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89章 牡丹花下死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陈胜楠说:“大领导,你在那里呢?”

  曹建友反问道:“你在那里呢?”

  陈胜楠说:“我就在甘南省城呢,住在新村宾馆呢。(看啦又看小說)好像是809房,你还过来吗?”

  曹建友哦了声,说:“李昌寿呢?”

  陈胜楠说:“李总公司有事,先回首都去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甘南,这段时间,要我代表他全权处理和你们政府古城复古项目合作的事宜。”

  曹建友暗想到:这个李昌寿还算懂事,主动的把陈胜楠留给了自己享用。心里这样想,他口里说:“那是李总对你胜楠女士的信任。”

  陈胜楠撒娇的问道:“领导哥哥,你还过来吗?人家还有重要工作向你汇报呢,如果我完不成任务,李总见到我,他会埋怨我的。”

  曹建友思忖了下说:“新村宾馆,我就不过去了,你还是到我这里来吧,我等一会用手机短信的方式,把我的地址给你发过去。”

  陈胜楠就答应了。

  曹建友放下手机,并没有直接给陈胜楠发短信,而是先行让司机开车,把他拉到了一个高档小区的里面,这个高档小区里,还有曹建友一套房子呢,不过户主不是在自己的名下,是在他女儿的名下的,他很少来,女儿也出国了,这套房子一直就空着,里面的生活用具倒是齐全。

  曹建友到了这个小区的房间里,这才拿起手机,把这个小区的地址和房间号,用短信告诉了陈胜楠。

  然后,就可以专心致志的等待这个美女过来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曹建友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急忙走进书房里,用钥匙打开一个抽屉,在抽屉里,找出来了一条金项链来,连曹建友都不知道,这条金项链是谁送的了,等到陈胜楠过来后,两人恩爱前,曹建友当做礼物,送给她。

  曹建友在翻动金项链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盒伟哥,学名叫万艾可的,这盒包装里面其实就一粒,曹建友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放进来的,看过生产日期后,难得的是还没有过期,这玩意保质期挺长的,曹建友摸了一下嘴角的胡子,还是拿到餐厅里,吞服下去了。

  恰巧,路上堵车,陈胜楠来到的晚一会,客观的也造成了曹建友药效的充分酝酿,注定,这一次,曹建友更会让陈胜楠床上声音叫的更响。

  两人做完床上功课之后,曹建友特别满足!他深有体会的说:“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是这样,有你陈胜楠,我这辈子做男人,真是不枉此生,也对得起自己的性别了!”

  陈胜楠娇笑道:“我也是有这样的同感,你很威武,我向你说句实话吧,你比我以前在大学时的练举重的一个男友,还威武呢!有你,我做女人,真的挺幸福的。”

  那是伟哥的功劳,但是,曹建友不能给她讲明实情,男人嘛,还是希望得到女人在这方面的赞扬的!

  有的时候,男人的成功标志,是有三个检验标尺的,一个是拥有很多的钱,一个拥有一顶耀人的官帽,一个恐怕就是拥有超强的床上功夫了!缺了一样,恐怕就不能算是成功的男人!

  陈胜楠赤身下床,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她说:“这是我们天宝集团的一点心意,不多,有五十万,主要是预祝我们合作成功的。这也是我们李昌寿老总的一点心意。”

  不管陈胜楠身体上的如何满足,她还是不能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天宝集团的公关部经理。

  毕竟,她先是李昌寿的情妇,后来才是曹建友的!

  她此时扮演的就是一个公用情妇的身份。

  曹建友也够大度的,接过来这张银行卡,抚摸了下卡面,使之卡面上沾上了自己的汗液,然后呢,猛然,出手,拍在了陈胜楠的胸上,结果牢牢的粘在了她的雪白肌肤上。

  曹建友说:“这个钱,你就转告李昌寿,我收下了,现在,钱是我的了,就重新归我支配,我又把这笔钱,赠送给你了!好吗,我的心肝宝贝。”

  陈胜楠忙说:“这怎么好呢!”

