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34章 草帽老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审视了下对方所摆出的棋局,凭唐诚的感觉,唐诚认为黑子能赢,于是呢,唐诚执黑子,和对方对局。(www.k6uk.com)

  唐诚挑了黑子,那对方老头就挑了白子,双方随即在棋盘上展开了厮杀!

  等到唐诚第十四手的时候,局面已经被对方老头所掌控,唐诚一大片的棋子陷入了对方的包围圈,点和眼都被对方给牢牢占据,唐诚要想突围,已属万难。

  无奈,唐诚只好投子认输。

  唐诚认输后,对方老头就把手伸过来,要让唐诚拿钱。

  愿赌服输,棋艺不如人,唐诚也是一个爽快人,就从包里拿出二百,递给了对方,然后,摆棋老头收起来,问唐诚说:“还下一局吗?”

  他可能已经看出来了,唐诚的棋艺也就一般,起码,对他是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他本以为,李冬冬会找来一个什么样的绝世高手呢,结果,也不过尔尔,摆棋的老头当然会再邀请唐诚来一局。

  唐诚呢,也不是轻易认输的脾气,在这个京城的植物园里,没有人认得唐诚是省长,没有这个光环罩着,唐诚也乐于与民同乐,可以做一把真实的自己,唐诚就接着说:“可以啊,再来一局,就再来一局,谁怕谁啊!”

  于是,对方老头又摆上一个棋局,还是任由唐诚先挑黑白子,结果,这次唐诚挑选的是白子,双方又是各摆战阵,杀将了起来,这一局呈胶着状态,厮杀的残酷程度,明显高于上一局,就连这个摆棋的老头,从上一局的落子时间没有超过一分钟,这一次,落子时间超过了两三分钟。唐诚呢,也在沉思中,落子很慢,证明双方都投入了脑力。

  唐诚在第十八手之后,开始沉不住气了,向对方的阵势主动发起了攻击,结果呢,操之过急,两个棋子的孤军深入,导致了唐诚的后方空虚,被对方老头抓住了空档,一个黑子落到了唐诚的后方,登时,一大片的阵地,被老头给收入囊中,吃掉了唐诚的大部军队。

  棋局走到现在,再进行下去,唐诚也是回天乏力,只好投子认输。又交给了老头二百。

  唐诚连输了两局。

  这个时候,林乐秋上来劝住唐诚说:“老大,不要下了,我们下不过他,明知不敌,何必损兵折将呢!我们还是走吧!”

  李冬冬也气鼓鼓的,她还是不服,就让唐诚退后,她还要跃跃欲试,再要和老头比一局。

  结果呢,李冬冬也输了。

  唐诚不甘示弱,男人,谁没有好胜心啊!

  唐诚再次站出来,又和对方下了一局,结果,唐诚又输了。

  连输四局,唐诚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在唐诚的历史上,唐诚能够连输四局的情景还真是没有!

  唐诚脸色凝重,这个赌博,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上瘾性质,唐诚不服气,又是上来,和对方下了第五局,结果呢,还是唐诚输了!

  唐诚挽挽袖子,继续说:“再来,再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从唐诚身后,伸出来了一把手,拽住了唐诚的胳膊,把唐诚拽到了一边,唐诚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头上戴着草帽的老头,这个老头要比摆棋的老头岁数还大,且这个草帽老头下巴这儿,还留有胡须,飘飘洒洒。

  草帽老头小声说:“你来,你来,我和你商量个事。”

  唐诚就狐疑的跟着这个老头出来了,棋局的事,有李冬冬接着和对方玩。

  唐诚跟着这个草帽老头来到了不远处,一片百日红的鲜花旁边,近距离观察,这个草帽老头,脸色黝黑,可见,是一个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不像是机关退休干部。七十多岁的年纪,但是,身体健硕,双目有神。

  唐诚问他说:“找我什么事啊?”

