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02章 一张臭皮囊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田东希等人,就达成了共识,要对唐诚施展新一轮的计谋,叫什么逼供之计和落井下石之计!

  第二天,薛中田就从明海市回来了,薛中田此时,对于田东希的串联还并不知情呢,薛中田也在想一个对付唐诚的办法,结果,田东希走进来薛中田的办公室,神神秘秘的,关上门,对薛书记说:“薛书记,向你汇报一个消息吧,我们甘南又要出大事了啊!”

  薛中田忙问道:“出什么大事了啊?”

  于是呢,田东希就把自己和陈步荣等四人密谋对付唐诚的事,向薛中田和盘托出!

  尤其是陈步荣辞职和裴孝通再次要启动古城复古项目的事情,薛中田听后,心里也是一动!有句俗话说,踏破鞋底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薛中田正想着有一个反击的契机呢,没有想到契机这么快就来到了!真是太好了!薛中田差一点就要鼓掌了!真是感谢这个田东希,不愧是自己在甘南的得力干将!薛中田和李昌北刚达成了协议,想要把唐诚调离甘南,如今,唐诚关心体育事业,已经给薛中田造成了口实,再加上陈步荣的这个逼宫之计,正好可以再加一把柴,让华夏中央也对唐诚有了看法,薛中田也有了向上级谈判的筹码,真是太好了!

  薛中田站了起来,禁不住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忍不住心中的窃喜!薛中田说:“太好了,老田,我真为你鼓掌,你这真是雪中送炭呢!”

  田东希笑了下,说:“这几日,我看到书记的兴致不高,身体也消瘦了不少,我知道,这都是唐诚给闹的,我心急啊!我跟着薛书记很多年了,我这个书记的大秘,为书记分忧也是应该的!”

  薛中田摆摆手,和田东希客套了一句,薛中田说:“真要是把唐诚赶走了,有了好事,我会想着你这个大秘的!”

  田东希说:“如此,我田东希无论为书记做什么事,都是值得的!”

  薛中田说:“既然你们制定的这个逼宫之计和落井下石之计,都很好,什么时候,计划实施啊?”

  田东希说:“当然是越快越好了,避免会夜长梦多,还有一件事,希望薛书记要特别注意,那就是陈步荣辞职的事,他请辞是假,对唐诚施展逼宫之计是真,陈步荣也有担心,他害怕此事会弄假成真呢!所以呢,在陈步荣决定辞职之前,他希望面对面的见一见薛书记,把事情说开,书记要答应他陈步荣,中央和省委是绝对不会同意陈步荣辞职的!尤其是我们省委,还有你薛书记,要给陈步荣先吃一个定心丸啊!”

  薛中田想了下,说:“应该的,这样吧,你马上通知陈步荣,让陈步荣过来吧。(www.k6uk.com)”

  田东希说:“不用通知,陈书记现在就在外面等着薛书记召见呢!”

  “是吗!”薛中田忙说:“那还等什么啊!赶快让陈书记进来啊!”

  田东希就出来,把陈步荣叫了进来,然后田东希说:“薛书记,陈书记,二位书记接着谈,我就不打搅了,我那边还有工作呢!”

  薛中田就点头答应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薛中田和陈步荣了!

  两个人说话就很方便了!

  薛中田递给陈步荣一支烟,薛中田表态说:“步荣同志啊,事情,刚才东希同志已经给我讲了,现在,我只讲两个态度,第一个,你陈步荣同志在我们甘南省,是有功之人,特别是在省城市市委书记的任上,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为我们甘南经济发展和民生事业开创都带了好头,对此,我们省委对你的工作是非常满意的,也就是说,你辞职的事,我和省委是不会同意的!当然了,你这么做,也是有所指,有所求,有所难,也是被某人给逼的,我理解。不管最后怎么样,省城市委书记还是你陈步荣的!第二个,东希同志也给我讲了,你这是为了让某些同志感到难堪和汗颜,这一点,我也知道了,你放心,我薛中田会坚决的站到你的立场上!总之呢,你通过辞职,想给唐某人增加压力的目的,我是十分清楚的,也是支持的!”

