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06章 百闻不如一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浏览了下全国较大的门户网站的新闻,唐诚发现自己的骑自行车锻炼身体的新闻,竟然赫然出现在了网站的显著位置,而且呢,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点击量就上升到了五六万,留言就高达数百条!唐诚浏览了下留言,大部分是支持自己的,顶自己的这个行为,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新闻消息再配发文字,就是唐诚在现场说的那番话:如果市民们在街上遇到了省长骑自行车,自然的就像和街坊邻居打招呼一样,一点也不惊讶,从心底认为省长出行骑自行车,是件非常自然寻常的事,到那个时候,社会不单单是进步了,证明政治体制也发展进步了!

  唐诚的这番话,非常得民心,被网民转载后,得到了绝大部分网民的赞誉。(k6uK)有的网民留言,就是把这段话复制下来,并且予以转载,转载量,在微博中迅速传播。

  唐诚看到这个情况,是哭笑不得!喜忧参半,唐诚也想让全国人民的素质提高,希望国家的体制进步,但是,具体到今天的这事情,让唐诚担忧的是,这不是唐诚主动的行为,唐诚是被动的行为,这就很不寻常了,是背后有人有意的要唐诚出名!他们意欲何为啊?从门户网站的新闻位置上看,肖明鑫这个宣传部长根本就没有发挥作用。

  唐诚刚要给肖明鑫再次打电话,正在这个时候,唐诚桌上的办公电话响起来,这个电话一响,十有**是省委办公厅打来的,果然,唐诚接通之后,是让唐诚去薛书记的办公室。

  唐诚哑然苦笑,联系到今天的新闻媒体突袭,也许,等一会见到了薛中田,有利于唐诚把谜底揭开,唐诚就去了。

  很快,唐诚就赶到了省委,见到了薛中田。

  薛中田招呼唐诚坐下,秘书过来给唐诚上了杯茶,就出去了。

  薛中田笑着说:“唐诚同志,你骑自行车的新闻,想必你也看到了,点击量很高,网民和群众的反应很好,都出乎我的意料呢!看来,人们还是希望我们甘南有一个亲民省长啊!省长越是走下神坛,和群众打成一片,做和普通群众一样做的事,就会得到群众的肯定和赞扬啊!我都对你唐诚的这个做法,表示大力的赞扬啊!”

  薛中田把话说到这里,联系到肖明鑫的抵触态度,唐诚就突然明白了,唐诚直接说:“我明白了,中田同志,让新闻媒体大力宣扬这个事情,是不是你让人这么做的啊?”

  都是老中医,何必再下药,既然唐诚都猜出来了,薛中田也就没有必要在隐藏了,薛中田淡定的说:“不错,甘南新闻网和甘南日报社的领导,向我请示过,我的意见就是,一定要大力宣扬,明天的甘南日报,还要用半个版面的内容来报道此事!争取让我们甘南引起全国关注,在全国刮起一股唐诚热!从而带动着宣传了我们甘南,也宣传了你唐诚,也提倡了绿色环保,也给时下公车改革做了典范,也给我们的官场带来了新鲜空气,这样的好事,我们为什么不大力宣传呢?”

  唐诚淡淡的回应到:“但是,我是一个不喜欢高调的人,我的一贯秉持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我个人,我认为不应该的,也是不恰当的,我一个省长,骑骑自行车就值得新闻媒体这么狂热的宣传吗!如果今后,一个省长骑自行车不再吸引眼球,那只会证明一件事,证明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有成果了,社会进步了,国民素质提高了,那么为了达到这个境界,我们今天做的事就要为将来负责,所以说呢,请薛书记理解我,明天的甘南日报就不要报道这个消息了,可以吗?”