  曹建友说:“我看,这样挺好。”

  陈胜楠就送给了曹建友一个吻。

  吻后,曹建友还有礼物要送给陈胜楠呢,这次,可真是他自己的东西了,是条金项链,戴到了陈胜楠的脖子上,人就更美了!

  忍不住,曹建友在双向力的作用下,再次把美女压在了身下。

  一个月后,唐诚在京城玉泉山度假村里看电视,唐诚变换到了甘南台,这个时候,是甘南台新闻联播,结果,在这个新闻里,第一个新闻节点,就出现了古城复古项目,省政府副省长曹建友代表省政府和来自首都的天宝集团的董事长李昌寿先生签署了关于古城复古项目的合作意向,共同来开发建设古城复古项目,该项目是由政府主导,投资过百亿元的项目,建成后,将大大增强甘南在全国的地位和影响力,也为保存和完善我们的古文化建筑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画面上,曹建友和李昌寿精神抖擞,共同签署了合作书,然后握手言欢,互祝合作成功。

  唐诚一直否定的古城复古项目,对手又一次重启了!

  政府就是这样,换一个新主政官,必定要换一套新的执政方略。前任越是赞成的,后任越是反对,前任越是反对的,后任越是赞成,好像只有和上一任大相径庭,才能更好的突出这一任的成就和功劳。

  唐诚刚看完这个新闻,杨美霞和林乐秋就一同走了进来,杨美霞看到了唐诚也在看甘南台,杨美霞说:“想必,你也看到了,古城复古项目,他们已经做成了,马上就要付诸实施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

  林乐秋劝说到:“省长,霞姐劝说的对,你应该返回甘南了,我感觉,您这么做,已经不是欲擒故纵之计了,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了,您不会是真的想逃避吧!或者说,你真的已经厌倦了这个官场?”

  唐诚坐下来,点燃了一支香烟!

  烟雾缭绕中,唐诚的心情也很复杂和忐忑!

  唐诚何尝不想尽快的返回甘南官场啊!可是,唐诚手里还没有制胜的法宝,也没有抓到曹建友的软肋,就这么回去,依然是于事无补,照样在甘南打不开局面啊!

  唐诚淡淡的说:“我也想回去了,既然这个曹建友和李昌寿谈妥了合作,这个古城复古项目,他们也通过了发改委立项,我很难再扳回来了。不过呢,我倒是希望,这个曹建友和李昌寿的交往,能够君子之交淡如水,胸怀坦荡荡,如果是这样,我自讨苦吃,我也就认栽了,如果,这个曹建友真的和这个李昌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瓜葛的话,我一定轻饶不了他们!”

  “切!”杨美霞差一点笑出声来,她打量了下唐诚,说:“老公,你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你都自身难保了,躲在了这里,你如何能够做到轻饶他们啊!倒是他们要轻饶你,还差不多。听我的,我们回去吧!大不了,给薛中田认个错,一天的乌云就散尽了。”

  林乐秋也狐疑的打量着唐诚,不知道,唐诚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是纪岚走了进来!

  她来到了唐诚面前,轻声说:“老大,一个叫顾天成的人,要来见你!说有十分重要的事。”

  “顾天成!”

  听到这个名字,唐诚的眼前登时就浮现出来了,一个疯狂赌徒的样子!

  那还是在老家柳河县医院里遇到的人,那次还是因为马玉倩自杀,唐诚结识这个赌徒,后来,这个顾天成还机缘巧合,帮过唐诚一次,赢了曹光。

  为了给妻子治病,顾天成不惜是赌掉了右手的四个手指!

  唐诚就淡淡问:“你出去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一共只有六个手指头啊?”

  纪岚忙说:“根本就不用出去看,我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真的就只有六个手指头,他还炫耀似的举给我看,对我说了,只要把这个标记讲给你听,你一定会让他进来的!”

