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43章 背道而驰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和这个周小舟达成了协议,唐诚就回到了酒店里,见到了威廉,把周小舟的态度告诉了威廉。(k6uk)

  事不宜迟,很快,双方就在唐诚的引荐下,在周小舟的办公室里,威廉和周小舟见了面,唐诚和李思薇在场相陪,玛格丽和李冬冬已经去疯玩了。李冬冬和公主这两个女人的性格和经历有点相似,一路上都会用英语交谈,想不到,很快就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相见恨晚,像是认识了十年似的。

  其实呢,李冬冬和公主相谈甚欢,唐诚倒是乐意看到这个局面,有李冬冬陪伴在公主身边,可以减少唐诚很多的工作量,这么说下来,唐诚把项链转赠给李冬冬,其实也不亏。

  李冬冬和公主去游玩,唐诚就和威廉李思薇等人一起,忙于工作。

  威廉和周小舟见面后,相互介绍和寒暄是不可避免的,完成这些前戏之后,就开始谈正事了。

  威廉先生说:“我们是被唐诚先生的诚意所感动,公司决定和贵国的铁路项目合作,所以呢,我是受我们公司的指派,过来了解和探讨一下这个项目的合作前景,请周部长把这个项目的详细情况和前景,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周小舟点头说:“当然可以。为了使你们更快的了解这个项目,我们呢,也特别制作了一个沙盘,上面有京泰线的模型,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威廉就答应了,双方就转移到了会议室里,在一个硕大的沙盘前停下了脚步。马上,有部里的两名女性工作人员,用英语向威廉等人详细的介绍这个项目的里程,以及途径的省市区,和将来可以创造的经济价值等。

  这是一个大手笔。

  威廉先生了解到了这个项目的详细资料后,也是非常动心,但是,他的表情还是很平静。

  威廉先生了解完这个项目,复又回到了办公室里座谈。

  周小舟问道:“威廉先生啊,我们的这个项目,你也了解了,对此,你是有一个什么看法啊?”

  威廉说:“项目确实是一个好项目,我们公司对于投资铁路,这样的基础设施,是很有兴趣的,而且,贵国的这个京泰线,也是一个大手笔,我很感兴趣,我们可以再进一步的商谈,谈一谈合作的意向,我们是可以投资的,关键是,我们用怎么样的合作方式?”

  周小舟说:“至于说到合作方式,我们可以谈吗,总之,我们就有两个原则,第一个,铁路建设成功后,不能更改其国有控股的本质。它还是以我们铁道部控股,我们是最大的股东。第二点,既然是融资和商业投资,你们就要有利可图,在这个利润回报上,我们本着不让你们吃亏,努力实现双赢互利的原则。我想,只要我们掌握了这两点,合作是完全可以达成的!”说完这两点,周小舟就看了看唐诚,说:“唐省长, 你说,我讲的对吗?”

  唐诚点点头,周小舟讲的没有错,这两点也是唐诚和外资合作,所要秉承的。唐诚可以利用外资,但是,在主权的问题上,这个必须要坚持主权在我们的手中。

  不过,威廉听后,淡然一笑说:“至于这个铁路建成以后,谁会是最大的股东,这个问题,我们还可以谈判的,如果贵方实在不能坚持我们是最大的股东,那我们可以平分秋色啊!各自出资一半,将来,获得盈利后,我们也要拿去利润的一半。”

  威廉的胃口还真够大的,张口就要京泰线利润的一半啊!那投资也将是一半啊!对方有这么多钱吗?

  周小舟就问道:“威廉先生,这是一个大项目,资金投入很大,如果你们坚持投资二分之一的话,那将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啊!合成人民币要上千亿之多啊!你们有这个实力吗?”

  威廉淡定的笑了下,说:“周部长,资金不是问题,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承担该项目的百分之八十,你们只要百分之二十好了。”

  周小舟一听,当然是不能同意对方的这个做法。

  周小舟说:“你们投资百分之八十,这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我们国家堂堂的京泰线,那就变成了你们的铁道了,这是不可以的。”

  威廉说:“我们各占百分之五十股权,这个总可以吧。”

  周小舟沉吟了下说:“就是各占百分之五十,这个主,我也做不了,我也需要向上请示,我的意见,你们可以参股百分之三十,好吗?”