  可是也不知道薛中田的哪根筋搭错了,无论是唐诚如何坚持,这个薛中田就是固执己见,坚决要明天的甘南日报刊登这一消息!而是版面要大。

  目前,宣传武器这个权柄,还是被薛中田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唐诚和薛中田没有谈拢,无奈,两人不欢而散。

  唐诚离开了省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唐诚点燃了一支烟,陷入了深思中,敌所秉承我要抵制,这是一个最显现的道理,薛中田固执的一定要宣传唐诚,到底是为什么啊?按理说,宣传唐诚是个好事,有利于唐诚在甘南的威信增高,也有利于唐诚树立权威,可是,这并不是薛中田想要的!既然薛中田敢于反其道而行之,薛中田这一招,一定会有深意,虽然说,唐诚现在还并不知道,薛中田想要打的一张什么牌,但是,唐诚也感到隐隐不安,脑子在飞速的运转,争取剥茧抽丝,找出来一点蛛丝马迹来。

  唐诚沉吟了会,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起身到了洗脸池那里,用清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自己。

  唐诚刚坐回到椅子上,林乐秋敲门走了进来,向唐诚汇报说:“省委常委兼雍州市委书记裴孝通同志,要求和您商议工作。”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诚还没有完全摸透这个薛中田呢,裴孝通又打上门来了。

  唐诚听后,心里不悦,唐诚反感这个裴孝通,就是他,反戈一击,关键时刻抛出来的一个还原古都工程,才让唐诚在上次常委会上脸面尽失的,唐诚问道:“这个裴孝通是如何说的啊?他用的是商议一词吗?”

  唐诚也很心细,这个“商议”和这个“请示”是有本质区别的,商议一般是同级别之间,而请示就不一样了,是下级对上级的称呼!原则上,唐诚是裴孝通的上级,虽然都是常委,但分工不同,权力就不同。

  林乐秋也很仔细,她忙说:“首长,我这是用裴书记的原话向你传达的,裴书记就在秘书处等着呢,他用的就是商议一词。”

  很明显,裴孝通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和唐诚一样高。

  唐诚有点愤怒,张口就想要说不见,可是,门外突然响起重重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敲了两下门,然后,一个身影推开门,不请自入,直接就闯了进来。

  林乐秋吃了一惊,忙问到说:“裴书记,我还没有向省长通报完呢,您,您怎么就能进来啊?省长,还没有答应说见你呢!”

  裴孝通却很淡定从容,他轻微咧了下嘴角,笑了笑,说:“我知道省长在呢,见省长这些个繁琐程序,那是对外人制定的,是规定别人的,自家人那里有这么多的规定啊!我是班子内的成员,就没有这么多的礼数了,大家都是常委嘛!”然后,裴孝通转回头,直视唐诚的眼睛说:“我说的是不是这样啊?唐诚同志!”

  事已至此,唐诚只好被逼上道,唐诚淡淡点下头,说:“是啊,大家都是常委,而且裴书记还是雍州市一把手,来我这里,当然就没有这么多的规矩了。”然后,唐诚对林乐秋点点头说:“乐秋,去给裴书记倒杯茶来。”

  林乐秋心里对裴孝通愤愤不平,当然是不情愿了,只不过唐诚说了,场面上的事还要有,林乐秋从柜子里拿过来一个洗好的茶杯,放茶叶的时候,多放了很多,放在了裴孝通面前,倒上开水,然后退去的时候,走到了裴孝通的身边,还是瞪了一眼裴孝通,替唐诚抱不平。

  房间里,只剩下唐诚和裴孝通了,唐诚说:“裴书记,好长时间没有来我的办公室了,这是上好的碧螺春,你尝尝吧。”

  裴孝通低头看了一眼这个茶杯,茶叶几乎占据了杯子的三分之二还多,裴孝通也是机灵人,他马上猜出来,自己不请自入,一定是让这个林乐秋生气了,才会端给自己一杯酽茶。裴孝通淡定的说:“不好意思啊,唐诚同志,我这个人不喜欢碧螺春,我喜欢喝红茶。比如正山小种。”说完话,裴孝通就给自己楼下的司机打电话,让他的司机把他的茶杯送过来。

