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31章 化险为夷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刘思进讲完,另一位副省长赵铁柱也发表了意见,他和曹建友走的比较近,他发言,支持曹建友的意见,他说:“我倒是支持曹省长的意见,我认为,目前,结合我们省的实际情况,还不足以承受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和我们省的经济总量相比较,京泰线即便是通到我们甘南省里来,也是一个资源浪费,干事业,还是循序渐进,以自然推进比较好,步子迈的太大,容易折腰,所以呢,请唐诚同志考虑,是不是暂缓这项工作啊!等到我们省有实力之后,再进行这个工程项目。(K6uk)”

  赵铁柱讲完,秦秀飞马上反驳到:“赵铁柱同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我刚才说了,像京泰线这样的大铁路,千载难逢啊,错过这个机会,以后二十年,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即便是二十年后,我们甘南有了这个资金实力,可是,京泰线呢,那个时候,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秦秀飞驳斥赵铁柱。

  赵铁柱也不是吃素的,他和曹建友是联盟,依仗着和曹建友的关系不错,就马上驳斥秦秀飞说:“秀飞啊,你有天眼吗!你可以预知后五百年的事情吗!可是据我所知,你秀飞就是一个普通人,你没有预知未来的本领,那么,你凭什么就说,后二十年就没有在建大铁路的机会呢!十年,变化是蛮大的,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比京泰线更好的机会出现在我们甘南面前呢!”

  秦秀飞当然也是不甘示弱,他继续驳斥对方说:“我是没有预知未来的本事,可是,有些事情,是可以从现有的条件上,判断未来的情景的,这是哲学范畴的事情,我今天不想和你探讨哲学,总之,我认为,我们甘南非常需要这条铁路,我支持省政府,坚决把这个项目争取到手,为我们甘南经济腾飞,创造牢固的基础。”

  其实,秦秀飞这样说,已经表明自己的立场了,不想和赵铁柱才大吵大闹,甚至最后演变成了人身攻击。

  可是,可恶的赵铁柱还是不依不饶,认为真理就掌握在他的手里一样,他还装逼的说:“讨论哲学,我也比你有学识,我是中央党校01级的毕业生。”

  秦秀飞也被对方的傲慢和无礼给激怒了,常言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现实生活里,更多时候,却是,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啊!

  秦秀飞回击到:“我也是中央党校02级毕业生。”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两位副省长,唇枪舌剑,就要吵起来。

  唐诚就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曹建友,这个家伙注意到唐诚在看他,唐诚的意思,就是想让曹建友出面来制止。但是,这个曹建友就是装作看不到,他还盼望着省长办公会,打起来才好呢,那个时候,省长办公会上,副省长们都动手了,传出去,笑掉人们的大牙,而最没有面子的人,还是唐诚!受嘲笑最多的人还是唐诚,所以,曹建友乐做壁上观,把眼睛瞅向一旁。

  唐诚心里,最反感的一种人,就是看不起自己,对自己嘲笑的人!

  登时,曹建友的漠然和卑劣,让唐诚的心狠了起来!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一切都是这个曹建友自找的,看来,唐诚下一步,先把省政府给清洗了,攘外必须先安内,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唐诚清了下嗓音,就靠自己的能力了,唐诚沉静的口气说:“秀飞,铁柱,你们不要争了,你们都是哲学高手,但是,今天我们的这个省长会,不讨论哲学范畴,讨论的是要不要京泰线的问题!既然大家对这项工作有异议,我们可以举手来表决,这是解决分歧的最好办法。”

  曹建友在省政府经营多年,又和薛中田关系铁,他在这些副省长里,是有一定人脉的,他倒是不害怕举手表决,他点头说:“可以啊,我同意举手表决。”

  秦秀飞看到这里,情景演变到现在,秦秀飞急忙是给唐诚递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举手表决,唐诚未必就能占到多数!

  到时候,唐诚的提议被否决了,唐诚的脸上也无光彩。

  唐诚冲着秦秀飞微微颌首,唐诚是不会轻易入瓮的,唐诚主持会议,可以先把谜面讲出来,唐诚说:“大家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啊!无非就是资金的问题,这个资金问题,由我这个省长想办法,假如说,资金问题解决了,大家同意我们省修建这条铁路吗?”

  唐诚把这个话语抛出来,曹建友和丁起然心里就是一惊。

  莫非是唐诚早就心有成竹了!

  不过,这是200多亿啊!唐诚又从那里去找到这个二百多亿呢!

  唐诚直接问丁起然说:“起然同志,我问你,如果我们有充足的资金,是不是,京泰线就可以通过我们甘南省啊?”

  丁起然只好据实回答说:“当然了,如果我们真是不需要面对资金压力,可以号召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京泰线能进入到我们甘南,这是好事。”

  唐诚点头说:“那好吧,今天,我们就举手表决这个事,资金的问题,由我去想办法,绝对不会给我们甘南财政制造压力,大家同意京泰线来我们甘南吗?同意的请举手!”

  唐诚说出这个话,在座的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了下。

  唐诚先把自己的手举起来,紧接着秦秀飞也举起来,丁起然迟疑了下,也举了起来,大多数副省长都举起来,曹建友看到这个情景,也只好把手举起来!全票支持京泰线通过甘南!

  都把手放下后!

  曹建友说:“可是,唐诚同志,如果是,你没有能争取过来资金,这个建设铁路的启动资金,还是有我们省人民自行摊派的话,我们仍然会反对的。”

  唐诚淡淡的说:“你放心,这个钱,我是不会让甘南人民摊派的!”

