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32章 围棋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和薛中田商讨完了近段时间的工作,唐诚就离开了省委,返回到了省政府,把副省长曹建友找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此时,唐诚心里早已经动了杀心,首先要在省政府里建立唐诚的绝对权威,这个曹建友必然是被铲除的,可是,铲除敌对势力,也不能是一蹴而就,需要谋划和谨慎,稍有不慎,就会酿成打虎不成反被虎伤的局面!

  要想取之必先予之,这个时候,唐诚还有很多的民生事业去做,需要先稳住这个曹建友,欲擒故纵吗!即便是薛中田不提议,唐诚离开省政府这段时间,唐诚也会让这个曹建友临时主持省政府工作大计,让这个曹建友认为唐诚是不敢把他怎么样的!

  曹建友到来后,唐诚让他坐到自己的对面。

  唐诚说:“建友同志,我要去京城招商,建设京泰线需要我们投资,没有钱是办不成大事的,我这段时间,要去找钱,争取把这个京泰线工程拿下,这样算下来,省政府的工作就要多多辛苦你了,我不在甘南的这个时间,你多费心,把省政府的日常工作担起来,我相信,你会干好的。”

  曹建友皮笑肉不笑,问了句:“唐诚同志,这件事您真的决定了?二百多亿,如果把项目争取到手了,还要面临这个土地拆迁费,铁路占有的土地补偿费用也是一笔巨款,而且还需要做通各县市区的工作,这个工作量和所牵扯到的资金面是非常巨大的,目前,我们甘南的经济基础薄弱,群众的家底也不厚,我们经不起折腾啊!万一是,项目中途而废,那个时候,更为糟糕,唐省长,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啊!”

  唐诚淡定的说:“我已经决定了,这个铁路线我们甘南必须要拿到手,改善我们甘南的交通落后情况,然后我们才有腾飞的希望。”

  曹建友还想从唐诚这里打探虚实,曹问道:“二三百亿啊!省长一定是有眉目了,是那个公司愿意和我们省政府合作啊?”

  唐诚当然是不能告诉他实情,唐诚说:“具体的步骤,我还没有想好,不过呢,我的决心很大,即便是费尽千辛万苦,我也要促成这个项目。省政府的工作,你要抓起来,要保持各项工作有序进行。”

  曹建友说:“那你就放心吧,重大事情,我会向你通报的。”

  唐诚把单位的事安排好,接下来,就是要面对妻子杨美霞了。

  唐诚让林乐秋预订好了去京城的机票,然后,打电话给杨美霞,让杨美霞来省政府一趟。

  杨美霞来到后,在省政府三号楼的会客室,唐诚在这里和杨美霞见面。省政府三号楼,这是一个比较私人化的一个楼,省长有些工作之外的内容,都在这个三号楼里进行,只是一个四层小白楼,外观上不起眼,可以在这个楼里会见些亲属朋友。

  唐诚说:“已经和薛中田说好了,就让你去省文化厅担任副厅长,对此,你满意吗?”

  杨美霞说:“你让我说实话啊?还是谎话啊?”

  唐诚笑了,说:“那我就听你的谎话吧!”

  “你!”杨美霞切了声说:“大部分人都是想听实话,你怎么想听谎话啊!”

  唐诚说:“我的老婆不是俗人,我也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们总要和多数人不同啊!”

  杨美霞撇嘴笑了下,说:“那好吧,要说谎话吗。我对这个职位是非常的满意,我来甘南的主要职责,还是为了照顾你的生活,我们夫妻两个能够朝夕在一起,对于官职这个东西,我无所谓,再说了,我就是一个女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唐诚听后,很宽慰,就笑道:“老婆,你这是谎话吗?我怎么听着,像是心里话啊!”

  杨美霞也笑了,说:“要不,我就把我的实话再说说?”

