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18章 败絮其中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牛胜国迟疑了下,不自主的就看了一眼市长江直帆,江直帆不置可否!

  牛胜国只好硬着头皮充英雄,此时此景,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霸王硬上弓也罢,英雄必须冒充到底,牛胜国大言不惭的说:“报告省长,既然省长问起了,我可以拍着胸脯,向省长表示,我们信诚公司不欠外债一分钱,我们全是盈利运营,我们公司盈利连续三年都是正增长,创下了一个奇迹,今天,我们信诚人可以自负的有两条,第一条,我们公司运行不靠政府的资金支持,我们不依靠政府的资金帮扶,全是我们公司自负盈亏,创造了利益最大化!第二条,我们公司不欠银行一分钱,我们没有外债啊!相比其他的公司,不要看它们表面繁华,其实呢,都是虚幻的,都是依靠国家资金支持的,或者是依靠国有银行贷款的,真正做到无债经营的,还真凤毛麟角,但是,我们信诚公司除外!我在这里,当着省长的面,当着市长的面,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们信诚公司不欠银行一分钱,我们全是自负盈亏!我们现在完全是创造社会价值,不依靠国家资金帮扶,不依靠银行贷款,我们仍然是盈利的,也就是说,我们公司创造的每一分钱,都是有价值的,都是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

  这也就是唐诚!

  这也就是遇到了唐诚!

  如果换成其他的省长,保不齐就信了这个牛胜国的话!被牛胜国的花言巧语所蒙蔽!

  话语是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呢,内里却是稀松一包草!

  道理吗,很简单,因为唐诚以前是昨天来过一次了,昨天的场景,和今天的场景,那是天壤之别啊!

  昨天,面对着边元初李冬冬他们的催贷,牛胜国还哭穷呢,今天就变了样!

  唐诚胸有成竹,马上就逼问了句:“牛总,也就是说,你们公司目前是无债经营啊?形势一片大好啊?”

  牛胜国响亮的回答到:“确实如此!”

  猛然之间,唐诚的脸上突然绽放出来了一丝冷笑!

  唐诚神情突然就严峻起来!

  唐诚站了起来,拍拍手说:“好,好啊!不欠债的运营,我老实讲,我这个省长,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这些,就是我们辖区内的公司是在不欠债的情况下,公司得到了全方位的发展,这才是为我们的这个社会真正的创造了财富!这才是真正的经济繁荣。(看啦又看)今天,当着桌子上的国旗,我想再请牛总说一句,你们公司真的是这样吗?”

  牛胜国呆愣了下,但是事已至此,打肿脸也要充胖子了!牛胜国强硬的表态说:“千真万确,我们公司不欠银行一分钱!”

  唐诚表情犀利!

  唐诚回身喊道:“牛发,牛发,把民丰银行的边总给我叫进来!”

  唐诚只这一句话,牛胜国的眼神,就像牛眼一样睁大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唐诚会是这么快,就把边元初找进来?这是怎么回事啊!

  边元初虽然被雍州市一般人给困在宾馆里,但是呢,边元初李冬冬等人毕竟没有违反政策和法律,不可能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在唐诚走后不久,李冬冬等人就跳出了包围圈,出来了宾馆,变成了自由身!

  李冬冬密切的关注着唐诚呢,随时都和唐诚的心腹林乐秋取得了联系,也就是说,李冬冬等人始终在等待着唐诚的召唤呢!

  唐诚一句话,李冬冬和边元初就在宾馆外随时恭候唐诚命令呢!

  唐诚下达了命令后,边元初和李冬冬,在牛发等人的护卫下,昂首挺胸,再次的来到了牛胜国的面前!

  这个情景,无论如何,这个牛胜国没有想到,市长江直帆是更没有想到!

  昨天刚见面的银行行长,今天又见面了!

  关键是,场景啊!极其的不适合,江直帆和牛胜国刚夸下海口,如何的牛气哄哄,马上就来要账的了,这让牛胜国和江直帆的脸,向哪里搁啊!

