日差点赢了,今天如果他还不把夜轻寒的****调低的话,他会把裤子都给输了。

  对于夜轻寒进步心底却十分震惊,原先他在得知他们的赌斗情况后,他以为夜轻寒稳输。结果在夜轻寒迷踪步逐渐的熟练之后,昨日居然险些成功了,夜家的圣阶秘技迷踪步他当然清楚,大成之后的威力。只是这步法不是号称要修炼最少二十年才能大成吗?夜轻寒怎么修炼了几个月就好像第一层快成了?

  “我们赌夜轻寒赢,一百紫晶币。”就在风紫思量之时,旁边响起一个柔柔的声音。紧接着他闻到一阵淡淡的桃花香夹杂着玫瑰香水味道,诧异的抬起头,看到来人,不禁苦笑起来。

  “倾城小姐小舞姐,我只是随便玩玩的,你们就没必要参合进来吧。”看到月倾城和夜轻舞联袂而来,而且他们一出手就是一百紫晶币,他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一百紫晶币那可是一万晶币,如果夜轻寒赢了,那可是要陪十万晶币的。

  “怎么的?你开这个庄,不就是想让人下注吗?难倒是黑庄?”夜轻舞哼哼一声眉头微微皱起,瞪着风紫,一副就要发飙的样子。

  夜轻舞一说,旁边的精英立马有了主心骨般,集体拿着鄙夷的目光看着风紫,似乎他不不接这个单,那就集体鄙视他般。

  “行,既然你送钱来,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到时候输了可别哭!”风紫无奈只得干笑两声,接下这个押注,心里却开始祈祷起来,花草你一定要努力啊,否则这把输了,可是要陪一千紫晶币,等于是十万晶币,这怕是他全部的家当都不够赔啊。

  这边赌得热闹,那边却打得热闹,夜轻寒似乎对这十八个步法越来越熟练了,竟然没有按照往常一样,被花草追着四处乱跑。只是不停的在草地上转着圈,每当花草的剑就要刺中他的身体时,他脚步却未卜先知般,诡异的扭动起来,险险躲开。

  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可是花草竟然只是刺中了一剑。这一剑还是他设计了好久,把夜轻寒逼到一个地形极不平缓的乱石堆附近,利用残影分身才刺中的。现在的夜轻寒他感觉就像个泥鳅,每次都感觉要刺中,却都被他险险躲过,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已经过去五十分钟了哦,风少爷,准备好钱吧,十万晶币,这得买多少衣服啊。”旁边的夜轻舞和月倾城看得十分入迷起来,时不时为夜轻寒神来之笔的一次躲避喝彩一声。而在夜十七的提示下,已经过了五十分钟,夜轻舞这才笑呵呵的望着苦着脸的风紫打趣道。

  旁边的精英小队的成员也,满是兴奋。虽然赌率降低了,但是如果这次赢了他们还是有机会把以前输的拿回来,不禁更大声的为夜轻寒喝彩加油起来。

  “这不还有十分钟吗?急什么?高手过招,一秒钟都可以刺出几剑,谁输还不知道那?”风紫黑这个脸,吞了口唾沫。咬牙硬撑。心里却早已把花草骂了几十遍,随着时间的推移特的心也越来越凉,越来越暗淡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