  唐诚饶有兴致,说:“可以啊,我真想听听你的实话呢。”

  杨美霞说:“实话就是,我也是将门虎女,男女平等,你们男人要事业,我们女人也要事业,我在湖东还是省财政厅厅长呢,来到了这个破地方,官职不升反降了,成了一个文化厅的副厅长,我伤心,我难过,我难过的不是为我自己,我是为你唐诚,常言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我杨美霞再不济,也是你唐诚的妻子,他们这样对待我,很明显,就是没有把你唐诚放在眼里!”

  唐诚听后,苦笑了下说:“忠言逆耳啊!”说着话,唐诚站起来,把杨美霞拥在怀里,亲吻了她的额头,唐诚温情的说:“我知道,我让你受委屈了,你为我做出了牺牲,老婆,谢谢你的宽宏大量!其实,你的谎话,也是非常有道理的。”

  杨美霞依偎在唐诚的怀里,少顷,说:“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片苦心,在甘南打出一片天地来,让我也跟着你光宗耀祖!”

  唐诚珍重的点点头说:“会的,会有哪一天的。”

  两人相拥了一会。

  唐诚的身体就开始发热了。

  杨美霞的脸蛋也红润了起来,秀发遮挡在眼睛那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眼睛被发丝挡住了三分之一,反倒更加的迷离和有神,呼吸也粗起来,胸脯一挺一挺的。

  “老公,你的脸好烫啊!”杨美霞喘着气说。

  唐诚还有事要对美霞讲,就先推开了她。

  唐诚说:“开完省委常委会,你就可以去省文化厅上班了,先报到后再说,把组织手续移过来,我和薛中田已经说好了,你的组织手续在文化厅,但是,你可以不用去上班,留在家里照顾我的生活就可以。”

  杨美霞点点头,问唐诚说:“你呢,听你的话音,你又要出门吗?”

  唐诚说:“对,我要外出去招商,去争取京泰线这个项目落户我们甘南,从而呢,改变我们甘南交通滞后的局面。去为这个项目筹措资金。”

  杨美霞说:“你是不是去找李冬冬啊?”

  唐诚说:“是有这个想法。”

  杨美霞说:“要不然,等我去组织部报道后,我陪着你,我们一起去找冬冬吧。”

  虽然三人之间发生了很多事,岁月也改变了三人许多,但是,李冬冬毕竟和杨美霞是属于天然的情敌,两人见面之后,争吵是多于融洽的,这次,唐诚还要依仗这个李冬冬把启动资金搞到手呢,唐诚要是带着美霞去,害怕再出现了其他问题,不利于融资。

  唐诚就劝说美霞,让美霞先把工作单位稳定了,这次去京城找李冬冬,美霞就不要去了,只要资金有了眉目,唐诚就会很快回来的。

  在唐诚的劝说下,杨美霞终于答应,放唐诚去了!

  不过,杨美霞却又一个条件。

  杨美霞附身到唐诚的怀里,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唐诚,说:“老公,你这次去京城招商跑项目,又不知道要在外地待多少天,还要和冬冬见面,所以呢,临走之前,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唐诚问道:“什么事啊?”

  杨美霞把嘴巴凑到唐诚的耳边说:“我想要你一次,先把你身体的精华,给你空一空!”

  “你!”唐诚刚要说什么,杨美霞的温唇,就把唐诚的嘴巴给堵上了!

  唐诚只能是被动的接受,因为,杨美霞现在提的这个要求,在理论上是完全成立的,丈夫要出远门了,在临行前,想最后要一次,把丈夫掏空,这是可以理解的,第一,有利于丈夫惦念家里,早日回转;第二,也有利于断了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生理基础,虽然说,不一定绝对有效,但是,总比弹药充足的就外出强!据权威部门调查,夫妻之间,最容易发生关系的节点,一个是出差前夜;一个就是出差刚回来!

