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0章 借尸还魂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雍州市召开了迎检动员会,就在这个会议上,裴孝通和市长江直帆都说了狠话,谁要是出现了问题,让唐诚抓到了把柄,谁就变成了雍州市的千古罪人,全雍州市人民得而共诛之。(k6uk)真就像防贼一样防着唐诚!

  幸亏是唐诚棋高一着,想到了三十六计里面的一计,叫借尸还魂,有了这一计,唐诚心里安慰了不少,唐诚就隐身在民丰银行的催贷队伍中,和边元初李冬冬等一行人,再次的杀回这个雍州市!本来这个催债的事,银行的人都来过一趟了没有成功,马上又来了。唐诚就借尸还魂,用这个隐身最好不过了!也可以让唐诚改变被动的局面,再次把明处变成了暗处。

  一行人快接近雍州市地区的时候,边元初请示唐诚说:“省长,我们马上就要进入雍州市了,我们怎么一个行程安排啊?是直接去市委大楼啊?还是直接去欠我们银行贷款的公司啊?”

  唐诚想想说:“边行长,记得上次你给我提及过的,欠银行最多钱的分别是那三家公司啊?”

  边元初回答说:“是雍州市的信诚房地产公司、雍州鸿丰种业集团、雍州糖业,这三家公司欠账比较多,分别是7亿6亿5亿,而且他们的后台都很厉害,尤其是这个信诚房地产公司,竟然连利息都不想还了!分明就想赖账啊!”

  唐诚问:“当初你们银行为什么要贷给他们啊?”

  边元初说:“这个问题就很复杂了,这是雍州市民丰银行分理处的责任,当然了,也有特别情况,雍州市的民丰银行负责人告诉我说,当初放贷的时候,是有雍州市甚至是甘南省领导,打过招呼的!如果我们坚持不放贷,雍州市就要把我们民丰银行赶出雍州市!无奈,我们也就给他们放贷了,也是一个逐年增加的过程。当然了,那个时候,唐省长还没有来甘南任职呢!”

  唐诚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去省委了,直接就去以上三家公司总部驻地吧,你们带路,首先第一家,我们先去信诚房地产公司。”

  边元初就回答了声好。

  上午十点左右,唐诚等人就赶到了雍州市南郊高新产业区辖区内,客观的说,大道修的很宽,路两边都栽植了大面积的花草和树木,眼睛看过去,繁花似锦,路边不时会有大厂区大厂房出现,工业厂区林立,根本就看不到庄稼了,路边所有的地皮,几乎都被院墙给围住了,到处都在圈地建厂区,一派繁荣景象,当然了,这是外观的感觉,至于内里怎么样,这些个如春笋般林立起来的集团公司和厂房,到底是不是在盈利经营,就不得而知了!

  唐诚坐的是一辆十二座的国产面包车,透过车窗,看到眼前的景象,唐诚自言自语说:“这几年,城市都在急速的扩张,在接近市区的城乡结合部,都在建工厂,都在圈地造厂,到处是矗立着高楼云梯,拉动了gdp迅速上位,可是,这么多的工厂企业,犹如老鼠生仔,一窝窝的繁衍,到底是有多少厂子在真正的盈利呢?”

  唐诚自言自语的话,还是被身旁的边元初探听到了,边元初幽幽叹口气,对唐诚说:“省长,您是一个爽朗人,我就和你说点心里话吧,我是从事银行业的,我在这个行业里也摸爬滚打二十多年了,老实讲,对于现在的经济形势发展模式,我很担忧啊!我们不要这些个虚妄的东西,到处都在建工厂,拉动gdp指数攀升,可是,真正做到盈利的工厂很少,做到没有银行贷款而又盈利经营的工厂,就更少了!很多工厂企业,表面上看,光鲜无比,其实呢,都是资不抵债,都是依靠银行贷款和国家资金扶持在支撑着,要是没有政府给这些厂子兜底,恐怕会有三分之二的工厂倒闭关门啊!”

