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53章 痴情女子绝情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威廉听后,眼神一眯,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k6uk)

  这个时候,秦秀锦就走了进来,来到了威廉的身边,秦秀锦也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虽然说相比林乐秋大了几岁,但是姿色万千,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而且,秦秀锦手上还有一个拿手绝活,那就是按摩技术。

  让秦秀锦陪他跳舞,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秦秀锦过来了威廉的身边,她笑了,妩媚之极,她说:“威廉先生,这样吧,我们的林主任身体有点不舒服,晚上,我陪你一起就餐,然后,陪你去附近舞厅去跳舞,你看可以吗?”

  其实,让秦秀锦和林乐秋两位女人,任何一个去陪威廉跳舞,唐诚都有点舍不得,秦秀锦,唐诚也舍不得!可是,秦秀锦已经主动的提出来了,那就看威廉的意思了。

  威廉睁大了眼睛说:“林小姐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啊?中午还很好呢!”

  秦秀锦说:“林小姐真是有点不舒服。”

  威廉看了看唐诚,唐诚不置可否。

  其实,这个时候的唐诚, 内心已经是非常苦闷了!在多方压力的交错下,唐诚才会这样,如果当初年轻气盛时期的唐诚,唐诚早就大拳头招呼这个威廉了。

  毕竟,甘南需要京泰线,唐诚希望威廉能够做出让步,和周小舟达成合作意向。

  男人,有的时候,是应该为了事业做出一点牺牲,男人脚下的路,不可能全是平坦的,总会有这样和那样的不如意和坎坷。

  威廉就上下打量了下秦秀锦,他摇摇头说:“对不起,秦小姐,我还是愿意和林小姐在一起。”

  秦秀锦说:“我的舞技是强过她的!”

  威廉双肩一耸,说:“这不是舞技的问题。”

  威廉突然就动手把秦秀锦拉到了旁边的一个套间里,威廉对秦秀锦说:“秦小姐,我对你们的那位林小姐是非常的欣赏,只要是你们答应,让林小姐陪我晚上跳舞,关于合作建设铁路的事,是可以再商量的!请你把我的这个意思,转告给外面的唐省长,他是她的领导,她的领导发话了,林小姐一定会同意的!”

  秦秀锦愣了下,说:“你这个话当真吗?”

  威廉说:“绝对当真,只要是那个林小姐答应和我跳舞,合作的事,我们是可以适当做出让步的!”

  秦秀锦点点头,让威廉等候消息,秦秀锦出来套间,拉着唐诚,回到了她的一间客房里,秦秀锦对唐诚说:“唐诚,威廉说了,只要是我们答应让林乐秋陪他晚上跳舞,关于京泰线合作的事,就可以再商量!你看,是不是再和乐秋商量一下啊!”

  唐诚沉吟了下,说:“算了吧,既然是林乐秋不同意,我们就不要勉强她了!这个合作的事,本来是双方利益和工作的需要,为此却让一个女孩搀和进来,我认为不妥!这是我唐诚自己的事,我这个省长,指望着一个女孩为自己解围,这是我无能的表现,我不能答应威廉。”

  尽管唐诚的压力颇大,但是,唐诚不糊涂,血液里的民族精神和男人之魂,在告诉唐诚,这是不能做的!

  秦秀锦就劝说唐诚说:“唐省长,您现在的处境,我也理解,薛书记那边催促的很急,京泰线的问题迟迟没有落实下来,您的心情也会很糟,万一,京泰线落空了,你回去也无法和甘南干部群众交代啊!干革命,总会有牺牲的,做事业,总要付出代价,眼下,薛中田催的急,周小舟掣肘了,也只有这个威廉,才是我们翻身的希望。我认为,是可以让林乐秋去陪这个威廉跳舞的,只要是我们让威廉高兴了,我们才会有更大的机会成功啊!”