  薛中田这么说,就等于是给陈步荣一个定心丸。

  陈步荣说:“很好,有你薛书记的这个态度,我就好办了,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薛中田说:“事不宜迟,明天,你就把这个辞职报告提交到我这里来吧!”

  陈步荣也点头答应了!

  这几日,唐诚这边日子,过的正是有滋有味的时候,晚上和杨美霞温情缠绵,早上,又在团长苗青青等一大帮的美女陪伴下,骑自行车锻炼身体!

  可是,好日子过了没有几天,就到头了!

  这一天,唐诚突然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让唐诚马上赶到薛中田的办公室里去。

  薛中田这段日子也很老实,自从唐诚办了曹建友之后,唐诚也明显的感觉到薛中田老实了很多,唐诚也低估了对方的斗志。

  官场上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有的时候,也要强调除恶务尽!一定要有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决心。因为,官场的对手,都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一旦有了合适的机会,他们必定会卷土重来!

  这也是历来官场斗争,都想置人于死地的原因!因为死人是不会再卷土重来了!

  唐诚来到了薛中田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还有田东希和熊天成在座,这三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很严肃,不苟言笑!气氛也有点压抑!

  唐诚心里登时就是一动,气氛不对啊!莫非,对手这次又有了新的招数要施展了吗!

  唐诚缓缓的来到办公室中间,环视了四周,淡淡的说:“东希同志和天成同志也在啊!”

  这两人就不咸不淡的点点头。

  唐诚心里就有了更不好的预感。

  唐诚转脸问道:“薛书记,找我来,有什么事啊?”

  薛中田淡然的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让唐诚先坐下来,然后,扔给了唐诚几张纸,说:“看看吧,看后,你就明白了!”

  唐诚就接过来,瞥了一眼这个材料的标题:辞职报告。省委并薛书记:我是陈步荣,我想请辞省城市的市委书记,请省委和薛书记考虑!自从唐诚同志担任省长以来,我这个省城市委书记,做的是有名无实,有人就像太上皇一样,在我这个省城市委书记的头上指手画脚,想对我们省城市垂帘听政!与其是让我做这个傀儡,还不如把我的市委书记免职呢,既然某些领导同志想要我做一个傀儡,干脆,我识时务一些,我主动的向省委辞职,我请辞省城市委书记一职,但是,保留我省委常委一职!

  唐诚看到这里,马上明白了!这个陈步荣要请辞省城市委书记的职务!

  至此节骨眼上,这个陈步荣为什么突然要请辞呢!很明显,陈步荣信中所指,那个想要对他们省城市垂帘听政的人,就是指的是唐诚!

  对手又一次变着花招,来向唐诚逼宫来了!

  唐诚没有想到,这个陈步荣竟然以辞职相要挟!

  唐诚说:“省城市委书记干的好好的,陈书记为什么要辞职啊?”

  田东希搭话了,他阴阳怪气的说:“是啊,陈书记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啊?这份辞职报告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啊!你唐诚同志何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呢!陈步荣同志为什么辞职,你心知肚明啊!”

  唐诚转脸,眼神犀利的瞪了一眼田东希!田东希竟然一阵心悸,不敢再说话了!

  唐诚说:“东希同志,你这是什么话!陈步荣同志辞职,我为什么心知肚明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旁边的熊天成部长说:“好了,大家也不要争论了,现在还不是争论的时候,既然事情已然出现了,我们还是商量着如何解决吧!首先,我们想听听薛书记是一个什么意见。”

  薛中田轻咳了下,说:“事出猝然,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陈步荣同志可能是对我们省委省府有些主要领导同志的做法,有意见有想法,甚至是有抵触,但是呢,同志们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当的程序找我谈,找唐诚同志谈都可以,党委工作一直强调的是民主集中制,是允许同志们有不同意见的!但是,不能以辞职相要挟,动不动就提出辞职,我看,这样不好,我的意见,天成部长,和唐诚同志,就麻烦你们二位一下,代表我们省委省府,和步荣同志谈次话,交交心,把问题谈开,希望能够挽回步荣同志的想法,让他收回成命,毕竟呢,一个省委常委兼省城市委书记提出辞呈,这样影响不好,有损于我们甘南省的安定团结的大好政治局面!你看,唐诚同志,好不好啊?”

