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02章 追悔莫及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薛中田听到唐诚问起这个问题,薛轻轻吐出一口气,说:“至于说到苏山市方面出现的豆腐渣工程,万庚同志给我汇报后,我也是非常生气,我已经责令万庚同志立即着手组织人去调查,一旦发现,确实是有人偷工减料,中饱私囊的话,我们的态度是明确的,就是要严肃处理。(看啦又看小说)”

  唐诚也有担忧,如果让赵万庚去查赵万庚,是什么也查不出来,最多也就是一个大事化小。

  唐诚就建议到:“是不是让省纪委的人也介入调查啊?联同市纪委的人一起赶赴到苏山市。”

  唐诚是想,有省纪委的介入,效果要好一些。

  薛中田说:“省纪委的人这次就不要参与了,省纪委的冯书记已经给我汇报过了,苏山市方面在安置房的建设中,确实是存在着一定的违规问题,但是,他们报上来的材料我看过了,主要还是一些下面基层干部的问题,是开发商从中渔利的问题,这一点,我说了,让赵万庚同志去严肃处理。我们省委还有大事可做,这件事,我们省委就交给万庚他们去做。”

  唐诚的建议,在薛中田这里,就根本难以获得通过!

  唐诚掌握不到纪委人员,没有纪委的参与,唐诚就抓不到个别领导**的证据,唐诚手里没有证据,也就无法做到清洗**分子!这是一环扣着一环。

  唐诚只好淡淡的说:“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说什么了,还是按照薛书记的意见办。”

  “那就好吗!”薛中田听后,就十分得意了!他说:“我们还是先谈谈风力发电的项目问题吧,我们要尽快的促成这个项目的签约,举行签约仪式的时候,华夏国总理说了,首长会尽力出席,如果总理出席不了,他也会让副总理出席,反正是上面非常重视这次和777集团的合作,争取建设我们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

  唐诚点头说:“好的,我一定要促成这次合作。”

  唐诚离开了薛中田的房间,唐诚回到了省政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沉思!

  从眼下的局势来看,唐诚如果想要在甘南立住脚跟,一步步的掌控权力,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一个市委书记赵万庚就处处和自己做对,不听自己的招呼,而唐诚想要清洗他,却无从下手,赵万庚身后有薛中田力保,唐诚动不得他!这样下去,唐诚永远在甘南打不开局面,受制于他人!

  唐诚拿过来甘南省委常委分工一览表,唐诚审视了一下,把笔首先点在了省委副书记韦成鹏,还有一个人就是纪委书记冯兆信!

  这两个人,唐诚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对待,一个需要拉拢,团结,以增加力量;一个呢,要坚决的予以清洗!

  综上所述,看来,唐诚要想在甘南立足,首先要掌握的,不再是军队和警察,唐诚先要掌握纪委,然后呢,再进一步图之!

  可是,这个纪委书记,唐诚应该怎么把他变成自己的人呢!

  很显然,这个冯兆信是不能用的,必须要换人!

  换谁呢?

  要换成的这个人,必须要和薛中田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这样的话,唐诚才容易掌控纪委,有了纪委,唐诚就可以进一步纯洁甘南省的领导队伍。

  眼下,唐诚也只能暂时的屈服于对方,先对赵万庚容忍,让他继续为官一时。何况,唐诚现在都还是一个代省长,不能和薛中田关系搞的太僵。韬晦一下,也是一种策略。

  唐诚正想着心事呢,手机响了,是妻子杨美霞打来的,她已经到了甘南省城了,要来和唐诚见面,商量下一步的生活安排。

  唐诚孤身来到了甘南,虽然是身边有了牛发和林乐秋,但是,唐诚还是想念杨美霞,毕竟她是自己的妻子,另外,唐诚也怀念以前的那些朋友和身边人!

