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82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有些事,唐诚和曹建友是在电话里说不通的,唐诚说:“你在哪里呢?你过来我的办公室,我们见个面吧!”

  曹建友底气十足的说:“我现在省委呢,一时之间过不去。(www.k6uk.com)”

  我靠,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曹建友还是恬不知耻,拒不悔改,仍然摆出一副骄横的表情,分明就没有把唐诚看在眼里,有句老话讲,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现实中,还真有这种人!曹建友之所以还敢这么猖狂,他无非是依仗着薛中田,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薛中田第一是不想看着唐诚进一步做大!第二,薛中田更会要死保自己,薛中田不会不管的,薛还要用自己在省政府牵制唐诚。基于这两点,曹建友才敢公然的对抗唐诚!

  唐诚是调不动这个曹建友的!

  唐诚向下压了压怒火,平静的问道:“既然是如此,那你能什么时候过来啊?”

  曹建友沉吟了下说:“一个小时后吧。”

  唐诚说:“一个小时后,你就过来我的办公室,我等你。”

  曹建友就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曹建友和唐诚在办公室里会面了,其他人都没有在场,就唐诚和曹建友两个人!

  双方隔着一个大的办公桌,相对着坐定身子,双方的脸色和眼神都很严肃,眼神中都露出一种坚毅果敢,谁都不服谁,空气中顿时就有了一种窒息的味道,昭示着接下来,会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言语交锋!

  双方沉寂了一会,唐诚先开口说:“建友同志,我听说有个叫穆文兵的人,牵扯到了土方工程的造假案子,而这个人是被我们省纪委正在调查的,可是,就在调查期间,你又派人把穆文兵给要走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啊?另外,你和那个穆文兵是不是有亲属关系啊?我们是想把问题搞清楚,如果真是有领导干部在这个里面起到了不好的作用,我希望他能主动的向组织坦白,争取组织的谅解。现在,你马上安排经侦队的人,让他们把穆文兵这个人移交到我们纪委来,配合调查关于土方工程存在的质量造假问题!”

  唐诚还是希望这个曹建友能够主动一些,坦诚错误,唐诚倒是不希望他陷的太深,更希望曹建友能够和穆文兵摘清关系!

  可是,曹建友却立时就情绪激愤起来,他猛然的站了起来,敲了下桌子说:“唐诚!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打击报复啊!还是栽赃陷害啊!你究竟想干什么啊?这个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我就不会顾及到很多了,我知道,你来甘南任职后,知道了我和薛书记关系走的近,在省政府碍着你的事了,你就睚眦必报,把我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啊!老是想把我处之而后快!唐诚!我告诉你,你这样的算盘是打错了,我曹建友是行得正坐得端,我问心无愧,我不怕任何人对我下黑手!你要调查这个土方工程,无非是因为我当初分管了这个工程,你就想利用这个事,来打击我!你的伎俩我是非常清楚的,想要以经济控罪代替政治控罪,在省政府里扳倒我!好让省政府变成你唐诚的家天下,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可是,你唐诚也不要忘了,我们还有省委呢,还有薛书记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某些人善于权谋,热衷于搞政治斗争,这种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现在也想清楚了,唐诚,你就是一个十足的阴险家,当初你有意的让我分管土方工程,然后再这样查我,你是何居心啊!你很毒啊!”

  这就是官场,办公室里,发生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争斗,有的时候,是激烈争吵,有的时候,甚至都可以演变成全武行!

  唐诚没有料到,这个曹建友的反应竟然会是如此的激烈!

  反正是穆文兵的人,现在曹建友的手掌心里把控,那也就意味着,唐诚手里根本就没有直接的把柄来攥住曹建友,曹建友才会如此的反应激烈,敢和唐诚当面的较真和争吵!

  唐诚看着曹建友发红的脸,像是凛然正气一样,唐诚的火也冒了出来!

  本来,唐诚当初看到了地基工程被造假,严重的豆腐渣工程,糊弄国家,草菅人命,唐诚就十分的愤怒了!

