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092章 至尊宝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白云江和顾天成的推牌九大战,即将举行,这是一场关乎唐诚前途命运的大战,本来是一场赌局,但在唐诚目前的装病形势下,就显的格外重要,为了给柯龙调查白云江赢得时间,顾天成这一局推牌九,必须赢!

  白云江派人和顾天成联系,决定在江北省的偏西北地区,有一个桂花市,桂花市辖区内有一个天然的大湖泊,叫桂花湖,湖边有一个湖边人家,是个小旅店,旅店名字就叫湖边人家,清静而优雅,又有点隐蔽性,决定就在这个桂花湖旁边举行这场赌局!

  顾天成把这个地点报告给了唐诚,唐诚点头说知道了,让顾天成不必有过多的思想包袱,其他的事,顾天成不要管,只管在牌技上,赢了这个白云江就可以了!

  星期五的下午三点,赌局正式开始。(看啦又看小說)

  赌局的双方代表人物都到场了,白云江一袭黑衣,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五六个保镖,倒也是中规中矩!

  顾天成这边,顾天成一袭白衣,也戴着墨镜,身后也是跟着四五个保镖,看现场情况,倒也平静。

  顾天成过来和白云江握手,双方都一起摘下墨镜。

  顾天成淡淡的说:“你选的这个位置,还不错,风景挺优美的!”

  白云江冷冷笑了,说:“不过,我不是让你来看风景的,如果你见好就收,主动认输,把我的东西奉还给我,我们的恩怨就可以一笔勾销,赌局也就取消了,我们还可以是朋友,我可以在这个桂花湖边,请你吃鱼,喝酒,怎么样啊?你考虑一下?”

  顾天成淡然笑了,说 :“这句话,应该我送给你,如果你主动认输了,我也可以在这个湖边请你喝酒。”

  白云江脸上收住笑意,说:“这么说来,你一定是要跟我赌这一局了。”

  顾天成坦然说:“我老顾,是靠赌博起家的,我这个人爱赌,这么刺激的赌局,我很难遇到,我很想试一试手气。我老顾,江湖上称我是六指赌王,其实呢,我受之有愧,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很自豪的,那就是,我这个人讲信用,认赌服输,从不赖账。”

  白云江挪揄的一声,鼻子哼了哼,说:“我白云江,更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顾天成就说:“好,如此甚好,我们开始吧!”

  赌局的场地,就设在了桂花湖边的一个木质亭子的下面,有一个石桌子,四个小石凳,其实呢,他们这场赌博,从外表上看,是没有违法的,今天不赌现金,只赌那把手枪!而且,当时不交易,第二天再交易,更何况,这个位置地处湖边,比较隐蔽。

  白云江和顾天成各自进入到了这个小亭子下面,当着双方人员,白云江让一个下属,拿出来一块红绸子,也让顾天成的人检验之后,确认没有机关,然后就铺到了石桌子上,形成一个桌面。

  白云江和顾天成分南北坐下,下属的人,又递过来一套崭新的推牌九工具牌,让双方的人检验,这个牌的质量,是不是正宗的牌,有没有**功能。顾天成拿过一张牌,在太阳下,摇了摇,照了照,确认是货真价实后,就放回牌具里,赌局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其实呢,推牌九对场地的要求最简单了,也可以对骨牌,平常,我们经常可以发现,各个城市县城,角落里,树荫下,聚集这个四五个老头,随便一个简易地方,就可以推牌九对骨牌!所以呢,在这个湖边小石桌上,推牌九,最方便了!地点完全够用。

  为了公正起见,一副骨牌,被打乱后,先有白云江的人清洗了一边,然后,再有顾天成这边的人清洗了一边!然后,又全都堆放在桌面上,让顾天成和白云江,两人同时伸手,清洗了一边,然后再有人,码整齐,像长城城墙一般,分上下两层,码到一起。

  开始发牌前。

  顾天成淡淡的说:“我还是那句话,愿赌服输,希望,你能够尊重这场赌局的结果,你要是输了,今后,就不要再来打搅我。”

  白云江点点头说:“可以,但是,我要是赢了,你也要尊重赌局,把那只手枪,还给我。”

  顾天成说:“一言为定。”

  白云江问:“我们怎么赌法啊?”

