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47章 墨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秦秀锦急忙是推辞,她说:“我不用,都老了,还美什么啊!你留着自己用吧。(k6uk)”

  米翠兰说:“秦主任不老,你看上去就像没有结过婚似的,再多做几次美容,我敢保证,一定会更加光彩照人的,要我说,我们女人就要舍得花钱,对自己下手狠一点,不要委屈了自己,我们女人只有把自己打扮的更加美丽,才会更加的俘获那些个臭男人们的心,秦主任,你说,我讲的对吗?”

  秦秀锦笑了,说:“当然,不过呢,米总,你也不要张口闭口的叫我秦主任,叫我的名字就行。”

  米翠兰也笑了,说:“好啊,这样吧,你也不要称呼我为米总了,我也不称呼你为主任了,我是属兔的,你呢,属什么的啊?”

  秦秀锦说:“我是属牛的,我比你大两岁。”

  米翠兰说:“那你是姐姐,我是妹妹,以后,我就叫你秀锦姐,你称呼我为兰妹子,好吗?”

  秦秀锦说:“可以啊!”

  两个在事业上都混的不错的女人,趁此机会,又是酒后,相互论起了姐妹,关系就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米翠兰还是把话题转移到了美容金卡上,她一定要把金卡送给秦秀锦,要不是秦秀锦适时的一句话,米翠兰还得不到甘南省所有的驾驶员考试场地的电子信息化建设工程呢,这也是个大工程,弄下来,也能获利不少。

  但是呢,秦秀锦这个人,还真就不是很爱财,她可以给领导送礼,但是呢,她却极少受贿,给领导送东西,送钱送物,那是为了甘南省能够获得上级部委的支持,使甘南能够得到上级的资金扶持,为的是全省人民的事业,她做为驻京办主任,必须要和华夏财政部等要害部门搞好关系!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这个秦秀锦本人,却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很少染指财物,她这个女人不很爱财,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

  秦秀锦坚持不收,而这个米翠兰坚持要给,两人竟然在卫生间里争执起来。

  此时,又过来了一个女人,看样子很内急,看到秦秀锦和米翠兰在卫生间里推让起来,纠缠不清,而两人的位置呢,正好是堵在了一个便位的前面,让这个内急的女人有点不方便,这个内急的女人就不耐烦的嚷道:“两位,这里是卫生间,不是咖啡馆,干嘛在这里推推让让啊!要是你们不急,我可急着呢!”

  这个内急女人的话反倒是提醒了秀锦和翠兰,对啊,两人是来卫生间小解来了,怎么忘了正事呢!

  秦秀锦急忙对翠兰说:“我先去方便,方便完了,再说其他的事。”

  米翠兰就答应了。但是,身子闪过后,一个独立的便位,就被刚才那个女人给抢先蹲上了。

  其实,这个事情也是有原因的,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个女人,她们两个来卫生间,并不是主要因为她们确实有生理需要,而是她们两个想给两位领导创造一个独立的说话空间,所以她们才借故出来的,当然了,这个人体的膀胱功能,是伸缩的,也就是说,本人愿意挤挤的话,还是可以挤出来的。

  卫生间里,就没有了独立便位了,有一个还被那个女人给占上了,剩下的就是一个大敞当,意思是,一次就可以容下两个女人小解。

  反正都是女人,秦秀锦就和米翠兰一起。

  这个过程完后,秦秀锦就注意到了米翠兰下面的毛发,竟然是修整的非常整齐,精致的像一块上等的墨玉,也好看,不像她的,毛茸茸的,像个三天没有洗头的流浪汉,相比之下,还是人家翠兰的,修整过的好看!

  米翠兰也注意到了,秦秀锦再关注她的艺术作品,米翠兰说:“秀锦姐,这也是我在那个花欣美容院做的,好看吗?”

