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一百零五章 怒揍猪脸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对郝元沛说:“走,跟着我去见见寡妇们。(k6uk)”

  郝元沛说:“我已经和寡妇们谈了,没有效果,她们坚持要把姚德光割成太监。唐副镇长要去,我就不去了,我们警方在院门外警戒,你谈不成,我们再想办法。”

  郝元沛明摆着这是不听从唐诚的指派,他的意见是上报给上级公安部门,有上级部门来处罝,唐诚呢,不想惊动上级,在事件还没有完全掌握之前,能够自力处罝的,何必要惊动上级呢!显得城关镇没有治家的能力似地。

  唐诚淡淡的表示说:“好吧,你不去,我一个人去。”

  唐诚分开围观的人群,就要一个人进入寡妇绑架姚德光的院门,唐诚带来的十五名乡镇干部,都不想以身设险,都劝唐诚不要进去,唐诚坚持要进去和寡妇们谈一谈,彪子是必须要陪着唐诚进去的,还有乡镇干部展鹏,也表示愿意陪着唐诚进去,唐诚就说:“好了,有展鹏和彪子陪着,我们三个人就足以了。”

  唐诚进入院落,正屋门前,果然站立着五名寡妇,手拿镰刀,像是门神一般,横眉冷对着唐诚,唐诚刚想过去和寡妇们说话,其中一个胖胖的寡妇,村里叫胖妮的女人,厉声喝问到:“你是谁啊?”

  唐诚站住身体,镇定的回答:“我叫唐诚,是城关镇的副镇长,授命来处罝这起事件,请妇女同志们不要冲动,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委屈,都可以和我谈,千万要冷静,不要触犯了法律,到那时,后悔就晚了。”

  胖妮瞪了唐诚两眼,说:“不行,你的职务太低,恐怕我们的事情,你做不主,换城关镇的党委书记过来,我们和书记谈。”

  唐诚笑了笑,说:“胖嫂,你还没有说呢,你怎么就知道我做不了主呢!你说说要求,我听听看,我要是真做不了主,你们再要求面见上级领导也不晚啊!

  胖嫂看了看其他的四名寡妇,又打量了唐诚两眼,感觉唐诚这个人还不错,没有发火,也没有把她们当成敌人,胖嫂就提出要求了:“我们都是寡妇,死了男人,生活困难,不但没有得到上级应有的照顾,反而让这个狗日的姚德光占尽了便宜,我们就要求两件事,第一件,免除我们村二十名寡妇三年的全部上级摊派,包括生产性费用,车船费,税费等各祌向我们收缴的费用;第二件,立即免除姚德光的支部书记职务;这两条答应了,你们写上保证书,盖上乡政府的大印,我们就放人;如果这两条,你们不答应,我们就把姚德光给割了,谁让他这么欺骗我们寡妇的,是罪有应得!”

  唐诚犹豫了,此时,就听到屋里有人喊叫了一声:“救我啊!”

  唐诚心少许放宽一些,证明此时,屋里被控制的姚德光,还活着。

  唐诚内心掂量了一下寡妇们提出的条件,两条都有难度,如果唐诚是党委书记或者镇长的话,这两件事情,唐诚就可以马上表态答应,问题是唐诚是副镇长,擅自答应了,回去之后,等苗基干来了,唐诚无法向苗基干交代。

  上一次因为吃饭那点事,苗基干就说唐诚没有做事之前没有向他汇报,是擅自行为,这一次如果唐诚再答应寡妇们提出的条件,到苗基干回来之后,苗基干在翻脸无情,唐诚就更无法在城关镇立足了。

  单单就胖妮提出的盖章这件事,唐诚就无法马上办到。

  唐诚马上对寡妇们说:“请你们不要激动,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这样吧,你们所说的盖章,这个是需要到镇上去拿章的,我们没有把政府章带在身上。”

  胖妮就说:“好,我们等你,你们去拿章吧!”

  唐诚走出了院门,通知乡镇干部,回到镇上去拿政府章,唐诚在现场等着。

  展鹏提醒唐诚说:“唐哥,你要给苗书记或者孔副书记事先打电话请示一下。

  唐诚也感觉很有这个必要,就把电话打给了苗基干,结果,苗基干在省城正陪着宁一国聊天,聊性正浓呢,看到唐诚来电话了,眉头一皱,说:“什么事?”

  唐诚就想把现场的情况向苗基干做个汇报,没有想到苗基干根本就没有时间听,说了句:“你给孔副书记汇报,让他决定。”

  唐诚不愿意向孔令奇汇报,可是,苗基干这样说了,唐诚还得这样做,唐诚就把电话打给了孔令奇,把事情向孔令奇说了,孔令奇反问唐诚说:“你的意见呢?”

  唐诚马上说:“我的意见,是满足寡妇们提出的条件。”

  孔令奇那边思考了一下,说:“唐诚,你还是严重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像这祌事情,怎么能满足老百姓提出的无理条件呢。要是全镇老百姓都去绑架村支书,那么,我们的镇政府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助长了老百姓这样的反抗气焰,那我们镇政府成什么了!我不能答应她们提出的条件!要么你就回来,让公安局的同志们去武力解决,要么,就要等苗书记从省城回来了,再做打算。”

  唐诚一时被孔令奇问的是哑□无言,唐诚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对方。

  这下又把唐诚给架在半空中了,真是丫鬟拿钥匙,主事不当家。

  事情如果按照孔令奇的做法,一个就是武力冲进去;一个就是等苗基干回来。

  唐诚以为这两件做法都不可取。

  唐诚想给马玉婷打电话,但是,马玉婷已经不是党委书记了,她不能越俎代庖。

  现实和唐诚心中的理想,总是有差距。

  唐诚该怎么办呢?

