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84章 打黑枪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会场布置的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但是在露天举行的!唐诚等人开会发言也在露天下作业。(k6uk)

  可是,俗话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说下雨就下雨,本来剪彩活动开始的时候,天气就不是太好,阴沉沉的,一个雷声过后,天空就下起雨来,雨丝还很密。

  白云江没有带伞,只好是淋在雨中,客观的说,雨势如果加大的话,对于白云江的出手,会有两个不利因素,第一个,雨幕会影响到白云江的视线和瞄准,会增加空气中的阻力,对于他的射击精准度有影响;第二个因素,现在台上发言的是华夏焦化集团的王总,如果雨势再加大的话,保不齐,唐诚接下来的发言就会被取消。而发言席的位置靠前,而且身前身后都没有遮挡物,是最佳的射击角度和方位。

  白云江在冷静的计算着当前形势,眼神密切的关注着唐诚在台上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个时候,台上也有了变化,因为天气预报早就报道了,今天有雨,所以,甘南化工集团早就有准备,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应对措施,马上,就从台上一角,跑出来了十名漂亮的姑娘,每人手中一把花折伞,跑到了唐诚等人的身后,凡是在主席台就坐的领导干部,每人身后都会有一个姑娘给撑起雨伞,保证领导身上不会被淋到。

  这其实,在官场上,尤其是视察和迎来送往中,司空见惯,下雨了,领导身后,都会有专职打伞的人!

  同时,一位姑娘还跑到了正在发言的王总身后,为王总撑起雨伞。

  瞬间,主席台上,就形成了一个靓丽的风景,领导身后,都有一个打伞的姑娘。

  相比之下,下面会场的看客们,群众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人人都被雨淋着,头发上很快就有了水滴。可是,会议没有散,观众也不敢离场。

  白云江心里一动,看到这个场面,他的心突然狠了下来,官员们的搞特殊,如此的福利待遇,刺疼了他的心!

  当官的,就这么有优势吗!都是人,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在下面听会的人,就应该被淋着吗!

  原计划是,白云江一枪,想要穿透唐诚的肩胛骨,不过,现场打伞情况,让白云江改变了主意,他计划,一枪就穿透唐诚的胸膛!

  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用我白云江的一条贱命,换取省长的贵命,白云江也值了!

  都是人,为什么当官的就有人专职打伞,普通观众就要被雨淋着啊!何况,看样子,这个唐诚也不是一个什么好官!说不定,我白云江还是为民除害呢!

  就在白云江的心理活动复杂的时候,唐诚却突然站了起来,唐诚转身从身后姑娘手里接过雨伞,说:“我唐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人民的公仆,我们都是平等的,我怎么能让你给我打伞呢!我自己有手,我应该自己为自己打伞。”然后,唐诚把伞接到手里,自己动手。

  姑娘迟疑了下,见到唐诚坚持,她只好把伞交给了唐诚!

  唐诚周围的官僚,见到省长都亲自打伞,他们再也不敢享受有专人给自己打伞的待遇了,急忙都站起来,从姑娘手里接过伞,自己给自己打伞。

  在台上专心致志做发言的华夏焦化集团的王总,由于是在前面,没有目睹到唐诚的举动,还是享受完了专人打伞的待遇,等到他发言完毕后,又在姑娘伞下护卫下,回到了主席台上,才发现唐诚等人都是自己给自己打伞,登时,他的脸就红了。

  轮到唐诚到前面座位上致贺词了,唐诚手里拿着一张信纸写的讲话要点备忘,但是,唐诚却没有看稿,而是即席发言,唐诚是自己亲自打着伞登上去的,唐诚站定身子后,随即发言到:“天下雨了,这是自然现象,但是,我看到,有人给我们这些领导干部准备了雨伞,准备雨伞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要给我们专人专职打伞,这就不好了,这叫什么事啊!我们这些所谓的领导干部,就变成了封建时代的官老爷了,难倒我们这些人连自己打伞的力气也没有嘛!我们还是人民的公仆吗!我们的老一代革命家,比如毛伟人和周伟人,他们出行考察,露天工作期间,如遇下雨,也都是自己亲自打伞,也不会让群众专职给人打伞。我虽然是省长,但我也是人民的公仆,我应该自己打伞。”

  唐诚把这番话说出来,登时就引起了下面在座的群众一片掌声,人们冒雨喊道:“省长,说的好!”