  顾天成说:“推牌九,之所以,被历代玩家所喜爱,就是因为,它方便快捷,胜负简单,输赢快,一掀一瞪眼!我们就赌大小!而且是一局定输赢,可以吗?”

  白云江点头说:“可以!”

  其实呢,现在,白云江倒是无所谓输赢的!因为,在他来之前,他的老板彭云池,和他讲的明白,在这个桂花湖边,彭云池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无论顾天成如何赌技神准,都逃不脱赌输的命运!无论如何,白云江都是赢定了!

  推牌九当中,每次到手两张牌,开始比点大,其中最大的牌,叫皇上,学名也叫猴王对、至尊宝,是丁三配二四,歇后语“丁三配二四──绝配”由此而来,特点是点数3+6=9。二牌单牌点数很小但对牌最大,这就是可玩味之处。

  第二大牌,就是天牌,两个红6点,白6点,象征天候的二十四节气,文牌中最大的牌。

  两个人就要开始赌局,由发牌人各自给他们手中发两张牌,然后,摊开,胜负就见分晓!

  可就这在这时候,突然,小亭子旁边,传过来一阵歌声!

  声音婉转动听,虽然说没有配音,还是一个男声,但是,在芦苇丛生的湖边,却也别有一番情调。再配以远处的湖水荡漾,旁边的禽鸟飞翔,还有就是,湖水中间的小小打渔船,真是如梦似幻,让湖边的这场赌局,竟然平添了几分诗意。

  于是呢,白云江和顾天成,都没有起牌,而是顺着歌声望去,原来,就在亭子旁边,有一个头戴太阳帽的钓鱼老者,正在钓鱼,歌声是从他的口中唱出的!

  他的歌声中唱到:天上飘着些白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尘世的人啊,为什么不出来踏青、、、

  歌唱的还不错。

  白云江听完老者唱歌,歌声唱完,白云江说:“一个钓鱼的老头,不要理他,我们继续我们的!”

  顾天成幽幽的说:“歌声不错,我倒是也想做一个钓鱼的老头呢。”

  白云江说:“可以啊,你只要把手枪还我,你立马就可以去钓鱼,我还可以让那个钓鱼的老头,把鱼竿送给你。”

  顾天成说:“只怕,我这辈子,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赌局正式开始。

  两人手中各自拿到了两张牌。

  白云江缓缓的,两张牌对面放到一起,一张牌压住另一张牌,徐徐的看。

  赌博中,看牌,都是缓慢的看牌,一个点一个点的让牌面露出来,这是讲究。

  就像刮彩票一样,买到可刮彩票后,不要惶急撩忙的就去刮,一下子就把全部字面刮出来了,这样不好玩,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徐徐刮出来,尽最大可能,延长这个刮彩票的过程,享受这个过程,这才是对的!

  真正的赌博玩家,都是慢慢的看牌的!

  一下子就把牌看清的,那是新手。

  白云江用了两分钟,终于是把自己的牌,看清了,他的运气真不错,是推牌九中,第二大牌,天牌,两个红六点白六点。

  其实,这就等于是在拖拉机中,起到同花顺一样了,运气已经很好了,推牌九能够起到天牌,在实战中,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五的赢率了。

  白云江灿烂的笑了,他露出了两颗烟熏的大黄牙,说:“我的运气很好。”然后,把两张牌摊到在桌子上,说:“是天牌。”

  白云江就自认为,自己一定会赢了顾天成,因为,在推牌九中,能够起到至尊宝的几率,是少的可怜。

  尽管是,彭云池答应了他,无论输赢都一样,手枪必须拿回来,但是,白云江还是想赢,要是赢了,就是百分之百有把握了,即便是接下来会有一场武力对决,那自己这方也是正义之师。

  顾天成脸色浓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白云江的心就更加灿烂了!

  六指赌王!狗屁,在白云江这里,六指乞丐,还差不多。

  白云江心里这么想的,心花怒放之际,就顺道从口里说出来,他说:“老顾,你要是输了,干脆,你就叫六指乞丐吧!”

  顾天成盯着这个白云江,顾天成突然笑了,他说:“你以为,你能赢了吗!不巧的很,我的运气,也很好,我的是最大的牌,至尊宝!”说完话,顾天成平静的,用自己的左手,将两只牌,摊到在桌面上,白云江等人,立即定睛一瞧,果然是至尊宝!推牌九中,最大的牌!