  这个草帽老头介绍自己说:“我呢,是这个植物园里的一个职工,我负责前面那片紫叶李的种植工作,刚才,你和那个摆棋人赌局的事,我也看到了,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你看怎么样啊?”

  唐诚狐疑的打量了对方,有点诧异,忍不住问道:“老先生,我们谈什么生意啊?对不起啊,我首先声明一点,我不是一个养花人,更不是从事林木花卉的贩运工作。”

  草帽老头笑了,说:“我找你,根本不是谈苗木花卉的,我呢,就在前面这个房子里住,并且负责植物园的晚上警卫,你跟我,到我的住处去一趟,我们可以谈谈生意。”

  唐诚看到这个老头,眼神纯净,双目清澈,倒也不是坏人,就跟着老头,去了前面一百米处的房子里,这是一个普通的两间房,是属于植物园内部看家护院的!

  不过,房子周围的环境十分好,小房子没有围墙,东边仅仅依靠的就是一大片竹林,苏轼说过,宁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小房子旁边的这片竹林,登时就引起了唐诚的好感,随即,也对这个草帽老头产生了好感!

  竹林旁边有一个石桌子,草帽老头邀请唐诚坐下,然后,倒了杯凉茶。

  唐诚欣赏了周围的风景,心旷神怡,想不到,在这个闹市之地,竟然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似的地方,确实非常难得,怪不得,古人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唐诚说:“老先生啊,你可以说了吧,把我找到这里,我们谈什么生意啊?”

  草帽老头,把草帽摘下来,然后,指了指屋内说:“我的这个电视机坏了,维修的人说,已经不能修了,我想买一个液晶电视,但是,我的钱不是很富裕,所以呢,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

  草帽老头说出来这个话,唐诚就更加的糊涂了。

  唐诚心想,草帽老头家的电视坏了,为什么要和唐诚谈生意呢?

  唐诚说:“你说说看,我们如何谈生意啊?”

  这个老头说:“刚才,你和那个摆棋谱的人下棋,过程我都看到了,你的棋艺不行,再进行下去,也是一个输,不如我们之间做个买卖,等一会,你继续和那个人下棋,但是呢,你要听我的指挥,关键时刻,我让你在那里落子,你就在那里落子。如果棋还是输了,我们一人一半承担赌注,但是,如果是棋赢了,赢的钱归我,只等我赢够了一台液晶电视钱,我们再平分。”

  唐诚听后,哑然失笑,不过,随即一个疑问映在唐诚的脑际,如果这个草帽老头真有本事,可以直接去找那个人下棋啊,何必还要经过唐诚的手呢!

  还没有等唐诚把疑问说出口,对方老头说话了:“你也许要问,为什么我不去和那个人直接对局呢?原因就是,第一,我是在这个植物园里居住,围观的人都认识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万一是我赢了他钱,他还会来找我。第二,如果我直接和他去对局,我只能是赢个一两局,我如果老是赢,那个人就不会和我下了。而和你以及那位女士合作,就不一样,他毕竟赢了你们已经很多钱了,你们赢他,属于是翻本。他无法拒绝。第三个吗,围观的人都认识我,我姓何,他们都叫我老何头,万一是他们知道了我是个围棋高手,我担心,会有很多人会找我拜师,我不想收徒弟。第四个吗?”

  唐诚一愣,这个老何头还挺啰嗦,还有第四个理由吗?

  草帽老头摇头晃脑说:“第四个原因,我曾经答应过我的大师兄,三年内,不和任何人对弈。三年期,还没有到。”

  唐诚听后,第一感觉,是这个老何头在故弄玄虚,这个老何头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本领啊!

  不过呢,唐诚倒是对这个事,并没有十分的看重,毕竟是个娱乐,和目前唐诚的仕途不沾边,又不是薛中田曹建友他们共事,这些下棋的人对唐诚构不成直接的威胁,唐诚也就权当一乐,就答应了老何头,愿意和老何头合作一把。

  唐诚说:“那好吧,我就和你做这笔生意了。”

  草帽头笑了,说:“那就好。那我们这就过去。”

  于是,老何头就和唐诚一起,离开了竹林,再次的来到了后面的木亭下,再见到李冬冬,李冬冬还在和对方博弈,结果是又败下阵来!

