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01章 与虎为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就这样,唐诚加入了苗青青的追风骑乐团,并且成了政委,骑乐团的女孩们,都称呼唐诚为唐政委,唐诚听后,心里也是哑然失笑,自己的身份已经够多了,有省长身份,还有帮主身份,想不到,唐诚没有参过军,却也得到了一个政委的身份。(看啦又看小说)

  第二天早晨,唐诚说话算话,准时的就和骑乐团成员凑到一起,然后呢,骑自行车锻炼,早上六点出发,骑上一个小时后,七点半准时回到单位,投入新一天的工作中。唐诚和一些年轻的女孩们在一起,尤其是苗青青等人大声唱歌的时候,唐诚也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青春激扬的感觉,又仿佛回到了唐诚的身上!

  就在唐诚这边工作和生活都步入了正规,并且越发的规律和健康的时候,薛中田也没有闲着。

  薛中田去了华夏国第一大直辖市明海市,和华夏国政治局委员兼明海市委书记李昌北偷偷会面后,薛中田就搬弄是非,告了唐诚的刁状,说了唐诚很多坏话:李昌寿坐监的事就是唐诚一手造就的,要不是唐诚从中挑拨是非,李昌寿是不会铤而走险做出违法的事的!唐诚这个人刁毒的很。唐诚惩治了李昌寿,其实呢,就是严重的鄙视李家!

  李昌北听完薛中田的话,也对唐诚产生了厌恶心理。

  于是呢,薛中田趁热打铁,就把明升暗降之计,说给了李昌北,先把唐诚调离出去甘南省,先给他一个体育局长的职务,稳住唐诚,等到李昌寿和曹建友的事情尘埃落定,形势稳妥之后,再行机会,把唐诚调任到体育协会去,一步步的剥取唐诚身上的官职。

  薛中田的办法,果然是得到了李昌北的赞许。

  两人就密谋了半日,终于是达成共识,京城方面,由李昌北操作,华夏中央一定会争取薛中田的意见,薛中田再鼎力支持,如此,大事可成。

  薛中田就志得意满的离开了明海市,返回了甘南!这一切,薛中田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不让唐诚知道,以免引起唐诚的警觉。

  唐诚来到甘南后,接连办了冯兆信和曹建友,削减了薛中田的力量,薛中田心里早就对唐诚是恨之入骨了!

  官场上,只能用计谋打倒对方,不然的话,薛中田都想用嘴咬死唐诚了!

  薛中田想咬死唐诚,可是,眼下,除去这个和李昌北联手实施的调虎离山之计,薛中田还没有其他的动作,这个调虎离山,是把唐诚调离甘南,这个计策实施起来,薛中田不能是稳操胜算,一大部分还是需要仰仗于李昌北!其实呢,薛中田也明白,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命运还是自己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薛中田也应该在甘南,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再给唐诚以反击措施!也不能让唐诚太得势了!

  其实呢,就在薛中田苦苦思索对付唐诚的办法的时候,薛中田的几个心腹,也没有闲着,他们也在帮助薛中田对付唐诚,比如这个省委秘书长田东希!

  他就不想看着唐诚在甘南一步步做大,甚至是权势超过薛中田!田东希是薛中田的大秘,他希望薛中田好,薛中田好了,他田东希也会有机会仕途上更进一步!

  曹建友被法办后,田东希看到薛中田丧失了信心,斗志都快消失殆尽了,田东希心里急啊!

  大丈夫,应该胜不骄败不馁,方可定鼎天下的!

  于是呢,田东希就在薛中田偷偷去明海市的时候,田东希也没有闲着,他必须要为薛老板分忧了!帮助薛老板找到反击的契机!田东希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份心,会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正好和薛中田的所作所思相吻合,等于是给薛中田雪中送炭了!

  田东希就想到了省委组织部长熊天成!

  正在田东希想要给熊天成打电话,约请晚上一块小酌的时候,一个手机号码先给田东希打来了!

  田东希一看,欣喜异常,忙接通到:“陈步荣书记,你好啊。找我有事吗?”

  陈步荣是省委常委,兼甘南省城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个实权派人物。

  陈步荣说:“田秘书长啊。我听说,我们的两位主政官都没有在甘南,对吗?”

  田东希笑着说:“陈书记,你的消息也够灵通的了,你都是听谁说的啊?”

  陈步荣说:“你不要管我是听谁说的,你就说,这个信息准不准吧?”

  田东希说:“是这样的,薛老板和那个姓唐的,都出门了,据说,现在都没有在甘南。”

  陈步荣笑了下,说:“所以呢,他们都出去放松精神了,我们也要放松,我今天给田秘书长打电话的意思,是想约请田秘书长一下,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小酌一下。顺便呢,我也想和田大哥探讨一下眼下的局势。”

  田东希一听,也笑了,他说:“呵呵,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我呢,也正有此意,我正想着给熊天成部长打电话呢,想不到你的电话先打进来了!”

  陈步荣欣喜的说:“是吗!那就太好了,我这边,也和裴书记约好了,这样的话,就我们四个人,不见不散。”

  田东希说:“很好,我和熊天成联系,他也应该会到场的,就我们四个人了,我来安排饭店,安排好了通知你们!”

  陈步荣就和田东希客气了下,还是由田东希安排饭店。

  田东希又和熊天成联系,熊天成也答应了!

  晚上,在省城茂源大街的东来顺饭店!

  四位大员聚会了。

  分别是省委组织部长熊天成,省委秘书长田东希,甘南省城市委书记陈步荣,甘南副省级城市雍州市的市委书记裴孝通。这四个人都是省委常委!

  晚上七点,断断续续,四个人分别到场了!

