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1章 天经地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牛胜国过来和边元初握手说:“边行长,想不到您亲自来了,想不到啊!就这点事还能亲自劳你大驾啊,你打个电话,我就去找你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吃饭了吗?我请客,咱们先去吃饭吧!我们请客,雍州市的大酒店随便选,我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边元初淡定的说:“不用啊,现在还不是吃饭的点,我们先谈点事。(www.k6uk.com)”

  牛胜国干笑了几声说:“好,好,就按照边行长的意见办,我们先谈事,去我们公司的小会议室吧。”

  牛胜国看到了李冬冬,是一位雍容华贵气质女士,一件掐金丝的披肩,高贵典雅,牛胜国面生的很,就问道:“请问这位女士是?”

  边元初说:“忘了向你介绍了,这位也是我们民丰银行的大股东之一。”牛胜国就和李冬冬握握手。李冬冬说:“我叫李冬冬。”

  牛胜国点头称是,把边元初一行人就向里面引进,不料,房地产公司的一位副总,突然就拦住了唐诚说:“这位先生,你就不要进去了吧!”

  牛胜国回身看了一眼唐诚,牛胜国轻描淡写的说:“是啊,边行长,你们银行的保镖就不要进来了吧!让他在外面等吧。保镖是不可以进入我们的会议室的!”牛胜国等人铁定的认为唐诚是保镖了!边行长是民丰银行的行长,大身价,出门带个保镖在身边,也属于正常,丝毫都没有引起对方怀疑。

  边元初淡定的笑了,说:“这是我们银行保安部的,他也是我们银行的中层领导,是必须要跟着我们进去的!”

  边元初转脸对那个拦截唐诚的副总说:“请你搞清楚,我们是来要账的,受限制的不应该是我们,应该是你们才对。”

  牛胜国马上爽朗的说:“是我们错了,你们是财务部门,我们理解,理解。”然后,唐诚就顺利的跟着人群,来到了公司的九楼小会议室。

  信诚房地产公司,小会议室布置的是金碧辉煌,装修考究,椅子都是用上等的汉白玉做的,灯饰欧派风格,地板都是木质的,周围的摆件,有几件都是唐代古董,金佛和玉菩萨的摆件就更多了!整个会议室装修下来,估计会花费几百万!

  双方分南北落座,各占一面,房地产公司的人坐在了大会议桌的南面,边元初一行人坐北面。

  唐诚大大咧咧的拉过来了一把椅子,也坐到了最边手的位置。这一次,房地产公司的人,都没有提出异议来。

  大家坐定后,还没有等边元初开口,牛胜国先开口了,他说:“边行长,你不用讲,你的来意,我们是清楚了,因为,您身边的这两位副行长,刚刚来过我们公司,我们也见过面,想不到,都把你边行长亲自给惊动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呢,行长同志,我们还是那个态度,由于我们公司最近的业务铺展的很大,正在布局全国一线城市,占用的资金非常大,所以呢,贵行的贷款,我们还是一时不能还上,请你们银行方面谅解。”

  边元初说:“是,我这次来,确实是为了我们的贷款合同而来,牛总,我也和你说句实话,最近,全世界的经济形势都不是很好,也不容乐观,我们银行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贷出去的款,不能及时收回来,我们承担的风险也非常大,今天,不管是牛总的日子如何艰难,也请务必还上一部分,只要牛总能够及时还上部分贷款,今后我们还是合作伙伴啊!先让我们银行度过这次难关啊!”

  原来,银行的两位副行长来的时候,只要牛胜国还上利息就可以了!当然了,边元初做为行长,不可能说上来只要牛胜国还利息!

  牛胜国不急不躁,回答说:“边行长,你说的没有错,全世界的经济形势都在下滑,首先影响的就是我们房地产业啊,国家一直再调控,市场也趋于饱和,说实话,房子现在不好卖,可是呢,我们公司都已经买了很多地皮了啊,有些楼盘已经建好了,有些正在打地基,这些个项目,是非常占有资金的,请银行谅解我们的难处,再等一等。等到项目资金回笼之后,我们首先会把利息给你们银行结清。”

  这就是要账的通病,各说各的不易。

  这个时候,李冬冬说话了,她整理了下自己的眼镜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民丰银行的股东,我叫李冬冬。牛总,我可以说句话吗?”