  威廉立时就摇头否决了,他说:“我们可以在各占百分之五十的基础上谈,其他的,就免谈了。我们是不会和你们合作的。”

  周小舟妥协了下,只好答应,向上级汇报后,再做打算,先请威廉在国内游玩一下,听候周小舟的消息,周小舟让唐诚陪伴着威廉等候消息。

  唐诚和威廉从周小舟那里出来,唐诚也没有想到,这个威廉的胃口竟然这么大,一下子就想要整个京泰线运营权的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多,这个要求,恐怕上级部门是不会同意的,华夏国也不是和旧社会一样了,华夏国可以利用外资,但是,在利用外资上,绝对要强调我们的主导权!就像主权一样,控股权和主导权是不能丢的!

  按照唐诚的想法,对方的这个英帝国的包吉利公司,在京泰线的融资上,最好是融资整个项目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五之间,这个投资额度是恰当的,也是唐诚和铁道部容易接受的。

  在返回酒店的途中,唐诚就给威廉提出来了个要求,唐诚说:“威廉先生,我看这样吧,我邀请你先去到我们甘南省里去考察,我们先不谈整个京泰线的合作,我们只谈我甘南一个省份的合作,好吗?”

  唐诚不能忘记本意啊!

  唐诚为什么会去大英帝国融资啊!那是因为,唐诚想要在甘南建设这条京泰线,改善甘南的落后面貌!可是,甘南省里呢,大部分领导反对唐诚的做法,认为,目前就甘南的实力来说,还不宜修建这样的大铁道,甘南也没有这个经济实力,省财政不支持唐诚,唐诚被逼无奈,才去找的外资。引来了外资,唐诚才能堵住甘南省那些领导人的悠悠之口!

  如果威廉答应给京泰线投资百分之二十的话,正好可以解决甘南资金不足的问题,唐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威廉一听,他沉吟了下,就点头答应了,因为威廉毕竟是唐诚请来的,而且,唐诚还和他们英帝国的公主是朋友,在这些个基础上,威廉可以跟着唐诚,去甘南的考察。

  此时,正好,甘南省的省委书记薛中田,也在催促唐诚,让唐诚回去呢。

  唐诚就和威廉一起,返回到了甘南去,唐诚要引领这个威廉参观考察一下甘南的投资环境。

  那个和唐诚一起来的公主玛格丽,就由李冬冬陪着,先去首都的各大景点玩一玩,这就需要几天的时间,正好唐诚可以腾出精力,去干好自己的本质工作。争取把和包吉利公司合作铁路的事情敲定下来。

  唐诚返回甘南的途中,唐诚接到了副省长秦秀飞的电话,这个秦副省长的政治主张已经倾向于唐诚了。

  秦秀飞给唐诚报信说:“唐诚省长,现在,我听说了一个不好的事情,省委要研究新的人事安排,这次还是关于李砀山市的市委书记的人选问题,上次预订的人选是苏山市的赵万庚,现在人选已经变了,不是赵万庚了,而是新的人选,据说,是薛书记的大秘,省委副秘书长,他要去李砀山市担任市委书记。”

  唐诚沉静了下心情,问道:“这个让省委副秘书长下到李砀山市去做市委书记,这个事定下了吗?”

  秦秀飞说:“还没有正式的下文,不过,已经通过了组织部门的考核了。”

  唐诚问道:“那赵万庚同志,又是怎么被安排的啊?”

  秦秀飞说:“据说,省纪委在对他的调查中,发现了他的一些违纪问题,但是,不是太严重,省委建议不做扩大化处理,但是赵万庚已经明显不适合继续留任市委书记一职了,省委拟定的是,把他调上来,让他去省民政厅,担任厅长。”

  看来,这个赵万庚还真是薛中田的心腹爱将,即便是赵万庚犯了错误,可是仍然要被委以重用啊!

  唐诚就点头说知道了,唐诚已经在返回甘南的路上了!