  唐诚点点头说:“你让进来吧!”

  纪岚出去后不久,顾天成就跟着进来了,此时的顾天成,头发向后梳着,抹着浓重的发油,贼亮的,脸色红润而富有光泽,眉目之间,似有电视里赌王周润发的派头,浑身流露出来的气质,霸道而稳重,内敛而从容,可见,这个顾天成这几年混的不错!绝对不是当年在柳河医院里,唐诚资助他钱的落魄时候了!

  唐诚让顾天成坐,但是顾天成没有坐,他淡定的说:“唐省长,在你的面前,永远没有我顾天成的座位,不管我现在是什么身份,身价又是多少,我在你的面前,永远都是那个赌输了四个手指头的人!”

  唐诚呵呵笑了下,说:“听你的口气,你现在混的很好了?”

  顾天成也淡然笑了下说:“还算可以吧,自从上一次见面之后,我的运气来了,如今,我已经拥有了一个酒店连锁产业,我在全国拥有十多家宾馆,还有两艘游船,另外,也有几个咖啡厅。草原上,有五家跑马场。”

  唐诚问:“只是,还赌吗?”

  顾天成听后,有点羞涩,说:“赌,不过呢,现在,我不想赌了,我想做一个华夏国不会赌的赌王。”

  唐诚说:“听说,澳门的大赌王叫何什么的,他名下的赌博产业,几乎是全亚洲最大了,但是,他本人却不赌,你是靠赌博起家,但是成名以后,不在赌博了,这个完全是可以做到的,我也希望你这样。”

  顾天成惭愧一笑说:“他叫何鸿燊,我还和何鸿燊还有差距。”

  唐诚和顾天成寒暄完毕,唐诚问到主要的问题,说:“天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找我又有什么事啊?”

  顾天成说:“我先去甘南省政府找你了,但是,你不在,我就想起来,你和兄弟产业的关系,我就找到了兄弟连锁集团,就这样,找到了纪岚女士,这才通过她,找到了你。我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要向你汇报。”

  唐诚点点头说:“昨天晚上,我梦到了金鱼翻身,寓意着今天会有贵客临门,想不到,还真就应验了,你说说看,有什么重要的事啊?”

  旁边的杨美霞就瞪了唐诚一眼。

  顾天成说:“是这样,三天前,有一个赌徒,到我的场子里去赌博,结果,他赌输了身上所有的钱,最后,竟然掏出了他的一把手枪,愿意用这把手枪,再赌一次推牌九,顾客都把手枪当成了赌资,这一点,我们公司的人都不敢大意,也不敢再让他在场子里继续赌下去了,可是这个人又不依不饶,还要把他原先赌输的八十万要回去,这怎么行呢!我是一个赌徒,但是,我愿赌服输,输出去的钱,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事情汇报到我这里,我不管他是谁,在我这里,我只认赌技,于是,我亲自出面,和这个人赌了推牌九,结果你也猜出来了,这个人又输了,枪就是我的了!”

  唐诚看着顾天成!

  顾天成继续讲道:“这个家伙也算是讲究,二话不说,就把手枪交给了我。我也派人收了起来,算是个人珍藏了。不料,第二天,这个家伙又来了,他说他叫白云江,要用钱赎回他那只手枪,价码还是八十万。但是,我没有答应,也不想和他赌了,结果呢,他突然就恼羞成怒,在我的场子里撒野,我顾天成混迹赌博业数十载了,我也不是泥捏的,我不怕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最后,这个叫白云江的家伙,说出了一句话,让我震惊不已!这句话,也许对省长您有关联。”

  唐诚饶有兴致,问道:“他说什么啊?”

  顾天成就说:“这个叫白云江的家伙,他说,他的这只手枪,枪上有血,这把枪厉害着呢,曾经还敢对省长打出过子弹呢!”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把耳朵竖立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