  牛胜国说:“可以啊。”

  李冬冬说:“要说起我们对方的难处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个不是你们公司诚意的表现,欠债还钱,古时候,这叫天经地义,现在社会了,更要讲究诚信,当初贷款的时候,各种合约是订的非常清楚,到时候,贷款必须要还,要知道,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一切都有规矩可循,如果你们坚持不讲诚信和道理的话,那我们也不会在客气了,我们就在法庭上见面!”

  李冬冬早就等不及了,情急之下的她,就放出了狠话,不在和这个牛胜国绕圈子了!

  何况唐诚还在她的身边,她就有底气,再说了,民丰银行这要是受到了大损失,李冬冬的钱包括她持有民丰银行的股票市值,都会缩水的!

  李冬冬说了狠话,不料,那个牛气的牛胜国听后,不以为然,也没有生气,而是从容一乐,他说:“李冬冬女士,你牛胜国是一个讲诚信的人,如果我不讲诚信,我也不会把买卖做的这么大,我们信诚房地产就是靠讲诚信起家的,全国各大城市都有我们的项目和楼盘!贷款我们也是要还的,只是现在还不上。至于说到,你们想走法律途径,我牛胜国闯荡社会很多年了,十八岁我就出来做买卖了,什么样的人和事,我都经历过。如果你愿意打官司的话,我们奉陪到底!如果这些,你们感觉到还不过瘾的话,我还可以申请破产,把我们公司的在售的楼盘,都抵押给你们银行吧!反正,楼盘在那里,也卖不出去!”

  牛胜国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这个表情真是激怒了李冬冬!上次要账,那是因为李冬冬没有跟着,要不然,上次就能发生冲突!

  唐诚一个劲的向李冬冬使眼色,想让李冬冬沉住气!可是呢,唐诚戴着墨镜呢,李冬冬根本就看不到,唐诚又不敢把墨镜摘了,害怕暴露身份,暴露身份,唐诚也不害怕,害怕的是,会引起雍州市的裴孝通注意,因为,裴孝通已经在雍州市布下天罗地网的搜寻唐诚的踪迹呢!

  李冬冬站起来,说:“牛胜国,你以为,我们就害怕了吗!你不要认为,我们没有办法治你,如果你们真的不还贷款的话,你们在一线城市的所有在建项目和在售楼盘以及所有存的地皮,我们就是要收回来,用于抵偿我们的贷款!”

  牛胜国一愣,他没有想到,李冬冬会是这么的强势,牛胜国反问了句:“你就不怕楼盘会砸在自己手里吗?到那个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李冬冬说:“我不怕,那怕是楼盘都砸在我们银行手里,我们都认了!这也都是你们这个开发商逼的,用银行的钱,发你们自己的财,我告诉你,你们这些房产商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欠我们银行的钱,你们一分都不能少,都要给我们还回来!”

  敌人是弹簧,我弱他就强,我强他就弱,牛胜国看到李冬冬这么坚决,气势恢宏,这个牛胜国真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毕竟,他是负债方,是没有道理的!牛胜国就不和李冬冬纠缠了,牛胜国对边元初说:“现在,边行长在这里呢,你一个女股东,说了不算!”

  但是,边元初微笑着说:“牛总,你又错了,我是民丰银行的行长,但是,我还要听这位李女士的意见!她可以代表我,她说了就算!”

  事情还真就僵在这里了!李冬冬真有魄力来接受信诚房地产公司的一线楼盘,说实话,牛胜国还真就舍不得!

  打官司,这个牛胜国还真的要输!

  但是,牛胜国不怕,因为,他在雍州市是有背景的!