  散会之后,唐诚回到了办公室,秦秀飞和林乐秋都走了进来,林乐秋在开省长办公会的时候,负责会议勤务工作,也参加了当时的会议。

  林乐秋担忧的说:“省长啊,我真是替您担心啊。二百多亿啊,如果不是依靠我们省财政,仅仅去个人争取社会资本,这个风险太大了啊!您真就不该这样打包票,到时候,您万一是争取不来资金,他们那帮人又要看你的笑话了。”

  秦秀飞也劝到:“是啊,唐省长,您真就不该这样做,给我们甘南修铁路,这个是方便全省人民,又不是为了你个人,得到利益的,又不是你自己,真要是这个铁路修通了,将来产生了效益,恐怕那个时候,上台领奖的人,又变成了薛书记了,何况,现在,资金缺口这么大,铁路投资又大又见效慢,很多社会资本不愿意进入到这个领域里来,二百亿的资金,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融资到的,我也劝你,三思而后行,要不然,干脆,我们就不要这个铁路了,做一个太平官也挺好的。”

  林乐秋也劝唐诚,干脆,不要自己给自己找压力,这是何必呢!

  可是,唐诚的剑眉一立,唐诚不加犹豫的说:“你们说的这个道理,我当然是明白了,可是,我做不来太平官,我不能因为担心自己的仕途,而去耽搁老百姓的幸福,我这个官,主要是为老百姓造福的,那怕我从此以后,不再升官了,只要是我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福祉,将来,甘南人民生活富裕了,能够记住,曾经有一个叫唐诚的人,甘南人民幸亏遇到了这个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秦秀飞和林乐秋看到唐诚的心意已决,也没有再劝。

  可是,眼下随即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啊,唐诚上那里去筹资啊!

  薛中田讲的明白,不能让唐诚依靠省财政,省长办公会上,那些对立的副省长,也在为难唐诚,不要唐诚动用内部的钱!

  唐诚只能是去找外钱,可是,外钱又在那里呢!

  唐诚却胸有成竹,微微一笑说:“两位,请你们放心,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唐诚,以前遇到的这样的事,多了去了,举不胜举,每一次,都化险为夷了,这一次,照样可以化险为夷。”

  林乐秋跟了唐诚很久了,起码是从湖东跟着来了甘南!

  林乐秋说:“省长,您以前那些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事,我也经历过,也听说过,可是,以前,那都是小钱啊!这次可是上百亿啊!又是大铁路,恐怕这次不会再有公司,一下子可以拿出来二百亿来参股我们的铁道建设。”

  唐诚说:“不要怕,我已经和一家大公司联系好了。”

  秦秀飞点头说:“我也认为,唐省长,一定是心中有谱了,既然是如此,我就放心了,有需要的时候,我随叫随到。”然后,秦秀飞就离开了。

  秦秀飞走后,唐诚就不隐瞒林乐秋了,在钱这个问题上,唐诚还能依靠谁啊!其实,就两个女人,一个是李冬冬,一个是纪岚!

  相比这两个女人来说,李冬冬就是唐诚的外宝箱,纪岚就是自己的内宝箱。

  不过,让唐诚有点担心的是,毕竟,在甘南引进这个风力发电项目上,李冬冬的外宝箱是投过钱的,唐诚自己的产业,还达不到能够快速的拿出二百个亿来!

  唐诚就让林乐秋给李冬冬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李冬冬问到:“老唐,怎么回事啊?”

  唐诚老实说:“我工作上遇到了一个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李冬冬说:“是钱的事吧?”

  唐诚说:“你猜对了。”

  李冬冬说:“那就这样吧,你来首都吧,我今天正好要去京城办点事,我们首都汇合。”

  唐诚点头说:“那也好。”

  唐诚就和李冬冬约好了,一起去京城会面,商量投资的事情。

  唐诚放下李冬冬的手机,不大一会,省委办公厅通知唐诚,要唐诚去省委见薛书记。

  唐诚顺道可以把去京城招商的事,向薛中田通知一下。

  见到了薛中田,薛说:“唐诚同志啊,还是上一次我们省研究讨论人事调整的工作,书记办公会上,拟定了七个岗位的人选,结果呢,由于是纪委的参与,暂时先予否决了李砀山市和苏山市,先不调整苏山市和李砀山市,可是,其他的工作岗位,也不宜久久耽搁,我以为,还是都定下来吧。”

  只要是那个赵万庚没有被调整,就还没有触及到唐诚的底线,其他的省厅领导,也需要调整。唐诚就同意了。

  薛中田说:“唐诚同志,你如果同意了,那我就召开省委常委会通过了。”

  唐诚点头说:“可以。”

  薛中田说:“还有一件事,关于你的妻子杨美霞同志,调她来我们省文化厅,担任副厅长,这个问题,你看,是由省委组织部出面和她谈啊?还是直接由你唐诚同志和她谈?”

  唐诚说:“杨美霞是我的妻子,这个工作,还是由我来谈吧,不过呢,这个事,杨美霞去文化厅担任副厅长的事情,就定下了,省委组织部按照正常程序,下文就可以了。”

  薛中田说:“那就好。”

  唐诚说:“接下来,要召开的省委常委会,我就不参加了,我同意你刚才的提议,我呢,时间很紧,我还要去京城招商引资,我希望,有大公司来投资我们省的铁路线,促进我们省的交通事业发展。”

  薛中田说:“那好吧,你愿意去,你就去吧。省政府的工作,你要安排好,可以让曹建友同志多担待一些。”

  唐诚说:“可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