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5章 不能扰民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等人就先悄然离开了这个糖业公司的门口,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唐诚就指示大家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就先在这个雍州市里,找个地方住下吧!”

  边元初和李冬冬等人就答应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在车里,唐诚一直脸色凝重,李冬冬劝到:“唐诚,雍州市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也不要过于愤怒,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你都这么大的身份了,要沉得住气啊!”

  客观的说,唐诚都这么大官了,是不能喜形于色了,可是,只要是见到坑害老百姓的事,唐诚还是性情中人,还是要有所震怒的!

  唐诚一字一句的说:“这个裴孝通,只会搞面子工程!难倒,政绩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谈话间,天色已晚,唐诚这边就驶向了雍州市里面,要找一家酒店,先行安顿下来。

  正在唐诚雍州市里找酒店的时候,雍州市委,市委书记裴孝通也接到了省委给他打来的电话,是省委书记薛中田亲自打来的,薛中田说:“孝通同志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两日,省政府里并没有唐诚的身影,很明显啊,他一定是去了你的雍州,唐诚事前已经提及过的,他要求去你的雍州市调研的,如果调研不好,他是不会支持你去搞古都还原工程的啊,对于此事,你不要掉以轻心啊!”

  裴孝通说:“是啊,感谢薛书记的提醒啊,我这边已经做了精密的安排部署了,严防死守,估计,唐诚来到了我的雍州市,他即便是不来我的市委见我,他只要在我们雍州市地界上出现,我们就应该能发现他的!现在,我再次连夜召开会议,在我们雍州市寻找唐诚的踪迹。”

  薛中田说:“孝通同志,你要重视此事,不过呢,有你这个态度,我就放心了。我还有其他工作,你先去忙吧!”

  薛中田就挂断了电话,裴孝通就陷入了深思中,看来,自己必须要把唐诚的踪迹掌握了!不然的话,裴孝通就会很被动啊!

  想到这里,裴孝通打电话到办公室,让人通知雍州市公安局长许文一,看来,自己不动真格的,还真不行了!裴孝通是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权力很大的,裴孝通可以不抓军权,但是,他必须要把雍州市的公安力量抓到手,也就是说,这个市公安局长许文一,那一定是裴孝通的铁杆心腹!

  很快,接到通知的市公安局长许文一来到了裴孝通的办公室!

  裴孝通招呼许文一坐下,然后,让秘书给他沏了杯茶,由于是自己的心腹大将,裴孝通直接就给许文一讲了实情,省长要来雍州市调研,很有可能是微服私访,现在的难题是,省长来到了我们雍州市的地盘上,就玩起失踪,我们市委找不到他啊!为了我们省的大局,为了我们雍州市的大局,也是为了省长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们必须要尽快的摸清省长的踪迹。到底在没有在我们雍州?

  许文一领受到了任务后,当即站起来,表态说:“裴书记,你放心,我这就回去部署,我敢向您打包票,只要是省长晚上会下榻在我们雍州市辖区之内,我们就一定能够找到他的行踪。”

  裴孝通说:“很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去忙吧,我等你的消息。”

  许文一就给裴孝通打了一个敬礼,出去办差了。

  要说起来,还是我们的公安警察同志,那能力绝对不是盖的,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公安局长,更是不白给!许文一回到了公安局内,把自己的得力下属们,全都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议,把任务布置下去了!

  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唐诚的行踪就被市公安局的警察给探听到了,在得到了唐诚的信息后,许文一马上就上报给了裴孝通!

  裴孝通一听,找到唐诚了,唐诚还真的就在自己的雍州市里,裴孝通马上问道:“很好,老许,你又给我们雍州市立了一功,唐省长他人现在哪里啊?”

  许文一说:“就在我们雍州市南郊的雨花台宾馆里!”

  裴孝通点头说:“你先安排你的人,先把这个雨花台宾馆给我控制起来,立即进行安保布置,防止坏人会对省长安全不利,要对周围环境进行安全布控,要加大安保力度,你明白吗?”