  这个时候,官场上,是该有人出面,来为信诚公司撑腰了,果然,和多数场景一样,为信诚公司冲锋和保驾护航的人到了!突然,门口的秘书闯了进来,附耳对牛胜国说:“市长已经来了。正在您的办公室呢!”

  牛胜国听后,点点头,然后,仰起头,对边元初说:“边行长,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们雍州市的江市长到了,此时,就在我的办公室呢,我们两个,一起过去,去见见江市长吧!”

  可见,这个江直帆摆的谱真够大的,让边元初去见他!当然了,江直帆是副省级城市的市长,正是处在权力上升通道里,又在裴孝通的性格熏陶下,树立了唯我独尊的思想,牛气一些,也很容易理解!

  边元初身边因为有唐诚呢,他怎么能去见江直帆呢,不要说江直帆了,就是市委书记裴孝通来了,又能如何呢!

  边元初冷冷的说:“既然你们的江市长到了,好像是为这次贷款事宜来的吧,很简单啊,直接让江市长过来就行,我们一起参加这个座谈会。”

  牛胜国心里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人家这个行长摆的谱也很大,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边元初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牛胜国镇定了下说:“好啊,你们民丰银行是金融大鳄,可以不把市长放在眼里,但是我们这个信诚公司可就不一样了,我还要在市长的照顾下生存呢,你们不去见,我是要去的,今天我们的事情就先谈到这里吧,具体的事情,你们可以和我们的副总谈。”说完话,这个牛胜国不再理会边元初,直接就离席去见江直帆!

  事情可就僵在这里了!

  牛胜国真是要扭头便走啊!

  边元初的脸上也不好看,下意识的,边元初就扭头看了一眼边缘上的保镖。这个保镖是唐诚啊!

  唐诚在这个场合里,倒是想会一会这个江直帆,但是呢,唐诚还不能去办公室里见他,尽管唐诚戴了墨镜,但由于唐诚经常给江直帆这部分群体的人开会,近距离的也都接触过,唐诚真就怕被江直帆给认出来!那么余下的事,可就泡汤了!

  所以呢,唐诚端坐在那里,身体和表情都没有任何动静,这也是一个信号,边元初马上就明白,唐诚的意思,就是不想暴露身份,或者说,还不到唐诚出现的时候!告诉边元初,不必冲动。

  李冬冬嚷了句:“好,姓牛的,你无情休怪我们无义,那我们就法庭上见面吧!”

  牛胜国的身体已经走到了门边了,他头也没有回,说:“我们信诚公司随时恭候!”然后,就去见市长了!把边元初他们给凉到了这里!

  信诚公司的一个副总忙打圆场说:“牛总就是这么一个脾气,你们不要见怪,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谈,和气生财,大家都不要冲动,有些事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李冬冬站起来说:“哼,你们不和我谈,我们还不和你们谈呢!”然后,李冬冬头一甩,对边元初说:“边行长,我们走,我就不信了,雍州市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李冬冬要走,唐诚也淡淡的站起来,跟在李冬冬的身后要走,边元初一看这个情况,也只好告辞出去!

  房地产公司的老总牛胜国来到了办公室里,还真是所言不虚,雍州市的市长江直帆还真就在座,堂堂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竟然委身于一个房地产老总,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样子,江直帆和牛胜国的关系非同一般,事实上,如果能让一个市长成为一个房地产公司的保护伞,那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钱把市长拉下水;还有一种就是,是比这个市长更大的领导安排他这么做的!

  江市长站起来,说:“边行长他们呢?怎么没有过来啊?”

  牛胜国说:“江市长啊,很扫兴啊,边元初这个老家伙,倔强的很,我让他过来见你,他就是不来,让你过去见他呢!我很生气,就把他给顶过去了,现在,他们真是忘记了他们的身份了,不是我当初找他们贷款的时候了,现在,他们是弱者,要听我们的话,我呢,把你江市长请过来,就是想和平的化解此事,可是,谁知道,这个边元初死脑筋,不给我们这个面子啊!那就随他去吧!”

  江市长淡然的哦了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