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2章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江直帆说:“老牛啊,你也不要过于张扬,我也告诉你,这个民丰银行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虽然说不是国有大行,但是,能够把金融产业做的这么大,政治背景也是不可估量的!毕竟,我们是欠账者,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还是要好好的和他们说,不要把问题搞僵,这样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走,我和你一起,我们一起过去,向边行长同志道歉。(k6uk)”

  江直帆要给边元初面子,这个牛胜国只好答应,可是,两人刚要再去小会议室,房地产公司的一个副总过来汇报说:“牛总,边元初他们真的走了!”

  牛胜国一愣,说:“走了,这么快啊!”

  副总回答说:“是啊,你牛总刚出来,人家就拂袖而去了!”

  江直帆就和牛胜国疾步撵了出去,却见到边元初等人,已经下楼了,已经走进了各自的汽车!

  江直帆还要追出去,牛胜国说:“算了吧,伟人说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怎么做,真的敢把我告上法庭,他们也拿不到钱!最多我就是一个申请破产。”

  江直帆也很懊悔,自己刚来的时候,也不应该充当什么大尾巴狼!

  江直帆复又回到了办公室里,牛胜国让江直帆坐下来,牛胜国说:“算了吧,既然如此,市长也不要过于自责,问题都是出在我身上,不过呢,您放心,我敢打赌,明后天,说不定这个边元初还会找我的!到那个时候,我再向他解释几句。”

  江直帆幽幽叹口气说:“老牛啊,你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了,现在的政治态势你不懂,任何事,都是要强调大环境的,我们雍州市是什么大环境啊!首先,我们雍州市要搞这个古都复原工程,这个压倒我们当前工作的一件大事,我们确保这个工程要顺利实施,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市委已经通告了,我们甘南省的唐省长要来我们雍州市检查调研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调研这个我市的gdp的含量问题。这个时候,我们要慎重啊,千万不要让省长在我们雍州市发现问题,所以呢,在这个特殊时期,你要收敛个性,把问题要和平处理,千万不要弄僵。”

  牛胜国明白了,说:“原来如此啊,市长早就告诉我就好了。”

  江直帆问:“老牛,你也和我交个实底,你们这个信诚公司,到底能不能还贷啊?现在,你们公司账户上还剩余多少资金啊?”

  牛胜国苦笑说:“市长啊,绝对不是我哭穷,我们公司真的就没有多少钱啊!让我们还贷,我们真的是还不起啊!”

  江直帆问:“那么多钱,你都把它花到那里去了啊?”

  牛胜国掰起指头,说:“市长,你既然问到了,我就给你讲实话,这个房地产不是什么实体经济,它本身是不会产生效益的,它不像制造业和高科技,房地产就是一个循环经济,说白了吧,我就是拿银行的钱去买地,建好了楼房再卖给老百姓,我们这些个房地产商吃中间的差价,可是,现在你们政府把地价定的这么高,建筑成本又是居高不下,我们的原始积累资金接手这么大的一个盘子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只能是靠贷款啊!可是呢,现在,华夏国一直在打压房价,这段时间,房地产行业不景气,我们也是举步维艰啊!买到手的地,还不能久闲置,建好的楼盘,又滞销,我们也遇到了资金荒的问题啊!”

  江直帆说:“可是,你们还是从中挣到了一部分钱啊?应该能还清部分贷款的啊?”

  牛胜国说:“我们这些房产商是挣到了部分钱,可是,我们是资金跟着项目走啊!况且,我们信诚公司这几年摊子铺的也过大,在一二线城市拿地过多,我们也被套牢了啊!所以呢,我们是真没有钱还贷啊!”

  江直帆说:“那怎么办呢?”

  牛胜国诡秘一笑说:“不怕,大不了,我们公司可以申请破产,让银行来收拾我们这一堆烂摊子吧,把我们在一二线城市的地皮和楼盘,都统统的清算抵押给银行吧,反正,现在项目也不赚钱。”

  江直帆苦笑,对于牛胜国的最后一步棋,不置可否!

  唐诚陪着边元初一行人出来了信诚公司,李冬冬问:“唐诚,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吗!我李冬冬可是从来没有受过这等窝囊气啊!”

  唐诚淡定的说:“当然不能这样算了,老百姓有句俗话说,不要看他们这时闹得欢,早晚让他们拉清单!”