  唐诚也是老男人了,对于妻子的这点心思,可以说心领神会。

  唐诚现在的位置是省政府三号楼,这个楼本来就不是唐诚的工作区域,是一个相对比较独立和**的区域,只要是唐诚不需要,外人还真就不来打搅。

  唐诚善解人意,再说了,杨美霞提的要求,也合情合理。

  一场大战过后,唐诚真就被杨美霞给掏空了一次。

  杨美霞脸色潮红,满意的对唐诚说:“早点回来。”

  唐诚点点头。

  唐诚让杨美霞先在这个房间里收拾,唐诚要先去机场赶飞机了,唐诚要尽快的赶到京城去,和李冬冬会面,然后呢,商量一下投资铁路的事情。

  这次去京城跑项目,主要是和李冬冬见面,唐诚就没有带很多的官场随从,身边就带了两个人,一个是林乐秋,一个是牛发,这都是自己从湖东省带过来的心腹,用着放心。

  上了飞机,唐诚就开始昏昏欲睡了。

  旁边的林乐秋就推推唐诚说:“省长,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啊?”

  往日林乐秋坐在自己身边,她年轻富有朝气的身体,俊秀而鲜艳的脸庞,如花一样迷人,总会给唐诚的身心带来冲动,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相比较,林乐秋对于唐诚的吸引力有所减少。可见,杨美霞的这一招,临行之前,掏空唐诚的身体,也不是没有科学道理,这个在实战中,是非常有效果的!

  唐诚苦笑说:“昨晚上是休息的很好。刚才有点累了。”主要是刚才在省政府三号楼,杨美霞去了,这个可能让唐诚有点身心匮乏,毕竟是刚刚结束了一场给予。但是,唐诚没有告诉林乐秋真实的过程。

  林乐秋说:“那可能是这段时间工作累的吧,这样吧,省长你就睡一会吧!”

  唐诚就闭上眼,似睡非睡的闭目养神。

  经过机场颠簸,唐诚在夕阳时分,赶到了京城,出来机场大门,唐诚就给李冬冬联系,问李冬冬在那里呢?

  李冬冬接电话的时候,那边声音好像很是噪杂,李冬冬说:“我在骊山植物园呢。唐诚啊,你快点来啊,我,我都输惨了。”

  唐诚一听,如坠雾中,这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叫输惨了啊!莫非这个冬冬又惹事了啊!

  唐诚急忙问道:“骊山植物园老大呢,你在植物园什么地方啊?”

  李冬冬说:“你进来植物园,向东拐,有个亭子,看到有人群围拢,我就在这里呢。”唐诚还从李冬冬的手机里,听到有人在起哄,并且催促李冬冬说:“走棋啊!走棋啊!”李冬冬就直接把手机给关掉了。

  唐诚一听,马上就能猜出来**分,一定是这个李冬冬又遇到事了。

  唐诚急忙和牛发和林乐秋,打上一辆出租车,飞驰赶往骊山植物园。

  出租车到了植物园门口,唐诚等三人,进入到了植物园门口,直接向东拐,走了一段路,前面是一个小木亭子,在木亭子下面,真就还聚集着十多人,在围拢着,还很热闹。

  牛发跑得快,疾步就冲了过去,挤开人群,然后冲着唐诚招手说:“李总在这里呢。”

  唐诚也和林乐秋跑过来。

  等到了近前,唐诚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这是一个摆棋摊的局,一般来说,像这种摆棋谱的人,都是象棋,当然了,也是象棋高手,摆个残局什么的,棋的一方明明是处于劣势,吸引人上来,只要是有人敢上前接局,十元或者是百元,赌一局,棋走赢了,就能赢个下注钱。

  可是,眼下的棋局,却不是象棋,是围棋,相比较象棋来说,围棋更加具有智慧性,在国际上,围棋要比象棋传播的更广泛,围棋,在世界多个国家都有大批爱好者。

  我们古人口中所说的琴棋书画,其中棋,也指的是围棋,而不是象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