  秦秀锦说:“好看。”

  米翠兰说:“我们女人啊,就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善待自己身体上每一寸肌肤和地方,要让它们美到极致,让它们展现出来最美丽的一面!任何地方,都是需要整理的,我们的脸面需要化妆,头发需要发型,这个地方也一样,也需要精心的呵护啊!”

  秦秀锦惊问到:“美容院还做这个吗?”

  米翠兰说:“做,我说的这个花欣美容院,汇聚了韩国最有技术的整形医生,和国内一流的美容师,并且韩国医生都是获得了我们卫生部的上岗证的,绝对是技术靠得住的,秀锦姐啊,你就听我的,去那儿做做美容,做个全身的,我们女人就要善待自己,把自己全身上下收拾的漂漂亮亮的,这样,男人才会更稀罕我们。”

  老实讲,米翠兰的这个变化,还是触动了秦秀锦,女人吗,不管是十七八岁,还是五十七八岁,爱美会一直是她们的毕生的追求。

  所以呢,米翠兰再次送给秦秀锦美容卡的时候,秦秀锦收了,就冲着米翠兰下面的这一点,秦秀锦也想去这个美容院尝试一把。

  两个女人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经历了送美容卡这个事,时间已经过渡的差不多了,两位领导早就把贴己私密话说完了。

  既然两位女人都回来了,酒席也就结束了,双方告别。

  秦秀锦和薛中田坐回到车里,秀锦请示薛中田说:“书记啊,是回甘南啊?还是驻京办啊?还是其他地方啊?”

  薛中田办完了事,身心就很放松了,他说:“送我回家吧。”

  秦秀锦就明白薛中田的意思,因为秦秀锦知道,薛中田在京城有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石头巷胡同里,还有一处住宅呢,是当年薛老爷子给他留下的!

  秦秀锦就把薛中田送回了石头巷胡同。

  然后,秦秀锦就返回了驻京办,她看了下时间,下午也没有什么大事,她就想午休片刻,可是,睡在了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老是感觉自己心里有一个大石头似的!

  她想了下,明白了,雪薛中田来京城做的这些事,她到底应该不应该告诉唐诚啊!

  这是她的一个心事。

  秦秀锦本来也认为,薛中田会是争取铁路线来了,结果却恰恰相反,他是过来拆桥来了,其歹毒用心,就是为了打压唐诚。

  秦秀锦经常往来于甘南和京城之间,对于甘南落后的交通状况,秦秀锦还是感同身受的,她想到这里,眼前又浮现出来了唐诚英俊坚毅的脸庞和果敢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秦秀锦反正就是看好唐诚,她心底里认为,唐诚的道行一定会深过薛中田,于是她就拿过手机,拨通了唐诚的手机。

  唐诚接通了秦秀锦的电话,唐诚和声和气的问道:“秀锦主任啊,有事吗?”

  秦秀锦说道:“唐省长,你在那里呢?说话方便吗?”

  唐诚此时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呢,唐诚说:“方便,你讲吧。”

  秦秀锦就把薛中田在京城的活动和计划,以及和周小舟见面的事,大致的向唐诚做了通报。

  唐诚越听心情越沉重,唐诚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起来,唐诚也不是圣人君子,面对于薛中田背后的伎俩,这是明显的背后拆台,给唐诚施展釜底抽薪之计啊,唐诚在前台辛辛苦苦的招商引资,为了甘南的明天,不辞辛劳,而这个薛中田不但不帮忙,反而是拆台!

  其实唐诚心里也非常明白,薛中田如此这么做,就是不想看到,唐诚在甘南的威信超过他!

  唐诚听完秦秀锦的话,唐诚对秦秀锦就十分的感谢和欣赏了,两人的内心就拉近了许多,唐诚说:“秀锦同志啊,我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的提醒我,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你的信息来的太及时了。”

  秦秀锦说:“我也是不想看到,我们甘南省的交通面貌永远的落后下去。”

  唐诚点点头,秦秀锦说:“好了,那我就不打搅省长工作了,唐省长有一个思想准备就好。”

  秦秀锦放下了手机,唐诚对于秦秀锦确实多了好感。

  可是,秦秀锦的依附并没有给唐诚带来很大的幸福,随即而来的,还是淡淡的悲愤,这个薛中田玩权谋真是有一套,都会抄唐诚的后路了!

