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一百零一章 不经风雨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医院又单独给宁一国的陪护人员安排了两间病房,唐诚和孔令奇就临时在临时病房里值班。(www.k6uk.com)

  宁一国病房里面,照顾他的责任就落到了苗基干的妻子安然月的身上,由安然月具体负责宁一国的饮食起居,这也是柳河县委的意见,总要有一个政治可靠的人照顾领导,自然镇长的妻子,是最可靠的人选。

  宁一国年前还是省委副书记,年后改选,才因为年龄问题,到的省人大常委会任职,排名仅此于省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杨天宇的后面,是省人大第一副主任,权力很大,在苗基干和安然月那里,那一定是一个大官,比起安然月的姨夫郝大强,不知道高级了多少倍,安然月内心暗暗下定决定,一定紧紧抓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遇,为自己的丈夫苗基干仕途升迁,铺平道路。

  苗基干力主让安然月侍候宁一国,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输液不长时间,宁一国就有了尿意,他挣扎着动了动身子,对安然月说:“护士,我想方便一下。扶我起来。”

  安然月笑颜如花,忙说:“首长,您不用起床,我给您拿过来小便器,您在病床上解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呢!”宁一国不好意思的推辞到:“你还是扶我到卫生间里吧!”

  “哪有什么不好意思呢!”安然月态度就像侍候自己的亲人一样,忙把一只崭新的小便器拿到手里,说:“您第一是领导;第二您是病人;无论那一条,我都要服侍好您。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乐意做的。”

  说完话,安然与就挽起袖子,伸出胳膊,伸手就掀开宁一国的薄被,一只手顺势就把小便器放到了宁一国的身下,然后说:“领导,可以了,您方便吧!”

  安然月还要亲自去给宁一国解开裤腰带,宁一国忙伸过手去,说:“我自己会来的。”

  可是,宁一国第一次用这样的便器方便,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用力,把自己的小腹部的肌肉,都挤的生疼了,也没有尿出来。而且自己排尿的玩意,多次从小便器口里滑出来。放进去,又滑出来,放了三次,都没有成功。

  宁一国就不耐烦的说:“护士,你还是扶我去卫生间吧!”

  安然月莞尔笑了一下,她脚下放好一个盆子,她俯身过去,一只手直接帮助宁一国抓住它,不让它滑出,另一只手找了一个水**,向下面盆子里滴水,安然月很有经验的说:“这一次,领导就可以解决了!”

  “那怎么好呢!那怎么好呢!”宁一国有点受宠若惊,他急忙谦虚的说。

  “不碍事的!”安然月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这些都是我们医院这些当护士的应该完成的工作,您不用客气。尿吧!”

  宁一国在水声的刺激下,慢慢的就尿了出来,安然月就把宁一国的尿液端出来,倒回了卫生间里。

  有了这样的前提,宁一国马上对安然月转变了态度,他笑呵呵的问安然月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安然月羞涩一笑,说:“我叫安然月,就在这家医院上班,我的丈夫,是您刚刚视察的城关镇镇长!”

  “哦!”宁一国答应了一声,又问到:“你丈夫叫什么名字啊?”

  安然月顿感有了希望,她忙答道:“叫苗基干。还希望得到首长的提携啊!”

  宁一国就笑了笑,没有说话。

  三天以后,宁一国身体恢复的很好,胸闷和气喘现象消失了,身体感到十分的轻松,邓魁又给宁一国听听心脏,告诉宁一国:“身体恢复的很好。再有几日,就能痊愈了。”

  宁一国真是相信了邓魁的医术,只夸邓魁的医术高明,妙手回舂。

  宁一国说:“我的身体康复了,第一要感谢的是邓大夫的医术高;第二个要感谢的就是小安啊!这和她对我的精心照顾是分不开的。”

  邓魁就和安然月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晚上,又是安然月一人留在宁一国的病房里照顾,其他人都被宁一国撵到了外面,他已经很信任安然月了。

  唐诚看到安然月把病房里的窗帘给遮盖上了,唐诚目睹了安然月的种种迹象,每一次都是化妆而来,这个安然月一定是和这个宁一国攀上了关系,两人打的火热了。

  都是官职给闹得。

  白天已经把液体输宪了,晚上就不用输了,宁一国的心情也愉悦,安然月依然陪伴在他的身边,身边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陪着,再加上邓魁的医术确实高明,宁一国顿觉身体充满了力量,往日那个叱咤风云的省委副书记任上的宁一国又回来了。

  安然月坐到了宁一国的身边,给宁一国剥了一个蜜桔,蜜桔是南国蜜桔,鸽子蛋那么一般大小,安然月剥一个,宁一国就一口吞下肚,再等着安然月剥另一个。

  安然月趁机向宁一国介绍了丈夫苗基干的情况,她温柔的说:“首长啊,我丈夫苗基干在城关镇镇长任上已经干了快五年了,工作一直处于全县的先进行列,能力和经验一直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上一次县里调整副县级的时候,我们家的基干就差一点被提拔为城关镇党委书记,但是,由于我们县里市里省里都没有关系,一直受到其他人的排挤,总也扶不了正,唉!都怪我们上头没有人啊!眼看着,是个人才,却处处被人压制一头,我都替我们家的男人,难过和抱不平啊!”

  宁一国咽下一个蜜桔,抹抹嘴唇,说:“是啊,古语说,朝里有人好做官,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啊!无论时局如何演变,这个道理不会变,小安啊,你说的这些,我都理解,你让你们家的男人,好好干,只要工作干好了,会有他的出头之日的。”

  安然月忙说:“谢谢首长的鼓励,我一定会把首长的话带给我们家男人的。”

  宁一国蜜桔吃够了,他说:“天色也不早了,我的身体好多了,小安啊,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早晨,你早一点过来就可以了。”

  安然月看到人家宁一国想要撵自己,她有点心不甘,如果不把首长侍候好了,她丈夫的书记梦,就更难实现了。

  没有付出难见回报,不经风雨,难见彩虹。

  安然月豁出去了,反正自己是为了丈夫的事业,想到这里,安然月大方的说:“首长,再让我给您按摩一下,您有睡意了,我自己就悄然离开了。”

  说完话,也不等宁一国表态,她就掀开宁一国的身体上的薄被,给宁一国按摩起下肢来。

  宁一国在柳河县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宁一国离开柳河县之后,不到十天的时间,马玉婷就被叫到了市委组织部谈话,拟提拔马玉婷为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苗基干为城关镇党委书记。

  镇长一职,暂且由苗基干兼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