  “我们因为甘南省有这样的好省长!我们自豪!”

  唐诚摆摆手,说:“我是省长,但是,在人格上,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在法律和人的尊严面前,人人平等,我不需要别人给我专人打伞。”唐诚做完这些事,才开始发言进入正题,祝贺华夏焦化集团和甘南化工达成合作意向。

  唐诚的这个举动,突然就让台下的白云江杀手心里一动,就从这个亲自打伞的小细节上,就可以看出来,唐诚这个省长,和以往的省长,都不同,唐诚竟然敢在台上,直接就否定了以前官僚主义在雨中的做派,这一点,不仅仅是得到了现场观众的赞成,也得到了白云江的赞同。

  本来,白云江的手指是紧紧的握在手枪上,见到唐诚如此这样亲民做派,白云江的手指就松了松。

  白云江的心理就有发生了变化,原来看到唐诚像官老爷一样有专人在身后打伞时,白云江就想直接命中唐诚的心脏,后来,唐诚辞掉了专人打伞的待遇,白云江的心态就又发生了变化!

  直接打死唐诚,白云江不想那么做了!

  但是,受命于老大彭云池,必要的警示,还是一定要给唐诚看的!

  原来是计划让子弹穿透唐诚的肩胛骨,如今,白云江犹豫了,突然,白云江就看到唐诚的头上正上方,正好有一个大红灯笼,是为了突出剪彩喜庆气氛挂上去的,唐诚发言所处的位置,正好是灯笼的上面!而灯笼又是被一条绳子系在上面的!

  白云江猛然就下定了主意,突然就掏出手枪,电光石火之间,子弹猝然射出,可谓是枪法神准,正好打在了灯笼上面的绳子上,绳子应声而断,灯笼猝然落下,正好是砸在了唐诚的头颅上!

  要知道,这个灯笼是木头加铁皮的材质做的,登时就把唐诚的额头上,给砸出了伤口,鲜血流了出来,顺着面颊就流下来!

  清脆的枪声想过之后,紧接着,就又是劈里啪啦的炮声,让在场的人,登时就大乱,人群狂乱起来,像是一群没有头的苍蝇。

  白云江把手枪收好,扔掉了手中的鞭炮之后,借着人群大乱之际,从容的逃脱了!

  现场大乱,华夏焦化集团和甘南化工集团的领导层们,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剪彩仪式,会出现这么一个凶险的场面,唐诚省长都挂彩了!大家急匆匆的涌到了唐诚身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然后,秦秀飞副省长和林乐秋急忙是来到了唐诚身边,查看和问询唐诚的伤情。唐诚的御用司机牛发,更是像一头小豹子似的,冲入了下面人群中,想去擒获那个打黑枪的人!

  老实讲,唐诚突遇到这么一个凶险的场景,唐诚的心里也是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不过,好在,唐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颅,头颅还在,只是流了一点血,好像还没有什么大碍!

  唐诚镇定了下心神,对秦秀飞和林乐秋说:“放心吧,我只是受了点轻伤,还死不了。”

  秦秀飞和林乐秋还是不放心,大家七手八脚的,还是簇拥着唐诚,把唐诚搀扶到了车里,先送唐诚去医院,同时,秦秀飞立即通知了甘南省公安厅厅长汪必然,让汪必然立即带领精干警力,过来处置此事,迅速的追击打黑枪的人!