  许文一还是有点不明白,许文一请示说:“书记,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我们是明保啊?还是暗保?”

  许文一指的是,是大张旗鼓的去给唐诚做安保啊?还是用便衣警察的方式,不要惊动过多的群众,或者是尽力做到低调啊?

  裴孝通和唐诚不是一条心啊!唐诚不是想静悄悄的来雍州市吗!唐诚不是想做到微服私访吗?

  裴孝通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唐诚秉持的,他就要反对,就要给唐诚来一个针尖对麦芒!

  裴孝通老谋深算的说:“不,你们不但要大张旗鼓,还要做到声势浩大,不要便衣,要让更多的人,都知道,唐诚省长来我们雍州市了,制造出来的动静,越大越好。你们先去,我随后就会赶到。”

  许文一马上就领会到了裴孝通的意思。

  唐诚和边元初一行人确实是下榻在了雍州市的雨花台宾馆里,唐诚和大家一起吃过了晚饭,唐诚就回到了自己的客房里,正想洗一下就睡觉呢,猛然间,宾馆外面警声大作,数十辆警车是呼啸而来,唐诚来到了窗前,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只见这个宾馆前广场上,警灯闪烁,灿如星河,数不清的警察从车里下来,进入到这个宾馆中,有的负责内部警戒,有的负责外部警戒,总之一句话,把动静闹的很大,这个期间,是不会再有顾客盈门了,这么多警车,一看就知道出事了,谁还会来投宿啊!

  宾馆的保安以及前台经理们,都吓坏了,真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多的警察。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市公安局长许文一来到了前台经理面前,大声呵斥说:“马上带我去见你们这里住在1189房的客人!”

  前台经理不敢怠慢,立即就带着许文一过去了!

  唐诚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唐诚也非常明白,当宾馆下面警声大作的时候,唐诚就知道,自己的踪迹已经暴露了,雍州市的警察已经找到了自己!

  门被敲响了,唐诚淡定的说:“进来!”

  许文一就走了进来,上来就给唐诚打了一个敬礼,军姿站立说:“省长同志,我是雍州市公安局长许文一,我们奉市委命令特来保驾护航,请省长指示!”

  既然都已经被对方给认出来了,唐诚也没有必要再装了,唐诚淡淡的说:“外面的警察都是你领来的?对吗?”

  许文一回答说:“是的,都是我们雍州市的警察,我们这也是为了省长的安全考虑,请省长理解。”

  唐诚说:“可是呢,我唐诚这个人,平生最反感的就是扰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员,我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多大一个官,你们就更不必了,你们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来,这让附近的人民群众怎么看,宾馆都不能正常营业了,你听我的命令,立即遣散你的警察,只留下你几个人执勤就可以了,而且还要便衣,不能扰乱正常的生活秩序。马上让所有的警车都回去。”

  刚见面,唐诚就要许文一把警车和大批警察撤走!这就和他的顶头上司裴孝通的安排不一样,裴孝通主张的是大张旗鼓啊!

  俗话都说县官不如现管、隔级不说话,许文一是裴孝通的心腹,他是裴孝通一手拉扯起来的,关键时刻,他就要听从裴孝通的安排,谁提起来的人,谁就用着顺手,这个道理,唐诚也明白!

  果然,许文一根本就不听唐诚的话,许文一说:“省长,请您谅解,出动警察和警车,我们市公安局是在执行市委和裴书记的决定,这件事,我无权个人做主,这个撤兵的事,需要我们裴书记同意,我才能做。”

  唐诚的眼神犀利,剑眉上移说:“许局长,你是不是搞错了,还是昏了头!雍州市委也在省委的领导下,我是省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到底是裴孝通的市委书记官大,还是我省长的官大啊?”

  许文一面对唐诚的逼问,他气势弱了,汗颜说:“这个吗,当然是您的官大了!”

  唐诚厉声斥道:“既然知道我的官大,还敢不听我的话,马上把你的人全都给我撤走!不然的话,我可有明确告诉你,裴孝通可以摘了你的官帽,我唐诚照样也可以摘了你的官帽!”

