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3章 鬼糊弄鬼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回答说:“很简单的,你们看到前面的那个生产厂区了吗?毫无疑问那是生产制造种子的地方,你们说那个里面平常时候是根本就不生产的,全是聋子的耳朵摆设,我呢,就想去里面看一看,我一个兄弟也想做种子生意,我看看里面都是有些什么新鲜设备,可是,厂区门口好像有两个看门的老头,他们负责把门呢,不让我进啊!我就求到你们二位大姐帮忙了,你们二位在这里扫地扫了三年了,应该能够认识他们,把我带进去,这两百元就是你们的了!”唐诚之所以这么做,因为唐诚已经看到了,生产厂区是不能随便进的,门口有两个叼着烟的老头看守呢,万一争执起来,唐诚害怕事情闹大了,所以呢唐诚灵机一动,才想起来这么一招。(k6uk)应该能够奏效。果然,见到唐诚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两位妇女登时就答应了,其中一位妇女接过来了唐诚的钱,踹到了兜里,幸福的笑了,说:“这点事,包在我的身上,只是呢,你不能在里面待的时间过长,最多就半个小时。”

  唐诚说:“可以啊,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唐诚算了下,半个小时,足有用手机拍照的时间了!

  另一个妇女就笑了,说:“你知道,她为什么敢打这个包票吗?”

  唐诚摇头说:“不知。”

  这个妇女说:“因为那个看守厂区的老头,是她的丈夫。”

  哦,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这样呢,唐诚呵呵笑了,说:“算我有福,今天是找对人了。”

  然后,唐诚就把牛发叫过来,冲着牛发使了一个眼色,唐诚说:“我去这个生产厂区里面看一看,你在这里值班,领导们要是从楼里面出来了,我还没有来的话,你就让他们等一等,当然了,我如果先出来,就不用了。”牛发就点头应承下来。

  唐诚就随着这两位妇女来到了生产厂区的门前,两位打扫卫生的清洁工,附耳对看门的老头说了几句话,看门的老头登时就打开大门,放唐诚进去了,还提醒唐诚说:“半个小时后,你要及时出来啊,不要让我们的领导发觉了。”唐诚就答应了,然后,顺利的溜进了这个种业集团的生产厂区。

  在唐诚的心目里,唐诚以为这个种业集团生产厂区里面,一定是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干局面呢,尽管不是热火朝天,也不能是冷冷清清的啊,可是,眼前的情景让唐诚还是吃了一惊,只见所谓的车间门口,已经是杂草丛生了,可见已经是多少日子没有去过人了!透过窗户,里面的设备早已经是蜘蛛网遍地了,窗户上的铁棍已经是锈迹斑斑了,这就是雍州市所谓的明星企业吗!还每年为国家上缴利税1个亿呢,哪里来的1个亿啊!

  雍州市的市委书记裴孝通把自己的辖区厂矿企业夸成了一朵花,说什么:经济发展上台阶,一年一大步,两年三台阶,三年大跨越,四年番四番!雍州市各个行业和工厂,均是一番热火朝天的大干局面!

  这就是大干局面吗!

  糊弄鬼呢,唐诚的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同意雍州市上马古都城还原工程!也不会帮着裴孝通去京城发改委里充当什么陪衬,这是昧着良心说假话啊!这分明是崽卖爷田心不痛,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啊!这类坑害老百姓的事,唐诚永远不会做。

  想到这里,唐诚就拿出来自己的手机,用手机拍照和摄像功能,把这里的场景拍摄了下来,然后作为证据留存!

  唐诚在这个生产厂区里逗留了半个小时之久,才得以出来,手机里已经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出来了生产厂区,唐诚还想起来,这个鸿丰种业集团公司在郊外还有什么种子基地呢,就向这两个清洁妇女打听到了种业基地的地址,清洁工顺利的告诉了唐诚地址,唐诚就记下了。

  唐诚回到了牛发的车辆身边,问牛发说:“边行长他们从办公楼里面出来了吗?”