  边元初却是笑颜如花,他说:“牛总,真是不好意思,我又来了,你们公司欠我们银行的钱,什么时候能还啊?”

  牛胜国的脸色大变,随即转脸怒斥他的下属们,吼道:“是谁让他们这个时候进来的?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吧?”牛胜国的下属们各个是面露难色!

  此时,唐诚说话了:“牛总,你误会了,是我让边元初他们进来的!”

  “你!”牛胜国一听,表情立时就凝固住了!同时心里咯噔一声,咯噔一声的还有旁边坐着的市长江直帆!江直帆也很纳闷了,在这个信诚公司门外布置了很多工作人员,还有市政府办公室的,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这个边元初李冬冬他们是进不来的!如今唐诚一说,这个市长这才明白了!随即一种冷意充斥在江直帆的脑际。

  唐诚淡定的说:“不错,是我让边行长他们进来的,牛总,你刚才还拍着胸脯说,不欠银行一分钱,那这个民丰银行又是怎么回事啊?”然后,唐诚转脸对傻眼的江直帆安排说:“直帆同志,你也可以出面解释一下!”

  江直帆嗫嚅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刚才还夸夸其谈呢,现在就变成了哑口无言!

  要说,还是这个牛胜国,反应快一点,这个时候,牛胜国只好退而求其次说:“省长,我们向领导检讨错误,边行长既然来了,我们就不再隐瞒了,我们也不再欺瞒市委和江市长了,我们信诚公司确实呢,从民丰银行里贷款了,至今仍然是没有还上,这也是我们公司发展的需要,为了布局一二线城市,是处于经营策略方面的考量,对于这个事情,江市长是不知情的,要怨就怨我们信诚公司吧,这件事和江市长没有关系!”

  江直帆一看,牛胜国这样说,立时就会意了,牛胜国只是一个商人,牛胜国顾虑到事情很少,江直帆就不同了,他是政府官员,搞不好,他的官帽就被摘了,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这个道理江直帆是清楚的!江直帆忙说:“是啊,是啊,这个欠银行贷款的事,我事先真的就没有听牛总说起过。”

  唐诚看着两人的双簧的表演,唐诚直视着江直帆的眼睛说:“江直帆,你刚才还把信诚公司夸成了一朵花,现在,又说不知情了,这个市长是怎么当的啊!我唐诚的眼里最揉不得沙子,你们雍州市的gdp数字居高不下,经济增速三年大跨越,就是如此这个大跨越吗!经济繁荣的背后,是什么啊?是不是都有一堆的银行欠账啊?是不是每个公司繁荣的背后,都有政府的买单行为啊?”

  江直帆低头不语了!

  牛胜国看到自己为江直帆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还是要为江直帆站脚背书!牛胜国忙说:“省长,请听我们解释,银行贷款,在经商过程中,尤其是在经济发展中,是无法避免的一个行为,衡量一个公司是否优秀的标志,绝对不是看它有没有贷款,一个公司在发展中,是不可避免的要有商贷行为!请省长谅解。”

  唐诚冷峻的说:“如果是正常的商贷行为,也无可厚非,可是,俗话都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的这个商贷行为,也不能是只借不还啊!拿着国家的钱,去投资开发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项目,这是一种好大喜功的行为,也有崽卖爷田心不痛的感觉!靠国家贷款所取得一些辉煌成就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既然你们刚才把公司夸奖的这么厉害,很简单,请先把民丰银行的贷款还掉!”

  牛胜国听后,一脸的无奈和尴尬,有句俗话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牛胜国这种人!他刚才兴高采烈的挖了一个大大的坑,现在才知道被掩埋的其实就是自己,牛胜国此时才是欲哭无泪。牛胜国看了一眼江直帆,江直帆被逼上道,不能眼看着事情无法收场,同时呢,此事还关系到雍州市的对外形象和大局,影响着古都还原工程的理论基础!江直帆就问牛胜国说:“牛总,银行贷款的事,你能不能还上啊?如果你们公司有这个实力的话,就把银行贷款给堵上吧!”