  唐诚迟疑了下,说:“我还是不想连累林乐秋。”

  “这不是连累,这也是工作的一种, 就是一个跳舞,也没有必要弄的这么紧张啊!”秦秀锦说:“我去劝劝林乐秋,为了你,我认为,乐秋会答应的!”

  说完话,秦秀锦不顾唐诚的态度,径直又去见林乐秋了。

  秦秀锦见到了林乐秋,说:“乐秋啊,我知道,你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你不想和那个外国人跳舞,可是,你也知道,他是包吉利公司的执行董事,是来我们这里投资的,未来,京泰线能不能合作成功,这个威廉在中间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同时,你也清楚,京泰线对于唐诚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唐诚不能把京泰线办成,那么,唐诚就无脸再回去面对甘南父老啊!更何况,薛中田和曹建友他们,也在等着看唐诚的笑话呢,如果你真的想帮助唐省长的话,就帮他做点事,答应威廉,晚上去陪他跳舞,只要是威廉高兴,答应做出让步,那么希望就大增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啊!你这么做,是为了唐诚,也是为了甘南老百姓啊!”

  在秦秀锦的循循善诱下,林乐秋的内心发生了动摇。她咬了下鲜艳的嘴唇,说:“好吧,秀锦姐,我听你的,我答应去陪威廉跳舞。”

  秦秀锦拍了下林乐秋的肩膀说:“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呢。”

  秦秀锦经过苦口婆心的做工作,林乐秋是同意了,秦秀锦就出去见了威廉,答应了威廉的要求,晚上,就让林乐秋去陪威廉吃晚饭和跳舞。

  不过,这个该死的威廉,又提出了一个苛刻的要求,他希望和林乐秋单独在一起,晚餐是单独的,跳舞也是单独的!

  这个要求,秦秀锦狠狠心,也答应了!

  晚上七点钟,唐诚开车,亲自把林乐秋送到了一个樱花西餐厅。

  威廉已经在这个餐厅的三楼,订好了房间。并且,威廉已经在三楼房间里等候了!

  唐诚看着漂亮可人的林乐秋,即将要去陪那个威廉吃饭跳舞,而且还是单独在一起,唐诚的心猛然就疼了下!

  这算什么事啊!这还是唐诚的做派吗!

  唐诚的官越做越大,年龄也越来越大,胆子却变的越来越小了吗!

  也许官场上就是这样,众所周知,官场是一个历练人的地方,但是,也是改变一个人的地方,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是一旦牛老了,就知道怕老虎了,人在一个环境里呆惯了,反倒是潜移默化的去遵守这个场地的规则。就像唐诚最初的职业,司机,都明白一个道理,司机是越开车,胆越小,往往开英雄车的司机都是新手,老手反倒更加的持重了。

  人生,那里有处处都会随自己心愿的,就是国家一把手,也会受制于很多方面,绝对的以自己为中心那是不存在的!

  为了事业,唐诚忍了!

  唐诚亲自送林乐秋到威廉的怀抱里。但是,唐诚却没有走远,林乐秋和威廉在三楼,唐诚就留在了二楼,可以随时给林乐秋以照应,这也是林乐秋提出来的要求,唐诚不能远离。

  林乐秋上去了三楼,唐诚呢,一个人戴着眼镜,坐在了一个相对隐蔽的角落,独斟独饮,这个西餐厅的布置很是合理,三楼都是vtp客户,也就是说,三楼的房间里,都是餐厅和舞厅一起的,一边是餐厅,一边是舞厅,可以边吃边跳,二楼就差一点,是以咖啡和小酌为主,全是大厅,一个个小桌子互通,中间没有任何的隔断,唐诚就在大厅的一角。

  唐诚把林乐秋送到了三楼之后,唐诚就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服务生过来,问唐诚说:“先生,你是喝酒啊?还是其他饮料啊?”