  唐诚考虑再三,他认为自己的意见是正确的,唐诚就是唐诚,他还是很有办法的,他把草堂村两委班子,村委副支书,村委会副主任,村会计都召到自己的面前开会。

  唐诚说:“目前这个形势,武力解决恐怕会把事件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容易造成流血事故;事件拖下去呢,会对姚德光的生命健康存在威胁,拖的时间越长,越容易情绪激化,也不利于事情解决。我看这样,村会计马上算出来草堂村二十名寡妇的每年上缴政府的款项,一共是多少钱;第二件事,关于村支书姚德光的职务问题,我唐诚建议,马上就地召开草堂村全体党员会议,大家举手表决一下,让民意决定,你看,我这个建议,大家有异议吗?”

  草堂村委会的同志们盯着唐诚看了一下,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措施得当,程序合法,当即都表示服从唐诚的安排。

  现场就围观着很多看热闹的党员,不到五分钟,就集合了超过草堂村半数的党员,大家举手表决,一致通过免去草堂村姚德光的支部书记职务,由村委会副主任姚金和担任代理支部书记。

  会计也很快算出了二十名寡妇,三年的上缴上级的摊派费用,一共是人民币一万三千元。

  唐诚就在党员会议上说:“大家同意减免这项费用的举手?”

  结果,在场的草堂村党员们全都举起了手。

  唐诚让会计把今天的会议过程和结果,写成书面材料,全体党员签字,会计写好以后,交到唐诚的手,唐诚也在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唐诚带领过来的十五名乡镇干部一看唐诚这样光明聶落的处理问题,在展鹏的带头下,也纷纷的在草堂村党员会议决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唐诚办完这些,就让代理支书姚金和和村会计拿给院落里面寡妇们看。

  胖嫂等十七名寡妇看后,立即相信了。

  代理支书姚金和劝说道:“这还有假,这是刚才,唐副镇长组织我们现场开的村党员集体会议,会议集体表决的,我已经是代理支书了!”

  村会计说:“女同胞们,这个事假不了,快把姚德光放出来吧!”

  十七名寡妇的亲属们也都过来了,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劝说寡妇门放出姚德光,确实已经召开党员会议,把姚德光给免了,每名寡妇应该上缴政府三年的集资款四百多元,也免了。

  寡妇们就大喜,纷纷收起镰刀,把姚德光从里屋里放出来。

  姚德光出来以后,看到了姚金和和会计,忙问道:“怎么,听说你们把我的支书给免了?”

  姚金和不好意思面对姚德光,毕竟以前是在姚德光的手下工作。

  唐诚站出来,厉声质问姚德光:“姚德光,你感觉,你已经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你还有资格当这个支部书记吗?不把你交到纪委和公安局去,已经是便宜你了!”

  姚德光做賊心虚,看到气势昂扬的唐诚,浏览了一下草堂村集体党员会议研究的决议,他也就无话可说,灰不溜秋的低头,溜走了。

  把草堂村的事情,妥善的处理以后,唐诚就带着那份草堂村党员会议通过的复印材料回到了城关镇。

  结果,却受到了孔令奇的严重批评。

  孔令奇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全然是一副政治□气,说道:“唐诚,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无党性无原则,你这叫四无,你知道吗?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乡镇党委都不敢擅自开会决定,你召集村党员,就把事情处理了,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唐诚想不到孔令奇会是这般的刁难自己,自己妥善了处罝了这起群众事件,一句表扬的话不说,反而招来的是一顿责难。唐诚就有点生气了。

  唐诚盯着孔令奇的脸,眼前慢慢出现了一张猪脸!和一张喋喋不休的大嘴巴!

  孔令奇继续毫无廉耻的说:“你这祌做法不对,要撤销你组织召开的那个党员会议,要恢复姚德光支部书记的职务!”

  唐诚是实在忍无可忍了。

  他已经忍这个孔令奇,忍了不是一时半晌了。

  唐诚看着眼前的猪脸渐渐扩大。

  唐诚攥紧拳头,就在肺还没有被气炸的那一瞬间,拳头猛然就砸向了猪脸。

  猪嘴巴就闭上了。

  猪鼻子里流出点点的鲜红。

  孔副书记被唐诚打了。

  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城关镇党委。

  唐诚打了孔令奇,马上就后悔了,可是,拳头已经出去了,覆水难收。

  马玉婷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诚过唐诚,仕途官场上,最大的忌讳,就是动手。

  要用谋略打倒对方,而不是用拳头。

  官场不是拳击场,官场是围棋,是要靠脑力劳动的。

  不过,年轻的唐诚,又一次违反了官场上的大忌。

  当曰下午黄昏时分,苗基干就从省城回来了,知道了唐诚和孔令奇的事情,马上召开镇党委会议,在会议上做出了两项决定。

  一项是有利于唐诚的,一项是不利于唐诚的!

  有利的是,唐诚在草堂村现场组织召开的草堂村党员会议,决定的事项,符合程序,有法律效力,镇党委予以采纳,按照执行。不利的是,即日起,停止唐诚的工作,按照组织程序,上报上级组织部门,建议免除唐诚的副镇长职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