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05章 捧得高摔的惨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薛中田授意说:“这样的事,是给唐诚同志脸上贴金的事,也是为我们甘南打造一个亲民省长的政治需要,这样的事,当然是不能提前让唐诚同志知道了,如果让唐诚同志知道了,你这就等于是给唐诚同志出难题了,所以呢,我们没有必要事前争取唐诚同志的意见,这也是我们省委的意思,明天早晨,你就通知我们省内的几大家新闻媒体,直接到唐诚同志经常锻炼的路段进行埋伏,截到了唐诚同志后,不用和唐诚同志商量,就拍下和摄下新闻画面和资料,拿到手之后,就让人把资料交到新闻媒体公开发表,如果唐诚同志拒绝的话,就说这是省委的决定,让唐诚同志来找我好了!”

  肖明鑫还是有点犹豫。(www.k6uk.com)

  薛中田说:“老肖啊,什么时候这么怕事了啊!这是为了突出宣传唐诚,是好事情,你犹豫什么啊!当然了,你如果感觉我的这个建议不行,你将来面对唐诚的时候,你可以说,这是民间行为,是新闻记者们得到了群众举报的线索,是一种自发行为,后来是我允许他们见报的,将来唐诚怪罪下来,你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本来,唐诚做的这个事,是极具有新闻价值的!”

  薛中田既然是这样说,可见态度之坚决,宣传部长肖明鑫就无话可说,答应马上去安排,确保把唐诚同志给宣传出去!薛中田淡淡的点点头说:“去办吧。”

  肖明鑫出去后,薛中田点燃一支烟,精神放松了许多,自己布的局,已经渐渐的完成了准备工作,这就像给唐诚身边编织一个网一样,慢慢的,这个网就可以收拢了!这也叫捧的越高摔的越惨。

  第二天早上。

  唐诚真还就如约出现在了南环路上,继续骑自行车锻炼身体,巧合的是这一次美霞有点感冒,并没有到场,以前妻子都是陪着的,今天,唐诚这个政委是和苗青青的追风骑乐团一起锻炼的,今天的苗青青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运动衫,脚蹬一双红色的运动鞋,骑着一辆黄色的山地车,秀发飘扬,洁白的脸庞,灿烂的笑容,黑色的墨镜,竟让唐诚的心里为之一动,其他的女孩也都很阳光漂亮,和这样的一群女孩锻炼身体,确实是一种享受!

  可是,唐诚万万没有想到,危险正在向他一步步逼近!

  唐诚等一行人起到南环路中断,花翠山脉的北面,小息片刻,正准备在这里原路返回的时候,出事了!突然就从左边的花翠山路上,冲出来了一大帮的新闻记者,各个都肩扛着**,手里拿着话筒,冲上来就把唐诚等人给围住了,不由分说,闪光灯频闪,就把唐诚给照了下来!

  然后,一个新闻记者冲上前,来到了唐诚面前,说到:“我们是甘南新闻网站的记者,我们得到市民提供的线索后,我们开始还不相信呢,今天,亲自见到了省长,我们相信了,省长竟然也骑自行车锻炼身体,这是非常难得的,省长,请您谈一谈这个心得体会,好吗?”

  旁边又挤过来一个新闻记者,说:“省长,我是我们甘南日报的记者,我也和大家一样,开始是有怀疑的态度的,不过呢,今天亲自眼见,我们相信了,省长,您为我们甘南官场注入了一种新的活力,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思维,彻底的颠覆了我们对于像您这样高官的形象和认识,我们想请您谈一谈,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这位新闻记者说完,又有新闻记者开始提问。

  唐诚突遇此景,心里也是一惊,不过呢,一个封疆大吏的素质使唐诚很快就镇定下来!唐诚不走了,把自行车停靠在路边,既然新闻记者都出现了,也认出了自己,自己这个时候如果再拒绝新闻记者采访的话,反倒会让唐诚陷入一个被动的境地,现在是开放的年代,一个省长是不应该拒绝新闻的监督和报道的!只能先把这个事情掀过去,然后再说其他的事!虽然说,这是一个开放和光明的年代,新闻自由,舆论自由,但是呢,唐诚心里也非常明白,人是有缘的树是有根的,这么多新闻记者突然出现,不单单是群众提供线索的缘故,一定是背后有推手,不然的话,采访唐诚,唐诚应该事先得到讯息的,可是,这次唐诚并没有得到讯息。