  田东希说:“我们甘南的两位老板都没有在家,我们就放松一下,今天我们小酌一下。”

  旁边侍立着一个漂亮的服务员,负责添水倒酒。

  酒过三巡,言归正传。四个人都是局中人,都兼着省委常委,三句话不离本行,很快就聊到眼下的政局上。田东希叹口气说:“各位,今天,我们还能在一起喝个酒聊个天,还能有如此惬意的机会,可是,这样的机会恐怕也不会多了,如果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来,甘南省马上就会变天的!届时,我们还能不能有今天这样的机会就很难说了,到时候,我们还能不能是现在的身份都尚难预料啊!薛老板这几日受到的打击也很大,自从建友同志出事后,很明显,薛老板的精神蔫了不少,斗志远没有以前高了,我们这些人都和薛老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说,薛老板对我们在座的人都帮助很大,俗话说吃水不忘打井人,我们不应该忘记薛老板的恩惠,当此风雨飘摇之际,我们应该帮助薛老板,让薛老板重拾斗志,坚决不能把权力拱手相让,坚决不能让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便宜了某些人!让他吃现成的!”

  田东希的话,引起了省城市委书记陈步荣的同感,他马上也是幽幽叹口气,说:“田哥说的话,句句都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我也对眼下的局势很是担忧啊!长此以往,我倒也想问一句了,这个甘南省,它到底姓薛啊还是姓唐!不瞒大家,我这段日子,过的也很郁闷,原来,这个古城复古项目是我们省城市的第一大工程,归曹建友同志负责的,各项工作都在有序进行,将来,古城复原后,我这个省城市委书记,脸上也有光彩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建友同志出事了,工程就转到了唐诚手里,唐诚又把它转交到秦秀飞手里负责,结果呢,他们完全推倒了曹建友的那一套,另行一套,还给我们省城市规定了四不政策,暨不扩大,不折腾,不强拆,不举债。在古城复古项目上,必须要坚持这个四不政策,这就等于是给我们省城市戴上了紧箍咒啊!那古城复古项目,还做个什么劲啊!干脆,直接停下算了!薛书记也默许了唐诚的做法,唉,我这个省城市的市委书记,是越来越难做了啊!”

  另一个副省级城市,雍州市的市委书记裴孝通接过话题说:“古城复古项目,我也是赞成的,我们雍州市也是一个古城,我们也想启动这个古城复古项目呢,结果,工程在你们省城市就被卡住了,我们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熊天成说了句:“是啊,现在的甘南,人人自危,风向突变,确实感到时局十分艰难,这都是唐诚来到之后造成的,想当初,唐诚没有来的时候,我们甘南可是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的大好局面啊,都让唐诚一个人给搅乱了!”

  四个人都发牢骚!发了一通。

  田东希老奸巨猾,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提议说:“各位,我们在这里与其是坐以待毙,或者是发牢骚,都不管用,眼下,我们最当紧的是,该如何制定一个反制措施,把甘南的这个不好的局面给它翻过来。”

  田东希说完,大家都沉默了片刻。

  然后,田东希说:“我抛砖引玉,说一个想法,大家参考一下。”

  熊天成等人就让田东希大胆说出来。

  田东希就讲道:“我说的这一招反制措施,也叫逼宫之计,还叫落井下石。”

  陈步荣就是一楞,是什么样的计策,又叫逼宫之计,还叫落井下石呢!大家都央求田东希抓紧把肚里的计策讲出来。

  田东希品了口茶说:“很简单啊!古城复古项目,唐诚独断专行刚愎自用,听不进不同意见,对于不同意见的人,唐诚是恶毒无比,用下三滥的手段去对付,比如建友同志!和唐诚这样的人搭同事干工作,那就等于是与虎为伴啊!所以呢,我认为,值此机会,你陈步荣同志,可以向省委提出辞职,当然了,这是假的,主要是给唐诚制造压力,迫使唐诚改变古城复古的看法!再说了,省委和中央是不会接受你的请辞的,万一是华夏中央派人来调查,正好,我们可以集体告状,把唐诚的问题反映上去,这样的话,唐诚就难辞其咎了!这就叫逼宫之计!”

  裴孝通问:“那还有落井下石呢?何谓落井下石啊?”

  田东希笑了,看着裴孝通说:“落井下石,那就指的是你裴孝通了。等到陈步荣书记向省委提出辞职后,正在全省上下一片惊愕中,正当唐诚感到束手无策和仓惶之际,你裴孝通同志正好可以施展落井下石了,再加一把柴,你裴孝通同志向省委提出,你们副省级城市雍州市,也要启动古城复古项目,这个项目是得民心的大好事,必须要坚持贯彻,你们雍州市提出也要搞古城复古项目,你想想,这不是等于有力支持了陈步荣,又有力的打击了唐诚,对于唐诚来说,这就是落井下石啊!”

  田东希讲完这个计策,现场的人沉默了会。

  组织部长熊天成颌首说:“好计策,好计策,我认为可以一试!”

  其实呢,这个计策确实是很完美,但是呢,关键一点,那就是主要取决于陈步荣的态度,因为这个计策需要陈步荣做出牺牲,主动请辞,他陈步荣也有顾虑,万一是假戏真做,请辞被上级批准了,那陈步荣可就损失大了,也就是说,田东希的这个计策,主要在于陈步荣,只要陈步荣同意,计策就能实施。

  所以呢,在场的人,都看向陈步荣!

  陈步荣沉吟了片刻,饮干了面前的一杯酒,他说:“俗话说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愿意尝试这个计策!”

  一听这个话,田东希喜上心头,他站起来,亲自给陈步荣的酒杯里斟满酒,田东希说:“有了陈书记的这个态度,我们大事可成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