  唐诚也“嚯”的站起来,也用手拍了下桌面,斥责回击到:“曹建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要忘了,我是省长,你是一个副省长!你在我的领导之下!你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和态度和我讲话啊!”

  曹建友针锋相对,回击到:“可是,我是省委常委,你也是省委常委,你这个省长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薛书记还是你的领导呢,你还要在我们省委常委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我也告诉你,唐诚,我曹建友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肚里没有病,我就不会死掉,我谁也不怕!你这么做,就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和政治陷害!”

  唐诚厉声说:“我也不希望看到有些领导干部牵扯到工程问题,我当初把土方工程安排给你分管,我可没有让你造一个豆腐渣工程出来,是你监管不严,你就是要负起这个责任。”

  曹建友看到唐诚站着,也是凛然正气!

  曹建友的心软了下,他把怨气撒了出来,他还是想达到自己的一个目的,他希望土方工程这个事情,能够尽快的定论,并且把这页翻过去!

  曹建友就主动地先坐下来,缓吐了一口气说:“如果仅是负有失察责任,我会负的。”曹建友想负的就是这个责任。他继续说:“唐诚省长,我也明白,我在省政府里,确实做了很多不利于你利于薛书记的事,你对我有意见,但是,我也有我的难言之隐和难处,所以呢,对于以往的事,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接下来,我会做到公平公正,我和薛书记会保持距离,省政府里的工作,我会努力做到和你保持一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向前看,我的意思呢,穆文兵的事情,经侦队那边也是工作需要,等到那边处理完毕后,就让穆文兵再去纪委里,把事情说清楚,好吗?”

  曹建友的这番话,有两个计策啊,第一个就是缓兵之计,先缓一缓,使曹建友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抚这个穆文兵,把后遗症处理掉。第二个计策,就是口腹蜜剑,先用好听的话,把唐诚迷糊了,然后再逐渐的解决问题。

  唐诚才不会上当呢,更不会听了这个曹建友的这个**汤!

  唐诚摆摆手说:“穆文兵的这个问题,纪委在等着呢,必须要马上见到人,我的意见是,你立马通知人,那穆文兵给我送回到纪委去!这是原则,不容置疑和动摇!”

  曹建友听后,点燃了一支烟,把后背靠在椅背上,他慢悠悠的说句话:“要是我坚决不办呢?”

  曹建友这次也是铁心要和唐诚抗争到底了,不惜是撕破脸皮啊!

  曹建友的这个态度,更是让唐诚忍无可忍,唐诚心里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曹建友给办了!听到曹建友的公然挑衅,唐诚的眼神犀利了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好啊,古语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那我们只有走到黄河见分晓了。”

  曹建友马上说:“不用见黄河,见见薛书记就可以。如果让我曹建友和你合作,这个也可以,但是,必须要薛书记对我亲口讲,我首先是省委常委,其次才是常务副省长呢,省委常委的称谓是挂在前面的,也就是说,我首先要尊重薛书记的意见。”曹建友把薛中田搬出来,很明显,就是他知道,薛中田是会死保他的!甘南离不开他曹建友,薛中田更离不开他曹建友,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唐诚的眼神眯了下,唐诚说:“好啊,那我就去找薛书记,让薛书记做最后的决定。”

  曹建友当即是站了起来,胸有成竹的说:“可以啊,我乐意奉陪。”

  两人就离开了省政府,直接去了省委薛中田的办公室,唐诚要当面把这个事情说给薛中田听,看看薛中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唐诚和曹建友两人见到了薛中田,曹建友是恶人先告状,先把唐诚和他之间的分歧讲述了一遍,双方有了工作分歧和矛盾,还请薛书记从中断案,判一个公道。

  薛书记听完曹建友的讲述,然后转脸问唐诚说:“唐诚同志,你有什么要讲的啊?”

