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29章 还是钱的事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秦秀锦给唐诚做完了按摩,问唐诚的感受如何?

  唐诚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原本有点腰部酸胀的感觉,现在竟然是没有了,下肢变的很轻松,身上的疲劳感一扫而光,想不到,这个驻京办主任的手法这么高超,登时就让唐诚佩服不已,按摩的技艺确实不错。(k6uk)

  唐诚由衷的点点头说:“确实不错,一定是得到高手的真传,你的这套技法是祖传的啊?还是你后天学来的啊?”

  秦秀锦回答说:“怎么说呢,也算是祖传,也算是后天学来的,这是我回老家的时候,我们家族里面的一个三爷爷,他传授给我的,他是一个盲人。我回去的时候,总是给三爷爷买点礼物,他就把这套按摩技法偷偷传给我了。”

  唐诚点点头说:“对于盲人来说,职业自古就是说书的,按摩的,算命的,如今又多了一个弹钢琴的。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会有希望。”

  秦秀锦说:“对啊,上天再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啊!”

  唐诚就和秦秀锦聊天,想不到,两人聊的还不错,大有相见恨晚之之际。

  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和漂亮的女人聊天,时间就会过的更快了!转瞬间,六点半就来到了,由于唐诚是找铁道部的周小舟办事,想要把京泰线途径甘南,是有求于对方,唐诚也只能是先到,在饭店里等着对方,而不能让对方等自己!

  唐诚就下楼准备了下,就和副省长秦秀飞,主任秦秀锦,以及牛发开车,赶到了驻京办附近不远的一个叫瑞乡村的饭店里,唐诚就在这里和周小舟见面!

  唐诚来到了饭店房间里,秦秀锦安排,让唐诚坐到主陪的位置上,是东家,因为这顿饭,是唐诚出面宴请对方,周部长才是主宾。秦主任安排,让唐诚坐到主陪的位置上,副省长秦秀飞坐在唐诚的左边,右边就是周小舟的位置,秦秀锦呢,是副主陪,就坐到了唐诚的对面,方便倒酒添菜。

  牛发就没有上桌。

  唐诚来到后不久,秦秀锦的手机就响了,是铁道部的周部长打过来的,秦主任忙说:“周部长,我们已经到了,您也到了,好,我这就去楼下迎接您。”

  说完,放下手机,秦主任就请示唐诚说:“唐省长,周部长的车已经到了停车场了,要不然这样,我们下到一楼大厅里,去迎一迎,显示我们对周部长的尊敬,怎么样啊?”

  这就是找人办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唐诚很少有下楼迎接他人的习惯,唐诚先于周部长早来,在房间里恭候,已经是给足他面子了。唐诚真就没有必要亲自再跑到楼下大厅里去迎接,跑项目,也是工作,不是唐诚个人私情求于他,唐诚骨子里,不喜欢把自己低人一等,对人阿谀奉承!

  唐诚淡定的说:“秦主任,这样吧,我就不下去了,你和秀飞同志,你们两个下去迎一迎吧。”

  秦秀飞忙站起来说:“这也好,这也好,我和秀锦下去,就可以了。”

  秦秀锦就点头说:“那好吧。”

  就这样,唐诚在房间里等候,秦氏兄妹,就下来大厅里,去恭候周部长!

  周部长到了。

  周部长五十多岁了,是个秃子,头顶之上,没有一丝头发,就像茅草包围住了一个电灯泡。私下里,也有人把他称呼为秃部长。

  秃部长不高的身材,却很肥胖,肚子很大,下面的腿又很细,给人一种底盘不稳的感觉,大风就能把他吹倒。也是个青蛙身材。

  和周部长同来的,也有两个人,一个是副部长,一个是部里的一位处长。

  秦秀锦疾步过来,握住了周部长的手说:“周部长,您来了,我们在388呢。房间都已经订好了,谢谢周部长能给秀锦这个面子。”

  周部长握住秦秀锦的手掌,左手轻轻的抚摸了下秦秀锦的绵绵手背,笑着说:“秀锦啊,其他省驻京办主任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是,你秦主任的面子我要给啊!”

  秦秀锦甜甜一笑说:“谢谢周部长,我们楼上请吧。”说着话,秦把手掌从周部长的手里抽出来,再去和铁道部的副部长、处长握手寒暄。

  秦秀锦把副省长秦秀飞介绍给周部长说:“部长,这是我们甘南省分管交通的副省长秦秀飞同志,你们应该见过面。”

  周部长就打量了下秦秀飞,握握手,说:“应该见过面。”

  秦秀飞说:“部长好。”

  周部长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唐诚,他就问道:“不是说,你们甘南省省长唐诚同志也来了吗?”