  边元初说:“真是想不到,信诚公司的老牛,这么狂,难怪姓牛呢。”

  唐诚点头说:“从今天的见面会上,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这个信诚房地产公司确实没有钱,房地产业受到了打击,如果我们国家银行不给这个房地产商贷款的,不和房地产商的利益绑架在一起,我认为,也不至于房价会这么高!如果我们银行把钱从房地产业里抽出来,我想,整个行业都要轰然倒塌,因为建房的和买房的,都是从银行里拿的钱,也就是说,房地产本身,根本就没有创造出来价值!倒是为gdp增色不少!第二个,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那么快就闻风而动了,房地产商人和政府的勾结可见一斑,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李冬冬点头说:“是啊,唐诚,我经常出国,我见过其他发达国家的生产总值,人家那个确实比我们国家的gdp指数含金量要高很多啊!我也不是崇洋媚外,人吗,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只有认清差距,睁着眼睛看世界,我们才会知道不足,才会发展的更远。”

  唐诚点头说:“是的,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啊!再也不能自己欺骗自己了!就像晚晴政府一样,欧美的实力都超越了清朝一万倍了,清政府还在做着霸主梦呢!”

  李冬冬和边元初都点点头,边元初惭愧一笑说:“道理我也明白,但是,我是一个商人,我看待问题,就和唐省长看待问题的立场不一样,这一点请省长理解。以后,我们银行会加强管理,认真学习,向国外知名银行学习,完善我们的投资机制和贷款范围。”

  唐诚顿了下,说:“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这个信诚房地产暴露身份吗?”

  李冬冬哦了声。

  唐诚说:“边行长不是说了嘛,欠着银行巨额贷款不还的主要是三家,这个信诚房地产只是第一家,还有两家呢,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两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啊!”

  李冬冬点头说:“原来如此啊!”然后,李冬冬安排一位副行长说:“你们去过了,就带好路,下一站,我们就去另外的那两家公司。对了,那两家公司分别欠我们银行多少钱啊?”

  李副行长回答说:“一个是6亿,一个是5亿。单位名称分别是雍州鸿丰种业集团、雍州糖业。”

  唐诚点头说:“好啊,那我们就先去这个雍州鸿丰种业集团。”

  雍州市鸿丰种业集团,地处雍州市的高新二区,十年前,雍州市外围就有一个开发区,经过数年发展后,一个开发区不行了,拆开了,变成了一个开发区,一个高新产业区,后来呢,高新产业区也拆开了,变成了高新一区,高新二区,开发区也早就拆成了三个区了!当然了,区长都是正县级配备,单位变多了,官帽子就到处飞了!

  由于是银行的两位副行长原来都是去过几趟,轻车熟路,很快就来到了这一家欠贷的集团公司,叫什么雍州鸿丰种业集团的,来到了这家公司的大门前,唐诚以为是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呢,结果呢,门口冷冷清清,与之和这个冷冷清清的场所不相配的是大门建设的非常气派,门两边还堆放着两个大石狮子,大门高度就有四层楼高,几乎都比得上唐明皇的皇陵大门一样气派了!

  大门口守着两个保安,两位副行长来过,把来意一说,保安又给集团办公楼打电话,得到同意后,就放唐诚等一行人进去了!

  对着大门不远处就是一个五层的办公楼,装修的也还不错,后面有一个大型的厂区,估计就是他们集团公司的厂区了,生产种子的地方,种子公司吗,估计在其他地方还应该有农业园的产业!

  唐诚这一次,就换了一个做法,不能是再充当保镖了,一个劲的冒充保镖,就没有意思了,这一次唐诚冒充司机,而且严格的说,唐诚就是一个司机出身啊,冒充司机那是老本行,一定模仿的更像。

  李冬冬就对唐诚说:“唐诚,你冒充司机是有一个弊端的,那就是,你就不能跟着边行长和我,到里面再和这个种业集团的老总见面了啊!他们这会又是如何的一个说辞,你就看不到啊!要不然,你还是冒充保镖吧,我看你冒充保镖挺像的!”

  唐诚苦笑说:“其实呢,我就是不见这个种业集团的老总,我也能猜出他们说什么,有了上次那个信诚房地产公司的态度,这个要账的和欠账的之间的说辞,大都是相同的!我冒充司机更像,说不定比我这个做省长,做的还像呢。”

  李冬冬调皮的一笑,说:“那就随你吧!”说完话,李冬冬就和边元初走进了这个种业集团的办公楼,而唐诚这次就没有跟着进去。不过呢,这一次,唐诚身边还有真司机兼真保镖牛发陪着呢!