  唐诚点点头说:“是啊,我也很忧虑啊!听说,在下面的一些地市区里,一些个黑心商人,先是投点资圈点地,先把厂子院墙扎起来,然后呢,买进一些国外淘汰的设备,冒充优质资产,然后就疯狂的套取国家资金和国有银行的贷款,巨额贷款到手后,就玩起了破产,把一堆破铁烂铜扔给政府和银行,边行长,你接触这个方面的事例多,是不是有这个现象啊?”

  边元初楞了下,惊讶的说:“省长,这种事,你也了解的这么详细啊?”

  唐诚淡然笑了下说:“你以为,我这个省长,只会看报纸喝茶吗!我唐诚做官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喜欢到群众中间去,去倾听群众的呼声,所以嘛,我知道的就多一点。”

  边元初回答说:“是这样的,省长,您说的很对,确实存在这个套取国家资金的现象,而且,在有些地区还很盛行,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当然了,这个套取国家资金,不是一般的商人能够做到的,这要有政治资本的商人才能做到。”

  唐诚若有所思的说:“以后,我们就要打击这种行为,严禁非法套取国家资金,各国有银行业要本着为国家资金负责的态度,要确保资金发放过程中,不能出现烂账和死账问题!”

  边元初话锋一转,说:“当然了,这种行为,也不是一无是处,可观的说,这个套取国家资金的行为,还是有一个大大的益处的!也是当地执政官员们喜欢看到的!”

  唐诚哦了声,问:“是什么啊?”

  这是,坐在唐诚身后的李冬冬,向前探出头来说:“很简单啊,这个大大的益处就是,拉动了当地的gdp增长啊!”

  唐诚听后,表情变的就更为严峻了!

  李冬冬继续说:“唐诚省长,你应该听说过这么一个段子吧,说两个厂子的老板在一个大池子里泡温泉,李老板和张老板打赌,张老板如果能够围着池子赤身跑一圈,李老板就给张老板输8000万。这么多钱啊,张老板豁出去了,当即真的就赤身围着池子跑了一圈,李老板真的也兑现诺言,当场就给张老板签了8000万的支票,通过银行账户按照上商业交易程序打到了张老板的账户上!洗了一会,张老板感觉亏了,自己也不是差钱的人,于是又给李老板说,如果李老板可以赤身围着池子跑一圈,张老板也可以输给李老板8000万,李老板一想,也对,8000万,也是值得的,所以他也赤身跑了一圈,结果呢,李老板的账户上,也被打入了8000万,这两个老板等于是没有输也没有赢,可是,当地的gdp指数却增长了一千六百亿啊!”

  唐诚听后呵呵笑了,唐诚说:“我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在听这个故事的同事,唐诚也坚定了自己的信心,通过这次实地调研,能够发现雍州市背后的问题。

  唐诚等人在车里边走边聊,很快,就进入到了雍州市区,在雍州市红旗大街,前面出现了一个青色大厦,边元初指着这个青色大厦说:“省长,这个就是信诚房地产公司的驻地了,据说业务都拓展到了全国一线城市去了,公司开的很大,可是呢,就是欠着我们银行的钱不还啊!”

  上次去这个公司里要账的是两位副行长,这两位副行长说:“我们去催要贷款的时候,见到了他们公司的牛总,不愧是姓牛的,牛气的很,根本就没有还款的一点诚意,几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

  唐诚听后,淡淡的说:“是啊,我也听说过,这年头,要账的是孙子,欠账的才是爷爷呢!我理解,不过呢,我唐诚什么事都经历过了,扮演的角色也不少,但充当要账的这个角色,我还没有体会过,等一会,我跟着你们,再去这个房地产公司催要贷款,我想亲眼看看,欠账的是爷爷,这个爷爷都做到什么份上了啊!”

  李副行长马上说:“好啊,好啊,如果省长亲自出面,我敢保证,药到病除水到渠成,他们又会马上变成孙子的!”

  谁知,唐诚摆摆手,说:“你们错了,眼下,我还不想暴露身份,你们还不能直接把我抬出来,我这次来雍州市,除了帮助你们催要贷款之外,我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调研这个雍州市的经济运行情况,我的身份不暴露,反倒是有利于我发现真实的情况,一旦我的身份暴露,我敢打赌,瞬间,就会有雍州市的各级官员涌出来,拥在我身边,蒙上了我的眼睛,捆住了我的手脚,我就什么问题都不可能发现了!”