  唐诚说:“这不是工作分歧的问题。土方工程出现了质量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豆腐渣工程,我们省政府必须要严肃处理和追查,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但是,有一个叫穆文兵的人,涉嫌这个铁路豆腐渣工程,本来,纪委正在对他进行调查,却被省公安经侦队的同志给调走了,省经侦队的人说是奉了曹建友的指示。我要求曹建友同志,立即指示经侦队放人,配合好我们的反腐工作。”

  薛中田听完了唐诚的理由,转脸问曹建友说:“建友同志,唐诚同志讲的对吗?”

  曹建友立时就蹦起来,嗷嗷的说:“唐诚这是血口喷人!无中生有啊!穆文兵根本就不牵扯这个铁路地基工程,是某些人在居心叵测,故意制造事端,其目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当着薛书记的面,我可以把实话说了吧,我和唐诚同志在工作中有矛盾有分歧,唐诚同志对我有看法,这些都可以理解,干工作,总会有不同意见,大家可以共同商量探讨啊!可是,唐诚他不这样想啊!对我却是采取打击报复,更有甚者,是蓄意的栽赃陷害啊!薛书记,我曹建友是冤枉的,唐诚这一招,根本就是政治陷害,是打击报复,是在清洗省政府,在省政府里搞清薛运动,凡是和您薛书记走的近的人,唐诚都要栽赃陷害,这根本就是政治阴谋啊!”

  曹建友说的是声嘶力竭,像个没有打狂犬疫苗的狗一样,狂吠不止啊!

  薛中田的脸色冷峻了下,他回望了唐诚一眼说:“唐诚同志,你对于建友同志这样的说法,又是作何感想呢?”

  唐诚看到这个局面,突然就明白了,薛中田不想看到曹建友被打倒,所以呢,薛就要死保与他。

  薛中田和曹建友就是要把水搅浑,把经济控罪演变成了政治控罪,把唐诚的做法说成是一种斗争手段,是在剪除异己所搞的阴谋手段,这样的话,好像是唐诚做错了!

  唐诚心里想到,即便是唐诚想要办了曹建友,但是,也是这个曹建友本身就有瑕疵。唐诚也不否人,这个里面会掺杂着一点的政治权谋问题。

  唐诚心里想到的,嘴上还不能这么说,唐诚说:“我没有搞权谋,我只是照章办事,依法治省,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是贪腐了,就要从严惩处。”

  薛中田听后,淡然笑了下,说:“这个事情,很难说通的,你们两位同志是省政府的两位主要首长,平日里干工作,要以大局为重,怎么能这么的公然叫板呢!这不好。有首歌唱到,团结是刚,团结是铁啊!没有团结,我们什么事都干不成,你们二位,都是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干部,甘南人民都离不开你们!要我说呢,大家在一起工作搭班子,也是一种缘分,要相互帮助和提携,要互相容忍彼此的不足,这才是一个党的好同志的表现,怎么能因为有矛盾,就想着办法去打击报复呢!我认为,这样极其不好,影响也会很坏。”

  这个薛中田打起了太极,再给唐诚打马虎眼!

  好端端的一个豆腐渣工程,在被曹建友和薛中田这么一掺和,竟然变成了是唐诚在打击报复了!这么一定性,那未来可就不是唐诚所能掌握的了!

  唐诚不耐烦的问了句:“薛书记,你不要扯远了,你还是先给一个态度吧?”

  薛中田顿了下,说:“要我说啊,这件事,你们两位,就各让一步,穆文兵的事情,还是先让曹建友同志去处理,铁路基建工程,那也是曹建友同志亲自抓的,既然是过程出现了问题,这件事,还是要以曹建友同志的意见为主。但是呢,省经侦队要加快他们办案的力度,经侦队那边只要是有了结果,马上就要把人转移给纪委里去,协助铁路基建工程的调查进展。”

  薛中田还是要死保曹建友,这是他的政治立场所决定的!必要的时候,军事路线都要为政治路线服务和牺牲的!政治是压倒一切的!明明是个败仗,但是,如果政治需要,也要打!
盖世仙尊 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 箭魔 道吟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末世领地 百炼成神 神医弃女 异能小农民 魔坠学园录 万域灵神 神级大药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提拔,提拔最新章节,提拔 看啦又看k6u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