  唐诚就把李冬冬叫过来,把老何头介绍给了李冬冬,李冬冬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就信了老何头。

  唐诚再次披装上阵,和对方对局。

  这一次,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当下到二十手的时候,唐诚已经想不出什么好的落点了!

  老何头就把李冬冬叫到一边,对李冬冬耳语了番,李冬冬折身回来,找准了发力点,拿过唐诚的棋子,就在老何头告诉他的地点落子。

  落子之后,半边棋登时就活了。

  顿时,这个摆棋的老头脸色就不一样了,眼神里显出来了失望的神色。

  不管是象棋和围棋乃至军旗,都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属性。

  有的时候,不要看千军万马,厮杀在一起,战役起决定性的意义的,往往就是那么一瞬间!或者是一个棋子!

  对方冥思苦想了五分钟,也找不到破绽,只好是投子认输,从包里拿出来五百元钱,还给了李冬冬!

  此时,赌注已经变成了五百了! 李冬冬登时喜笑颜开,输了这么多钱了,这可是第一次见到回头钱啊!

  当然了,这一局并不代表什么,对方这个摆棋的老头,心里以为,是李冬冬和唐诚蒙对的,不以为然,也不甘心失败,紧接着,又开始了一局。

  结果呢,还是和上一局一样,又是在下棋下到关键时刻,老何头给唐诚支了一招,对方这个摆棋的人,只能是乖乖认输。

  就这样,转瞬间,唐诚李冬冬就从摆棋老头那里,赢回来了三千多。

  如果这个摆棋的人,再输的话,很快就会把前期从李冬冬这里赢的资金,全都倒回去了!

  这是,这个摆棋的老头,开始提高了警惕,他对唐诚说:“原来,你刚开始的时候,是藏拙,是为了引我上钩啊!你不仅仅会下棋,你还会下饵啊!我,我不下了!我收摊子,走人。”

  这个摆棋的老头要收摊走人。这一下,李冬冬可不干了,李冬冬输给他的钱,还是没有全能够赢回来。李冬冬当然是不让这个摆棋的人走了,李冬冬说:“你这样不对啊!你赢了钱,就继续下,输了钱,就想溜啊!”李冬冬挡住了这个摆棋人的去路,就是不让他走!

  无奈,这个摆棋的老头,就又重新摆上棋谱,再次的和唐诚比试起来,这一次,就不是摆棋谱了,而是公平的,各执一方,从第一手开始下起,完全是考验各自的棋艺水平了。赌注也变成了一千。

  结果呢,又是在关键时刻,老何头支了一招,唐诚就赢了!

  这一次,这个摆棋人,就发现了端倪,原来,唐诚身后还隐藏着一个高手啊!

  摆棋人就站起来,径直的来到了这个老何头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突然惊呼到:“何振廷!”

  老何头见到对方竟然认出了自己,不由得一惊,急忙把草帽盖住了脸,说:“你认错人了,我不叫何振廷!”

  这一下,这个摆棋人,大吃一惊,急忙是收拾摊子,灰溜溜的,要仓皇离开此地!

  李冬冬还要上前再次拦截,摆棋人惊呼道:“何振廷都出现了,我,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敢在他老人家的面前,摆棋啊!”说着话,仓皇而逃。

  李冬冬就非常纳闷,转脸就问老何头说:“你叫什么何振廷啊!何振廷,很厉害吗?”
捡个杀手做老婆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华山神门 修罗帝尊 龙血武帝 合租医仙 阴阳同修 神魂至尊 君临 蜜枕甜妻:老公,请轻亲! 暗之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提拔,提拔最新章节,提拔 看啦又看k6u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