  唐诚招呼新闻记者到了路下,在一个花圃的边缘上,这里没有车辆经过,是个安全的地方,在这里,唐诚接受了采访,唐诚对新闻记者们说:“大家都要镇定,要自然,不要过分狂热,其实呢,你们的出现,也让我很惊讶,我唐诚是一个随性的人,我不想接受你们新闻记者的采访,不过呢,既然你们都来了,我还是要积极面对,我想告诉大家,我唐诚是省长,但是,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和大家一样,每日三餐五谷杂粮,我的身体也是肉长的,有些身体的基础病,我也有一点,我也需要体育锻炼,我也需要强身健体,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也没有什么可以宣传的新闻价值!我希望我们甘南省的群众,身体都健康,精神都愉悦,大家都用一个平和从容的心态去面对这个社会现象和自己的人生,豁达而淡定,保持一个积极乐观的态度,如果有一天,我这个省长,骑着自行车锻炼身体,或者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群众见了我,就像和自己的街坊邻居一样打个招呼,自然而不惊,我就非常高兴了,我希望我们的群众都有这样的素质,到那个时候,是我们整个华夏民族的素质在提高,也是我们政治体制中人的素质在提高!”

  新闻记者们和现场的女子追风骑乐团的人,还有停下来围观过来的晨练的群众,听完唐诚的这番话,不自主的给唐诚鼓起掌来,登时现场就掌声一片!

  一位甘南新闻网站的记者,问唐诚说:“省长,您讲的太好了!我们都深受启发。我们还想听您再讲几句?”

  唐诚笑了,说:“再讲几句,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全省老百姓不把我这个省长骑自行车锻炼的事当成新闻,我就很欣慰了!”

  有的新闻记者去采访苗青青,苗青青为难的看着唐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唐诚大胆的对苗青青说:“无所谓,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苗青青就说了一些场面上的话,比如骑自行车绿色环保,又能锻炼身体,大家都不开车了,还能减小空气的污染源。

  少卿,唐诚继续说:“我等一会还要上班去,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我给大家的祝福语是,强身健体,人人有责,国家兴亡我的责任,我预祝我们全省人民群众身体康健,生活愉快。”

  然后呢,唐诚就分开人群,再次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赶赴省政府去上班!

  唐诚在机关食堂吃了早餐,返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唐诚感觉到,今天的偶遇新闻记者们,绝对不一般,背后是有推手的,就是要让新闻媒体把自己给宣传出去,只是,现在,唐诚还不知道,对手在打的这一张牌,是出于什么目的?

  不过呢,无论如何,唐诚都要追究的!唐诚立时通知林乐秋,让她通知省委宣传部的肖部长来一下?新闻媒体,这个方面的工作,肖明鑫联系的多一点,唐诚可以向他问一个为什么?记得唐诚在开始骑自行车锻炼身体的时候,就对这个肖明鑫提及过,不要宣传这个事,更不要炒作!这次的事,肖明鑫知道吗?

  就在唐诚等待肖明鑫过来的时候,林乐秋进来通报说:“苗青青一定要来见见你?”

  唐诚知道,苗青青一定是害怕唐诚会误会她,她是来向唐诚解释的。唐诚点点头说:“让她进来吧。”

  苗青青就进来了,衣服也换成了小西装,她站到了唐诚办公桌面前,有点局促,她解释说:“省,省长,今天早上遇到新闻记者的事,事先我真的不知情,这个事,绝对不是我招来的,请省长一定要相信我,我,我没有通知新闻记者来。”

  唐诚淡然的笑了下,安慰这个苗青青说:“青青同志请放心,这件事根本没有你想象中的严重,不就是想宣传我这个事吗,无所谓,你没有必要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我也相信你,你是一个好同志,回去吧,回到你省委的工作岗位上去,自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看到唐诚自信和阳光的态度,苗青青的心情放松许多,就离开了唐诚的办公室。

  她离开后不久,省委宣传部长肖明鑫就到了,唐诚让肖明鑫坐到了自己的对面!