  薛中田真是老谋子,本来,陈步荣辞职是他挑唆出来的,可是呢,在场面上说的话,又好像批评陈步荣似的,让人分不出谁真谁假,这就是高手!

  唐诚心里很明白,陈步荣敢于辞职,一定是得到了省委领导人的默许和纵容,不然的话,陈步荣才不敢走这步险棋呢!

  不过呢,事情既然出现了,唐诚就得接招,唐诚淡淡的说:“薛书记的提议很好,我支持,我和天成部长就出面和这个陈步荣谈一谈,这个事情如果真的无可挽回了,确实会对我们甘南省造成不好的影响。”

  薛中田点点头说:“事不宜迟,你们两位马上就和陈步荣谈,把谈话的结果,及时的报我。”

  熊天成马上点头说:“一定。”

  唐诚和熊天成出来了薛书记的办公室,唐诚返回到了自己在省委的办公室,熊天成也跟着来了!

  两人落座后,唐诚问熊天成说:“通知陈步荣,让他过来这里一下,我和你,和他交流一下思想,问问他的真实想法,到底想干什么!”

  熊天成回答说:“好。”然后呢,熊天成就拿出手机,唐诚以为他会亲自给陈步荣打电话呢,结果呢,不是这样,熊天成给省委办公厅打电话,让办公厅的人通知陈步荣!

  官僚主义处处害人啊!这个时候了,熊天成还摆他部长的架子呢!

  唐诚苦笑了下,自己让熊天成打电话,其实也是官架子。人啊,就是不能免俗!

  唐诚拿起桌上的电话,说:“算了,我亲自给陈步荣打吧。”

  唐诚拨通了陈步荣的电话,问道:“是步荣同志吗,我是唐诚啊!对!你现在忙吗?来省委一下,就我的办公室,我和天成部长在等你呢!”

  唐诚以为,自己都亲自打电话了,也是表达了唐诚的一种诚意,这个陈步荣就应该领情,马上过来!

  可是,陈步荣却反其道而行之,既然是辞职吗,就应该有个辞职的样,这个时候了,官都不想当了,还害怕什么省长!这就像职场,平常非常害怕自己的上司,可是,决定辞职后,就一点也不害怕他了!其实呢,人,惧怕的不是人的那一张臭皮囊,而是臭皮囊上的身份!

  陈步荣说:“我现在,手头上还有点工作需要处理,我不能过去,如果省长和部长,有什么话,就请电话里说。如果电话里说不明白,那就请二位领导,屈尊来我的省城市委一趟吧!”

  陈步荣的言行,那是蛮横无理啊!哪有上级屈尊去找下级谈话的道理啊!

  唐诚捂住话筒,对熊天成说:“熊部长,陈步荣让我们去他的市委呢!”

  熊天成呢,城府也很深,他其实呢,巴不得唐诚和陈步荣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呢,这样的话,唐诚势必会记恨陈步荣,让他们打起来,熊天成好坐享渔翁之利!他才无所谓呢!他盼着甘南省的政局水变浑呢!

  于是,这个熊天成加塞到:“省长,真是太不像话了,一个省委常委兼省城市委书记,就可以这么狂吗!他眼里还有没有省委啊!还有没有您这个省长啊!干脆,取消这次谈话,让他辞职好了!有种人,就是这样,你越敬他,他就越是狂傲自大呢!”

  唐诚定定的看了一眼熊天成,唐诚突然笑了,灿烂的笑容,唐诚说:“陈步荣眼里有没有我这个省长,无所谓,只要有你这个部长就行,陈步荣同志既然提出来,要我们两个去省城市委找他,我去!你去吗?”

  很明显,唐诚没有上这个熊天成的当,熊天成越是想让唐诚暴怒,把事情弄的不可收拾,唐诚呢,就越不生气,越是从容淡定!

  熊天成无奈的说:“好吧,既然省长都屈尊去了,我也应该去。”

  然后,唐诚放开话筒,淡淡的对陈步荣说:“步荣同志,你在市委等着,我和天成部长,马上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