  汪必然一听,头立时就大了,他在公安系统做事多年,这个,胆敢向省长打黑枪的案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汪厅长惊骇之余,立即点齐了人马,警车数十辆,浩浩荡荡的杀奔唐诚剪彩的地点。

  警车呼啸而来的路上,向唐诚打黑枪的杀手白云江,就步行在路边,他的步伐还是那么的从容,看到警车在他旁边的路上呼啸而过,他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唐诚被紧急的送往省城第一医院,经过医生的检查,和磁共振的检查,确认唐诚是不是有脑震荡,结果显示,唐诚是有轻微的脑震荡,但是不严重。至于头上的伤口,是硬伤,包扎处理一下,就可以了。医生专家得知唐诚省长身份后,不敢大意,经过专家组的会审,决定,还是要让唐诚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以防万一。

  唐诚的头上,被包扎了白纱布。

  林乐秋在一旁,眼睛已经哭红了,她泪眼婆娑的说:“省长,你可是把我们给吓坏了!您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我如何向组织交代啊!”

  秦秀飞也在一旁不住的自责。

  秦秀飞说:“我应该去那个位置发言,这样,被砸着的就是我了。”

  唐诚苦笑了下,摸了下头颅,唐诚又豁达的笑了,说:“他们针对的是我,即使你秦秀飞同志代替了我发言,我仍然难逃此劫。不过,好在的是,我还活着,吃饭的家伙什,一样不缺,这就是件幸运的事。”

  秦秀飞说:“我已经给汪厅长打电话了,这是一件性质特别严重的刑事案件,他们的目标就是针对你唐省长的,他们这是打黑枪的行为啊!性质很恶劣,也很严峻,我要让汪必然同志誓破此案。”

  唐诚点点头,唐诚的眼神也是很犀利的,就在白云江向唐诚举枪射击的那一刹那,唐诚的眼神也对准了白云江,对于那个鹰眼冷森的眼神,唐诚也是记忆深刻!

  看来,自己在甘南,确实是得罪人了!有人就是要至于唐诚死地而后快!

  林乐秋征询唐诚的意见说:“省长,要不要把这件事,报告给省委及薛书记啊?”

  唐诚想了下,说:“这是一个大事,现场这么多人,是无法做到保密的,还是把经过报告给省委及薛书记吧。”林乐秋就点头答应了!

  林乐秋把事情报告给了薛中田,同时,公安厅也把情况汇报了薛中田!薛中田听后,心里也是暗暗吃惊,虽然说,薛中田巴不得唐诚出事呢,最好是出车祸死掉,或者是得大病死掉,但是,直接被杀手用枪致死,让唐诚非正常死亡,这一点,薛中田还是心有顾忌的!他想让唐诚对他服服帖帖,但是,真要是唐诚被杀手给杀死了,他这个省委书记,也难辞其咎。所以,他听到唐诚出事之后,马上问的一句话就是:“唐诚同志的生命,有无大碍啊?”

  林乐秋汇报说:“目前,还没有生命危险。”

  薛中田了解到,唐诚只是受到了轻伤后,他的心才逐渐的稳定下来。

  他立即打电话,把省委秘书长田东希和副省长曹建友找来,把情况通报给曹建友和田东希。两人听后,也都是大吃一惊。尤其是曹建友,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该忧了,按理说,曹建友应该是喜,可是,听说是打黑枪,这么大的事,他心里也是震惊,这个时候,他和唐诚的矛盾十分尖锐,说不定,有人会怀疑是他曹建友向唐诚下的黑手,可是,曹建友确实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曹建友镇定了下心神,问道:“薛书记,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复仇 幸孕蜜宠:妖孽Boss惹不起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苏月夕 娱乐韩娱 深夜书屋 重生最强女帝 凌天战尊 虚眞 鬼妻 青云直上 道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提拔,提拔最新章节,提拔 看啦又看k6u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