  牛发回答说:“还没有呢。”可是牛发的话音刚落,边行长他们已经从楼内出来了,渐渐的,来到了唐诚身边,唐诚看到了边元初的脸色不是很好,唐诚就明白,事情还是不顺利,结局和那个信诚房地产的情况差不多,唐诚问:“怎么样啊?”

  边元初回答说:“唐诚同志,和你预想的一样,他们也是不给钱,他们没有钱,钱都投资生产了,扩大项目了,采购国外的先进制种子的设备了,现在没有钱,更为可气的是,他们连还利息的钱都没有啊,还声称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大不了,他们种子公司就申请破产,到手后,倒霉的还是我们银行!省长啊,你说气人不气人,雍州市的厂矿企业怎么都堕落到这般地步了呢!”

  唐诚眉峰也是一皱,雍州市看似表面上繁花似锦,其实呢,掀开盖子之后,里面只不过是一泡草而已,就是这样的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雍州市,还要大上政绩工程,还叫嚣着全国副省级城市gdp指数增速第二呢,真是恬不知耻啊!

  如果唐诚再不对这样的情况加以重视和治理的话,这早晚是会祸国殃民的!

  唐诚淡淡的说:“他们说,用贷款买了设备,促进了生产,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啊!钱都被他们挥霍和浪费了还差不多,刚才,在你们去办公楼催贷的时候,我偷偷进去了他们后面的生产厂区,结果呢,里面的设备都根本没有开通和运转,根本就没有几个工人啊!几乎就是停产状态!停产状态的工厂,又是怎么能上缴政府利税呢!这里面就有猫腻可讲了!”

  边元初说:“很好理解啊,贷款缴纳利税呗,鬼糊弄鬼的事!”

  李冬冬担忧的说:“是啊,真是倒霉,当初,我们的民丰银行,就不应该在雍州市设立分理处,看来,我们民丰银行是要撤出这个甘南以及大西南地区了。把这个市场份额就让给那个华发银行去做吧,这个雍州市真是让我们上了大当了,这么多的贷款,恐怕要石沉大海了!”

  此时,边元初幽幽的说了句:“其实呢,最倒霉的还不是我们,应该是国有银行和政府,要知道,没有政府操作,没有国有银行的支持,他们这些厂子早就倒闭了,是政府在背后施以援手,不让他们倒闭,最后接盘子的,一定是政府。”

  唐诚脸一下子沉静了不少,看来,自己只坐在办公室里,是永远不会看到这一触目惊心的情况的,问题之严重,是应该引起政府的重视了!

  唐诚脸色凝重的说:“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去其他地方看一看吧。”然后呢,大家都一起上了车,车辆出来了种业集团,边元初请示唐诚说:“省长,下一站,我们去哪里啊?”

  唐诚早就设计好了,唐诚说:“再去这个种子公司的种植基地看一看吧!”

  一行人就驱车行驶了一百里地,来到了这个种子集团在郊外农田附近的一个种植区,这里也有围墙把种子集团的种植基地给圈了起来,门口倒是有一个牌牌,上面写着“鸿丰种子公司种植基地”。唐诚就在附近下车,想到这个基地里去看一看!

  这里只有一个看门老头在把守,边元初他们说是种子公司的客商,用一盒烟的恩惠,就把看门老头给拿下了,唐诚走进来这个所谓的种植基地一看,只有面积不到三四亩的地皮上种着庄稼,而且大都还是青菜,一看就是看门老头种植的,不过呢,就在这个种植基地的旁边,又围起来一个地方,正在搞建设,竟然是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种子公司的种植基地,竟然变成了房地产开发项目。

  唐诚围着这个种植基地转了几圈,然后已经是心中有数了,唐诚等人就出来了这个种植基地,唐诚和这个看门的老头聊天,唐诚还是假装成种子公司的客户,唐诚问道:“我们想购买你们这个公司生产的种子,可是,我并没有见到你们这里的种植基地啊,公司里宣传,不是说,你们有一个面积上千亩的种植基地吗,最优质的种子都是你们公司自己生产培育的吗,我怎么没有见到啊?你们这个基地也太小了吧!”