  李副行长忙问道:“那省长是什么意思啊?”

  唐诚说:“上次催要贷款的时候,边行长没有去吧?”

  边元初是大行行长,他当然不会亲自去催要贷款,都是手下两位副行长办的!边元初点头说:“我还没有见过这个房地产公司的牛胜国。”

  唐诚安排说:“那就这样,等一会,你边行长和李冬冬都去,我呢,就跟在你们的后面,介绍的时候,就说我是银行的秘书或者保镖,我戴个墨镜,他们应该不会怀疑我这个保镖身份的!”

  边元初忙摆手说:“那怎么行呢!我,我边元初只是一个行长啊,我怎么敢让你这个省长给我做保镖呢,我也太奢侈了吧!不行!”

  唐诚却坚持要这样做,李冬冬就答应了,她说:“唐诚省长就好出一些怪招,我们就答应他吧!”

  边元初也就答应了,可是,即将要再次迈进这个信诚房地产公司大门的时候,边元初担忧的说:“可是,我还是有两点担忧,第一点,万一他们认出来您是省长了怎么办啊!第二点担忧,即便是他们没有认出来省长的身份,可是,他们还是不会顺利的还贷啊!我们不等于白来了吗!”

  唐诚听后,笑了下,说:“第一,他们不会想到,我这个省长会是保镖。第二,我之所以要这样,主要是调研这个情况,以便我掌握第一手的资料,这么多的贷款,他们都是如何花没有的!最后,我把问题搞清楚了,贷款的事,我会帮你们做到的!”

  边元初就笑着点头了。

  唐诚穿了一身黑西装,再戴上一个墨镜,唐诚转身摆了个造型,问李冬冬说:“冬冬,你看我,像个保镖吗?”

  李冬冬打量了下唐诚说:“你这么打扮,当然像了。”

  唐诚哈哈大笑,然后推了一把边元初说:“走吧,边行长,你大胆的向前走,由我这个省长给你亲自拎包提箱,充当保镖,你还有什么害怕的!”

  边元初无奈,就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的进入到了这个信诚房地产公司的办公楼。

  信诚房地产公司,果然气派,进入一楼大厅那里,就是几个鎏金大字,仔细一看,竟然还是一个华夏国前政协副主席的墨宝,足见,这是一个有着政治背景的公司!

  边元初毕竟是银行行长,让人通报之后,信诚房地产公司的老总牛胜国知道了,吃了一惊,他忙对身边的一位公司黄副总说:“民丰银行的边行长,亲自过来了,就在我们楼下呢,他要亲自过来,和我谈判呢,一定又是催要贷款的事。”

  黄副总忙说:“边元初亲自来了啊!看来,他们这次一定是想要从我们这里收回部分贷款了,不过呢,我们公司正在布局全国一线和二线城市,真是没有钱啊!”

  牛胜国忙说:“不要慌,这样吧,有备无患,我看这样,你先给雍州市的江市长打个电话,把这个情况通报给江市长,让江市长想想办法,尽快的把边元初他们接走,打发走!”

  黄副总就去办了,给雍州市的江直帆市长打电话去了。

  牛胜国稳定了下心神,自言自语说:“这年月,欠账的是爷爷,就是行长他爹来了,我也是还不上!贷出来了,想让我还,没有这么容易!这也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过场面上的事,还是要有,牛胜国亲自来到了一楼大厅迎接,接边行长一行人到公司的九楼会客室!因为,秘书给牛胜国通报的是,民丰银行的边行长等一行人又来了!

  毫无疑问,就是来催要贷款的!这一个印象,在牛胜国心里已经扎下根了。这也是一个常识的问题,边元初就是来要账来的,何况昨天他们银行的副行长还都来过,这一次,依然还是要账,其他的方面,唐诚会夹杂其中,牛胜国想都不去想。

  当然了,这也主要是唐诚的这一计借尸还魂,太高明了。
捡个杀手做老婆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龙血武帝 华山神门 神魂至尊 合租医仙 蜜枕甜妻:老公,请轻亲! 阴阳同修 塞外江南 最强弃兵 不灭武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提拔,提拔最新章节,提拔 看啦又看k6u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