  原本,唐诚计划是喝点饮料的,可是,受制于唐诚心境的影响,唐诚改变了主意,唐诚说:“喝点酒品吧。”

  服务生很热情,给唐诚推荐了他们店里自己创造的几款白酒作品,是用很多种酒品勾兑的,并冠以各种好听的名字,比如叫什么深水炸弹和蔚蓝心情等等。

  唐诚要了两杯蔚蓝心情,店里给赠送了两小盘菜品。

  再加上周围放松着舒缓的音乐,登时,这个心情就出来了!你还别说,唐诚自从踏入仕途,并且随着官职越做越大之后,唐诚很少光顾于这样的场合了,一个人在这样的娱乐场所里品酒更是很少有过!今天,反倒是让威廉给被动的创造了一个这样的环境和心境。

  林乐秋上去后,唐诚就自酌自饮,倒也惬意。不知不觉中,时间流逝,一大杯的蔚蓝心情被唐诚喝光了!

  就在唐诚独斟独饮的时候,从前面就径直过来了一个漂亮女孩,打扮的是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超短的裙装,露出洁白无瑕的长腿,不管胸怀内里是如何的包装,反正外观看上去,是非常坚挺高耸。

  她走到了唐诚前面,莞尔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主动搭讪说:“这位先生,我看你一个人坐在这个喝闷酒,有一会了,先生,就你一个人吗?”

  唐诚抬头看了她一眼,唐诚点点头说:“是我一个人。”

  唐诚的直觉感受到,这个环境里,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唐诚,原来是她啊!

  这位女人笑了,属于那种贱笑,她说:“先生,我看出来了,你一定是有心事,在这里喝闷酒,一个男人喝闷酒,该有多无聊啊!让妹子陪陪你吧!”

  按照以往来说,唐诚是不需要这种妹子的相陪的,不过,今天心境不同,这是大京城,没有人会认识到唐诚,更不会料到,眼前的这个人会是领导干部!

  唐诚抬起头,没有说话,只是扬手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这位女子就会意了,坐到了唐诚对面。

  来的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一个风尘女子,坐下后,直接点手,让服务生过来,又上了两杯蔚蓝心情。

  唐诚心里有疙瘩,需要一个发泄的窗口,也需要对人以倾诉。几杯酒下肚后,唐诚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既然面前多了一个倾听者,唐诚感悟说:“叔本华说过,同在一个舞台上,有的人是帝王,有的人是臣子,有的人是将军,士兵或仆人和其他职业人等等,他们彼此的不同只不过是外在的不同而已,但各种角色内层核心的实在性确是相同的,大家都是可怜的演员,对自己的命运充满着渴望,也充满着失望。”

  对面就是一个风尘女子,她怎么能听懂唐诚这么高深的学问呢!

  她只是机械的张起耳朵,听唐诚说话。

  唐诚继续说:“叔本华还说,人活着就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人只有活着,就会有**,有**就会有痛苦,这是非常矛盾的一件事,人生幸福的时候是少于苦痛的。”

  唐诚继续在这里表演,在这个女子看来,马上就以为唐诚是个神经病了!

  这个女子喝干了面前的一杯酒,她就想离开!

  这个时候,唐诚突然问了句:“不要走嘛,再陪我聊聊。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出来从事这个职业啊?”

  这名女子就再次的坐下来,定定的看着唐诚,然后她幽幽的问道:“你想知道答案?”

  唐诚点头说:“想知道。”

  这名女子就说:“我原本是有一个非常爱我的男人,可是,有一天,我的男人在外面赌博欠下了五十万元的赌债,债主逼上门,我男人无钱还债,其中一个债主就看上了我,说只要是我答应陪债主睡一晚,就可以减免赌债十万元,你猜,我的男人怎么说啊?”

  唐诚饶有兴致,说:“你男人揍了对方一顿?或者是答应了债主?”

  这名女子惨淡的笑了下,说:“你怎么也猜不到我的男人怎么做的!他竟然对债主说,让我的老婆陪你五晚上好吗!”

  唐诚听后,笑了声,说:“天下还有这么绝情的男人吗!”

  女子说:“有,当然有了,自古就是痴情女子绝情汉,只有想不到,就没有那些臭男人做不到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