  牛胜国转身来到了边元初的面前,说:“边行长,既然省长和市长都在,我也再次给你表个态,我们公司欠你们银行的贷款,一分都不会少,等一会,你就可以去找我们的会计进行交接手续。如果是目前我们公司现金资金流不够的话,我们可以把我们公司在全国一线城市的两个在建项目和一个在售楼盘项目,以拍卖或者是抵押的方式,给你们银行,这总可以吧?”

  边元初点头说:“好吧,既然如此,也只能是这样了。”

  牛胜国请求边元初说:“边行长,你先去走手续,我在这里要陪同首长视察,等到送走了领导,我们可以详细谈的。请边行长无论如何给我这个面子。”

  这个牛胜国已经不在猖狂了,边元初等人就先去了其他房间,办理相关还贷手续。

  唐诚这里,也站了起来,对江直帆说:“信诚公司的事,先就到这里吧,我们走吧,再去其他地方看一看!”

  江直帆无奈,就陪着唐诚出来了这个信诚公司。

  就在唐诚在前面走路的时候,江直帆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此时,越发的感觉到了唐诚的深不可测,危机感又在他的心里更加强烈起来,事情绝非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唐诚是有备而来的!江直帆给裴孝通打过去电话,说:“裴书记啊,我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唐诚省长去的第一站是信诚公司,就出现了异常情况,刚好遇到了民丰银行要账的!事情没有被掩盖住,反而给我们雍州市抹了黑啊!书记啊,我的意见,您还是抓紧时间过来一趟吧,省长,还是由你亲自相陪吧!”于是呢,江直帆就把情况简单的向裴孝通说了下。

  裴孝通听后,心里也是一惊,莫非唐诚真的是已经胸有成竹了!

  裴孝通在市委本来是想冒充大尾巴狼的,他以为唐诚在他的雍州市掀不起多大的浪花来,不过呢,就刚才江直帆汇报的情况来看,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裴孝通在幕后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害怕唐诚继续会在雍州市弄出大的动静来,到那个时候,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啊!裴孝通立即把秘书叫进来,安排车辆,马上去和江直帆汇合。

  江直帆给裴孝通打完汇报电话,复又来到了唐诚身边,陪着唐诚,坐到了车里。

  江直帆已经害怕,恭敬的问唐诚说:“省长,下一站,我们去那里啊?”

  唐诚此时,更是胸有成竹了,因为,唐诚原来安排的牛发和老蔡等人发挥了作用,柯龙已经控制住了雍州市鸿丰种业集团的仓库了!查封了大批从国外进口过来的种子,并且还都是走私过来的,未经国家海关和质监局检验,就存进了种子公司的仓库里!

  唐诚说:“江市长,你只管跟着我,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江直帆就无话可说了,沉默着,坐在了唐诚身边,车子发动,司机按照林乐秋提供的地址,下一站,直奔雍州市的鸿丰种业集团!

  车辆来到了种子公司的门口,江直帆才知道了目的地,此时,他的手机就响了,是裴孝通打来的,江直帆就给唐诚请示说:“省长,是裴书记打来的,他那边的重要工作已经办完了,他要马上赶过来,就让裴书记过来这个种子集团来吧。”

  这个裴孝通终于是沉不住气了。唐诚淡然的点头说:“可以,你就让裴孝通来这个种子公司吧,我在这里等他!”

  然后呢,唐诚就和江直帆等人,先进入到了这个鸿丰种子公司调研!

  只不过间隔了一个晚上,这里的情景竟然大不同了,种子公司里竟然是一派繁荣的景象,后面生产厂区里,也聚集了大量的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制种子人员,和一些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普通工人!

  要说,还是裴孝通,不可低估他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的号召力的,他知道了唐诚已经入驻到了雍州市之后,连夜就通知了雍州市下属的各个基层单位和基层党委政府,要确保在这个期间,工厂企业都要有繁荣和热火朝天的生产局面!高新二区的党政负责人,接到了上级通知之后,也是连夜布置安排了工作,这个种子集团也在重点安排部署之内,所以呢,一夜之间,就把工人给集中上来,表面上,就又恢复了繁荣的景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