  这也算是一个两人正式谈工作前的一个小插曲吧。裴孝通的茶杯送过来后,裴孝通品了一小口,开始说起他此次来找唐诚的目的。

  裴孝通说:“省长,今天我找你来呢,是关于我们雍州市的还原古都工程来的,我们雍州市的gdp指数已逼近七千亿大关,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用不了三年,我们雍州市就能进入到gdp指数万亿大关,将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万亿gdp副省级城市啊!所以呢,我们启动还原古都风貌的做法是完全有经济保障和行政基础的,这不仅仅是我们市委一班人的思想,也是我们雍州市人民的热切期盼。”

  唐诚不想听他的高谈阔论。唐诚直接问道:“这个问题,上一次省委常委会上,已经做出了决定了,原则上是同意了你们雍州市的这个还原古都工程的!你今天找我来,主要是想汇报什么啊?”

  裴孝通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天来找唐诚省长的目的,就是关于我们雍州市该项目的审批事宜,您是知道的,启动这么大的一个项目,牵扯资金上百亿,那是需要国家发改委批准的,而发改委要求,像这样的项目审批,您省长是必须要亲力亲为的,我来的目的,是想请省长和我一起,我们一起跑一趟华夏国的国家发改委,在您省长的帮助下,争取把这个项目顺利审批,我们雍州市也好尽快实施。当然了,前期,我们雍州市也和华夏国家发改委电话沟通过,发改委表示是支持的,让省长同志和我们一起去,主要是表达我们一个诚意,也是出于对发改委领导的尊重。”

  原来是让唐诚去当一个陪衬啊!可是呢,唐诚是省长,没有这个陪衬,还不行,雍州市要想拿到发改委的批文,还需要唐诚这个陪衬。

  唐诚当初在省委常委会里说过,唐诚迫于形势,暂时是同意了裴孝通的还原古都工程,但那是唐诚的拖延之计,因为唐诚明白,像这样上百亿工程,那是必须要经过上级发改委立项的,也就是说,一旦上级发改委否决了雍州市的这个项目,雍州市的还原古都项目照样是做不成。

  鹿死谁手,到现在还不一定呢。

  唐诚当然是不能轻易答应这个裴孝通,唐诚不会是自己否定自己的,唐诚淡淡的说:“裴书记,这个工程当时决定要启动的时候,我是不知情的,你并没有向我汇报过,也没有争取过我的意见,再说了,我还有其他重要的工作,这个去京城找发改委审批的事,我就不去了,你们雍州市方面的同志自己去找发改委立项吧。”

  裴孝通脸上也没有了笑容,裴孝通说:“我们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掖着藏着了,有什么话,我们不妨就说开,唐诚同志,首先,我向你道歉,我们雍州市决定要启动这个还原古都工程的时候,确实是疏忽了,忘记了事先争取您的意见,再次,我向你道歉,但是呢,我们都是班子内的人,也要顾全大局,为全省群众着想,不能因为我们的一点失误,您就以工作来报复我们吧。这不是您这个省长的胸怀吧!我们雍州市的这个项目已经通过了我们市委和省委,接下来,就是走手续的事了,您唐诚何必又要一定阻止呢,我们雍州市的这个项目做成了,对于您省长的影响也是正面的啊,您并没有损失什么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想必唐诚同志也是明白的!”

  唐诚心意已决,也不是裴孝通几句话就能说动的!唐诚反驳道:“大道理我也懂,可是呢,我还是这个态度,当初决定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并不知情,那么,这个去跑发改委立项的事,我就不必参与。”

  裴孝通反驳道:“省长,你也不要苦苦咬住我们这个小失误不放,是,当初我们决定启动的时候,是没有向你交流汇报,可是,我们,我们可是给薛书记汇报过的,薛书记是支持的。你省长也不能超越省委书记的权威吧!”

  裴孝通又把薛中田给搬出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