  唐诚而是留在了车子的旁边,而且还手里拿着擦汽车的墩布,一看就是一个标准的司机做派。

  唐诚不怕干活,这是自己年轻时放下的活了,如今再拿起墩布擦车,有种似曾相识和恍如隔世的感觉,想起来了自己以前给马玉婷当司机的时候,那个时候多么的年轻有闯劲啊!唐诚擦车,真就想起来老领导马玉婷了,不知道马玉婷老领导怎么样了?身体是否康健?另外,如果今天的事,马玉婷老领导在场的话,她又会给唐诚出一个什么主意呢!

  可是,老领导已经退居二线了,不在官场上混了,她也不可能帮助唐诚一辈子!以后的事,主要还是依靠唐诚自己!

  牛发见到唐诚真要擦车,牛发就坐不住了,要抢唐诚的擦车布,牛发说:“首长啊,你刚才冒充了保镖,这会又冒充了司机,那你让我牛发怎么办啊?你不能把我的职业都给做了吧?那我的为位置今后怎么摆啊?擦车的活还是让来吧。”

  但是唐诚要擦,顺便要回想一下自己当初当司机的感觉。牛发也没有拦住,只好忙去擦另一辆车了。

  就在唐诚一边擦车,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猛然间,从一边过来了两个妇女,一看就是打扫卫生的,手里还拿着大扫帚,穿着蓝色的工作服,不过呢,周围倒是很干净,不是很脏,两人就有点闲得慌,说着话聊天玩呢!走到唐诚身边的时候,唐诚想打听事啊,而且,唐诚喜欢和最普通的老百姓交流思想,愿意和贫下中农同志们接近,而且还不用害怕被他们认出来,因为她们是不认识省长的,更不会向这个方面联系,一准认为唐诚就是个老司机呢。唐诚突然喊了句:“两位大姐,你们好,扫地啊。”

  见到有人打招呼,这两位大姐也就搭话了说:“是呢,扫地呢,你擦车啊!”

  唐诚说:“对,我擦车,司机不擦车,谁擦车啊,难道还能让领导擦车啊!”唐诚呵呵笑着,机智幽默,平易近人,真就是一副司机表率。

  两位扫地的大姐也乐了,她们说:“你擦车,我们擦地,都是干的苦力活啊!”

  唐诚说:“对啊,我们都是苦命人!”然后呢,唐诚冰雪聪明,知道这些人喜欢沾点小便宜,要想和她们马上拉近距离,就要给她们一点好处,唐诚从车里拿下来三罐碳酸饮料,递给了两位妇女一人一罐,自己也一罐,唐诚说:“不过呢,我这个苦命人,好像比你们两个苦命人,命运稍微好一点,当司机的有点小外快。”两位妇女呵呵笑了,就接过来了唐诚的碳酸饮料,把扫帚放置在一边,就和唐诚聊天!

  唐诚说:“两位大姐,这是雍州市有名的大企业啊,据说还是明星企业呢,在雍州市很有名啊,公司有钱,不过呢,我怎么看不到几个工人的身影啊?难道制造生产种子不用工人吗?”

  这两位大姐听后,说:“我们两个在这里扫地做清洁工,已经有三年了,这里一直都是这样,不过呢,在电视台来采访和宣传的时候,这里就热闹了,还要到附近的劳务市场去雇人来呢,冒充工人。”

  另一位大姐,撇撇嘴说:“这里都是糊弄人的,大门看上去很气派,其实呢,就没有几个工人干活,车间里的机器和设备几乎都不运行的!”

  这两个妇女的话,让唐诚是吃了一惊啊!既然这个鸿丰种业不做种子,只把这个外表文章做的很好,只是为了套取国家资金吗?

  唐诚灵机一动,说:“这样吧,两位大姐,我想请你们两个给我办件事啊?我不让你们白帮忙,我有劳务费给你们,一人一百元。”说着话,唐诚就把二百元拿出来,要塞到这两位大姐的手里。

  两位大姐纳闷,急忙躲闪了下,说:“这位大兄弟,你先不要给钱啊?你先说一下,你想让我们怎么帮你办件事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