  唐诚就和牛发,悄悄的出来了省政府,去机场迎接杨美霞的到来。

  结果呢,杨美霞给了唐诚一个大大的惊喜,陪同杨美霞这次来的,不仅仅有马玉婷,竟然还有纪岚、老蔡以及光照千秋他们,以前的老熟人都来了,就是过来看望唐诚来了。

  而这个时候的唐诚,也确实是非常希望得到亲人们的关爱,在甘南,头三脚难踢,更为关键的是,直到现在,唐诚的三脚都还没有踢开。

  唐诚的眼睛潮湿了,在这个甘南地区,又见到自己的老朋友,确实让人很感怀。

  马玉婷上来,拍了拍唐诚的肩膀说:“不要这样,都已经是封疆大吏了,要坚强。”

  纪岚过来,说:“男儿无情未必真汉子,我理解唐老大的心。”

  听了纪岚一句唐老大,让唐诚心生慰藉,唐诚擦了下眼眶说:“让老朋友们见笑了。”

  其他人也过来,一一的和唐诚握手寒暄,看到昔日的四大保镖,如今脸上也是皱纹丛生,也是让唐诚感伤,人吗,总是会老的!

  机场不是寒暄之所,马玉婷是老大姐,引领着众位老人,先进入了一家酒店,在一个大房间里,大家落座。

  马玉婷主持了这个类似于家庭的会议,马玉婷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唐诚不能是一个人在甘南孤身奋斗,我们要帮他,我们不帮,谁人帮啊!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一荣俱荣一损俱。”

  然后马玉婷看了一眼唐诚说:“唐诚,我们这些人来,包括杨美霞和纪岚,她们两个也来了,就是有两个意思,第一个,让杨美霞过来甘南工作,有她来照料你的生活,免除你的后顾之忧!第二个,纪岚也要来,以商业投资的身份过来,在甘南投资一个商业,这样的话,也好让她帮你出个主意。”

  唐诚说:“让杨美霞过来,这个问题好解决,她毕竟是我的家属,可是呢,让纪岚过来,就有点犯愁了,甘南的经济落后,不同于沿海发达地区,我们投资什么商业呢?”

  马玉婷说:“不管是投资什么商业,反正是,让纪岚和光照前秋老蔡等人,都要留在你身边,古语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你唐诚一个人在甘南,孤掌难鸣,一定要让我们这帮老人来帮你,有助于你在甘南站稳脚跟。”

  唐诚说:“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只是,眼下我们还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增长点啊!”

  纪岚微笑着说:“老大,现在,我们的兄弟集团,也非往日可比,资金也十分雄厚,我们有钱,你放心,只要是合适的项目,我们投资是投的起的,只要不是上百亿,我们还是可以投的!”

  唐诚点头说:“这个资金情况,我明白,关键是,我们没有合适的契机啊。”

  马玉婷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不定,这个机会,明天它就来了。”

  唐诚苦笑了下,说:“但愿如此。”

  不过呢,机会还真是垂青于唐诚,事态的发展还真让马玉婷说准了。

  晚上,唐诚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夜晚,和杨美霞大战了一番,老当益壮,越老越会玩,唐诚和杨美霞都非常尽兴。只是有点委屈了纪岚和马玉婷。

  第二天,投资的机会就来了,唐诚被通知,要去省委开会,是一个书记办公会,列席会议的人,有薛中田唐诚和韦成鹏以及冯兆信和政法委书记。还有一个书记,是李砀山市的市委书记。

  大家落座后,薛中田说:“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主要是商谈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我怕讲不清楚,接下来,还是由李砀山市的明伦同志来讲吧!”

  李砀山市的市委书记李明伦说:“按理说,我没有资格来参加你们这个省级的书记办公会,但是呢,薛书记指名让我参加,我就破例来了,我主要是向在座的领导们,汇报一个工作,我们李砀山市之所以讲李砀山市,那是因为,我们辖区内有个山脉叫李砀山!绵延起伏上千里!最近,我们市委想要和澳大利亚国的列进集团合作,勘探和开发李砀山的矿藏资源,据说,李砀山有着丰富的矿藏,但是,一直没有被勘探查明,开发也就无从谈起,但是呢,这是我们李砀山市第一次和外资合作,我们拿不定主意,我就把这件事汇报给了薛书记,薛书记也不敢擅自做主,要充分发扬民主,所以呢,就提议召开这么一个书记会,共同商议一下,关于矿藏的问题,能不能和外资企业合作。”

  哦,原来是这么一个问题,关于矿藏的领域,唐诚并不陌生,唐诚在其他地方做主官时,都经历过这样的问题!