  唐诚刚要问询肖明鑫关于今天新闻记者出现的事,此时林乐秋进来,告诉唐诚,甘南新闻网,甘南晚报网站,以及全国的门户网站开始出现,唐诚骑自行车锻炼的新闻和画面了!

  唐诚点头说知道了,就让林乐秋先出去了。

  唐诚问肖明鑫说:“肖部长,今天有新闻记者采访报道我骑自行车锻炼的事情,你知道此事吗?”

  肖明鑫虽然是得到了薛中田的授意,不过,肖明鑫处的境地也很微妙,尽管薛中田是授意他这么做的,可是政治智慧告诉肖明鑫,他还不能把薛中田说出来,万一是薛中田最后胜利了,一定会报复肖明鑫的,肖明鑫就得打掉门牙往肚里咽,自己把这个事情揽下来,肖部长说:“省长,新闻记者去采访报道你骑自行车锻炼的事情,我事前是真的不知道,事后,是有甘南日报的社长向我请示过此事,我没有阻止。我是这样认为的,第一,省长骑自行车锻炼身体,是绿色的,是阳光的,是一种大力提倡的健康环保运动,这是好事情,势必会带动一大批的官员上下班骑自行车。第二呢,你也强调过,甘南是个民主的省份,不压制民意,充分的尊重群众意愿,新闻记者们也是接到了群众信息举报后,才去报道此事的,事后,就压制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用政治手段干预新闻领域,不让人说话,这个也不好,容易让新闻记者对省长产生误解。新闻报道自由,既然新闻媒体愿意追踪报道此事,那就证明,这个还是极具有新闻价值的,是我们用行政手段也无法干预的,所以呢,敬请省长谅解。”

  肖明鑫说的头头是道,让唐诚无从反驳,新闻自由,确实是唐诚一贯秉持的。

  唐诚点点头说:“其实呢,宣传我,真的就没有必要,我只是做了一点我喜欢的事,确实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宣传,这会让我很不适应,还是让新闻媒体多去关注一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吧。所以呢,现在,我请求你们省委宣传部做好一件事,立即给我们甘南的新闻媒体和有关报社打电话,阻止他们过分的宣扬此事,明天的甘南日报,就先不要报道此事了。也给门户网站联系接洽,让他们把有关我的这则新闻,尽快的换下来,缩减这个影响范围和时间。”

  肖明鑫马上点头说照办。

  唐诚就宽慰了许多。

  可是,肖明鑫走到了省委,面见薛中田,把这个情况汇报给薛中田后,薛中田说:“不行,必须要大力宣传这个事,让唐诚的这个新闻,迅速的在全国升温。”

  事已至此,肖明鑫也不知道薛中田为什么要这么做,肖明鑫说:“薛书记,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把您说出来,我给唐诚强调的是,这是新闻记者的自发行为,但是,如果,我不听唐诚的意见,还要大力弘扬此事,这件事,我真的办不到了。请你理解我。”

  薛中田沉吟了下,说:“我知道了,这样吧,这件事,你仍然要让报社和全国门户网站大力宣扬,这个工作,由我和唐诚同志谈,这总可以吧。”

  肖明鑫说:“薛书记,由您直接出面,我就好办多了,我这就给报社和门户网站打电话,让他们大力弘扬。”

  薛中田站起来,走到窗前,老薛老谋深算的说:“一个伟人曾经说过,革命要靠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宣传这个工具,历来被政府所主导,也是必抓的武器,宣传工具也能杀死人的!古时候打仗,包括现在,一般来说攻占一个城市的标准象征就是,占有了这个城市的火车站和广播站新闻台。可见新闻宣传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宣传部长也能进常委的原因。”

  肖明鑫点头说:“我明白,意识形态在政治领域里,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薛中田说:“你可以走了,另外,你转告一下办公厅,让办公厅的人通知唐诚到我的办公室来,我要和唐诚同志谈话。”

  肖明鑫就点头答应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