  许文一见到唐诚生气了,他真就害怕了,唐诚说到是能够做到的!

  就在许文一噤如寒蝉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来了声音:“唐省长,不要为难我的属下,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谈嘛!”

  唐诚向门口一看,是裴孝通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他是市长江直帆。

  许文一见到裴孝通到了,终于是给了他解脱,他急忙退后到了裴孝通的身后。

  唐诚淡定看了一眼裴孝通,唐诚说:“孝通同志,不要这么做吗,干嘛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啊,你是知道的,我唐诚不好这个。”

  裴孝通也是省委常委啊,在甘南省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何况又是薛中田的红人,两个人心里都非常明白,是对立面的政敌,都希望对方难堪呢!裴孝通还真就没有把唐诚放在眼里!

  趁势,裴孝通就要好好的羞辱唐诚一番,谁让唐诚来雍州市不和他提前告知的!

  裴孝通说:“省长啊,请恕我直言,你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来我们雍州市调研,我是欢迎的,我们雍州人民是欢迎的,可是,您来之前,总该先给我们打个招呼吧,先到我们的市委报个到吧,先让我们市委知道你省长同志的行踪吧,您这样悄无声息,突然就出现在我们雍州市的地界上,我认为,你这是错误的,万一出了事情,我们雍州市委也不能向省委交代啊!至于让警察出动,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出的下下策啊!现在,警察把你找到了,我们就应该听警察同志的安排啊!今天,就让我们雍州市的警察,全体为你执勤站岗放哨吧,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过瘾的话,我和江直帆同志都可以在你身边做警卫的!”

  裴孝通说话阴阳怪气,绵里藏针,很明显,就是在发泄他对唐诚突然袭击和微服私访造访雍州的不满!

  唐诚听完裴孝通的话,心里是极其的不舒服,但是呢,为了大局计,唐诚还不能和这个裴孝通完全的撕破脸,或者是说,唐诚现在还没必胜的把握,唐诚能不能揪住这个裴孝通的小辫子,都还不一定呢!

  唐诚只好先忍了他的猖狂,唐诚淡定的说:“孝通同志啊,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呢,也是刚来雍州市,天黑之前才到的,我呢,就没有想到要再去你的市委报道,我计划是明天一早,就去你的市委的,我呢,也是为了工作,这样做,也是我唐诚的性格使然,如果你认为我这个里面有耍诡计的嫌疑,那你可就冤枉我了,依我看,还是让市局的人都撤了吧,我们两个可以单独的做一个交流,可以吗?”

  唐诚主动的示弱,这个裴孝通也只能是见好就收了,这么多的警察呆在这里,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他是为了报复唐诚的突然袭击,出出气,也就算了,如今有了效果,他也答应了唐诚的建议,转回身,让许文一他们都撤了,很快,这个宾馆就恢复了平静。

  唐诚和江直帆见过面后,江直帆就走了,房间里,就剩下了裴孝通和唐诚两个人了!

  裴孝通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在这个深夜,一个宾馆的客房里,突然之间,一个异样的感觉触动了裴孝通的心,他希望能和唐诚和平相处,希望唐诚能够同意他的执政思想!他想游说唐诚!

  其实呢,薛中田也给裴孝通提及过,最好还是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把唐诚给说服了,让唐诚自觉站到薛中田的这个队伍里!

  裴孝通说:“省长,既然你来到了我的地盘上了,而且又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让宾馆方面准备了一**红酒,我们小酌一番,边吃边谈,可以吗?”

  唐诚此时的心,也很忐忑,关键是,唐诚还在等种子公司的仓库的消息,既然裴孝通愿意拖延,这个倒是唐诚希望看到的,唐诚就答应了, 很快,酒店方面就送过来了四个时鲜小菜,两**正宗的法国红酒,裴孝通亲自倒酒,给唐诚倒了半杯,自己也倒了半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