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24章 物我两相忘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正要去河滨公园会见纪委书记魏雷,这个时候,突然车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女人,唐诚定睛一看,原来是大姨子杨艳霞,杨艳霞也喝酒了,有种女人喝酒了,脸色绯红,可是有种女人,酒喝多了,脸色不红,眼睛却还是亮晶晶的,眼下,杨艳霞的就是这样,她的眼神就非常明亮,在这个夜色中,更像是脑门下安装了两个六十瓦的小灯泡,烁烁有神。(www.k6uk.com)

  杨艳霞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然后,笑着问唐诚说:“这么晚了,你又喝酒了,不去睡觉,又想干什么去啊?”

  唐诚说:“我去办点事,姐,你先去睡吧。”

  杨艳霞却不答应,也要跟着唐诚一起去,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杨艳霞想和唐诚多呆一会。

  唐诚是去办正事,何况又是去面见纪委书记,带上自己的姨子去,这算怎么回事啊,唐诚就劝说杨艳霞下车。

  可是,杨艳霞态度坚决,就是坐在唐诚的车里不下去了,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地雷阵,都表示要跟着唐诚去。

  唐诚只好报以苦笑,说:“军哥呢?你出来了,军哥知道吗?”

  杨艳霞说:“他喝多了,睡的和死猪一样。”

  唐诚毕竟和这个大姨子有着深厚的情谊,杨艳霞的心情,唐诚也明白,只好就答应了。不过呢,唐诚让杨艳霞答应自己,等一会唐诚和人见面谈事的时候,杨艳霞要呆在车里不能下来。杨艳霞就答应了。

  唐诚就让牛发开车,一起去河滨公园见魏雷。

  车子很快就驶到了河滨公园,唐诚让牛发把车子停靠在一边,杨艳霞就呆在了车里不下车,唐诚去大沙河边的木质走廊上,去和魏雷见面。

  唐诚来到了走廊上,望着河上璀璨的灯火,和奔流的河水,唐诚的心潮澎拜,希望这次,魏雷可以帮助到自己,打乱薛中田的部署。

  不大一会,魏雷到了。

  两人面对着河水,着重谈了甘南省的反腐形势,之所以两人深夜在这个河边见面,是甘南省严峻的形势所决定的!

  唐诚尤其是关注苏山市和李砀山市,着重的把这两个市的情况,向魏雷做了说明解释。

  魏雷听后,神情也很凝重,和唐诚的思想是非常统一,不能让道德败坏的人窃取到高位,更不能让**分子去升官!

  唐诚深夜和魏雷谈完了工作,然后,魏雷先走,唐诚后走,两人离开了河滨公园,唐诚回到了车里,再来看这个杨艳霞,竟然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唐诚把自己的外衣脱掉,给杨艳霞盖上,然后轻轻的对牛发说:“开车,慢一点,再回到我们原来的那个宾馆。”

  一路上,牛发车开的很稳,杨艳霞也没有醒,车到了宾馆,唐诚下车,把杨艳霞叫醒,然后,送她回到了宾馆休息,杨艳霞睁开蓬松的睡眼,唐诚扶着她,进入了宾馆,因为,在这个宾馆里,杨美霞还在呢,唐诚也要下榻在这个宾馆里。

  但是,进入到宾馆后,杨艳霞睡了一会,酒劲也下去了不少,她虽然表面上装醉,其实呢,她心里清楚的很,早就另外安排了一间客房,杨艳霞把唐诚拉到了这间客房里,然后,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唐诚的怀里。

  开始,唐诚还想抵制,但是,架不住杨艳霞温润的身体和炙热的嘴唇,两人很快就倒在了大床上。等到两人大汗淋漓的干了一场,才各自返回到了原配的身边。

  第二天,唐诚反倒是起的很早,唐诚毕竟是一个领导干部,在宾馆里过夜,唐诚也要注意影响,所以呢,趁着天色还蒙蒙黑的时候,唐诚就已经出来了宾馆,来到了省政府,唐诚进入到省政府大门之后,天色才蒙蒙亮。

  唐诚也没有急于进屋,而是在省政府花坛那儿,散步,趁着这个空档,唐诚晨练起来。

  可是,当唐诚走到了花坛那里,计划在这个草坪上打打师傅传授的神龟太极拳的时候,唐诚一看,这个位置竟然已经有两个人了,两人正在专心致志的打着太极拳。

  对于太极拳,唐诚是颇有造诣的!

  就在一边静静的观看着对方在打太极,俗话说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唐诚是个太极高手啊,一眼就能看出来,正在打太极拳的这两位,是个高手。

  唐诚默默的看完他们两个人的一套拳法,就忍不住轻轻鼓起掌来。

  一下子就把打太极拳的这两位给惊着了,急忙驻足回头一看,竟然是省长在观看!

  这两个人就走过来,忙说:“省长,您起到早啊!”

  唐诚微微笑了,问到:“你们两个的太极拳打的很好,在什么地方学到的啊?”