  唐诚在去为了京泰线铁路四处奔波的时候,薛中田在甘南省委里,他也没有闲着,他也在积极的运作,首先,摆在他面前的就是新来的纪委书记魏雷,这个人,好像是被唐诚给拉拢了过去。但是,不要紧,这个拉拢人,也和阵地攻坚战一样,是可以易手的,在残酷的战役中,阵地是可以几经易手的,魏雷可以被唐诚拉拢过去,当然了,也会被薛中田给拉拢回来。

  薛中田已经是先失了一招,薛中田痛定思痛,也重视到了省纪委的魏雷,正好呢,唐诚出去招商了,薛中田呢,就趁机唐诚不在家,他就想策反魏雷。

  晚上,薛中田在家里摆了一场家宴,邀请魏雷去他的家里吃饭,并且请了省检察院的检察长作陪。

  薛中田是省委书记啊,原则上,要比魏雷的官职大,省委书记主动的邀请他去赴家宴,魏雷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即,魏雷就答应了。

  魏雷到来后,家宴上就他们三个人。

  酒菜上来后,薛中田端起酒杯,对魏雷说:“魏雷同志啊,你来我们甘南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呢,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和你谈一谈,沟通一下思想,但是呢,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你工作忙,我也工作忙,今天呢,正好是大家抽出了一个时间,魏雷同志是纪委书记,我明白,所以呢,聚餐我就安排在了家里,这是家宴,另外呢,又是晚上,我就是想和二位同住,交流一下思想感情。这个是不违反组织纪律的。”

  魏雷同志也把酒杯端了起来,说:“我谢谢薛书记的好意,您的情谊,我领了。”说完话,两人就都干了一小杯。

  酒过三巡,薛中田有点意味深长的说:“其实呢,魏雷同志,人人都羡慕封疆大吏,羡慕我台上的风光,但是,他们未必看到我背后的艰辛,这么一个大省,上千万人民,都在我的双肩上扛着,一言一行,都有那么多的人看着我,别人可以做错事说错话,我却不能,必须要事事处处小心,我说的每句话,都必须要经过脑子熟虑,我也很累啊!你看看,我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魏雷点头说:“我明白薛书记的艰辛。”

  薛中田说:“政治工作,讲究是稳定压倒一切,也就是说,无论是民生还是政治,都不能乱,都要以稳定为大局,我从来不否认纪委的工作,对于纪委的干部监管,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省纪委的工作开展,也要在省委的领导之下,如果你们纪委撇开了我们省委,开展工作都不和我们省委打招呼,那也是不对的,是极其容易造成一个地方的混乱,这也是上级领导不愿意看到的!对于有些干部,民愤极大的,犯罪行为严重的,我们要坚决查处,决定不姑息迁就,这是高压线,绝对不能碰。可是呢,对于有些干部,在工作中出现了一些偏差,在理解上级政策中,有些不足,我们就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不能把我们的干部都想象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这也是不对的,我们允许干部解放思想开始创业,摸着石头过河,那么,我们就要允许我们的干部,在实际操作中,出现了认识偏差,也允许我们的干部走了弯路磕破了头皮!这是辩证法!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干部中出现了个别贪污**现象,就武断的去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继而否决我们整个的干部群体,这是不对的!”

  薛中田讲完,陪酒的省检察院的检察长李武然就忙点头说:“书记的话,高屋建瓴,意义深远,对我们这些搞政法监督工作的,有着极强的教育意义啊!”

  薛中田淡淡笑了,问魏雷说:“魏雷同志,你的想法呢?”

  魏雷说:“我谢谢书记的提醒,书记的话,是有道理的,我们纪委的工作,就是这样,查处**分子,干部中的害群之马,也是为了社会的安定祥和,但是呢,如果盲目的去打击一片,怀疑一切,对于干部上纲上线,继而否定一切,扰乱了社会的安定祥和,这就和我们的初衷是背道而驰了,书记说的对,对于干部,我们既要严厉的监管,还要及时的批评教育,不要等着人人都成了贪污犯,我们纪委再去查处,我们还要是在预防职务犯罪上,下足功夫。”

  薛中田听完魏雷的表态,他就呵呵笑了两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