  秦秀锦急忙解释说:“来了,唐诚省长在房间里恭候部长大驾呢。”

  周部长看到唐诚并没有亲自下来迎接,他心里就有一丝不悦,眼神里就流露出来对唐诚的不快。

  不过呢,既然人都已经到了,就因为唐诚没有下楼来迎,他直接就在掉头返回去,也不好,毕竟都是这个身份的人了,基本的胸怀还是有的。

  周小舟走到了三楼,唐诚已经在餐厅门口恭候了,唐诚过来和周部长握手寒暄,然后,一起走进了房间,按照事先说好的位置,大家落座。

  秦秀锦吩咐上菜,菜肴上来了四个之后,秦主任打开了一**白酒,说:“无酒不成席,我们少喝一点。”说着话,秦秀锦先给周部长满上一杯,然后依次的倒满其他人的酒杯。

  唐诚端着酒杯,对周部长致意说:“周部长啊,我们是初次见面,我指的是这样的单独场合,所以,我提议,我们共同喝四杯酒吧,四季平安。”

  周部长笑了,说:“好吧,不过呢,我们还是以说话为主,喝酒为次。”

  唐诚点头说:“我明白。”

  酒过三巡。

  共同的四杯酒结束了,唐诚和周部长单独表示了两杯。

  聊过其他内容之后,唐诚开始把此行的真实目的讲出来,唐诚问周部长说:“周部长,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想为我们甘南做点事情,听说,国家正在规划建设一条主干铁路线,叫什么京泰线,贯穿华夏国南北西,我想呢,我们甘南交通落后,大铁路线以我们甘南为起终点的就没有一条,就连通过甘南辖区的主干铁路也微乎其微,所以呢,我们甘南急需要改变这种铁路交通落后的面貌,眼下,国家正要建设大铁路线,这对于我们甘南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想,周部长考虑一下,能不能让我们甘南省城,也成为这个京泰线上的一个大坐标,线上能让我们甘南建立一个大车站啊!”

  周部长听完唐诚的话,周小舟说:“不错,你的消息一点也不假,国家是要斥巨资建设京泰线铁路,这条线建成以后,将会变成我国第二大铁路线,里程将基本和龙海线扯平,途径的地市甚至要超过龙海线,投资上千亿,将是我们十二五规划中,最重要的一个大项目,项目已经列入全国发展纲要,国务院重点督办工程,这个项目目前,前期的论证工作已经结束,即将进入到项目的实际操作阶段,我呢,也正在积极的推进这个项目,这个也是我们铁道部今明两年重点抓的项目。”

  周小舟说的这些,唐诚心里也明白,项目一定是个好项目,可是,关键是,这个好项目,它途径甘南吗?它能给甘南的群众带来好处吗?

  唐诚把这个疑问讲出来。周小舟淡然的笑了下,说:“这个问题吗!我注意了下,好像在规划书上,京泰线并不途径你们甘南。”

  唐诚说:“你确定,京泰线不途径我们甘南吗?”

  周小舟说:“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是这样。”正好,周小舟此次来赴宴,身边还带着一位处长呢,这位处长正好是部里规划处的,周小舟就问这个处长,处长从背后的包里,掏出来一个折叠式的地图,他说:“我正好带着京泰线的地图标线呢。”他拉过来一把椅子,在椅子上把地图打开,看了看说:“唐诚省长,周部长,京泰线确实不经过甘南。”

  唐诚也过来,审视这个地图,在地图上,有一条粗粗的红线标注,这个就是京泰线走的标线,唐诚用手捋着这个红线,这条铁路途径了大半个华夏国,可是,遗憾的是,偏偏就是不途径甘南。

  唐诚看完地图标线,唐诚站起来,回到了座位上,唐诚说:“周部长,地图我也看了,按照原来的设计方案,这个京泰线确实不途径我们甘南,可是,这不是问题啊,现在,这个京泰线还并没有开工建设,现在的这个标线也只是一个初稿,我们可以让这个京泰线绕个弯,把它的线路扭一扭,让它途径我们甘南,这也是我今天来找部长的原因啊!”