  其中一位年岁大的人说:“省长,我叫韩满仓,早年参加过支前,就被留在了省政府做勤杂工,这一做就是几十年,这套太极拳法是我们家祖传的。”

  唐诚哦了声,说:“原来是老韩师傅啊!你的这套拳真不错。”

  唐诚就把目光投向另一位,这位同志,唐诚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省政府的职工。

  果然,这位同志自我介绍说:“省长,我姓崔,我叫崔进财,我就在我们省政府工作,在政策研究室。”

  哦,唐诚想起来了,前几天,唐诚还在甘南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标题是《论甘南省的环境和经济发展》,这篇文章,唐诚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对于其中的论述和观点十分赞赏,唐诚就注意到了这个作者名,叫崔进财,名字很特殊,唐诚就记住了,为此还和秘书处的人打听这个人,秘书处的人就告诉唐诚,这个人就是我们省政府政策研究室的主任。

  唐诚的兴致登时就上来了,唐诚对这两位喜欢太极的同事说:“我也喜欢太极,要不然就这样,我打一套太极拳让你们看看,请你们给我做一下评判,我打的这套太极拳法如何啊?”

  唐诚的这个提议登时让韩满仓和崔进财非常惊讶,想不到这位新来的省长竟然也是一个太极爱好者,当即就站在一边,欣赏唐诚打太极拳。

  唐诚屏声静气,忘却现实中的烦恼,开始一招一式的打起师傅余路宽传授的神龟太极之绝学,伸手之间,唐诚的心情边回归到了大海边,心胸开阔而内敛,平静而蕴含精气神,拳势如大海,滔滔而不绝,举手间,唐诚的心情开始平静下来,顿时感觉到身轻气爽,物我两相忘。

  唐诚一直认为,自己身上是有佛性的,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从了政,唐诚有的时候,真想出家做和尚,念经诵佛,参悟佛法,也许,凭唐诚的悟性,可以修行成为一代高僧。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唐诚打完了龟式第一套的太极拳,只把旁边的那个韩满仓和崔进财看傻眼了,唐诚站定身躯后,韩满仓过来,不住的点头说:“省长,你打的这套太极拳更有味道,形气神俱到啊!我敢打赌,你的这一套太极拳,一定是名家所授,来历不凡,我呢,也是这一代有名的拳师,对于各地区的太极拳均有涉猎,太极拳分为杨氏四十式、陈氏五十六式、吴式四十五式、孙氏七十三式和武式四十六式太极拳。但是呢,您的这一套,开天辟地,独创一法,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啊!果然是名家所传啊!比我们老韩家祖传的更为精到!”

  崔进财也过来说:“好,掤捋挤按须认真,上下相随人难近,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合即出,跟随沾粘不丢顶。你这套太极拳得其精髓也。省长,真是想不到,您也是个太极爱好者,我这个人不喜欢官场上的那些俗套,倒喜欢练练身体,做做学问。您的这套太极拳,我也很欣赏,如果省长不嫌弃的话,是不是让我跟着您练练啊!”

  唐诚微微笑了,说:“太极拳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大家相互切磋,互相进步,为的是有一个好的身体,既然我们三个都喜欢太极,那就一起玩玩吧。”

  于是呢,唐诚就在前面打拳,崔进财和韩满仓在身后跟着唐诚学习这套神龟太极拳法。

  不觉间,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省政府的看客,包括附近的居民和省政府门口执勤的武警,也参与围观。

  三个人练出了一身汗!

  周围的看客,看到领头打太极拳的竟然是省长唐诚,都纷纷给唐诚鼓起掌来。

  唐诚锻炼完身体,问韩满仓说:“老韩啊,金财,还没有吃早饭吧?走吧,和我一起去食堂吃吧。”

  韩满仓登时就战兢不已,忙摆手说:“不了,不了,我们出去喝完豆浆吧,可不敢在打搅省长了。”

  崔进财也说:“是啊是啊,我和老韩头,打完太极拳,就去街口那里喝完豆浆就完事了。”

  唐诚看着他们二位,唐诚说:“那好吧,既然是我请你们二位去吃食堂,你们不去,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街口那里喝豆浆吧。”

  说着话,唐诚也不再接受他们的推辞,穿上外衣,就和老韩和进财,出来省政府,在街口附近的一家永利豆浆店,进去吃早餐!

  结账的时候,崔进财要去结账,唐诚说:“进财同志,说好的,今天是我请你们,还是让我来买单吧。”

  崔进财就争辩说:“领导,怎么能让您去买单呢!第一,论政治,您是我的领导,第二,论太极拳,您是我的老师;徒弟孝顺师傅是应该的,所以这顿早餐,还是由我来买单。”

  韩满仓也说:“崔主任说的有道理,就让崔主任去买单吧。”

  三个人吃的早餐,一共也花不了几个钱,唐诚就争执不过,让崔进财去买单了,唐诚说:“那我们说好了,轮流制,以后,我们还要一起晨练,下一次就轮到我了。”

  韩满仓憨厚的说:“那下下次就是我了。”

  唐诚微笑着点头。

  韩满仓激动的心情难以抑制,他眼睛湿润的说:“领导,给您说句实话吧,我在这个甘南省政府做了三十五年的勤杂工了,省长一届一届的,我是见过不少,无论是电视上的还是真人,我都遇到过,但是,从来都没有和省长一起吃过饭。我能和省长吃过一顿饭的,就是您独一人啊!我老韩,在省政府做工三十五年,我,我值了,等我闭眼的时候,我可以骄傲的给我孩子们说,我和省长一起吃过饭。”

  唐诚淡淡笑了,说:“省长也是人,我也是一个平民家出生的孩子,大家都是老百姓,和我在一起吃饭,这没有什么新奇的,以后,这样的事,是常态。”

  唐诚正和老韩聊着家常呢,这个时候,过来了两位食客,问老韩说:“老先生,吃饱了吗!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