  看门老头忙说:“我们这里确实是种子公司的培育基地,公司也确实在这里圈了将近一千亩地呢,你看到了吗!”说着话,看门老头向旁边正在建设的房地产项目,继续说:“这个盖楼的地方,原来就是我们的种植园,这不,去年不知道公司为什么,把种植园全都砍了,又要盖楼呢!”

  唐诚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就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借用种植园的外表,实际实行的房地产之实。

  唐诚此时就有一个纳闷了,既然叫种子公司,却不生产种子,基地园又盖成楼房了,那么,这个种子公司拿什么卖种子啊?

  唐诚就把这个疑问向看门老头说了,看门老头看在唐诚给了一盒好烟的份上,也没有料到唐诚是多大一个官,就给唐诚说实话了,他说:“据我所知啊,我们不生产种子,我们的种子全都是从国外进口,把国外做好的种子买进来,然后,再卖给群众,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这个看门老头偶然的一句实话,突然是让唐诚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同时,唐诚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个种子公司根本就不生产种子,自己也不培育种子,种子都是从国外进口而来,购买的都是国外培育好的种子,然后再卖给当地的老百姓种植,这个雍州市的种子公司,只是做个倒卖生意,本身就没有任何的科技含量和技术价值,根本就是一个空壳子,白白套取了国家十数亿的资金啊!

  想到这里,唐诚的肺又要暴涨了!

  李冬冬看到唐诚的异样了,李冬冬就过来拍了下唐诚的肩膀,说:“老唐同志,要淡定啊!”

  唐诚说:“我怎么能做到淡定呢,要知道,这个种子事情,可是一个大事啊,几乎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了,粮食是关系到我们华夏国的国家安危,社稷安危,种子又是粮食生产的基础命脉,我怎么能不关注呢!何况,现在,国外的种子都有质量问题,尤其是转基因的问题,更是引起舆论哗然,如果我们从国外进口的种子,是转基因的种子,那不是更坏事吗!如果我们进口了国外的转基因种子,生产的粮食不够食用安全,达不到人可以食用的标准,那岂不是把我们国家给坑苦了,这比单纯的军事危险,还要毒蝎心肠啊!”

  李冬冬听到,唐诚想的这么深远,也很敬佩唐诚,不愧是省长,总是会站在民族大义上去看待分析这个问题!

  李冬冬也不是盖的,关键时刻,也能帮唐诚,她也能说句化腐朽为神奇的话,李冬冬若有所思的说:“老唐,我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啊!既然这个种子公司的车间没有开工生产,种植基地也没有种子作物,他们的种子是从国外进口的,那么,我可以断定,他们这个雍州市的种子公司,一定会有仓库,仓库里一定会有种子,我们可以先把他们的这个仓库查封戒严了,把他们从国外进口的种子全都封存,然后呢,交给我们的科学院做鉴定,到底符合不符合国家种子安全标准,怎么样啊?”

  对啊,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

  种子公司不生产种子,那么,他们就得进口种子,既然是进口种子,必然会有仓库!唐诚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呢!

  唐诚欣喜的对李冬冬说:“老李啊,你做过许多不靠谱的事,说过很多不着边际的话,不过呢,今天你的这句话,确实是说到点子上了!”

  然后,唐诚并没有立即上车,而是步行向前,独自走了一段落,唐诚想到了纪岚和老蔡以及光照千秋他们,还想起来了自己的兄弟柯龙,看来,这一次,唐诚又要仰仗于兄弟们了,首先是把种子公司的仓库,给探明所在地方,然后,突然袭击,先把这个种子公司的仓库给控制起来。

  唐诚就给这些人打过去了电话,安排了他们的工作。安排完这一切,牛发把车徐徐的驶到了唐诚身边,唐诚上来了车里,然后,严肃的对边元初说:“走,马不停蹄,我们去这个第三家欠贷的公司,叫什么雍州糖业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