  不过呢,现在,唐诚知道的晚,李砀山的李明伦只给薛中田汇报。所以呢,唐诚现在需要多看多听,然后再发表意见。

  果然,第二个发言的就是纪委书记冯兆信!

  他说:“我讲点意见,我认为,我们李砀山市完全可以和外资合作!这是有前车之鉴的,我们甘南地区最大的风力发电场就是和外资合作的,举一反三,我们这个李砀山矿藏勘探和开发,依然可以和外资来合作。只要是对方出资,这个事情,还是可以谈的。”

  唐诚淡淡的说了句:“冯书记,我说明一点,这个我们甘南和777集团合作的事,这是我招商引资过来的,我们合作的是风力发电,这个合作项目,原则上和矿产不能相提并论。在对待矿产的问题上,我们要慎重。”

  唐诚说完,副书记韦成鹏说:“我赞成唐诚同志的意见,据我了解,我们李砀山脉地区,矿藏的蕴含量还是有的,尤其是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应该有这个储备的,只是呢,我们目前,受制于各种原因,一直未得到合理的开发。”

  韦成鹏说完这个话,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诚,彼此的立场就已经明白了。

  薛中田看了一眼李明伦,李明伦忙继续说:“韦副书记,我在李砀山市呆了六年,对于那里的情况和矿藏问题,我是十分的清楚和掌握,在四年前,国家资源勘探局和我们省的勘探所都对我们李砀山市进行过一次大的勘探,浪费了很多的财力和物力,但是和,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探明的矿藏储藏量有限,即便是有些矿藏,但是,目前的技术还很难做到开发利用,或者是开发难度大,投入的资金多,得不偿失!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对李砀山地区进行过开采!我在这里想要解释一下,这个勘探矿藏,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是需要付出巨大的辛劳和成本的,更为闹心的是,我们即便是投入了非常大的人力和物力,以及巨额资金,但是呢,未必就能得到丰富的矿藏回报啊!付出有的时候,是没有回报的,这是一个赌博行为,我们付出了很多资金,未必就能得到回报。要探明一个大矿,至少有另外100个勘探投资打了水漂,就像风险投资一样。”

  冯兆信也说:“是啊,李明伦同志讲的很好,矿产的开发,首先第一个要面临的难题,就是勘探!没有勘探,就没有矿藏,可是呢,目前来说,勘探所需要的成本是巨大的,我们甘南地区是没有这个资金实力的,如果我们投入了巨大的资金,去勘探,结果呢,什么都没有,我们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笔金钱啊!与其是这样,还不如把这个勘探和开发交给外资去做,我们坐享其成,旱涝保收!如果外企也没有勘探出来矿藏,这个风险全都让外企来承担,反之呢,如果他们万一是勘探拿出来了矿藏,我们也要分得一部分矿藏。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冯和李的讲述,唐诚是明白其中的玄机的!

  唐诚看了一下二位,唐诚淡定的说:“我明白你们的意思,这个矿藏的勘探,和我们国家的一个地区盛产的青皮核桃是一样的!也叫赌核桃!所谓的青皮核桃,也叫文玩核桃,核桃呢,被一层青皮所包裹,看不到里面的品相,卖家和买家,就赌,谁也不知道,付出的钱,到底和里面的核桃品相,对应不对应。”

  韦成鹏听后,点头称是。

  唐诚继续说:“可是,这是有万一的,万一我们把这个权力交给了外企来实施,人家要是赌赢了呢,真就勘探出来了矿藏呢!那我们可就是追悔莫及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