  周部长听完唐诚的建议,他不紧不慢的喝口茶,然后说:“这是行不通的,京泰线路,这是我们华夏国铁道部设计院在国务院设计规划室的领导下,和华夏国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处、国家地质局、国家海洋局、中央党校发展论证小组等部门共同研究讨论出来的线路标线,而且这个线路,已经报请了国务院办公厅和部里备案,不可能是再变更了,唐省长啊,你啊,和我联系的稍晚了些,如果是在这个线路图还没有制定出来之前,和我联系,工作还可以商量,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唐诚却心系甘南落后的交通状况,唐诚说:“我们甘南,地处偏僻,经济条件不是很好,首先呢,交通落后就制约着我们甘南的发展,国家也在强调西部大发展,我们甘南也非常需要这条铁路线,当初,你们制定铁路线的时候,为什么不考虑我们甘南啊!我认为,你们制定的这个铁路线路图,它本身就有硬伤,既然有硬伤,为什么就不能更改呢?”

  周部长见到唐诚这么说,周部长就咦了声,说:“唐诚同志啊,你可不要冤枉人啊,国家支援西部大开发,我们铁道部也是支持的,我们铁道部和设计勘探院,当初在制定这个线路的时候,是争取过你们甘南的意见的!可是,你们甘南明确表示过,不要这个铁路线啊!”

  周部长把这个话语说出来!反倒是让唐诚惊诧了,甘南交通滞后,这么好的一个事,甘南怎么会不接受呢!

  唐诚就问到:“是吗!还有这样的事。”

  唐诚转脸问副省长秦秀飞说:“这件事,你知道吗?”

  秦秀飞面露难色,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隐瞒了,他回答说:“一年前,铁道部确实因为这个京泰线,征求过我们甘南的意见,我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了省委书记薛中田同志了,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唐诚登时就明白了,铁道部在制定线路前,确实是征求过省委书记薛中田的意见,但是,却被薛书记给拒绝了!

  那个时候,唐诚还没有来甘南任职呢!

  可是,疑问随即又来了,这么好的一个大铁路,途径甘南,应该是个好事啊!薛中田也不傻,为什么他会拒之门外呢!

  唐诚喝口茶,平稳的语气说:“相信大家一定知道我们华夏国里,有一个知名的城市,叫史家庄吗!还是一个省会城市,号称全国第一大村庄,而且,它还有一个别称,叫火车拉来的城市,1900年前,这个史家庄,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一年后,这里来了一伙法国人和比利时人,要在这里勘探建设一条新铁路,这条铁路线叫正太路,结果呢,起点就设在了这个史家庄,随后,交通的发达,带动了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使之后来变成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这就是铁路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铁路线途经那个省份,那是哪个省份的福气啊!”

  周小舟听完唐诚的典故,周小舟点头说:“唐省长讲的没有错,事实就是这样!可是,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当初,那个铁路线的建设,完全由外国公司投资拿钱,不用史家庄村民掏一分钱,如果当时,让村民掏钱,估计,村民会坚决反对把铁路起点建到他们村子里!唐省长,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周小舟把这个话说出来,唐诚也不傻,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周小舟的话外之音!

  唐诚就没有再在这个酒桌上,继续这个话题。

  酒席散之后,其他人都知趣的先退出这个房间,把这个房间腾出来,让给唐诚和周小舟继续谈话,两位大领导,毕竟还有贴己话要说。

  房间里就剩下唐诚和周小舟两人了!

  唐诚说:“周部长,现在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话,请部长明说吧。”

  周小舟说:“唐诚同志,其实呢,我的意思也告诉你了,国家是要投资建设这个京泰铁路,可是呢,资金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建设这个一个大工程,涉及到开山架桥,开凿隧道,路程遥远,投资额度,所耗费的人力和物力,以及巨大的资金,这是非常惊人的,仅仅凭一方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这么大的一个工程的,国家可以出资一部分,但是,一下子就让国家全部的把建设铁路的钱拿出来,这是不现实的,国家也鼓励私募资金进入到这个铁路建设领域里来!就是要多方筹措资金,如果京泰线要是途径你们甘南的话,我不说其他方面的投资了,就仅仅是土地拆迁补偿费用,就要上百亿啊!这笔钱,恐怕还是要你们甘南省自己解决,另外呢,也需要你们省财政,支援一下,你们省里也要帮着筹措一部分资金。你比方说,原来我们建设的一个三省铁路,叫开通铁路,途径了川西省和云贵省和广南,其中呢,川西省就出资86亿元,含征地拆迁费用,云贵省承担本省征地拆迁费用42亿元,广南自治区承担本区征地拆迁费用20亿元,其余剩余的500亿元来自铁道建设基金,和这个开通铁路相比较,如果让京泰线途径你们甘南的话,你们省里至少要承担项目资金二百多亿。对此,你们省里有这个实力吗?”

  唐诚登时就明白,薛中田为什么不要京泰线途径甘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