  顾天成说:“你又输了。”

  白云江的脸登时就变的非常难看,笑容顿收,就像娶了媳妇又死了娘一样,大喜大悲犹如过山车!他这次对顾天成的牌技倒是真的心服口服了,六指赌王,那绝对不是吹的!

  白云江的心情失望了下,把牌扔到了石桌上,突然就仰头笑了起来,笑毕,说:“姓顾的,厉害厉害,果然是六指赌王,佩服,我又输了,不过呢,恐怕,你还得把枪还给我,今天这个赌局,不单单是赌推牌九,我还有其他赌法,这条赌法,就不好玩了,叫绑架。”

  顾天成一愣,说:“绑架?你又想毁约吗?你不想愿赌服输了?”

  白云江灿烂一笑说:“傻子才会愿赌服输呢,这个玩意,不过是个乐趣罢了,真正的江湖,是用实力说话的!我说我赢了,我就是赢了。”

  顾天成说:“你想绑架我吗?”

  白云江点头说:“不错,就是要绑架你,然后,用你的命来赎回我的那条枪。”

  顾天成听罢,突然也仰头笑了下,说:“就凭你吗!你身边有五六个人,我也有五六个人,你怎么能绑了我呢?”

  说完话,顾天成带来的四五个保镖,立时就涌到了顾天成前面,保护着顾天成!

  白云江说:“是,我的人是少了一点。”

  可就在这个时候,湖边那个刚才唱歌的钓鱼老头说话了,他站起来,说:“我说绑了你,就能绑了你!”

  顾天成大吃一惊,这才注意到湖边的这个钓鱼老头,他把太阳帽摘下来,花白的头发,一身黑色的夹克装,嘴里还叼着一个精致的铜嘴烟袋锅,眼神犀利,像鹰眼,下巴尖瘦,但是富有精神,身材有点消瘦,他不在钓鱼了,缓步上来了木亭子,来到了顾天成的面前,再次说:“你就是顾天成?”

  顾天成点头说:“不错,我就是顾天成。”

  这个钓鱼老头说:“姓顾的,你的运气十分的不好,你不应该招惹白云江的,你赌牌的运气好,但是,并不代表你的命运很好,你信不信,我动用一个小拇指,就可以把你打倒。”

  顾天成苦笑,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说:“这句话应该我说,因为我只有一个小拇指。”

  钓鱼老头说:“识相的,就自己把自己绑起来吧,或者是把东西马上拿出来。”

  顾天成迟疑了下,问道:“您老,又是谁啊?”

  钓鱼老头说:“彭大胆,江湖朋友抬爱,都称呼我为彭四爷。”

  呀!原来这个钓鱼老头,是彭云池啊!他提前就埋伏到这里了啊!

  顾天成吃了一惊,他说:“彭云池,彭四爷,我听说过,赫赫有名啊!今天见到真人了,我很荣幸。彭四爷出面了,难倒,白云江是你的人?”

  彭云池点头,说:“不要废话了,给你两个选择,选一个吧?”

  顾天成笑了下,说:“可是,你彭四爷一个人,就想逼我就范吗?”

  彭云池冷笑了下,突然就把自己的手扬起来!

  瞬间,就从木亭子的周围,刚才彭云池钓鱼的地方,涌上来百十个人,各个是黑色装束,彪形大汉。

  手里都还拎着家伙,有钢管和刀子以及斧头之类的冷武器。

  彭云池说:“姓顾的,这些人够吗?绑你是不是绰绰有余啊?”

  顾天成被迫退后了几步。

  对方的气势果然厉害,本来一个钓鱼老头,猛然间变成了江湖大佬,本身,这个事情,就很容易引起人们的震撼。

  顾天成脸色一紧,彭云池确实是黑道大佬,名声自外。手上那绝对是有几把刷子的!

  看来,顾天成就要屈服了!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时,现场又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也是让人万万想不到!

  湖里面,突然又响起了音乐声,不过呢,这次不是歌声了,竟然是一阵笛声悠扬!

  在场的人,突然就被这个笛声所吸引,循声望去,原来,是刚才在湖中的那只打渔船上发出来的,而且渔船慢慢的再向这个木亭靠近,所以呢,笛声就越来越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