  唐诚手里把玩着钢笔,唐诚的性格,绝对不能是坐以待毙!

  时不我待,趁着周小舟和薛中田的协议还没有生效之前,唐诚必须要出击!

  唐诚想到这里,打电话,让林乐秋进来,让她马上预订飞往京城的机票,唐诚要立即赶往京城去,唐诚也要去找那个周小舟,一定要让京泰线途径甘南!

  林立秋问:“都是有谁陪你去啊?”

  唐诚说:“让威廉和我去,还有你和牛发,另外,再加上副省长秦秀飞同志吧,就这些人吧,威廉的两名同伙,就暂时的先安置在我们甘南吧。”

  林乐秋就去办了。

  林乐秋去订飞机票的时候,唐诚想起来,还是要给秦秀锦再打一个电话,最好让秦秀锦晚上,约到周小舟。

  唐诚计算着,晚饭前,自己已经到了京城了,正好可以直接和周小舟面谈。

  不过呢,秦秀锦接通了电话,明白了唐诚这个意思后,秦秀锦劝说到:“省长,这样恐怕不好吧,薛书记回他京城的家了,目前薛书记还滞留在京城,你马上直接过来,又要直接见周小舟,我认为,周小舟是不会见你的,他总要有一个缓冲和考虑的过程,他也会和他的上级领导汇报斟酌,这也需要时间,即便是,我们这个时候见到了周小舟,他也不好表态,更何况,按照我的想法,周小舟也不会答应见你的,我就是给他联系,他也会推辞不见,这样的话,反倒是让你和我觉的没有面子。”

  秦秀锦的话,不无道理,唐诚从善如流,立时就采纳了,秦秀锦的劝导,让唐诚狂热的心,一下子就冷静下来,是啊,这个时候,唐诚马上去见周小舟,事情的走向就很难预料,周小舟很可能会推辞不见,另外,也会把秦秀锦暴露出来!

  唐诚可以反击这个薛中田,但是一定要稳准狠,切不可操之过急,打虎不成反被虎伤,这是唐诚始终要防范的!再搭上一个秦秀锦,就更加不合算了。

  更何况,唐诚就这样,气势汹汹的去找周小舟兴师问罪,周小舟未必就会买唐诚的账。

  唐诚品了口茶,让自己冷静下来。唐诚答应了秦秀锦的建议,今天晚上,就不必约见周小舟了。

  放下秦秀锦的电话,唐诚深思了许久,这个时候,林乐秋敲门进来了,请示到:“省长,飞机票已经订好了,四十分钟后,我们就可以去飞机场了。”

  唐诚答应了声,说:“好吧,你把上述人通知好吧,晚上就在京城住宿了。”

  现在的形势是,不管是周小舟的态度如何,反正是威廉的立场是,对甘南很满意,对于甘南的投资环境也很有信心,甘南建设京泰线铁路的条件已经完全具备,接下来,唐诚和威廉,主要面对的就是和铁道部达成合作意向了。所以呢,唐诚和威廉也必须去京城找铁道部签约。

  在飞往京城的路途上,毕竟唐诚是有心事,威廉看出来唐诚的兴致不高,威廉先生却是很高,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反问唐诚说:“唐先生,你怎么不高兴啊?”

  唐诚微笑了下,说:“高兴,我当然高兴了。”唐诚努力的做出一副豁达的样子!

  但是,唐诚心里十分明白,由于是薛中田的釜底抽薪之计,给唐诚的未来京泰线的前途,抹上了一层阴影,未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情景,周小舟的态度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唐诚心里也很忐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